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11章 情怀!
  “咻咻咻咻!”

  李耀十指化作一蓬蓬灰雾,数以百计的牛毛细针如疾风骤雨般从灰雾中射出,夹杂一缕缕凄厉的劲风朝燕离人射去,却都在半空中诡异地转折,溅射到山岩之上,将坚硬如铁的山岩都刺成了蜂巢!

  那是燕离人的剑意,精确捕捉到了李耀的每一根牛毛细针,将他们在半路上硬生生截断!

  “嘣!嘣!嘣!”

  看似空无一物的虚空中,又传来弓弦断裂之声,李耀神不知鬼不觉设置在半空中的几十根单晶云母丝,也被燕离人无坚不摧的剑意斩断!

  李耀的动作越来越快,流光在山峰之间一闪而过,几乎同时出现在惊神峰的数十个角落!

  燕离人的身形却反而凝固下来,他深深蹲下,就像一颗高旋转,以至于好似静止的陀螺,右手轻轻虚握着剑柄,左手在剑鞘上温柔的摩挲,口中念念有词,嘴角浮现出一缕迷人的微笑,双眸甚至微微闭上,看都不看李耀半眼。

  忽然——

  “啊!”

  散布于惊神峰各处的几十道虚影同时湮灭,李耀怪叫一声,体内出一阵“噼噼啪啪”乱响,身形仿佛一分为二,从左右两侧分裂开来,又在数十米外重新聚拢。

  他脸色惨白,气喘如牛,汗浆如雨,极度冰寒的侵袭,在脸上凝结成了一层白白的霜花。

  “咔嚓!”

  李耀身后,一座直径过十米的岩锥,从正中间不偏不倚地裂开,贯穿,倒下,向数千米下的山脚坠去,出“轰隆轰隆”的响动。

  在岩锥尚未坠落之前,李耀看到,那剖面平滑如镜,完全找不到半道缝隙和凹凸不平,就像是用星耀联邦最尖端的玄光震荡刀慢慢分解开来一样。

  “哗啦!哗啦!哗啦!”

  李耀胸口的三层胸甲逐一爆裂,碎片向四周飞溅,直到最后一层护心镜才勉强抵挡住。

  但护心镜的正中央也出现了一道深深的裂缝,轻轻一碰,就化作半月形的两片。

  李耀的胸口和背后,传来一阵锥心刺痛,一条细长红线逐渐延伸,一滴滴晶莹剔透的血珠,争先恐后钻了出来。

  “好剑!”

  李耀低头看着自己胸前的伤口,和燕离人异口同声地感叹道。

  他感叹的是燕离人的剑法。

  燕离人感叹的,却是他炼制的秘剑了。

  这是三个月来,李耀为燕离人炼制的第一把剑。

  过去三个月,李耀的日子过得相当舒服。

  在龙泉大会上和燕离人谈笑风生,将“第四剑”公诸于众之后,又力挫三名元婴期中阶修士,令他们输得心服口服,之后还主持了一场专属于自己的法会,将百炼宗的一些铸剑心得,和虚无缥缈的大周王朝修炼笔记相结合,卯足了力气吹嘘了一番。

  计划果然成功,“灵鹫上人”之名,借着从龙泉大会回到天南海北的修真者之口,很快传遍整个修真界。

  之后,李耀又趁势而行,接连走访了太玄道、金甲宗等级宗派,进一步巩固了自己“铸剑宗师”的地位。

  他在龙泉大会上横空出世,为紫极剑宗捞取了大把好处,紫极剑宗自然投桃报李,对他要求的各种材料都有求必应,仅仅用了一个多月时间就筹措完成。

  有了这些材料,李耀仅仅用了一个多月,就基本上将维修和强化星炬的构件统统炼制出来,不少采用了天材地宝的构件性能,甚至比联邦原装构件的性能都要出色。

  只要将这些构件送到卫星上的火星号里进行组装,再投放到星海之中激活,就可以将此界的坐标,瞬间送回到联邦了。

  最重要的工作完成,李耀将全部心思都投放到了燕离人身上。

  正所谓“无欲则刚”,反过来说,有**就有弱点。

  燕离人并不是一个没有**的人,他最大的**就是剑,只要和剑有关的一切东西,都能令他如痴如狂。

  李耀拥有欧冶子的记忆碎片,百炼宗有的是关于铸剑和剑道的各种野史笔录,甚至荒诞不经的神鬼志怪之说,乃是从近百个不同大千世界搜集而来,自然比古圣界的一家之言要生动有趣许多。

  身为一名单兵法宝专家,李耀对刀剑的酷爱,自然也是自内心,绝不是故意伪装出来。

  燕离人对剑道的理解,包括一些秘而不宣的剑术神通,亦是令李耀深深沉溺,不可自拔。

  就这样,两人每天形影不离,不分昼夜浸泡在剑道的世界中,有说不完的共同语言,短短数月,已经结下了深厚的交情。

  而李耀更在一次次和燕西北的切磋当中,实力狂飙突进!

