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24章 虎啸城下,阴鬼纵横!

第1424章 虎啸城下,阴鬼纵横!

  苦蝉大师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那么,齐施主去过虎啸堂了么?”

  齐中道的脸黑得和锅底刷鞋油一样,咬牙道:“我们太玄道的人已经登门拜访过,可惜谈得并不顺利,所以希望丹枫子掌门,燕离人道友,灵鹫上人,还有苦蝉大师以及诸位道友,能一同前往,劝说虎啸堂顾全大局!”

  显然,齐中道口中的“并不顺利”,并不是一般的不顺利。

  这名堂堂的“大乾修士之首”,有古圣界第一至宝番天印在手的超级元婴,亦是火冒三丈!

  齐中道说的在理,李耀等人自然唯他马首是瞻,几十个宗派的高阶修士扛着鲜明的旗号,腾云驾雾,各显神通,卷起近千道彩虹流光,一路朝虎啸城方向,呼啸而去。

  一路上,李耀故意靠近丹枫子:“掌门,真没想到咱们紫极剑宗,都这么大方,肯拿出大批粮食来赈济灾民么?”

  丹枫子“嘿嘿”笑了几声,欲言又止,看了看四周其余宗派的高阶修士,压低声音道:“此事另有玄机,咱们慢慢再说,反正一切唯太玄道马首是瞻,太玄道怎么做,咱们也怎么做就是!”

  顿了一顿,又道,“待会儿到了地方,灵鹫长老千万慎言慎行,虎啸堂拥有两名元婴,十名金丹,低阶修士无数,实力在东南一带,都算出类拔萃,比东宁府中不少宗派都要雄厚。

  而且他们的山门‘虎啸城’,乃是最近十几年新修筑的大城,‘七绝虎煞凶魄大阵’是第一流的防御大阵,‘混元虎蹲炮’亦是威力绝强的远程法宝!

  我们这里呢,虽然旗号众多,高手如云,乍一看是六大派联手了,但大部分人都心不齐,谁肯第一个冲上去,在七绝虎煞凶魄大阵中,硬抗上百门混元虎蹲炮?

  再一个,有实力在短短数日之内,长途飞行数万里,又跨越大片洪水泛滥区的,都是高阶修士,所以各大宗派,这次来的都是高层,你看,就连咱们的大批凌霄剑士,不是都跟不上来,不得不驻留在后方营地中吗?

  缺乏凡人军队和低阶修士去消耗对方的法阵和大炮,光靠高阶修士硬冲,损失会很大的!”

  “掌门这是什么意思?”

  李耀瞪大了眼睛,装出惊诧莫名的样子道,“难道还准备强攻虎啸城不成?”

  “那就要看正一真人的意思啦!”

  丹枫子眨巴着眼睛道,“事情明摆着,想要削弱白莲老母万明珠的力量,不让她获得足够的阴兵鬼军去攻打东宁府,那就不能让太多灾民含恨而死。

  想要让灾民不含恨而死,至少要让他们吃上一口饱饭,死也要当个饱死鬼才行!

  粮食,现在哪有粮食?除了被白莲鬼军包围的东宁府之外,就是散落在东南各地,这些山门坞堡中的修真者有粮食了!

  但本地宗派的修真者,岂会乖乖听我们的话,将大把粮食交出来呢?

  虎啸堂是除了东宁府的诸多宗派之外,东南一带最大的修炼宗派了,我可以保证,现在有无数双眼睛都在盯着虎啸堂。

  如果虎啸堂肯交出大把粮食,那别的宗派都好说。

  倘若啃不下虎啸堂这根硬骨头,别的本地宗派肯定有样学样,说什么都不会交出半颗粮食的!”

  “可是——”

  李耀琢磨了半天,道,“我听正一真人说的颇有道理,白莲鬼军肆虐东南,摧毁大片灵田的话,会造成修真界中的灵稻、灵麦严重不足,对谁都没有好处,本地宗派难道就这么不顾全大局吗?”

  “顾全大局?”

  丹枫子怪笑几声,“嘿嘿,嘿嘿嘿嘿,灵鹫长老请看,虎啸城到了!”

  李耀压低剑尖,眯起眼睛,放眼望去。

  还未看到虎啸城,先听到一阵阵冲天而起的哭声、喊声、叫声和呻吟声!

  灾民!

  数以几十万计的灾民,组成了好几条粘稠无比的黑色洪流,在求生本能地驱使下,从四面八方源源不断涌动过来,不顾一切朝方圆数百里内地势最高的地方,也就是虎啸城涌去!

  却是都被一团团五彩纷呈的光幕,阻挡在了虎啸城之外,在城外形成了一座人间地狱般的灾民营地!

  营地之中,哭声震天动地,到处都是衣衫褴褛,行尸走肉般的灾民!

