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06章 震撼性表演!(第四更!)

第1406章 震撼性表演!(第四更!)

  “呼——”

  一阵凌冽的山风,从刚才被燕离人剑气斩断的山岩缺口处长驱直入,冷飕飕地吹进了每一名大乾修士的心底。

  铜炉峰上鸦雀无声,所有人脸上都浮现出或多或少的迷茫之色。

  这似乎是比刚才齐中道和燕离人的对决,更加不可思议的场面。

  齐中道和燕离人的对决中,双方使用的都是上古灵宝,三把洪荒秘剑被番天印碾碎,那还在他们可以理解的范围。

  但是,但是,但是仅仅凭一根手指,就将金甲宗耗费数年时间,以星辰之铁辛辛苦苦炼制出来的神兵给弹断了?

  怎么可能!

  就算齐中道和燕离人加在一起,都不可能办到如此恐怖的事情!

  “此剑并非被我弹断的。”

  李耀看着自己微微发红的中指,又扫了一眼对面呆若木鸡的步天铜道,不徐不疾道,“此剑刚刚出炉时,剑尖以下一丈两尺七寸处,就暗藏了一粒玉海沙气化后留下的细微缝隙,属于先天不足。”

  “而步道友你的功法,走的又是刚猛无俦,一往无前的路子。”

  “你对这‘金乌荡魔剑’无比心爱,一心要凭此剑在龙泉大会上和天下群豪相争,所以日夜祭炼,无时无刻不灌入汹涌澎湃的灵能去挥舞它!”

  “如此高强度的修炼,此剑内的缝隙便越来越大,令此剑内部结构越来越脆弱,逐渐接近了濒临崩溃的极限!”

  “而刚才,你在盛怒之下,又不顾一切向剑身中疯狂输入灵能,是想要施展最强的绝招吧?”

  “殊不知,你这么做,还没伤到人,就先伤到了自己的剑,给它施展了无法承受的重担了!”

  “这时候,只要精确把握到那条缝隙的所在,别说一根手指,就算一根最柔软的小草,都可以将此剑击断的。”

  “归根结底,击断此剑的,并非手指或小草的力量,而是你自身的怪力啊!”

  这番话说得四周又是一片死寂,别人都没法往下接。

  步天铜汗如雨下,紫极剑宗的铸剑师啧啧称奇,几名金甲宗的铸剑师却是接连倒退几步,像是不约而同发了心绞痛,若非门人急忙搀扶,险些要一屁股跌坐在地上了!

  李耀看着步天铜手里颤抖不已的半把断剑,轻轻摇头,叹息道:“这块星辰之铁的性质太过特殊,不是此刻的金甲宗可以炼制的,你们能够克服重重困难,走到这一步,已经很不容易了,套用一句古话说,此‘非战之罪’也!”

  “你们千万不要因为这把剑的断裂,就对自己的铸剑术产生怀疑,依我之见,你们的铸剑水平已经相当之高,继续努力吧,我期待你们的全新作品出炉!”

  步天铜:“……”

  金甲宗铸剑师:“……”

  全体修真者:“……”

  不远处,燕离人双臂环抱,流露出饶有兴致的目光。

  他原以为,既然自己的剑意可以轻易斩杀李耀,那么一旦拔出真剑,自然能在现实中十拿九稳地斩杀此人了。

  可是,现在看来,或许并非如此啊!

  道理很简单,“剑意”无影无形,谈不上会疲劳、磨损、碎裂,就算一道剑意湮灭了,再凝练一道就是。

  但真正的刀剑法宝,无论在炼制的过程中,还是在数十年的拼斗过程中,多多少少总会留下一些损伤。

  那就是法宝的“致命弱点”!

  显然,这位“灵鹫上人”,是一个极其擅长把握敌人法宝致命弱点的人!

  燕离人可以用剑意斩杀他,但如果拔出“千疮百孔”的真剑,是否在锋芒直抵他的咽喉之前,剑身先被他弹断了呢?

  “有意思。”

  燕离人对腰间的第四把剑道,“有此人在,咱们似乎也不是那么急着要去杀王喜了啊!”

  李耀说完,向前轻轻踏出一步,脸上绽放出了灿烂的笑容。

  步天铜进退维谷,正不知如何是好,忽然感应到了一股凌厉地杀意,微微一怔,不由错愕道:“你——”

  “步道友刚才请我相剑,我勉为其难,就帮步道友相了一相,只不过……”

  李耀笑眯眯道,忽然目露凶光,厉声叫道,“请本上人相剑,你确定自己付得起价码吗?”

  这声杀气腾腾的怪叫,令众人猛地一颤,这才回想起来,站在他们眼前的,并非人畜无害的寻常铸剑师,而是百年前曾经肆虐巫南,一言不和就要血流成河的绝世凶人!

  “砰!”

  李耀化作一团青影,直接撞上了比自己壮硕一倍有余,身穿重甲的步天铜!

  不可思议的一幕发生了!

  步天铜固然是被他狠狠撞飞出去没错,而在一路飞行的过程中,他身上的重甲,竟然一片片剥落下来,向四面八方飞溅!

  当他如断线的风筝般跌落在地时,已经被剥得一丝不挂,整套战甲都分解成了最基本的碎片,布满了整座试剑场!

  “这——”

  所有人都极度震惊,甚至比看到金乌荡魔剑断裂更加震惊!

  说到底,铸造刀剑类法宝并不是金甲宗的老本行,炼制“星辰之铁”这么高难度的任务,会出岔子,倒也,倒也有那么一丝……情有可原。

  但是说到战甲类法宝的炼制,整个古圣界,都无出其右者!

