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20章 和尚的慈悲

第1420章 和尚的慈悲

  下一页<

  “嗷嗷嗷嗷!”

  多角怪虬左右两个脑袋同时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中间比磨盘还大的脑袋却是在江水中一沉一浮,被斩落的地方只留下一道直径好几米的断口,黑黢黢的鲜血狂喷而出,在疾风骤雨中化作一片毒雾,张牙舞爪朝周围弥散开来!

  在毒雾的掩护下,多角怪虬猛地向下一沉,朝巫江深处仓皇逃窜。

  “想走?哪有那么容易!把妖丹留下再走吧!”

  在桀桀怪笑声的烘托下,一团碧油油的身影,仿佛展开双翅的秃鹫,飞扑到多角怪虬上方,自然是假扮成灵鹫上人的李耀!

  风雨、雷电、洪水!

  天地间的狂暴灵能!

  同样铺头盖脑,一股脑儿朝他扑了过来!

  这种天崩地裂,风雷激荡的大场面,不由让李耀回忆起了在星耀联邦,大荒深处的雷暴之中,疯狂修炼的美好时光!

  战天斗地,其乐无穷,他可是,连飓风都能斩死的人啊!

  “风雨雷霆,到了本上人面前,便统统去死吧!”

  李耀怪叫一声,周身碧油油的灵焰凝聚成两支硕大无朋,遮天蔽日的翅膀,狠狠一扇,将朝他侵袭过来的闪电、风雨和雷霆统统震碎!

  随后,两支翅膀紧紧缠绕到了一起,在神念的精确控制之下,构造成了一团全新的灵能模型,凝聚成一只硕大无朋的鬼爪,朝多角怪虬三个脑袋交汇之处狠狠抓了过去!

  多角怪虬刚刚遭受重创,失去了最重要的一个脑袋,正是头昏脑涨,痛不欲生的时候,哪里会注意到李耀蕴藏在碧绿鬼火之中的古怪?

  刚刚躲过鬼爪的撕扯,就被几十根单晶云母丝组成的圈套,套了个正着!

  “嗤嗤嗤嗤!”

  当它拼命朝巫江深处逃窜时,李耀双手狠狠一拽,单晶云母丝便轻而易举切断了它坚硬的鳞片、粗糙的皮肤、强壮的血肉,深深嵌入到它周身骨骼之中!

  它就像是上了钩的大鱼,无论怎么挣扎,怎么逃窜,都只能让鱼钩越嵌越紧!

  多角怪虬修炼数百年,早通人性,知道这是生死存亡之刻,不将嵌入体内的诡异丝线清除,绝对无处可逃!

  它向下挣扎片刻,干脆借着李耀向后拖曳之力,怪尾在江面上猛地一拍,上百米长的硕大身体腾空而起,朝李耀反卷过来。

  “咻!”

  燕离人的第二把洪荒秘剑出鞘,双剑同样像是两条蛟龙,和多角怪虬的两个脑袋纠缠在一起!

  苦蝉大师趁机从月白袈裟上腾空而起,黑铁禅杖抄在手里,十八颗念珠舞动如飞火流星一般,拖曳着长长的尾焰,连珠炮也似,顺着多角怪虬断裂的脖子,深深没入它的身体!

  “咚!”

  苦蝉大师将禅杖在虚空中重重一顿,就像是顿在金石铸造的地面上,顿时发出一声震耳欲聋的轰鸣!

  以禅杖“顿地”的一点为中心,一道玄奥繁复,眼花缭乱,光芒万丈的符文凭空出现,不断向四周膨胀,符文中央是三个“卍”字重叠在一起,周围正好是一圈十八尊姿态不同的神佛法相!

  随着十八尊法相逐一闪过耀眼的光华,多角怪虬体内也接连发出十八声闷响,闷响的部位先是猛地向外膨胀,就像是吞下了十八个生铁球,接着又疾速枯萎下去,如同被抽掉了全部骨头,从一条叱咤风云的蛟龙,变成了一条软绵绵的大蚯蚓,再没有半点反抗之力!

  “唰!”

  李耀的单晶云母丝,轻而易举就将多角怪虬剩下两个脑袋削了下来,大肉山般的身体跌入巫江之中,随波逐流,很快消失不见!

  李耀、燕离人、苦蝉大师,三名古圣界超一流的元婴至强者联手,即便有天地威能的骚扰,区区一头多角怪虬,亦不可能从他们手中逃脱!

  “妖丹到手!”

  李耀故意哈哈大笑,为自己主动出手寻找理由,装出十分贪婪的样子,操纵单晶云母丝,将三颗在半空中乱转的妖丹都抄在手里!

  抬眼一扫,苦蝉大师却根本看都不看三枚妖丹一眼,连气都顾不上喘一口,顾自脚踩袈裟,朝巫江深处一头扎了过去!

  “他要干什么?”

  李耀眨巴着眼睛,大惑不解。

  隐隐却感应到,巫江上游又有一道道连绵不绝的巨浪席卷过来。

  那是一轮新的洪峰!

  以两岸堤坝现在的脆弱程度,不尽快修复防御符阵的话,或许不用多角怪虬,仅仅是洪峰的冲撞,就足以令堤坝垮塌了!

  “他,他不会是想凭借一己之力,去击溃连绵不绝的洪峰,直到暴雨停止吧?”

  李耀如遭雷殛,目瞪口呆,怎么都没想到,古修世界竟然能诞生苦蝉大师这样的人物!

  “灵鹫道友在想什么?”

  燕离人看着苦蝉大师横亘于巫江之上,单枪匹马,朝洪峰冲过去的身影,皱眉问道。

  “我在想——”

  李耀眼珠转了半天,道,“燕兄的天下无双之剑,已经快到了无以复加的程度,足以斩杀天下任何人了!”

