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26章 见死不救!

第1426章 见死不救!

  口中说着“惭愧之至”,脸上却没有半丝愧疚之意,甚至在齐中道面前,都肆无忌惮放出虎煞凶气,一副蛮横凶狠,一言不和,就要动手厮杀的模样。

  “此人就是虎啸堂的少堂主‘段元武’了,和他父亲‘段天德’是修真界中十分罕见的‘父子元婴’,小的是元婴期初阶,老的是元婴期中阶。”

  丹枫子小声为李耀介绍道,“常言道,父子连心,这两名父子元婴修炼十分精妙的合击之法,两人的元婴融合在一处时,战力堪比一名元婴期高阶修士!在这‘七绝虎煞凶魄大阵’里面,是谁都不怕的!就连正一真人,想要单枪匹马强突此阵,恐怕都要费一番思量了!”

  “段堂主对抗天灾,身受重伤,走火入魔?”

  齐中道在半空中拉下脸来,“果真如此么?”

  “果真如此!”

  段元武眼皮都不眨一下,冷冰冰道,“正一真人若是不信,非要见的话,那便入城一叙吧,晚辈带真人去家父闭关的所在便是!”

  人家几百门虎蹲炮和金鸦弩架在这儿,城中又有两名元婴加十名金丹,便是齐中道都吃不消自投罗网,沉吟片刻道:“既然如此,那就请段老堂主安心休养,太玄道之后自有一份厚礼送上,助段老堂主调养,有什么事,直接和段少堂主说也是一样!”

  “正一真人但说无妨!”

  段元武拱了拱手,“晚辈力所能及,一定竭尽所能!”

  “好!”

  齐中道指了指脚下一片黑压压的灾民,“焚风刚过,巫江泛滥,东南万里膏腴之地,皆尽变成水乡泽国,更产生这许多灾民,流离失所,苦不堪言,挣扎在九幽黄泉的边缘!倘若放任不管,很快就会发生大乱!或是瘟疫横行,或是流民暴动,或是阴兵鬼军横行,局面一发不可收拾!

  我辈修士,自有一颗匡扶正道,经世济民之心,虎啸堂乃是西江州数一数二的名门正派,更有守土牧民之责,还请段少堂主快快开了城门,放这些灾民进城躲避吧!”

  “好叫正一真人知道!”

  段元武眼皮都不眨,声若洪钟道,“非是虎啸堂见死不救,实在是城池太小,前日焚风刚过,洪水未至时,便已经接纳了近十万本地灾民,一切设施和物资统统达到极限,实在心有余而力不足,无法容纳更多灾民进入!

  倘若此刻大开城门,引无数灾民冲入虎啸城,又没有足够的粮食、药品和物资,不过是将虎啸城变成一座大坟包,大家抱在一起死而已!

  虎啸城只是区区一座小城,又能容纳多少灾民?真想要寻一条活路的话,还是请正一真人,引导这些灾民往东宁府去吧,那才是整个大乾数一数二的赫赫名城,便是容纳数百万人都绰绰有余的!”

  齐中道黑黢黢的脸上看不出半点表情,只是语气愈发冷漠,点头道:“好,虎啸城小,容不得这许多灾民,倒也在理,那么便请段少堂主,从虎啸城中调拨一些物资出来,让灾民在城外搭建帐篷,暂且栖身,抵御风雨湿寒,再稍稍分派一些粮食出来,让大家暂时温饱吧!”

  段元武摇头道:“帐篷没有,粮食,也没有!”

  “呵呵,呵呵呵呵,虎啸堂乃是西江州第一大宗,别说放在东南,就算放在整个大乾,都是声名远播,财雄势大!”

  齐中道的声音愈发不悦,“修真界中,众所周知,非但整个西江州一半以上田地都属于虎啸堂所有,附近三五个州府,哪一州没有千里沃野,都插上了虎啸堂的‘黑风啸虎旗’?现在我们太玄道、紫极剑宗等诸多宗派,还有浮屠宗的苦蝉大师,为了东南灾情,都不远万里来到这里,虎啸堂身为东南本地宗派,面对东南本地灾民,竟然一颗粮食都不拿出来,未免说不过去吧?”

  “正一真人、各位道友见谅,这绝不是虎啸堂故作推诿,见死不救!”

  段元武不卑不亢地说,“实在是福无双至,祸不单行,原本虎啸堂已经准备将全部存粮都拿出来赈济灾民,就连修真者食用的灵稻和灵麦都用药水细细调制化开,变成普通百姓可以食用的糊糊,只可惜,前日月黑风高时,一时不慎,粮仓走水,所有存粮统统付之一炬了!”

  齐中道的声音愈发阴冷:“早不走水,晚不走水,偏偏大批灾民涌来时便走水了么!”

  “水火无情,谁能预料?”

