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01章 抢风头!

第1401章 抢风头!

  “他是怎么看出来的?”

  “不可能吧,我根本连燕离人出没出剑都不知道,更何况按照燕离人的说法,只是激发出一道‘剑意’而已,难道他通过剑意,就可以感知到剑身的材质?”

  “有没有搞错,太神了吧?”

  周遭修士的心神,刚才已经被燕离人翻过来倒过去碾压了无数回,这会儿刚刚喘了一口气,又被李耀夸张至极的说法,狠狠碾压了一番,被打击得快要不成人形了!

  燕离人收回刚刚跨出去的一只脚,矮胖的身子转过来,再次正视李耀,一字一顿道:“你怎么知道?”

  “你刚才以此剑的剑意,‘斩杀’了我一次。”

  李耀摸着自己的脖子,“我的咽喉,此刻尚能回味到你剑芒之上的风霜,倘若还不能分辨出究竟是什么东西‘杀’了我的话,不是太可笑了吗?”

  “我只是没想到,紫极剑宗有的是各种天材地宝打造的神兵利器,甚至是洪荒时代传承下来的上古秘剑,包括你刚刚用来和‘番天印’对决的三柄古剑在内,都是令天下修士望眼欲穿的至宝,但你对这些神剑都不屑一顾,偏偏喜好一柄接近凡铁铸造,平平无奇的短剑!”

  “这是我的第一把剑。”

  燕离人沉吟片刻,似乎觉得李耀是个值得解释的人,缓缓道,“我九岁时得到它,就不曾有一日和它分离过,这么多年来,我不知道摩挲了它多少回,挥舞了它多少次,不但熟悉了它每一处的重量、形态和软硬,包括它以某个细微角度切入风中能激发出的速度、威力,甚至是它刺中盾牌、铠甲、灵能护盾、血肉和骨骼之后的不同手感,一切的一切,都被我揣摩到了极致!”

  “如你所言,它真正成为了我肢体的延伸,是我生命的一部分!”

  “而那三柄洪荒秘剑,虽然经过我几十年的祭炼,但他们毕竟不是专门为我打造,又是上古神魔使用之物,威力实在太强,要消耗的灵能和神念又太多,驾驭起来十分吃力!”

  “那就好像,不是我在驾驭三柄洪荒秘剑,而是他们吞噬了我的精气神之后,自己去搜索和攻击一样!”

  “挥舞这样的剑,犹如三岁小儿挥舞青龙偃月刀,纵然破坏力再高,又怎么称得上是‘最强之剑’?”

  李耀动容!

  燕离人这番话,已经隐隐有打破古修对洪荒至宝的迷思,慢慢朝现代修真理念发展的迹象!

  没错,洪荒时代,盘古族的东西再好,那都是专门为盘古族而创造的,并不是人类自己的东西,对其盲目崇拜,直接拿过来运用,或许能逞一时之威,但绝对是一条死路!

  法宝本无高下,只有适合自己,才是最强的法宝!

  很简单的道理,说出来或许人人都能理解,但是当一件“威力绝强”的洪荒古宝真的摆在眼前,又有多少修真者能强忍住诱惑,不成为它的奴隶呢?

  “你竟然已经修炼到了这样的程度……”李耀喃喃道。

  “我也是最近才领悟的。”

  燕离人微笑道,“最近几十年,我其实也像别人一样,被三柄洪荒秘剑的威力所震撼,费尽心机想要去征服他们,祭炼他们,驾驭他们,为此险些付出了生命的代价!”

  “最近几年,我每年都会和王喜比一次剑,直到最后一次,他见我一年比一年痴迷,一年比一年浮躁,一年比一年狂乱,忍不住出言点拨我几句,方才令我从万丈深渊中猛然苏醒,大彻大悟!”

  “原来,最强的剑早就在我身边,我又何必舍近求远,放着这柄专属于我一个人的利刃不用,却去捡别人不要的废铜烂铁呢?”

  废铜烂铁……

  李耀深深震撼。

  将洪荒时代,盘古族和巨神兵使用的超级武器称为“废铜烂铁”,恐怕也只有“剑痴”,才有这样的气魄了!

  “我的修为,其实比齐中道还要略输一筹。”

  燕离人继续道,“只不过,我已经舍弃了这些洪荒时代的废铜烂铁,找到了自己的最强之剑,而齐中道却死抱着所谓的‘番天印’不放,过于贪图这件洪荒古宝的威能,反而被它束缚住了手脚,无法发挥出自己的至高境界了!”

  “或许,在没有‘番天印’的情况下,有可能出现一个更强的‘铁圣齐中道’吧?”

  “只可惜,他被虚名所累,不愿、不敢、不能做这样的尝试了!”

  李耀默然。

  他不知道燕离人这番话究竟有没有道理。

  不过,“番天印”的本体是重力发生器,其实并不是一件武器,操作方式和灵能供应模式,也不适合单兵使用,这却是真的!

