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03章 都是套路?

第1403章 都是套路?

  古修世界,这种意外发现上古洞府,得到前朝传承,一跃成为天下高手的事情并不少见,至少比“其实我是一个外星人”这样的解释,要容易接受得多。

  在场这么多元婴里,也颇有一些人,曾经有过奇遇,拥有自己的秘密洞府。

  不过,能找到“大周王朝时代”这样接近古圣界历史开端,八九万年前的古老洞府,这份机缘,的确令人啧啧称奇!

  即便有所怀疑的元婴们,此刻也按兵不动,耐着性子听下去。

  李耀傲然道:“严烛留下上百种御剑法门,还有三十六卷铸剑古谱,我用整整七十年时间,将他们都融会贯通,尽数吸收,勉强算是得到了严烛的传承。”

  “上百种御剑法门,都是严烛从大周王朝的别派高手处得来,良莠不齐,庞杂不堪。”

  “而三十六卷铸剑古谱,却是他自己的心血结晶,千金不易的绝世神通!”

  “是以,论剑法,我或许不如一些天下英豪,但论相剑、铸剑之术,我却有那么几分小小的自信,你这柄剑,倘若连我都无法重铸的话,那就是无药可救了!”

  紫极剑宗的几名铸剑师脸色变得有些难看,交头接耳,嘀嘀咕咕。

  原本以为这名来自巫南的供奉长老只是单纯的赳赳武夫,没想到他还是一名天下无双的铸剑高手?真的假的!

  燕离人眼中厉芒一闪,更进一步道:“你要如何帮我重铸此剑,说说看!”

  “好!”

  李耀点头,清了清嗓子,不慌不忙道,“首先,我要和你形影不离,同出共入,每天一起修炼,甚至抵足而眠,深入了解你的性格、思维、道心、修为,成为你最亲近的人,将你的每一个细节都牢牢把握住!”

  “哦?”

  燕离人眼珠乱转。

  他在紫极剑宗修炼近百年,顶级铸剑师也算见得多了,却是从未听过这样古怪的铸剑法。

  不过,此法和他练剑之道,倒有异曲同工之妙,仔细一想,似乎有些道理啊!

  “这个过程,短则三个月,长则一年,因为我非要将你行走、呼吸、出手时每一个细小动作,哪怕是心跳的节奏和毛孔的缩张都计算在内,才能重铸出一柄完美无缺的剑!”

  李耀正色道,“这也是我愿意当紫极剑宗一年供奉长老的元婴,只有这样长的时间,才足够我揣摩清楚你的一切!”

  这句话当然半真半假。

  燕离人这样的绝世猛男,李耀怎么肯轻易放过?

  倘若真能和他一起修炼,近距离揣摩他的所有细节,对李耀自己的战力提升,绝对大有裨益。

  他更可以趁此机会,在潜移默化中将此人拉拢过来!

  而且,只要他和燕离人同出共入,形影不离的话,万一此界真有真人类帝国的斥候,找到燕离人这个绝世剑仙时,也会同样找到他这个“铸剑大师”,他都有相当大的拉拢价值,那就可以顺势知道帝国的阴谋了!

  “还有呢?”

  燕离人不置可否地说,歪着脑袋,似乎真的在认真考虑这个可能。

  “还有,这一年里,我要用紫极剑宗最好的炼器场,用各种神兵利器来练手,将自己的神魂和炼器场的环境渐渐融为一体,将自己调节到巅峰状态!”

  李耀道,“估计一年半载时间,足够我了解此地炼器场的每一个细节,并将自己提升到最完美境界了!”

  燕离人若有所思,微微点头。

  “另外,我要你们帮我准备一千种古圣界中最出名的异火,并一千种采自名山大川、洞天福地的水,我要一一品味,寻找几种最适合你的水火来炼器!”

  燕离人眯起眼睛道:“古圣界最出名的异火和水源,紫极剑宗都能找到,其特性也早就被我们熟知,翻阅卷宗,一看便知。”

  “我想知道的,并不是异火和水源的特性,而是蕴含在其深处,那一丝虚无缥缈的意境!”

  李耀淡淡道,“天下水火,就好像天下人一样,各有不同的性格和脾气,从崇山峻岭之上流淌下来的溪水,自有一股孤傲凛然之气;在大漠深处熊熊燃烧千年不熄的地火,又带着一股狂沙席卷九万里的杀气!我要找的,便是和你,和这把剑,最‘兴趣相投’,‘志同道合’的水和火!”

  燕离人光秃秃的大脑门上,渐渐泛出一道光亮,肃容道:“原来如此,燕某受教了!”

  “还有,最关键一点。”

  李耀道,“你修炼的,是杀人之剑,所以我还要看你真正杀人的样子,杀值得一杀的人!唯有目睹长虹贯日,流星刺月的刹那精彩,才能炼制出足以承载你全部生命的剑!”