  段元武向黑虎战堡下方打了个手势,便有几名披着虎皮战袍的精壮修士扛着几大箱子黑黢黢的事物上来。

  段元武将几个箩筐一一踢翻,大声道:“各位道友请看!”

  几个箩筐里都是细碎的黑沫沫,隐隐散发出一股诡异的焦香味,被风一吹,纷纷扬扬地洒落到了半空中,赫然都是烧成焦炭的粮食!

  “一场大火,将虎啸城辛辛苦苦三五年积攒的存粮统统烧光,眼下城中尚有十几万灾民嗷嗷待哺,虎啸堂上下愁得不可开交,正想腆着脸皮向正一真人还有各位道友借粮,哪里还拿得出半颗粮食!”

  段元武叹息一声,金灿灿的络腮胡都有些黯淡无光。

  “段少堂主!”

  齐中道气得发抖,“现在不是考虑哪个宗派一己之私的时候,这不是我们太玄道、紫极剑宗、金甲宗和风雷谷的事,甚至不是你们虎啸堂的事,是整个天下修真界的事,是整个修真界的大局,大局!

  现在,我们太玄道、紫极剑宗、金甲宗、风雷谷、驭兽斋还有飞灵岛,以及几十个宗派,统统调拨了大批粮食,正在风驰电掣,运至此处,三五天之内,甚至一两天之内,必能送到!虎啸堂只要能提供一笔粮食,供这些灾民度过最难熬的一两天,就是无量功德!”

  “人非草木,孰能无情,倘若真有粮食,别说一两天,便是十天半个月,虎啸堂也一定倾囊相助!”

  段元武一拍大腿,虎目隐隐流泪,“奈何,奈何!”

  “段少堂主!”

  齐中道怒不可遏,声音变得坚硬如铁,隐隐带上几丝威胁之意,“难道你就不想想,这么多灾民都聚集在虎啸城前,倘若有什么三长两短,夜长梦多,大批灾民死去,形成浩浩荡荡的鬼军,第一个遭殃的就是你们虎啸城!”

  “哈哈,哈哈哈哈!”

  段元武把脸一抹,刚刚还嗟叹流泪的表情,瞬间变成了强横霸道,他狞笑几声,轻蔑地扫了黑压压的灾民一圈,高叫道:“虎啸城是刀山火海,固若金汤,哪个不开眼的鬼敢强攻虎啸城,便让它尝尝‘七绝虎煞凶魄大阵’,和段某这对拳头的厉害吧!”

  这“不开眼的鬼”几个字,指的显然不止是眼前这些垂死挣扎的灾民了。

  一时间,气氛愈发紧张,双方剑拔弩张,连空气都发出一连串轻微的“噼噼啪啪”爆响!

  元婴期初阶的段元武和元婴期巅峰的齐中道隔空对峙,在虎煞大阵和上百门虎蹲炮的保护之下,段元武的气势竟然丝毫不堕!

  这场谈判叫李耀看得诧异不已,不少问题都想不通。

  他不方便直接问丹枫子,为什么虎啸堂始终不肯答应开仓放粮,那样显得他过分关心灾民似的,眼珠一转,换了个方式,“嘿嘿”笑道:“真没想到,正一真人堂堂‘大乾修士之首’的名号,这么不顶用,连一个小小的元婴期初阶,都敢在他面前耀武扬威,这么不卖他面子,连一丁点粮食都不肯放!”

  “这个面子,当然是不能卖的。”

  丹枫子小声道,“放粮就是个无底洞,一放下去,整个宗派都要被吃垮的,这时候别说是正一真人,就算凤凰帝来了,不对,就算天王老子来了,都没面子可卖,只能梗着脖子血拼到底了!”

  “哦?”

  李耀眨巴着眼睛道,“你们中原人这些弯弯绕绕,本上人实在搞不明白啦,这里的灾民虽然不少,但虎啸堂既然是西江州第一大宗,坐拥万里肥田,打下来的粮食,难道不够他们度过饥荒么,何必这么斤斤计较,甚至不惜得罪正一真人,苦蝉大师,还有咱们呢?”

  “灵鹫长老,你这就是只知其一,不知其二了,也是,巫南地广人稀,丛林中又有的是香蕉、甘薯之类,想来从未发生过大面积的天灾和饥荒吧?”

  丹枫子解释道,“倘若仅仅是眼面前这几十万灾民,以虎啸堂积蓄的物资,要应付起来,自然绰绰有余!

  不过,灾民是长腿的,一旦虎啸堂开仓放粮的消息传出,那四面八方,几十个州府的百万、千万灾民,都会在求生本能的驱使下,不顾一切往虎啸堂蜂拥过来!

  到时候,我们看到的便不是几十万灾民,而是更多十倍,几百万灾民将虎啸堂围得水泄不通,每一张嘴都嗷嗷待哺,虎啸堂便是有满坑满谷的粮食,都要叫灾民吃空的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