  步天铜是金甲宗的戟武堂堂主,战力在整个金甲宗都排得上前三,他身穿的“烈日大铠”,自然是极品中的极品!

  然而,竟然被对方赤手空拳给……拆了?

  李耀心中一笑。

  身为星耀联邦资深晶铠炼制专家,如果说有什么类型的法宝,是他最熟悉的,那无疑是“战甲类”了!

  毕竟,晶铠也算是战甲的一种,是一种最专业,最高级,最特殊,集成了诸多法宝于一身的战甲。

  在星耀联邦时,为了维修和强化晶铠方便,他早就修炼出了一门出神入化的“空手拆晶铠”神通。

  连最精密的超级晶铠,都可以赤手空拳来拆卸,古修世界的战甲再复杂,又能复杂到哪儿去?被他空手拆光,岂不是分分秒秒的事情?

  “今日是紫极剑宗的盛事,本上人卖燕离人一个面子,不在这里大开杀戒,你便留下一条手臂,当做相剑的费用吧!”

  李耀桀桀怪笑,如巨鹰扑杀,朝步天铜扑去!

  他当然不是真的要对步天铜痛下杀手。

  只不过,这是现实世界,不是讲故事,既然修炼到了元婴境界,一个个都精得和猴子一样,不可能排着队上来送死。

  李耀敢保证,如果他不装出要重创步天铜的架势,在见识了他强悍铸剑术和战斗力之后,别的元婴审时度势,肯定不会轻易上来和他交手。

  那怎么行!

  他等了足足一百年,就是在等一个可以耀武扬威的机会,刚打了一个,完全不饱啊!

  有机会要出风头,没机会,那就自己创造呗!

  果然!

  就在他居高临下,在狞笑声中朝手无寸铁的步天铜扑去时,两道气机,一左一右夹攻而至!

  “灵鹫上人,大家无冤无仇,何必咄咄逼人呢!”

  “既然上人精通品鉴法宝的神通,风雷谷任长空,有一对‘风雷二气钹’,也想请上人相上一相!”

  “飞灵岛厉追浪,亦有一柄‘灵蛟刺海枪’,请上人品鉴!”

  两名元婴中阶修士,斜刺里杀出,逼退李耀,护住步天铜。

  此二人都是步天铜的至交道友,彼此有过命的交情,这次威压紫极剑宗,亦要联手瓜分一些利益,纠葛很深,是以不顾一切杀出来求援。

  他们都是宗派内地位崇高的大人物,倒也没想过要以二敌一,像这样类似“车轮战”的打法,传出去已经很不好听了。

  岂料,李耀却是存了要一战成名的心思,哈哈一笑,在半空中无比诡异地一个转折,碧绿色的灵焰如秃鹫的两支翅膀,同时向两名元婴期中阶修士卷去!

  “好!那就别浪费时间,将你们的法宝一起拿出来,本上人好好相上一相吧!”

  “唰!”

  任长空袍袖一抖,放出一红一紫两把飞钹,在半空中“滴溜溜”乱转,边缘锋利无比,隐隐有电芒闪动,不时分分合合,发出雷霆般的爆响,令所有围观者都产生电闪雷鸣,山摇地动的错觉!

  “好飞钹!”

  李耀高叫,“此钹分成风雷雌雄两片,雌钹以终日疾风呼啸的幽谷深处,被狂风侵蚀万年的‘鬼风铜’炼制而成;雄钹的材料看似普普通通的玄云铁,却曾遭到过至少三五十次闪电轰击,雷电道意蕴藉于心,化腐朽为神奇!”

  “风雷相撞,雌雄交击,便能产生震慑天地的神通,令敌人的神魂,处于风雷激荡,闪电交错的绝境!”

  “只可惜!”

  李耀身形如鬼魅般,闪到了半截“金乌荡魔剑”旁边,左脚重重一踏,灵能灌入地底,令剑尖弹到半空,右脚狠狠一扫,剑尖化作金色流光,直刺风雷二气钹!

  “你曾以此钹和强敌对战,雌钹上被刺出一个小小的窟窿,虽然被你精心炼制修复,又怎么可能彻底恢复昔日的完美状态啊!”

  “咣!”

  风雷二气钹和金乌荡魔剑撞在一起,虽然半截金乌荡魔剑一下子就被弹开,但淡紫色的雌钹上果然出现一个小窟窿,好像是以前被某种兽牙给凿穿的。

  这个窟窿一出现,风雷二气钹的光泽,瞬间黯淡了十倍,就像是任长空的脸色一样!

  “那厉某这杆枪呢!”

  不等李耀追击任长空,飞灵岛的元婴高手厉追浪,舞动着“灵蛟刺海枪”,恍若舞动着一条栩栩如生的蛟龙,刺向李耀面门。

  “嘶!”

  李耀倒吸一口冷气,叫道,“完美!”

  “这把‘灵蛟刺海枪’,从材料到炼制都一丝不苟,铸造此宝者一定倾注了全部心血,而且使用者一直都精心保养和祭炼,从未发生过大的损伤,除了一个问题之外,堪称完美!”

  “问题?”

  厉追浪对“灵蛟刺海枪”甚是骄傲,实在想不出它会有半点瑕疵,急道,“什么问题?”

  “它最大的问题就是——”

  李耀怪笑道,“落到了你手里!”

  ----------

  这两天看到书评区里大家的踊跃表现,老牛很欣慰啊!

  啥也不说了,只能尽量多更两章犒劳大家!

  这个月前四天,一共更了十八章,脑子真是快挖空了,后面未必会这么快,但老牛保证,为了各位亲爱的读者,一定会竭尽全力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