  燕离人沉吟片刻:“值得一杀的人,韩拔陵、戚长胜、万明珠、王喜这‘四凶’级数的高手,够不够?”

  李耀点头:“足够,只要能找到他们中任何一个,和他交手的话,就足以让我领略到这份精彩,完成铸剑之前的全部准备工作了!”

  三圣四凶,一僧一帝,那是凌兰因口中,古圣界真正的超一流高手集团,和后面的元婴,远远拉开一段距离。

  以李耀现在和燕离人谈笑风生的架势,又成为紫极剑宗的供奉长老,那么“三圣”和“一僧一帝”,都是有机会见到的。

  可是“四凶”之中,除了有韩元泰牵线搭桥的韩拔陵之外,其余“三凶”却不可能主动出来和他见面吧?

  李耀故意当着天下群雄的面这么说,那么之后和燕离人一起去寻找“四凶”,也是事出有因,不会惹人怀疑了!

  等他和“三圣四凶,一僧一帝”全都见过面之后,自然就知道真人类帝国的斥候,是否潜伏在他们周围,有没有在进行不可告人的阴谋。

  燕离人听到此处,终于拜服,长舒一口气,对李耀深深下拜道:“燕某无知,竟没想到,世上还有如此神妙绝伦的铸剑术,只怕上古神魔打造洪荒至宝时,鬼斧神工的手段,也不过如此了!”

  “只是——”

  他昂起了白馒头般的大脑袋,眼神陡然锐利起来,“上人就不怕,帮我重铸此剑之后,令我如虎添翼,杀起你来,更加爽利了吗?”

  剑痴就是剑痴,确定了李耀是值得一杀的目标之后,就心心念念不忘,李耀和他兜了这么大一圈,他都没有忘记此事。

  李耀哑然失笑,摸着自己的脖子,淡淡道:“上古铸剑师,有以身殉剑的传统,倘若真要死的话,能死在自己凝结全部心血炼制出来的利刃之下,岂不是一名铸剑师,最好的归宿吗?”

  心中却连连冷笑:“矮冬瓜,别这么嚣张,别看你的剑是稍微快了一点儿,那是你还没见识过现代修真文明的强大!”

  “本上人今天是让让你,才让你威风一会儿,如若不然,本上人真的召唤出以‘弦理论’强化的超级玄骨战铠的话,哼哼哼哼!”

  “那本上人早就将动力符阵激发到极限,‘咻’一声就逃跑了,你上哪儿找我去?”

  李耀刚才仔细想过了,燕离人的第四剑虽然恐怖,但绝不是不可战胜的!

  倘若两人真要生死相搏,李耀的战术将是这样——

  第一步,穿上晶铠!

  第二步,将超高压缩灵能反应炉鼎和动力符阵都激发到极限,逃之夭夭!

  第三步,召唤停靠在近地轨道上的联邦重型对地攻击舰,以全部主炮,对燕离人所在区域实施高饱和地毯式轰炸,混杂大量钻地炸弹在内,将包括地底百米在内的整个空间都彻底粉碎!

  持续一个小时的轰炸结束之后,再带上百八十台太虚战兵,三五百头傀儡战兽一起进入战区搜索,嘿嘿,还整不死你?

  当然,倘若没有整整一个舰队的支援,那就……

  那就别和燕离人生死相搏啊!

  “好……”

  燕离人哪里知道李耀心里在嘀咕什么,他已经被李耀的铸剑之道深深折服了!

  大乾剑圣脸上流露出一种比琉璃更绚烂的光彩,认真道:“王喜之后,你是第二个值得燕某浪费练剑时间来结交的道友,燕某这柄剑,就拜托上人了!”

  “为天下无敌之人,铸天下无敌之剑,乃是一名铸剑师,最大的快意!”

  李耀大笑,“生平第一次踏上中土,虽然没能威震四方,却能结交燕道友这样的天下无双之人,都算不虚此行,燕道友,请!”

  “上人,请!”

  两人相视一笑,互相施礼,旁若无人,大摇大摆,朝紫极剑宗的战旗走去。

  只留下身后无数呆若木鸡,仿佛化作泥胎偶像的高阶修士们。

  所有高阶修士的内心都是崩溃的。

  这,这,这戏码不对啊!

  齐中道和燕离人之间的巅峰对决,明明是齐中道赢了啊,连三把洪荒秘剑都彻底爆裂,这不是略胜一筹,而是大获全胜,对面一败涂地啊!

  现在不应该是太玄道为首的五大派气势如虹,紫极剑宗这边萎靡不振么?

  怎么忽然冒出来这么个神秘莫测的“大周铸剑师”传人,和燕离人云山雾罩,高深莫测地聊了几句后之后,整个气氛一下子都扭转过来?

  看两人旁若无人的架势,仿佛在场所有人都被他们压制,沦为他们谈笑风生的背景一样!

  更有不少心思缜密的元婴,在面面相觑之后,不约而同想到一个可能。

  “此二人……该不会是事先就套好了言辞,都是套路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