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16章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第1416章 木秀于林,风必摧之!

  “要杀万明珠,自然不容易,但倘若整个修真界都能齐心协力的话,却也未必办不到!”

  齐中道面无表情,双眼却绽放出了两缕炙热的光芒,沉声道,“过去十几年,王喜在庙堂之上兴风作浪,修真界中人人自危,自顾不暇,令万明珠、戚长胜和韩拔陵之流趁势崛起,逐成尾大不掉之势!”

  “眼下,新帝即位,王喜逃亡,修真界又重新凝聚起来!”

  “倘若再不趁此大好机会铲除万明珠、戚长胜和韩拔陵等魑魅魍魉之辈,便是夜长梦多,后患无穷!”

  “万明珠固然是天下万鬼之母,但我、燕道友、灵鹫上人、苦蝉大师和巴小玉道友,都有信心和她旗鼓相当,甚至略胜一筹!”

  “只要将万明珠找出来,在合适的布局之下,以五敌一,便有极大的几率将她彻底斩杀,永绝后患!”

  “这个……”

  丹枫子沉吟起来,不动声色地冲李耀打了个眼色。

  “眼下朝廷已经尽起大军,赶赴东宁府一带平定乱局,而金甲宗、风雷谷、飞灵岛、驭兽斋等数百个宗派的精锐也倾巢而出,赶赴东南,斩妖除魔!”

  齐中道对丹枫子的眼色视而不见,侃侃而谈道,“除魔卫道之类的道理,自然不必多说,只一条,此次焚风和汛期重叠在一起,演变成超级天灾,一定会将东南不少宗派连根拔起!”

  “天灾过后,留下大片空白地带,没有修炼宗派的庇护,到时候,还不是需要我们六大派去主持大局,才不至于生灵涂炭么?”

  “倘若我们不去,任由当地中小宗派你争我夺,自相残杀,说不定会酿成比超级天灾更可怕的浩劫啊!”

  这句话的意思很明显,就是鼓动紫极剑宗去抢地盘的。

  丹枫子微微一笑,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道:“斩妖除魔,经世济民,乃是正道的本分,天灾来袭,百姓处于水深火热之中,我们紫极剑宗当然要尽力而为的!”

  “只是,真人也看到了,为了操办三个月前的龙泉大会,紫极剑宗将多年积累统统消耗殆尽,眼下还在徐徐恢复!”

  “兹事体大,还需从长计议,即便真要派出大批凌霄剑士奔赴东南,都要细细谋划,还请真人见谅!”

  “这个自然。”

  齐中道脸上无悲无喜,将目光移向燕离人,“燕道友,三个月前一战,多谢你手下留情,没有令我当场出丑!别人或许不知,但我绝对同意灵鹫上人的看法,你的剑,的确天下无双!”

  “却不知道,‘天下无双之剑’,是否连‘天下万鬼之母’都可以斩杀呢?”

  燕离人眨了眨眼,光秃秃的大脑门忽然放出光来,呼吸都变得有些炙热。

  “灵鹫上人。”

  齐中道又看着李耀,“既然你是要到大乾修真界扬名立万的,那么在超级天灾过后,一片空白的东南膏腴之地,岂不是你大显身手的最好舞台?”

  “我实在很期待和燕道友还有灵鹫上人,并肩作战,斩妖除魔啊!”

  齐中道不顾丹枫子难看至极的脸色,慢条斯理说完这句话,才不慌不忙地转了出去。

  丹枫子干咳一声,对诸位长老打了个手势,却是将李耀请到了洗剑阁后面,一挂瀑布旁边的精舍之中。

  作为紫极剑宗的掌门,燕离人的师兄,丹枫子同样是一名出类拔萃的剑修。

  不过,他的判断和决策能力,却是比他的剑更加锋利。

  从他聘请李耀为紫极剑宗供奉长老的手段就可以看出。

  要么成为紫极剑宗的供奉长老,得到成倍的资源。

  否则的话,紫极剑宗宁愿和李耀为敌,亦不需要李耀帮忙出手!

  李耀对丹枫子的评价颇高,认为这是一个可以沟通和交易的人,在比较极端的情况下,甚至可以考虑将紫极剑宗整整一个门派都雇佣下来,整编为一个“紫极雇佣兵团”之类,由他们自己来指挥和管理,去执行比较大规模的“战役级目标”。

  而雇佣的代价,可以是一条现代化飞剑炼制流水线,也可以是一艘最适合接舷战的破袭舰……这些都可以慢慢谈。

  “灵鹫长老想去东南?”

  正当李耀心里打着小算盘时,丹枫子看着回廊外冲击乱石的飞瀑,开门见山地问道。

  “的确有些心动。”

  李耀早就想好了说辞,“掌门知道,我们巫蛮修士,最擅长养鬼弄瘴的法门,我虽然得到了大周铸剑师‘严烛’的传承,却也没忘了自己的根本,这万明珠号称‘天下万鬼之母’,我自然想去看看,这个鬼婆究竟长得什么模样!”

