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13章 王喜其人

第1413章 王喜其人

  李耀深吸一口气,强忍心神摇曳之意道:“跳不出去,就钻出去?的确是闻所未闻!”

  “王喜时常会发一些诸如此类的奇谈怪论。”

  燕离人道,“比方说,他曾经问我有没有想过,天外面的世界究竟是什么样子,所谓仙界又是什么样子,生活在仙界之中的仙人,和我们这些凡人,究竟有什么区别?”

  “他还怀疑,破碎虚空、飞升仙界的说法,会不会是一种阴谋?那些‘得道成仙’的前辈们,真能在仙界永生不朽吗?倘若确有其事的话,为什么整整十万年来,这些‘仙人’们都没有回到古圣界来看一看,来传授我们飞升之法呢?”

  “我记得,他问过最古怪的一个问题是这样——所有人都知道,所谓‘古圣界’,乃是一颗巨大无比的球,悬浮在浩瀚无垠的星海中。”

  “那么,这颗大球为什么不朝下方跌落,而‘下方’又在哪里呢?”

  “还有,这颗球是在不停旋转的,既然如此,大海中的海水,为什么就不倾泻到天空中去,我们这些人,为什么就不会被这颗球甩出去呢?”

  李耀心底越来越震撼,几乎要从惊神峰上跌落下去,强忍惊愕之意,点头道:“有点儿意思,这些稀奇古怪的问题,我以前怎么就没有想过呢,燕兄,你又是如何回答的?”

  “没有回答。”

  燕离人淡淡道,“我对这些东西,又不感兴趣,即便真有仙人存在,我也只关心它杀起来是什么感受。”

  李耀哑然失笑:“也是,和燕兄谈论这些星海浩渺,玄之又玄的东西,简直是对牛弹琴了!”

  “对牛弹琴”四个字,并未让燕离人动怒,他十分坦然地承认:“没错,我只关心剑道,和王喜每年一次的聚会,谈论最多的便是剑,王喜在剑道上,的确有出类拔萃的天才,或者说,他只要认真起来,在任何领域,都可以成为超一流高手!”

  “我还记得,将近十年前,第一次和王喜见面时,他已经是权焰滔天的大阉,却专程来向我请教剑道的玄妙。”

  “我一生醉心于剑,对趋炎附势没有半点兴趣,原本并不想在他身上浪费时间,不过是掌门师兄他们苦苦哀求,说此事关系到紫极剑宗未来的发展,不得不浪费几天时间,随便应付一下!”

  “岂料,一试之下才知道,王喜的修为深不可测,对剑道的痴迷也是发自内心,是个值得一战的好对手!”

  “那时候,只论剑道的话,他和我还相去甚远。”

  “不过每年一次的切磋,我都能感觉到他飞速成长,不出三五年,已经值得我激发出全部剑意来应付了!”

  “到了最后一年,他甚至可以出言点拨我,让我不要太过沉溺于三把洪荒秘剑的绝强威能之中!”

  “是人御剑,不是剑御人!”

  “我记得,王喜当时就是这么说的!”

  “这句话好似当头棒喝,令我如梦初醒,回过头来审视自己过去几十年祭炼三把洪荒秘剑的过程,才发现自己的荒唐可笑,差点就永远迷失了!”

  “至此,我才完成了对‘第四把剑’的祭炼,真正达到了人剑合一的完美境界!”

  李耀心中暗暗感叹,听燕离人的解说,这位名列“四凶”之一的大太监王喜,真不是一个简单人物!

  来自现代修真文明,李耀当然知道,洪荒时代,盘古文明的遗迹秘宝,虽然威力强大,但也未必就天下无敌!

  有两个致命缺陷,是上古秘宝无法改变的。

  第一,绝大部分上古秘宝,最初并不是为人类而炼制,他们原本的主人可能长得奇形怪状,比如人身蛇尾、三头六臂、壮硕无比等等。

  那么,这些秘宝的操作方式,就极有可能和人类的生理特征冲突。

  就好像燕离人驾驭的那把三五十米长的黑色巨剑,别说他是个侏儒,就算是身高十丈、虎背熊腰的壮汉,亦不可能握在手里挥舞。

  用神念驱动的话,就存在神念干扰、命令延迟等等问题,终究不如随手挥舞那么自如了。

  第二,历经几十万年的时间侵蚀,绝大部分上古秘宝都会出现各种各样的腐蚀和破损,就算外表看上去光亮如新,内部都免不了出现各种暗伤和金属疲劳的症状。

  这是星耀联邦对昆仑遗迹进行了长达五年大开发之后,得出的结论。

  他们在昆仑上找了整整五年,才勉强找到了可以拼凑五台巨神兵的法宝构件!

