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21章 这样的和尚!(第四更!)

第1421章 这样的和尚!(第四更!)

  苦蝉大师兀自不停手,一根黑铁禅杖挥舞得虎虎生风,在多角怪虬脑袋上乱打,灵能如水般渗透进去,直到多角怪虬坚硬如铁的颅骨都化作齑粉,变作一个软塌塌的发面团也似,这才心满意足地松了口气,将禅杖一收,恢复庄严的宝相,冲多角怪虬双手合十,宣唱一声佛号,又对四周流民道:“此兽的毒性虽然都被和尚化去,但终究是蕴藏着强大灵能的妖兽血肉,倘若不知深浅地胡吃海塞,便和吞服‘玉晶子’是一样的下场,非得肠穿肚烂,经脉寸断,死得凄惨无比!”

  “此兽的吃法,却是每人用手指甲取一撮,调入半桶水中,分三天三夜慢慢喝下,少一天都不行,如此,足可保三五日不知饥渴疲倦,即便七八天不进食水都可勉强支持,到那时候,朝廷的救济一定会到的,诸位父老乡亲,大可放心!”

  “你们一路背井离乡,可有村长保长之类头领么,倘若没有的话,请德高望重的老者来为大家分配亦可!”

  苦蝉大师的话平平淡淡,却似蕴藏着神奇的力量,令所有流民都规规矩矩地排起长龙,请出了十几名德高望重的长者分配,井然有序,竟无丝毫混乱。

  李耀这才知道,苦蝉大师煞费苦心,不惜消耗大量灵能来净化多角怪虬的脑袋,乃是为饥肠辘辘的灾民寻找食物。

  这些灾民都是普通人,消耗甚少,一个多角怪虬脑袋碾成齑粉,再化入水中的话,的确可以让数千人,勉强支撑数日了。

  苦蝉大师分派完毕,这才冲李耀点了点头,向他微笑致意。

  这时候,就听这英俊不凡的和尚,腹中发出“咕噜咕噜”一阵乱响,也是在滔天洪水中搏杀一天一夜,饿得厉害。

  苦蝉大师揉着肚子,走到一边空地之上。

  李耀有些好奇地跟了上去。

  那些流民自然对苦蝉大师千恩万谢,不过看到两名“仙师”正欲叙话,却也不敢上前滋扰,只是远远围观。

  却见这片空地中央,被掏出一个大洞,洞里填着些****的稻草枯柴之类,正在闷闷地烧。

  除了草木烧焦的味道之外,还夹杂着一股说不出是香是臭,相当诡异的味道。

  苦蝉大师提鼻子一闻,大概到了火候,便在大坑旁边蹲下,扯了自己月白色僧袍的一角,将那沾满污泥和脑浆的禅杖胡乱抹了抹,将覆盖在大坑上面闷烧的稻草和枯枝挑开,露出一团黑黢黢的事物。

  “哄”一声,一团酸酸臭臭的味道猛地冒了出来,直往李耀鼻孔里钻。

  李耀伸长脖子朝坑里扫了一眼,差点没恶心地连隔夜饭都吐出来。

  地坑之中,乃是大卸八块之后,分别用黄泥包裹的几大块牛肉。

  这是叫花鸡的做法,倘若调制得当,应该异香扑鼻才对。

  不过牛肉块大质厚,本来就不适宜用此法调制,火候又稍微欠缺一些,调制出来的肉块还是血赤糊拉,更有大量下水,表面黑黢黢一片,轻轻一碰,却是流淌出了花花绿绿的浓汁。

  所有牛肉加起来,怕是有大半头牛之多,只可惜在洪水中浸泡太久,统统腐败变质,即便再怎么烹调,那股浓到化不开的臭味,还是在大坑上方萦绕!

  李耀并不是一个锦衣玉食的人,龙肝凤髓固然很好,但就算是最普通的油条大饼,也可以吃得不亦乐乎,但是这样在洪水中浸泡许久,高度腐坏的臭肉,那就敬谢不敏啦!

  苦蝉大师却是从怀中掏出一把不知什么粉末,双手一搓,撒入大坑中,将臭味勉强压下去一些。

  接着禅杖一挺,戳住一条鲜血淋漓的牛腿,拖将上来,如握斩马大刀般双手攥住牛蹄,伸长脖子,左边一口,“咔嚓”,右边一口,“咔嚓”,两口下去,差不多就只剩一根光秃秃的牛腿骨啦!

  苦蝉大师兀自不满足,牙齿雪亮,“咔嚓咔嚓咔嚓”之声不绝于耳,一根硬梆梆的牛腿骨,被他如啃甘蔗一般,一截截啃了下去,竟然连半点骨头渣子都没吐出来!

  李耀目瞪口呆。

  万万没想到,自己此生见到过最豪迈的吃相,竟然发生在一个……如花似玉的和尚身上!

  苦蝉大师风卷残云,三下五除二便将一根牛腿啃得渣滓都不剩下,再度抄起禅杖,从火坑中戳出一截肋排,油腻腻地捧在手里,这时才想起旁边还有人,冲李耀苦笑一声,道:“和尚食肠甚大,此洞中牛肉尚不得果腹,就不请灵鹫施主了,见谅,见谅!”

  李耀依旧有些恍惚,见他将肋排细细撕开,“哧溜哧溜”,好似吸面条般,一根根吸入肚子里去,愣了老半天才回过神来,结结巴巴问道:“和尚也吃肉么?”