  为了以一己之力,轰出“番天印”的夸张威力,齐中道一定付出了旁人想象不到的代价。

  这代价,究竟是否值得呢?

  两人的对话让所有修真者都陷入沉思,特别是太玄道大旗之下的齐中道,那黑炭一般的瘦削脸庞上,竟然也看得出青一块白一块,这名元婴期巅峰修士的呼吸,十分罕见地急促起来!

  “我明白了。”

  李耀长舒一口气,心悦诚服道,“果然好剑!”

  燕离人并不否认,十分温柔地摩挲着剑柄,“在我手里,它的确是一柄好剑。”

  “只可惜这把好剑已经‘身受重伤’了。”

  李耀话锋一转,忽然道,“它虽然是你从小到大,以心血和神魂祭炼出来,和你融为一体的绝世神兵,但终究是紫英铜和寒山铁这样的低级材料炼制而成,底子并不好。”

  “你在练剑时,速度、力量都达到极致,对剑身的伤害极大,日积月累之下,这把剑的内部,便布满了极其细微的暗纹!”

  “更要命的是,这柄剑的剑尖以下四寸两分之处,曾经受过重创,左侧有一个米粒大小的崩口。”

  “虽然看起来是无关紧要的小小崩口,但实际上已经有一条十分严重的裂纹横贯剑身,稍有不慎,就会以这个崩口为起点,令剑尖彻底折断!”

  “从我的感知来看,你应该是想过办法要维修甚至重铸此剑,但并不成功,只是在表面施加了几道加固的灵纹,勉强维持而已,我没有说错吧!”

  一直以来,燕离人那张大白馒头般的脸庞上,就没有太过浓烈的表情,仿佛除了“剑”之外的整个世界,都不值得他提起兴趣。

  直到李耀说出这样一番话,这名绝世剑仙的脸上,终于流露出了好似普通人般“瞠目结舌”的表情!

  就连远处几名紫极剑宗的元婴剑修和资深铸剑师,都从座位上站了起来,面面相觑,不可思议!

  “你,你怎么知道!”

  燕离人竟然结巴了!

  李耀微笑,淡淡道:“我还知道,你之所以不愿意去重铸这柄剑的原因。”

  “因为你和这把剑朝夕相处一辈子,你对它的轮廓、重量、重心和手感都了然于胸,你的一切剑招、心法、口诀、神通,都是围绕这柄剑现在的形态和重量来修炼的,已经达到了最完美的状态!”

  “一旦重铸此剑,用更加珍贵的天材地宝来弥补缝隙,修复崩口,强化剑身的话,难免会令此剑的长短、厚薄、重量,出现极其细微的差异。”

  “对你这样的‘剑客’而言,即便重铸之后的剑,只比过去长了半根头发丝的距离,又或者稍稍重了一根牛毛的重量,甚至重心上移或下降半分,都是绝对,绝对无法忍受的事情,因为那样一来,就打破了你辛苦修炼一辈子的‘完美’!”

  “哦,我说错了。”

  “你这把剑,不但材质普普通通,铸造时的手法都堪称粗糙,剑脊两侧的重量竟然分布不匀,左侧要稍稍重那么一分!”

  “这不是一柄完美的剑。”

  “但你却用一生的时间,习惯了这种不完美,将你的身体都调整成同样不完美的形态,负负得正,去配合此剑!”

  “倘若进行重铸,将这点左右不平衡‘纠正’过来的话,就是适得其反,反而令它和你之间天衣无缝的关系,出现一丝‘瑕疵’了!”

  “这,就是你明知道此剑存在诸多内伤,却不愿意维修和重铸的原因,对吗?”

  局面完全逆转过来了!

  刚才是燕离人一直压制着李耀,引导着两人对话的节奏,无论李耀怎么挣扎,都像是釜底游鱼一样!

  然而现在,谈到这柄剑的缺陷时,两人却来了个倒转乾坤,李耀绝地反击,反而令燕离人完全落入他的掌控!

  当然,对四周不明真相的围观修真者而言,两人的对话简直像在讲故事一样——连剑都没拔出来,仅仅用脖子感受了一下“剑意”,就感受出这么多道道来?

  谁信啊!

  而且,这个灵鹫上人不是巫蛮修士么?巫蛮修士不是最擅长耍蛇养鬼,玩弄烟瘴毒雾的么?他从哪儿学会了这么多关于飞剑的法门?

  燕离人却不否认,向前踏出一步,激动道:“不错,那又如何!”

  “不如何。”

  李耀不慌不忙道,“倘若我说,我可以帮你重铸此剑,用全天下最坚固、最精良的材料来强化它,却令它的长短、重量、轮廓、重心甚至最初铸造时那些瑕疵带来的独特手感,都完美保留下来,绝对和重铸之前一丝不差,燕道友,信是不信?”(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