  所以,法宝并不是越古老越好,洪荒时代既有神器,也有垃圾。

  李耀来自现代修真文明,也花了很长时间才能克服对盘古文明传承的盲目崇拜,认识到并非越古老越好的道理。

  王喜在古圣界这样封闭的环境中,竟然能发出这么多的奇思妙想,甚至清醒认识到了上古秘宝的优缺点。

  这个曾经以一己之力,搅乱整个大乾修真界的大太监,实在太可怕了!

  他究竟是什么人呢,会不会是——

  李耀定了定神,干脆显露出很感兴趣的样子,直接问道:“踏足大乾修真界小半年时间,‘王喜’这个名字已经在耳边回荡了几百次,据说他现在都是‘四凶’之一,和韩拔陵、万明珠和戚长胜齐名!燕兄,你曾经和他七次斗剑,对他应该有一番了解,在你看来,他究竟算是怎么样的人呢?真是外界传言,大奸大恶之辈么?”

  “是否大奸大恶,我不知道,也没兴趣知道。”

  燕离人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流露出有些奇怪的表情道,“反正,我要说的话,他是一个‘心不在焉’的人。”

  “心不在焉的人?”

  李耀微微一怔,“怎么说?”

  “他好像对所有事情都心不在焉,甚至和整个世界都格格不入。”

  燕离人的眼角微微有些抽搐,咬牙道,“即便在和我杀意交击、刀光剑影的刹那,我都能从他的眼珠深处看到几缕说不清楚的东西,知道他并没有将全部心神,都放在和我的比斗上!”

  “我总有一种感觉,王喜此人,不属于古圣界,至少不应该仅仅属于古圣界,他属于另一个更大、更加辽阔的世界,或许就是所谓的‘仙界’吧!”

  最后这句话,令李耀脸色大变,倒吸一口冷气,咽喉之中发出嘶鸣。

  为了掩饰,他急忙道:“什么,燕兄的意思是,王喜在‘心不在焉’的情况下,都能和燕兄斗得旗鼓相当,仅仅屈居下风?”

  “那王喜若是能全神贯注,将全部神魂、灵能和念头都凝聚到三尺青锋之上,岂不是能超越燕兄,成为天下第一的剑仙?”

  “大概吧。”

  燕离人笑着摇了摇头,“只可惜,他永远都不可能将全部精气神都凝聚到小小的一把剑上,正如灵鹫道友也办不到一样。”

  “他有他的道,你有你的道,我有我的道,我们每个人都选择了自己的道,纵然殊途同归,但路上能看到的东西却不一样!”

  李耀沉默片刻,感叹道:“听上去,燕兄对王喜的评价很高啊!”

  “的确很高。”

  燕离人沉吟片刻道,“这么说吧,倘若现在给我一个选择,灵鹫道友、齐中道和王喜,你们三位当中,我此生只能选择一个来杀,那我毫不犹豫,一定会选择杀王喜!”

  “我对王喜的评价,就是这么高,灵鹫道友不会介意吧?”

  “不介意不介意,一丁点儿都不介意,燕兄尽管先去找王喜、齐中道还有戚长胜万明珠韩拔陵什么的试剑好了,我不急,慢慢来,把我排在两名化神老怪后面都可以!”

  李耀喘了口气,眼珠一转道,“大千世界,真是无奇不有,我实在很难想象,王喜这样的枭雄人物,为什么偏偏要自残身体,进宫去当什么太监?以他的超卓才智和天赋异禀,换另一个身份,难道就不能出类拔萃么?”

  燕离人笑了笑,道:“很多事,一开始没得选,只能郁结于心,耿耿于怀几十年,等到可以选了,再回过头去看,又觉得风轻云淡、海阔天空,选不选都没那么重要了,就好像我选择当一个……侏儒一样。”

  “那怎么一样?”

  李耀皱眉道,“燕兄的身形是天生的,这进宫去当太监嘛,却是,却是——”

  “那你就错了。”

  燕离人眼底闪烁着奇异的光辉,道,“不知道灵鹫道友有没有听过,世上有一种‘天阉之人’?”

  李耀大吃一惊:“燕兄想说,这王喜便是一个‘天阉之人’么?”

  “只是虚无缥缈的传言罢了,谁知道究竟是真是假?”

  燕离人道,“这种事,除了自己之外,旁人很难彻底弄清楚的。”

  “也是。”

  李耀苦笑道,“除了不要命的疯子,恐怕没人敢当着王喜的面问他,喂,听说你是个天阉,究竟真的假的?”

  “那倒不是。”

  燕离人摸了摸鼻子,若无其事道,“我就曾经当面这么问过他的,还曾想一剑斩裂他的裤子来看个究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