  “自然吃的。”

  苦蝉大师油光满面,浑身肉香,叼着肋排,但眉眼间依旧荡漾着淡淡的悲悯和愁苦,不知道是觉得食物的味道太糟糕,还是在默默超度这头落入他腹中的老黄牛了,他伸出大拇指,将嘴角一点肉末推入口中,叹息道,“和尚不吃肉,怎有力气普度众生?”

  这实在是一句很没道理的话。

  不过,苦蝉大师就是有这样的魅力,哪怕世界上最荒谬的话,只要他用这副悲天悯人的神情说出来的,都会让人忍不住深思,是否真有几分道理。

  李耀又眨巴了半天眼睛,皱眉道:“就算要吃肉,都该吃些蕴含大量灵能,龙精虎猛的灵兽血肉,难道和尚没有乾坤戒,乾坤戒里没准备这些东西么?”

  “原本倒是有几块。”

  苦蝉大师淡淡道,“不过一路走来,灾民太多,都被分食完了。”

  “就算如此,那也该弄些新鲜血肉啊!”

  李耀忍不住道,“洪水之中,漂流着大量死猪死牛,还有源源不断的江鱼,虽然猪牛大半腐坏,但细细搜刮,也可以割下一些好肉,又何必要吃这些腌臜不堪的东西?”

  “猪牛身上的好肉,还有那些新鲜的江鱼,自然是给灾民吃了。”

  苦蝉大师继续道,“这些腐坏变质的臭肉,百姓是绝对不能吃的,实在忍不住吃了,非要腹泻不止,活活泻死不可!和尚就不打紧了,除了入口稍嫌酸涩之外,照样可以滋养身体,恢复气力的。”

  “……”

  李耀动容,实在无话可说,只能强忍着内心的震撼,眼睁睁看着苦蝉大师将大半头腐坏变质的牛,一口一口吞了下去。

  尽管是坐在被洪水泡软的烂泥地里,吃着又酸臭,又腐败,又油腻的烤牛肉。

  但苦蝉大师淡定自若、甘之如饴的神色,却像是坐在最清幽的禅室之内,一边眺望着远处的青山如画,一边用最精美的茶具,品尝着天下无双的清茶!

  “大师——”

  李耀深吸一口气,定了定神,没话找话,“昨天多亏大师出手留下那条多角怪虬,才能猎取到三颗价值连城的极品妖丹,本上人并非利欲熏心之辈,按照修真界的规矩,这三颗妖丹,自然是你我二人,再加上剑痴燕离人三人平分,一人一颗,刚刚好!”

  “灵鹫施主的好意,和尚心领便是,三人平分,却是不用了。”

  苦蝉大师摆了摆手,十分豁达地说。

  “那怎么行?”

  李耀对这名清心寡欲的有道高僧真是钦佩到了极点,语气不由自主急切起来,“苦蝉大师的名字,本上人在巫南时候,都是时常听到的,本上人这次来到中原,便是要扬名立万,乃至开宗立派!倘若本上人连大师这颗妖丹都要多占的话,传扬出去,本上人颜面何存?这颗妖丹,是大师应得的,大师无论如何,都必须收下才是!”

  “灵鹫施主又误会了。”

  苦蝉大师叹了口气,有些苦恼地说道,“和尚的意思是,那条多角怪虬,本来就是和尚最先发现,一路苦苦追赶搏杀,耗去了它十之八九的气力,最后一击,亦是和尚发出的,所以,三颗妖丹里面,和尚少说都要占去两颗才算公平!”

  “原本正打算吃完牛肉,就去贵派讨要,既然灵鹫施主主动提起,那是再好不过,和尚看施主,亦非小肚鸡肠,斤斤计较之辈,一颗半颗妖丹,总不会同和尚计较吧?”

  李耀:“啊?”

  “倘若灵鹫施主觉得两颗太多,大可以漫天要价,坐地还钱么!”

  苦蝉大师正色道,“不如一方一颗,第三颗便二八分账,和尚八成,贵派两成,很合理吧?”

  李耀:“怎、怎么分法?”

  “找神都的‘奇宝号’或者‘天工楼’估价售卖,卖来所得就可以分了。”

  苦蝉大师不慌不忙道,“当然,倘若贵派觉得太过麻烦的话,也可以直接开给和尚一个价码,倘若和尚觉得称心如意,那直接卖给贵派,都省得被‘奇宝号’和‘天工楼’抽头哩!”

  李耀嗔目结舌,哑口无言。

  苦蝉大师继续大块吃肉:“灵鹫施主何以默然无语,是否觉得和尚要的价码太高,这个不着急,慢慢谈就是!”

  “不是。”

  李耀摸着鼻子苦笑道,“本上人只是没想到,大师会一上来就谈钱这么直接!”

  “你我素不相识,萍水相逢,不谈钱,又谈什么?”

  苦蝉大师皱眉道,“难不成还要和尚和你谈佛法?”

  李耀:“……”

  苦蝉大师:“对了,谈到最后的价码多少倒无所谓,倘若贵派吃得下的话,和尚倒是想将自己那一份妖丹统统变卖给贵派,兑换成粮食、药物和御寒衣物之类,却不知贵派来不来得及筹措呢?倘若短时间内就可以筹措到一大笔粮食的话,和尚那份,再稍稍降低些,五五都可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