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08章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第1408章 要的就是这个效果!

  “呼!”

  李耀周身碧绿色的灵焰激荡,只不过这次不再凝聚成灵鹫或者巨鹰的模样,而是逐渐凝结成了一尊巨大的炉鼎,向四面八方一直膨胀到了三五十米开外,又一路向上蔓延,将三件残破的法宝都笼罩其中!

  “咻!咻!咻!咻!”

  这尊纯粹由灵能凝结而成的“炉鼎”飞速旋转起来,产生强大的吸力,将刚才散落在地上,步天铜那套“烈日大铠”的碎片都逐一卷起,投入到了炉鼎之中!

  “看!”

  不少高阶修士对着天空惊呼。

  却见这尊“炉鼎”之上的云彩,都隐隐被吸力牵扯,不断幻化出了风龙云虎,各种雄奇壮观的形态,一股脑儿向炉鼎之中扑去!

  铜炉峰,原本只是形态像炼器炉,却不可能真的用来炼器。

  但“灵鹫上人”这位得到了上古时代,大周王朝铸剑术传承的大宗师,却是真的以天地为烘炉,以云彩为燃料,将自身投入炉鼎之中,上演了一幕神乎其技的炼器术!

  “难道他想在这里,连炼器炉都没有的地方,就修复三件残破不堪的法宝?”

  “怎么可能,这三件法宝的破损程度都相当严重,至少要应用大量天材地宝,在炼器炉中反复祭炼几天几夜,才有修复的机会吧?”

  “他,他究竟要怎么办到?”

  就在众多修真者、铸剑师都惊诧莫名时,那灵能炉鼎中忽然飘散出来一片细碎的赤红色粉末,随即“呼”一声,熊熊燃烧起来!

  一瞬间,方圆数百米,都变成浓烟滚滚的烈焰地狱,即便几百米外的高阶修士,都感觉到火苗直舔眼睛,皮肤都要片片皲裂开来。

  “这是什么异火,温度如此之高!”

  “这么高的温度,连钢铁都能熔化成铁水,灵鹫上人竟然可以在烈焰深处安然无恙么?”

  “快看,火焰还在变化!”

  众人话音未落,赤火忽然变成了紫火,紫火再度变成纯白色的火焰,漂亮得就像是一簇簇晶莹剔透的水晶,但温度却愈发高起来,令空气彻底扭曲,远远望去,灵能炉鼎又像是一颗巨大的心脏,一缩一胀,“噗通、噗通、噗通”!

  所有修真者都听到炉鼎深处传来,震撼人心的声响。

  更看到原本黑黢黢的浓烟,在温度越来越高之后,渐渐被灵能浸润,变得五彩斑斓,呈现出类似水晶的通透质感,恍若一根根七彩纷呈的玉柱伸向天空,将灵能炉鼎变成了一整块大水晶!

  美轮美奂的一幕,几乎令所有人的呼吸都接近停滞。

  他们还从来没见过这么声势浩大的炼器术。

  这很正常。

  因为这根本就不是炼器术,只是李耀故意搞出来的声光电效果而已。

  灵能炉鼎深处。

  整座炉鼎,只有最外面一层是数千度高温,变幻莫测,绚烂至极的外壳。

  至于内部,在禁制隔绝之下,依旧保持常温。

  这层几千度高温的外壳,一方面是为了唬人,另一方面也是为了防止别人的神念窥探,以便李耀躲在里面,进行一些看上去平平无奇的操作。

  三件破碎的法宝,都悬浮在李耀面前。

  而李耀从怀里摸出来的神器,却是一管专门用来临时性修复法宝的……黏胶!

  这种黏胶有些类似自动修复星舰外壳的液态金属,亦是现代修真文明在材料学方面的尖端研发成果。

  一旦涂抹在法宝的残破处,可以瞬间产生强大的吸力,将破裂的部分粘住,并呈现出和附近部位相似的特征。

  这种黏胶的黏性和牢固度都达到极致,灵能传导性又强,性质相当稳定,几乎可以兼容一切金属和超强合金,令修复之后的法宝,恢复至少三分之二的威力。

  唯一的缺陷是寿命不长,暴露在空气中几天之后,就会逐渐失效,化作一撮粉末。

  所以,只是战场上临时维修的应急手段而已。

  李耀故意在这种黏胶中,掺杂了几种纯天然的天材地宝成分,就可以伪装成是上古时代,“大周王朝”提炼出来的天然材料了。

  刚才,他当然也可以不要外面那层花里胡哨的外壳,就老老实实当着众人的面,用黏胶来维修法宝。

  不过,这样一来,和街头修鞋的又有什么分别?

  这年头,出来修真,讲究的就是一个三维特效和环绕立体声,就是华丽和酷炫呗!

  “好了,先把这条枪的后半截给打磨干净,再把这条当做配重的蛟龙弄下来,往上挪一段再粘上去!”