  燕离人实在是李耀生平所遇到过最可怕的剑手,论瞬间爆的杀伤力,甚至比萧玄策都要强大几分!

  不过,李耀自己都是一个不可思议的怪物,别的不说,就说他经过血纹族强化的“天劫战体”,拥有极强的细胞分裂和自我修复能力。

  从昔日燕西北可以将自己的半截残躯,和凶残狰狞的天劫异兽躯体接驳到一起,就可以想象“天劫战体”的强大!

  只要不是彻底将脑袋斩落下来,一脚踢掉十万八千里之外,仅仅是斩下一半的话,李耀都有把握,能逃得一线生机。

  他的道心,就是愈挫愈勇,愈战愈强,每一次大幅度的提升,几乎都是在濒死状态中爆出来的。

  在星耀联邦的最后五年,固然还有几名对手可以和他酣畅淋漓一战,却极少有人能带给他这种生死之间,心惊肉跳的刺激,而这份“刺激”,正是驱动他不断提升的最大动力!

  对李耀来说,这一个月刀光剑影的修炼,实在抵得上过去五年!

  或许虚无缥缈的“境界”并没有突破,但破坏性和杀伤力,绝对成倍提升!

  要知道,这还是在他没有穿上晶铠的情况下!

  至此,来到古圣界的第一目标,已经顺利实现。

  他完成了修复星炬的准备工作,拥有了一个相当合理的身份,更结交到了此界凡入圣的绝世强者。

  新的目标,却还没什么头绪。

  他既不知道该如何去查找一百年前向天元和飞星两界射的神秘信号。

  也不知道此界究竟有没有真人类帝国的间谍存在。

  按照李耀的想法,将自己代入到真人类帝国间谍的角度,和燕离人接触,是必然的选择。

  一方面,三个月前的龙泉大会上,燕离人和齐中道之战虽然败了,但神秘莫测的第四剑存在,却隐隐坐实了他“古圣界第一高手”的名头。

  另一方面,燕离人这个“剑痴”,并没有什么态度和立场,甚至不用大费周章,只要用真人类帝国的精妙剑法和现代化刀剑,就可以将他说动。

  但是三个月来,李耀几乎和燕离人朝夕相处,始终没现任何疑似真人类帝国间谍的人,真是奇哉怪也!

  难道真人类帝国并没有现古圣界的存在?

  李耀暗暗希望如此。

  燕离人就着雪峰之上冷冽的月光,欣赏着李耀为他炼制的第一把剑上,错综复杂的纹路,出啧啧惊叹。

  欣赏良久之后,才依依不舍地收剑入鞘,双足一点,朝李耀跃了过来。

  “这把剑,已经和我自己的剑很像了!”

  他像个得到了新玩具的小孩般手舞足蹈,乐得鼻涕泡都快出来,“长短、分量、重心还有手感,统统一模一样!”

  “本来就一模一样。”

  李耀道,“我完全是按照你的‘第四剑’去铸造,每一个细节,包括剑身内极小极小的气泡分布,统统都没有差别!”

  “但我还是感到有些不同。”

  燕离人回味着刚才的战斗,“奇怪,明明都一样,长短、重量和手感都没有错,为何还是生出了一丝丝的滞碍?”

  “当然不同,就算所有数据都一样,这把剑依旧少了一样东西。”

  李耀道,“所以我才说,要为你修复过去那把剑,而不是新铸一把剑给你。”

  “新铸一把剑容易,只要彻底揣摩清楚过去那把剑的一切特征,在全新的材料上加以复制就行。”

  “但是在过去那把千疮百孔,伤痕累累的旧剑基础上进行修复,既要让它脱胎换骨,重获新生,又不能妨碍剑身深处那一缕最独特的神韵,那就难了,非得一年不可!”

  “哦,那一新一旧两把剑,既然长短、重量、重心和锋利程度统统一模一样,他们的不同之处又在哪里呢?”

  燕离人一屁股在冻成冰疙瘩的岩石上坐了下来,饶有兴致地问道。

  这是两人例行的论剑时间,又开始了。

  “情怀。”

  李耀在燕离人对面盘膝而坐,沉稳地回答道,“最好的法宝,不是冷冰冰的死物,而是承载着你全部精神、意志、梦想甚至回忆的东西,我将这些精神、意志、梦想和回忆,统称为‘情怀’!”

  “对一名修真者而言,有情怀的法宝,才是真正的好法宝,没有情怀的话,就像是三个月前,你在龙泉大会上驾驭的三把洪荒秘剑一样,本身威力再强大,亦只有支离破碎的下场!”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