  “更何况,正一真人说的不无道理,超级天灾过后,东南一带肯定有不少宗派都被毁灭,正是一片空白的时候,难道紫极剑宗就不想趁机挺进东南么?”

  丹枫子淡淡一笑,摇头道:“灵鹫长老只知其一,不知其二,正一真人的话不可尽信,此事绝不简单!”

  “哦?”

  李耀竖起眉毛,怪笑道,“堂堂的大乾修士之首,都在花言巧语不成?”

  “倒不是花言巧语。”

  丹枫子耐着性子解释道,“其一,灵鹫上人久居巫南,没有见识过焚风的厉害,这焚风就相当于是降落到地面上的超强罡风,风中蕴含着大量狂暴灵能,会对修真者的神魂和奇经八脉都造成严重影响!”

  “倘若置身于焚风之中,就算元婴修士都要运起全部灵能苦苦支撑,稍有不慎,就会被焚风侵入肢体和神魂中,修为大跌!”

  “最头痛的一点是,焚风就像是拥有灵智,会自动寻找肆虐范围之内,修为最高的修士,对他造成最大的伤害,而修为稍低一些的修士,甚至是普通人,反而不会被它过度侵袭了!”

  “你我这样的元婴修士,倘若进入焚风之中,便是首当其冲的目标!”

  李耀深深皱眉:“竟有此事?”

  脑中却是一片雪亮,这种超级天灾中常见的现象,早就被星耀联邦的专家学者分析出原因了。

  境界越高的修真者,体内的灵能越充盈,形成一座强大的磁场。

  当超级天灾形成的狂暴磁场呼啸而至时,自然会先和最强大的磁场发生交互作用。

  更形象的比方是,当乌云密布,电闪雷鸣时,闪电总会先劈到“避雷针”和“大树”上,越高的避雷针和大树越有可能被劈中。

  高阶修士,就相当于是避雷针和大树,自然是第一个遭殃的。

  “焚风之威,只是灾难的开始。”

  丹枫子继续道,“根据以往的经验,每次焚风过境之后,都会产生大批灾民,无数灾民惨死之后,都会变成充满戾气的厉鬼,这些厉鬼虽然实力微不足道,对你我这样的元婴修士不可能造成太大伤害,但数量一多,组成浩浩荡荡的大军,却极有可能玷污我们的神魂,令我们的念头不纯,同样是相当麻烦的事情!”

  “灵鹫长老既然来自巫南,想必都知道一些祭炼厉鬼之法,但你所修持的法门,最多也就是针对几十条、上百条厉鬼吧,倘若几十万条厉鬼出现在你面前,又该如何呢?”

  “齐中道、燕离人、苦蝉大师、巴小玉,灵鹫长老,你们‘五大高阶元婴’,再加上我们几十个普通元婴,看上去是一支所向披靡,天下无敌了,但是面对数以百万级的阴兵鬼军,山呼海啸般扑来,一样难以招架啊!”

  “最关键是,就算我们能将这些阴兵鬼军都杀得一干二净,甚至将白莲教都连根拔起,彻底铲平,又如何,有什么好处呢?”

  “高阶妖兽有妖核,强大的灵兽有兽晶和灵骨,冒着九死一生的危险,去凶域死地冒险,可以采集到天材地宝,所以,斩杀这些妖魔都是值得的。”

  “但是和这些灾民所化的阴兵鬼军交锋,就算竭尽所能,令他们统统魂飞魄散,都得不到半点好处,反而会被他们的残魂碎片,玷污我们纯净的念头和坚固的道心,完全是得不偿失!”

  李耀冷笑道:“原来如此,正一真人的言外之意,不是鼓动紫极剑宗去东南抢地盘么,这不算是好处?”、

  “非但不是好处,反而是大大的坏处,甚至会给紫极剑宗带来灭顶之灾!”

  丹枫子正色道,“有句老话,灵鹫长老应该听过,‘木秀于林,风必摧之’,灵鹫长老可知道三个月前的龙泉大会上,我为何一定不让燕师弟斩杀齐中道么?”

  李耀眯起眼睛:“因为齐中道是个讲规矩的人,只有他在,才能维持大乾修真界的勉强平衡?”

  “这只是一个原因。”

  丹枫子道,“更重要的原因,我从一开始就不希望燕师弟赢,我是故意想要他输的!”

  “哦?”

  李耀微微一怔,双眸骤然闪亮起来,“为何?”

  丹枫子不答反问:“灵鹫长老可知道,‘天下第一大派’是何门何派?”

  李耀皱眉道:“修真界中公认是太玄道,不过王喜大权在握时,紫极剑宗凭借和他的关系,都很有希望冲击这一称号!”

  “错。”

  丹枫子笑得很古怪,“既不是太玄道,也不是我们紫极剑宗,而是雷乾门!”(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