  “这把剑倒是好办,只要严丝合缝对上,中间的缝隙就用凝胶暂时填补好了。”

  “关键是这件风雷二气钹上的窟窿,没办法,费点心思,削切一枚形态一模一样的修补颗粒出来吧!”

  “对了,这么无声无息地维修可不行,用我的丹田,放点儿音乐出来!”

  “轰!”

  外面所有修真者正在忐忑不安地等待,从光华四射、气冲斗牛的灵能炉鼎中,忽然传来一声爆响,令整座铜炉峰都一阵摇晃!

  正当群雄一片大乱,不知道灵能炉鼎之内发生什么事时,炉鼎深处竟然又传来了惊涛拍岸,激昂壮烈之声!

  这声音越升越高,逐渐变成金戈铁马,沙场纵横之声,仿佛有千军万马在炉鼎之内激烈交锋!

  声势如此惊人,非但铜炉峰上的高阶修士们都被深深震撼,就连铜炉峰下翘首以盼的中低阶修真者们,也都对天空的变化,看得一清二楚。

  “搞什么!”

  “剑痴和正一真人的比斗,竟然持续了这么久么?”

  “不太像是他们的气息啊,这道气息相当陌生,却是霸道到了极点!”

  “快看,天空中的云彩全都凝聚成了一个大漩涡,就像是要被什么东西吸收进去一样!”

  震撼人心的炼器过程持续了足足一炷香时间。

  随后,这座以烟尘和火焰凝聚而成的炼器炉,像是冰块在水中融化般,逐渐向四周荡漾开来,化作一缕缕迷雾,飘向天空。

  天空彻底变成了一片五颜六色的漩涡,久久不散。

  李耀在试剑场中央盘膝而坐,如老僧入定,似古树枯藤,周身荡漾着一股说不出的古拙质朴之意,真像是一名穿越时空,从数万年前走来的古人。

  三件法宝,静静漂浮在他头顶,玄光吞吐,震荡空气,隐隐发出虎啸龙吟之声!

  忽然,三件法宝化作三道流光,朝原主人的方向飞去!

  “这是!”

  厉追浪第一个惊呼起来。

  枪花一抖,就好像有一条蛟龙从枪尖缠绕到了他身上,又融入他的血脉之中,说不出的轻灵、畅快和圆融!

  那就好像,辛辛苦苦祭炼了几十年,直到今天,这柄灵蛟刺海枪才第一次真正属于他一样!

  “原来,原来是太长了!”

  厉追浪几乎要仰天长啸。

  这几十年来,他一直苦修父亲留下来的《刺海焚天决》,但无论怎么修炼,甚至境界都大大超越昔日父亲的巅峰时期,却始终觉得,自己和这支枪、这套枪法的极致,还隐隐隔着一层薄如蝉翼的东西!

  他原以为是自己的修炼还有瑕疵,参照父亲留下来的修炼笔记,愈发疯狂修炼,每一个细节都力争和父亲一模一样,没想到却和心目中的完美境界越来越远。

  此事逐渐成为他的心结,险些就要到走火入魔的地步!

  直到今天才知道,问题不在他身上,而是在这支枪上!

  摩挲着获得新生的灵蛟刺海枪,厉追浪神色复杂,连声嗟叹,看着李耀的眼神中,充满了无法用笔墨形容的光芒。

  金甲宗步天铜和风雷谷任长空,两名元婴中阶修士也是一样,细细摩挲着自己的法宝,却是无法在原本破损的地方,感知到哪怕最细微的缝隙。

  两人对视一眼,都看到了彼此眼底的惊骇欲绝,他们觉得,经过李耀这一番修补,似乎自己的法宝才真正苏醒,这种感觉就好像……

  就好像原本的法宝只是赝品,唯有经过李耀之手,才画龙点睛,变成举世无双的真品一样!

  “先别高兴得太早。”

  李耀半眯着眼睛,淡淡道,“今天时间紧迫,这里也没有趁手的法器和材料,本上人只是粗粗做了个样子,并没有彻底治好这三件法宝的‘内伤’!”

  “眼下他们都是外强中干,看起来圆融无缺,却经不起真正的祭炼和厮杀!”

  “倘若你们觉得,这样的效果还算满意,待会儿自然还可以来找本上人,谈谈真正要修复这三件法宝,你们愿意付出什么样的代价了!”:

  “当然,倘若你们觉得,你们自己宗派的铸剑师,都可以解决后面的麻烦,不留下半点隐患的,那也可以自行处理,前面这些手段,都算本上人免费奉送了!”

  “只是这样一来,万一不久的将来,又出了什么问题,就不要再来浪费本上人的时间了!”

  炼器师这个职业,就是有这点儿好处,只要拿住你的命门,就不怕你不乖乖就范。

  欧冶子的记忆,已经扩展到了元婴阶段,在百炼宗里,都算是独当一面的高手,对如何敲竹杠的手段,李耀自然谙熟于胸。

  “这个……”

  步天铜、任长空和厉追浪,三名来势汹汹的元婴期中阶修士,看着手里“完美无缺”的法宝,哪里还提得起半分咄咄逼人之意?(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