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14章 讲究人
  <></>

  “咳咳咳咳!”

  李耀差点没一个倒栽葱,真的摔下万丈山峰,他咳得连眼泪都快出来,看着燕离人的目光中充满了崇拜,只觉得这位剑痴的形象,在寒风凛冽中愈发高大起来!

  发起疯来,连大太监王喜的裤子都敢扒,真不愧是传说中的剑痴啊!

  “灵鹫道友不要误会。”

  燕离人眉头一皱道,“我对王喜究竟有没有什么隐疾,并没有半点儿兴趣。”

  “我没误会。”

  李耀道,“好奇之心,人皆有之,即便燕兄真的产生小小兴趣,亦是人之常情,老实说,就连我听到此处,都很想知道王喜的秘密。”

  “但我是真的没兴趣。”

  燕离人面无表情道,“我只是想激怒王喜,彻底撕碎他‘心不在焉’的外壳,向我施展出最愤怒,最疯狂,最凶狠的一剑而已。”

  “原来如此!”

  李耀老脸一红,感觉自己和燕离人一比,境界又低了几分。

  人家剑痴明明是一个脱离了低级趣味的人,一个真正的、纯粹的“剑人”,自己却把人家想得这么龌龊,实在是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啊!

  “然后呢,你斩裂了吗?”

  小人就小人吧,李耀破罐子破摔,伸着脖子,很好奇地问。

  “然后,他就跑了。”

  “跑了?”

  “没错,我的剑气还没到,他就夹着裤裆,逃之夭夭了。”

  “也就是说,王喜的确有可能是个天阉了?倘若只是普通去势的话,他本来就是人尽皆知的大太监嘛,反应不该这么奇怪吧?”

  “不知道,除非他双腿之间长着一把剑,否则我对一个男人裤裆里的事情,真的没太大兴趣,灵鹫道友若是嗜好此道的话,日后有机会找到王喜,自己去扒他的裤头好了。”

  “呃……”

  李耀深深皱眉,忽略燕离人最后那句话,心中暗自琢磨,王喜其人,实在有些古怪。

  刚开始听燕离人说起王喜那些奇谈怪论时,李耀的第一反应自然是,王喜极有可能是真人类帝国的间谍。

  不过仔细想想,自己的第一反应,可能又错了。

  首先,时间对不上。

  王喜虽然是最近十年才羽翼丰满,成为一手遮天的权阉,但之前几十年他就一直在潜伏爪牙,积蓄力量,包括组建情报和暗杀组织“鬼画符”等等。

  再加上他早期在皇宫深处的修炼,此人出现在古圣界至少都有六七十年。

  能够进入紫禁城,成为当朝天子的心腹爪牙,他的来龙去脉一定非常清楚,绝不可能是凭空冒出来的神秘人物。

  倒不是说,真人类帝国的间谍绝不可能在六七十年前就抵达古圣界。

  万一他们走了****运,一次超远距离星海跳跃,刚好跳到古圣界附近,这样亿万分之一的概率,也是有的。

  问题是,倘若真人类帝国的间谍,真的那么早就抵达古圣界,那他们应该有大把时间可以搜集资源,分析情报,并建立“星空之门”,将帝国远征军召唤到这里啊!

  那么,当李耀降落到古圣界时,看到的景象就绝不会是这么“古色古香”,“原汁原味”了。

  说不定能看到仙风道骨的古修扛着六管旋转火神炮,龙狼鬼骑和晶石战舰协同作战之类的诡异场面。

  既然这样的事情没有发生,李耀只能推断,即便古圣界真有真人类帝国间谍存在,应该也处在和他相似的阶段,就是早期的资源和情报积累,星空之门的筹建阶段。

  第二,如果王喜真是真人类帝国间谍,就绝没有理由,会和燕离人说这么多有可能招惹怀疑的话题,什么天外有天,钻出古圣界之类。

  好像李耀这个“心怀鬼胎”的联邦间谍,就绝不会说这种话。

  “王喜,究竟是个什么样的人呢,真是好奇啊!”

  李耀连连感叹,一时间,连和燕离人练剑的兴趣都减弱了几分。

  就在这时,山脚下传来了长长的号角声,远远近近,整条百刃山脉上全都亮起了玄光四射的彩灯,远远望去,就像是一条七彩纷呈的巨龙从地底浮现出来一样。

  这是紫极剑宗最高规模的欢迎仪式,一定有贵客临门。

  李耀和燕离人对视一眼,都隐隐感知到了欢迎仪式中的一丝凌乱之意。

  更何况他们都是紫极剑宗的长老,却没听说最近有什么贵客要上门啊!

