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22章 什么慈悲!

第1422章 什么慈悲!

  李耀像是被和尚狠狠抽了一耳光,不敢相信道:“粮食,药物和御寒衣物?大,大师,莫非你要用妖丹换这些东西,来赈济灾民么?”

  苦蝉大师手里捧着一颗硕大无朋的牛头,啃得满嘴流油,似笑非笑道:“善哉,善哉。”

  李耀实在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心里如打翻了五味瓶一样酸甜苦辣咸俱全,琢磨了半天,沉声道:“大师,本上人也不和你多废话,本上人那颗妖丹,便奉送给你又有什么打紧?不过,本上人却有一个条件!”

  “哦?”

  苦蝉大师双眼放光,眉眼间的悲悯之意竟然烟消云散,仿佛乌云撕裂,露出灿烂的阳光,变得更加英俊不凡,不过只是一瞬间,下一瞬间,淡淡的苦意又涌了上来,“灵鹫施主但说无妨!”

  “本上人刚刚破关而出不久,身上的法宝和材料都稍嫌不足。”

  李耀绞尽脑汁,想了半天才想出这么一个借口,能将妖丹合情合理地奉送,“金银铜铁、玛瑙翡翠之类材料,紫极剑宗应有尽有,但一些珍稀的妖丹、灵骨之类,就不是那么好找了!

  这场铺天盖地的洪水,将无数凶兽都驱赶到了平原上,正是猎杀妖兽,采集妖丹、灵骨的大好时机,这次就便宜大师了,但下回遇上了难缠的凶兽,还需要大师帮忙,一同猎杀才是!”

  “好!”

  苦蝉大师一击掌道,“和尚便是干这个的,只要价码合适,别说斩杀妖兽、采集妖丹、灵骨了,便是灵鹫施主还有别的什么需求,诸如探索前朝洞府、扫荡莽古山林、开宗立派时需要有人插旗助威,遇到仇家时需要高手贴身保护,乃至帮你上场斗法之类,和尚都有求必应,而且明码标价,童叟无欺,这都是修真界中有口皆碑的!”

  说罢,从怀中摸出一块薄如蝉翼的丝绢,轻轻吹一口气,朝李耀飘了过来。

  李耀将丝绢抄到手里一看,乃是用金灿灿的蝇头小字,写满了价目表,分别是猎杀妖兽、插旗助威、代人斗法等等项目的价码。

  李耀再次傻眼:“出家人不该把斋念佛的么,怎么将斩杀妖兽,和人斗法当成主业呢?”

  苦蝉大师叹了口气道:“把斋念佛,念上万万句,把佛都念醒了,也救不回半个灾民啊,红尘俗世中,口中食,身上衣,哪一样不要真金白银去换呢?”

  李耀道:“即便如此,超度亡灵,做水陆道场,都是生财之道!”

  苦蝉大师道:“古圣界中,浮屠不显,乃是太玄道的天下,超度亡灵、水陆道场之类价码太低,和尚又不会念经,只懂厮杀,倒不如猎杀妖兽、帮人斗法来得爽利!”

  李耀愈发诧异:“浮屠宗不是讲究众生平等,慈悲为怀么,大师以猎杀妖兽为主业,未免,未免——”

  苦蝉大师脸上的悲悯之意愈发浓郁,淡淡道:“风调雨顺,国泰民安的年月,和尚自然要讲慈悲为怀的;如今这饿殍遍野,水生火热的年头,和尚也只好两眼一闭,阿弥陀佛了!

  至于‘众生平等’嘛,倒不在杀不杀妖兽,就拿那多角怪虬来说,今日和尚技高一筹,自然将它斩杀,扒皮吃肉,敲骨吸髓,倘若是它更加穷凶极恶,将和尚连皮带骨一口吞下,和尚亦没半句怨言!狼吃羊,羊吃草,你吃我,我吃你,又有什么分别?这才是‘众生平等’的真义啊!”

  “这个……”

  李耀抓耳挠腮,总觉得怪怪的,“这头多角怪虬体长百米,又长出三颗硕大无朋的头颅,怕是有七八百岁,早就通了灵性,和草木还是不能比的吧,大师下手时,慈悲心真没有一丝一毫的动摇么?”

  “灵鹫施主着相了。”

  苦蝉大师含笑道,“既然‘众生平等’,那别说七八百年,便是蛰伏七八千年的大妖,和路边的一株杂草,一颗枯树,又有什么分别?

  和尚一路走来,见到无数流离失所的灾民,将杂草连根拔起,枯树上的树皮统统剥下,不顾三七二十一地吞下肚去,却无法克化,活活胀死,一下子坏了好几条性命!”

  “灾民是命,杂草是命,枯树是命,多角怪虬也是命,和尚不杀多角怪虬,只不过是让无数生灵,在和尚看不到的地方烟消云散而已,和尚的双手照样沾满血腥,又有什么分别?”