  有些灾民只剩下最后一口气,都被拖曳到了一起等死,他们伸直了青筋毕露的枯瘦双臂,朝着天空一抓一抓,不知想要抓住些什么。

  另一些稍稍有点气力的青壮年灾民,对着虎啸城跪拜哭求,恳请仙师放他们进城,好多汉子对着大青石“咚咚”磕头,磕得头破血流,最后身子一歪,倒在旁边不动了。

  更有大批灾民在四周搜索枯树、杂草、老鼠、蚯蚓……一切可以入口的东西,为了一条小小的蚯蚓,都可以大打出手,像野兽一样互相撕咬,在烂泥地里滚来滚去!

  一缕缕淡黑色的气息,从苟延残喘的灾民中腾空而起,漂浮到半空中,凝结成了一片片好似乌云般的絮状物。

  絮状物里,隐隐凝结着一颗颗淡红色的东西,随着灾民的哭嚎,色泽越来越红,好似一只只妖异的眼睛,充满阴戾、怨恨、暴怒、绝望的负面情绪,冷冷凝视着大地。

  这股气息,给李耀十分不舒服的感觉,体内的灵能循环都有些凝滞,胸腹之间,呕吐之意翻腾不息,就像是普通人面对蜘蛛和蜈蚣时,那种本能的厌恶!

  “是冤魂和煞气!”

  丹枫子惊呼,“没想到这里已经凝聚了如此浓郁的冤魂和煞气,看样子,只消白莲老母稍显手段,就能得到一支厉鬼大军啊!”

  苦蝉大师低吟一声佛号,越众而出,脚踏月白色袈裟,冲入冤煞之气中!

  冤煞之气里面,立刻凝聚出了上百团好似骷髅头一般的黑色气团,发出阵阵刺耳尖啸,朝苦蝉大师扑来!

  苦蝉大师眉眼之间的悲苦之意愈发浓烈,肩膀一抖,巨大念珠飞到半空中,又被他以禅杖串入其中!

  以禅杖为中轴,念珠飞速旋转,放出七色玄光,挥洒到了上百团骷髅之上。

  黑气骷髅被玄光定在半空中,剧烈颤抖,好似花蕾般冉冉绽放,黑气中间,竟然显现出了一个个衣衫褴褛,模模糊糊的身影!

  这些浑浑噩噩的亡灵,恍若大梦初醒,不明就里。

  随着苦蝉大师的经文念诵,他们似乎回想起了昔日一切,周身凶煞之气冰消瓦解,脸上浮现出了平静喜悦之色,逐渐转化成了一道道纯净透明的白雾。

  最后,在一声声如释重负的叹息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这些亡灵,统统都被苦蝉大师超度。

  原本阴风阵阵,鬼气森森的天空,稍稍恢复一丝晴朗。

  李耀等高阶修士隐隐作呕的感觉,也才慢慢消失。

  所谓“魂魄”者,乃是一组极其特殊的波动,原本在人死之后,缺乏足够的能量和物质支撑,很快会烟消云散。

  可是,倘若它以各种机缘巧合的原因,从外界获得了一丝能量,能够在一定时间内,保持自己的固有频率和形态,不发生塌缩,就从“魂魄”转化成了“鬼魂”。

  而“凶魂厉鬼”者,是指这组特殊波动中,蕴含着大量负面情绪,形成了极不稳定,干扰性极强的灵波磁场了!

  这座干扰性极强的灵波磁场,只要强度达到一定级数,就有可能干扰物质世界。

  就好像磁铁的磁场,可以吸附、干扰各种金属,还能令各种金属,都带上磁性一样。

  倘若这组磁场,侵入到普通人的脑域之中,激发各种生物电流,操纵人的视觉、听觉和中枢神经,就能让人看到各种各样的恐怖幻象,甚至通过操纵人的神经末梢和体液反应,真的令人的身体,出现各种创伤和改变,诸如双目充血,无故发笑,脚后跟离地,头发、指甲等等瞬间暴长之类。

  严重起来,甚至能将原本的三魂七魄都干扰掉,取而代之!

  这就是凡夫俗子所谓“撞邪了”,“鬼上身”的道理!

  人的潜能是无穷的,普通人一般状态下,并不知道激发潜能之法,而最有可能激发潜能的,自然是临死前的刹那了!

  倘若寿终正寝,无疾而终,了无牵挂的话,自然很少会胡乱激发什么鬼潜能。

  倘若有未了的心愿,或者死得无比痛苦,惨不忍睹,或者有深仇大恨未报的话,就极有可能在弥留之际,激发脑域深处的全部潜能,令脑细胞发生超新星爆发般的反应,形成强大的鬼魂!

  如果仅仅是这样,那么以修真者神魂之强横,道心之坚固,倒也不会惧怕区区几条普通人死后产生的厉鬼。

  怕就怕,量变引发质变,像现在这种情况,成千上万的灾民聚集在一起,因为饥肠辘辘,瘟疫横行,天寒地冻等等原因,死得凄凄惨惨。

  那他们死后,就会形成大量厉鬼,甚至在厉鬼和厉鬼之间产生共鸣,互相融合,升级成为更加凶戾的鬼将、鬼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