  果然,不一时,“兰花仙子”凌兰因就驾驭着飞剑,飞到了惊神峰上,毕恭毕敬请两名长老下山,去“洗剑阁”,和正一真人一聚。

  时隔短短三个月,号称大乾修真界领袖的齐中道又一次来到紫极剑宗。

  李耀和燕离人踏入紫极剑宗的大议事厅“洗剑阁”时,包括紫极剑宗掌门丹枫子在内,几十名紫极剑宗高层都济济一堂,正在和齐中道等人寒暄。

  他们在龙泉大会上,刚刚将新的利益格局划分确定,这次会面,自然不会像上次一样剑拔弩张。

  只是气氛也谈不上热烈,反而比龙泉大会更加压抑和沉闷。

  李耀眨巴着眼睛,有些好奇地观察着齐中道。

  这位相当于“武林盟主”身份的修真界领袖,实在是一个很有意思的人。

  无论剑痴燕离人还是紫极剑宗掌门丹枫子,也包括兰花剑仙凌兰因在内的诸多小辈,所有人都说,齐中道是一个很讲规矩的人。

  什么叫“讲规矩”呢?

  打个比方,倘若齐中道欠某人一笔账款没还,谈好何时还账,多少利钱,签字画押。

  而某人又一不小心,睡了齐中道的老婆。

  那么,齐中道在一剑斩死某人之后,到了该还账的日子,照样会连本带利,一个铜板一个铜板地还到某人坟头上,半个铜板都不会少。

  当然,这种事情是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但意思是这么个意思,铁圣,就是这么讲究!

  李耀在龙泉大会上和燕离人谈笑风生,点破他“第四剑”的奥妙,无形中将两人在修真界中的地位都抬高了不少。

  但反过来说,也是狠狠打了那一战的胜利者齐中道一记耳光,是踩着齐中道的脸窜上去的。

  在李耀原本想来,齐中道一定对他恨之入骨,甚至会千方百计报复他。

  没办法,想要在短时间内奇迹崛起,不得罪人是不可能的,这是必须付出的代价。

  李耀原本已经做好了被齐中道报复的打算,没想到齐中道的脸虽然黑得和锅底一样,却始终一言不发。

  到最后,甚至摆出一副若无其事的模样,代表太玄道和紫极剑宗谈妥了一笔微不足道的交易,用这种方式,向紫极剑宗公开让步了!

  之后,在会盟了数百个宗派高层,划分大大小小、方方面面利益的秘会上,齐中道的手段,更是令李耀大开眼界。

  修真界数千个宗派,彼此的利益纠缠和新仇旧恨混杂在一起,简直是一团乱麻。

  但齐中道偏偏有一手抽丝剥茧的本事,能从乱麻中理出头绪,按照每个宗派的实力和活动范围,将各种利益都分得一清二楚,保证绝大部分宗派都能捏着鼻子忍受。

  倘若实在分解不开的利益,他也可以为双方拟定出合适的比斗方式,由双方的什么人出来,以什么规则对决,胜负如何计算,娓娓道来,没有一个不心服口服的。

  最令李耀感到诧异的是,就连李耀这个刚刚狠狠打过他脸的“灵鹫上人”,他都使出浑身解数,从各大宗派口中争抢到了一份利益,包括一块不错的洞天福地,漕运上每年源源不断的收益在内,双手奉上!

  当时,齐中道是这么说的:

  “灵鹫上人,你既然可以轻而易举镇压三名元婴期中阶,又能和燕离人这样的天下剑仙论道斗剑,你的实力,在古圣界三百元婴中,都算出类拔萃了!”

  “像你这样的绝世高手,就算现在不给你‘财地法侣’之类的资源,你也一定会自己动手去抢!”

  “动手去抢,当然没什么问题,但你初来乍到,还不太清楚大乾修真界,争抢的规矩!”

  “在修真界,规矩就是我们的天,所有人都按照规矩来争抢资源的话,即便像今日一样,太玄道和紫极剑宗剑拔弩张,都没什么关系,规矩怎么定,我们就怎么分,分完了,大家照样还是道友,照样还可以合作。”

  “可是,倘若有人不讲规矩,想要把整张桌子都掀翻,闹得修真界乌烟瘴气,修真者都血流成河的话,那便是天下公敌了。”

  “今天,我敬你这身神通,这些资源,便是大乾修真界送你的‘规矩’,是你应得的。”

  “不过,收下了这些东西,你便是大乾修真界的一员了。”

  “我不管你过去在巫南是怎么做法,但大乾有大乾的规矩,即便做不到锄强扶弱、除魔卫道的事情,但每一名元婴修士,都有自己前辈高人的身份,希望你能自重身份,一言不合就满门屠灭之类的事情,是绝对不允许的,而随意杀戮无辜者,抽取生魂来修炼之类的勾当,更是邪魔外道的行为,是大忌中的大忌!”(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