  “却不知道,是否连滔滔不绝的洪峰,都可以彻底斩杀呢?”

  “斩杀洪峰?”

  燕离人摸着自己光溜溜的大脑袋,看着洪水中另一颗光溜溜的大脑袋,耸了耸鼻尖,喃喃道,“有点儿意思!”

  ……

  接天蔽日的暴雨,下了整整一天一夜,直到次日黎明,支离破碎的朝霞中,才稍稍显露出黯淡的阳光。

  虽然有李耀、燕离人和苦蝉大师出手,紫极剑宗所在的一段河道并未发生堤坝崩溃的惨剧,但其余地方就没那么幸运,大大小小的决堤事件层出不穷,李耀飞到数百米高空,目力所及范围,统统化作一片水乡泽国,只有极少数地势较高处,变成一座座孤岛和“长桥”。

  无数被洪水摧垮了家园,流离失所的灾民,便似密密麻麻的蝼蚁般,挤满了孤岛和长桥,漫无目的地向四面八方流动,变成朝廷和修真界最头痛的流民!

  对朝廷而言,流民是最大的不安定因素。

  对修真者而言,活着时,如蝼蚁、似草芥般的流民自然不足为惧。

  然而一旦有白莲老母万明珠之类的鬼王魔君从中作祟,吸纳在天灾中惨死,充满戾气的阴魂,加入阴兵鬼军的行列,几场厮杀下来,进化成凶神恶煞,亦是十分头痛的事情!

  是以,抗击天灾,安抚流民,非但是朝廷的责任,更是整个修真界的责任。

  特别是原本就位于东南一带的修炼宗派,更是责无旁贷。

  倘若放任自流,极有可能引火烧身!

  看着无数衣衫褴褛,满脸麻木,如行尸走肉般哭都哭不出来的流民,绝望地随波逐流,李耀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滋味。

  星耀联邦,自然也会发生天灾,也有洪水、地震和海啸。

  不过对星耀联邦的修真者而言,抗击天灾是和斩妖除魔同样重要的天职,一方有难八方支援,绝不是嘴边上挂挂而已。

  就连国家都自有一套完善的抗险救灾体系,全力运转起来,非但洪水不可能肆虐到这种程度,就算出现灾民,也能很快得到妥善的安置,绝对不会任其流离失所,死走逃亡!

  正在暗自嗟叹之时,李耀眼尖,忽然看到了黑压压的人群中,一抹月白色的身影。

  是苦蝉大师!

  李耀对这名高深莫测的“浮屠僧”充满了好奇。

  昨夜为了对抗洪峰,他一次次冲进洪水之中,直到灵能枯竭,摇摇欲坠时,才被紫极剑宗几名高阶修士救了出来。

  没想到,刚刚休息了两个时辰,他又钻了出来,却是又在灾民中干什么呢?

  李耀好奇心大起,朝苦蝉大师的位置降落下去。

  无数流民见到一名“腾云驾雾”的仙师降落,自惭形秽,纷纷向四周逃窜,即便跌落到混浊的水中,都不敢爬上来靠近李耀。

  甚至有些白发苍苍的老头,拖着头发枯黄的孩童,朝李耀一个劲儿磕头,磕得李耀心都碎了。

  以他“灵鹫上人”的身份,自然不适合玩“人人平等”那一套,只能皱着眉头受了,硬生生强迫自己不去看那些浑浊不清的脸庞,却是将目光投向了苦蝉大师。

  苦蝉大师混杂在一群肮脏不堪的灾民中,月白色的僧袍也变得一片狼藉,就连光秃秃的大脑袋上,都沾满了泥点和污垢。

  唯有那张脸,依旧白玉无瑕,宝相庄严,像是会自内而外放光!

  他双膝盘坐,一屁股跌落在一团烂泥当中。

  面前,却是一颗硕大无朋,狰狞异常,堪比一头大象的头颅,正是“多角怪虬”其中一个脑袋!

  苦蝉大师那串拳头大的念珠,盘旋于多角怪虬的脑袋之上,放出一道道柔和的白光,不断浸润到了凶兽的头颅深处。

  原本郁结于多角怪虬脑袋里一团隐隐约约的凶戾暴虐之气,却是在苦蝉大师的默默念诵当中,逐渐化解,烟消云散。

  “竟然是在超度凶兽的亡灵!”

  李耀肃然起敬,“早就听说浮屠宗讲究众生平等,万物有灵,没想到苦蝉大师的慈悲心竟然修炼到这种程度,连妖兽的凶魂,都要不惜心力地超度,真是一名菩萨心肠的得道高僧啊!”

  “好了!”

  李耀正在暗暗赞叹之时,苦蝉大师收了神通,十八颗念珠重新挂回肩膀上,他扶着黑铁禅杖爬了起来,伸了个懒腰,拍手笑道,“此兽头颅中的毒性,已经被和尚统统祛除,可以吃了!”

  说罢,禅杖一挥,“咔嚓”一声,多角怪虬头骨爆碎,脑浆迸裂!

  李耀:“……”

  -----------

  老牛太激动了,在各位书友的帮助下,本书的月票终于杀入总榜前五十!

  各位朋友真是太给力太给力太给力,老牛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真的,整个人都湿润了!

  实话实说,这两天真的非常忙,今天儿子第一天上幼儿园,之前一直都没离开过家长,反正一堆乱七八糟的事儿要处理。

  不过,大家这么给力,老牛再找任何借口,实在都不好意思了。

  今天会有第四更的,不管多晚,都会有的,老牛向大家保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