  李耀如遭当头棒喝,双耳嗡嗡作响,肃然起敬道:“这便是佛法?”

  “是。”

  苦蝉大师宝相庄严,微微点头,“这便是佛法,听和尚讲佛法,亦是要收香火钱的,价码刚才灵鹫施主都看过了,请吧!”

  苦蝉大师将油腻腻的手伸了过来。

  李耀:“……”

  李耀失魂落魄回到紫极剑宗临时营地时,脸上兀自挂满了惊诧和震撼的表情。

  紫极剑宗掌门丹枫子一见到他的模样,便心知肚明,笑道:“灵鹫长老,可是苦蝉大师向你化缘了?”

  李耀点了点头:“也不算化缘,我将自己那颗多角怪虬的妖丹送给苦蝉大师,并答应将两颗妖丹都尽快换成粮食、药品和衣物,送到灾区来,而他就承诺,日后我要去探索什么洞府、遗迹、秘库时,会全力出手,助我一次!”

  “这笔买卖,倒是划算!”

  丹枫子笑道,“苦蝉大师的修为,虽然几十年来都止步不前,甚至隐隐下跌,但终究是天下有数的高手,连燕师弟都未必能奈何得了他,用区区一颗妖丹,换他一次出手,还是灵鹫长老赚了!

  倘若不是灾情如此严重,想必苦蝉大师都不会这么轻易松口,灵鹫长老千万要珍稀这次机会,不要随随便便让他出手。

  至于粮食、药品和衣物,不劳灵鹫长老费心,包在我身上好了,看在灵鹫长老和苦蝉大师的面子上,你们的两颗妖丹,兑换的价码绝对只高不低!”

  李耀点了点头,忍不住道:“怎么会有这样的和尚?”

  “谁说不是呢?”

  丹枫子感叹道,“明明天赋异禀,大有机缘进入化神境界的,却被凡尘俗世中的普通人拖累,兜兜转转了几十年,反而离化神境界越来越远,甚至此生化神无望,真不知道这位苦蝉大师,何苦来哉啊!”

  李耀眼珠一转,又道:“苦蝉大师还给我看了一份价目表,什么猎杀妖兽、和人斗法、插旗助威之类都有,他一向是这样求财的么?”

  “没错,这件事在修真界里,也不算是什么大秘密,只要价码合适,什么任务他都肯接的。”

  丹枫子道,“修士求财,倒不是什么稀奇的事情,毕竟我们修炼所需的财地法侣,各种资源,桩桩件件,哪一样不要钱换来?

  只不过,苦蝉大师豁出性命去猎杀妖兽,探索遗迹,辛辛苦苦换来的资源,十之*都兑换成粮食,去赈济各地灾民啦!

  古圣界这么大,天灾层出不穷,哪一年没有无数灾民呢,这是根本救不过来的事情!他这种做法,和飞蛾扑火,想要将熊熊烈焰扑灭,又有什么区别?根本愚不可及!”

  “飞蛾扑火么……”

  李耀有些恍惚,忽然想到一件事,眯眼道,“奇怪了,既然苦蝉大师的实力这么强,为了钱又是什么任务都肯接,怎么三个月前的龙泉大会,没见紫极剑宗或者太玄道花钱请他来助威呢?”

  “谁说没花钱?”

  丹枫子眉头一拧,颇有些咬牙切齿道,“苦蝉大师来找我们说,太玄道、风雷谷等五大宗派愿意花多少多少价码,请他一起来威压百刃山,只可惜他要去东川一带救灾,正在模棱两可之间,倘若我们紫极剑宗肯出七成的价码,他便不来了!

  我们除了乖乖付钱之外,还有什么办法?”

  李耀忍俊不禁:“倒是个有趣的和尚!”

  现在,在李耀的“雇佣兵观察名单”上,苦蝉大师已经后来居上,超越了剑痴燕离人,成为最符合星耀联邦道心,最值得被雇佣的第一人!

  两人说话这会儿,齐中道终于和其余各大派赶来救灾和斩鬼的援军一起来了。

  丹枫子果然没有说错。

  这次跟随齐中道来的援军,队伍稀稀拉拉,旗帜东倒西歪,大部分旗帜下面都只有小猫两三只,气势相当敷衍,哪有三个月前威逼百刃山的雄壮模样?

  看来,瓜分利益和抢险救灾,果然是两码事。

  绝大部分并不位于东南的修炼宗派,对此事的态度都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而少数倾巢而出的修炼宗派,却又是抱着浑水摸鱼,捞取好处的目的来的。

  见到紫极剑宗连掌门、剑痴和灵鹫上人等几名高层统统出现,非常卖他这个“大乾修士之首”的面子,齐中道黑炭般的面孔上,也流露出几分感动之色,急忙降落下来和众人见礼。

  双方寒暄完毕,丹枫子向他询问灾区最新的情况。

  齐中道摇了摇头,脸上一阵阵黑气涌动,沙哑着喉咙道:“不好!”(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