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28章 要粮没有,要命一条!

第1428章 要粮没有,要命一条!

  李耀哑然,没想到这里面还有自己的事情。

  不过一想也是,古代宗派和现代宗派,虽然都冠以“宗派”之名,但究其实质,差别实在太大!

  古代宗派,就是一个个独立王国,自行其是的军阀,齐中道虽然是公认的修真界领袖,但也只是名义上的尊称而已。

  风调雨顺,平安无事时,他的实力最强,自然奉他为尊,真的涉及到核心利益,谁还管马王爷究竟几只眼!

  想要将成百上千号大大小小的军阀统合起来,心往一块想,劲往一处使,实在太勉强了!

  却听虎啸城中,段元武粗声粗气道:“今日既然正一真人、苦蝉大师和诸位道友都大驾光临,虎啸堂看在诸位的面子上,更念及上苍有好生之德,将焚烧殆尽的粮仓再三搜刮,最多搜刮出三千担粮食!诸位拿了这三千担粮食,便领着灾民一路向东,去东宁府就食,那才是唯一的生路!”

  “三千担,实在太少!”

  齐中道毫不放松,“目下前往东宁府的道路,已经被白莲鬼军截断,这么多体弱多病的灾民根本坚持不到东宁府,就会被白莲老母蛊惑,化作阴兵鬼军,酿成大祸的!他们不能去东宁府,只能就地安置!虎啸堂先拿五万担粮食出来,等到三两日之后,各大宗派载满粮食的灵能飞舟抵达此处,便可渡过这一难关!”

  “五万担?”

  段元武一阵大笑,眼珠仿佛瞬间膨胀了一倍,变成类似老虎眼珠的昏黄色,络腮胡不断颤动,咬牙切齿道,“那就是要虎啸堂满门屠灭,要姓段的家破人亡了?”

  “阴兵横行,天下板荡,山河破碎,修真界分崩离析,对谁都没有好处!”

  齐中道言辞恳切,就差没把心肝脾肺肾都掏出来给段元武看,“眼下不分太玄道还是虎啸堂,不分姓段的还是姓齐的,都应该以大局为重,以整个修真界为重!无论如何,先稳定住当下局面再说,不管贵派付出多少代价,齐某以囊中这尊‘番天印’保证,事后一定为贵派补足损失!”

  “哈哈,哈哈哈哈,正一真人言下之意,是想凭借‘番天印’之威,明火执仗,劫掠城寨了,是吧!”

  段元武根本不吃他那一套,仰天长笑数声,抹着络腮胡道,“真没想到,天灾来袭,乾坤逆转,堂堂大乾修士之首,太玄道的太上掌门,却是变成了趁火打劫的强盗!”

  “段少堂主!”

  齐中道黑黢黢的脸上,一根根血红色的筋脉暴突出来,周围空气中出现了一圈圈可怕的涟漪,“虎啸堂是如此铁石心肠,要眼睁睁看着数十万灾民冻饿而死,都不愿意开仓放粮了么?”

  “没粮,没粮,半颗粮都没有!”

  段元武狠狠拍了一掌,黑虎战报城楼之上一块大黑石顿时化作齑粉,他瞪眼怒吼,“别说虎啸堂的粮仓都付之一炬,所有粮食统统烧了个一干二净,真的拿不出多少粮食,就算有粮,凭什么一定要我家放!

  放眼望去,附近千里之内,都是虎啸堂的地!地是正大光明来的,粮是清清白白割的,那都是虎啸堂的,都是姓段的!

  今日肯让这些泥腿子,从虎啸堂的地界上践踏而过,已经仁至义尽了,还想要粮?门都没有!没有!”

  “轰!轰轰轰轰!”

  两名元婴之间,气机如浪潮般狠狠碰撞,发出震耳欲聋的声音。

  地面上衣衫褴褛,浑浑噩噩的灾民,听到了两名“仙师”的对话,有些听懂了,大部分都没有听懂,却是被震得东倒西歪,捂着耳朵,痛苦挣扎。

  齐中道暴喝:“段少堂主,真的要如此铁石心肠,一毛不拔吗?”

  “一毛不拔,又待如何?”

  段元武高叫,“地是我家的地,粮是我家的粮,无粮可放,难道还有杀头的罪过吗?

  更何况,整个东南,修炼宗派难道还少了,凭什么要揪着我们虎啸堂一家不放?

  此去向南一千两百五十里,震天府同样是名震东南的大宗派,有没有粮?

  此去向北一千三百二十里,飞豹宫同样有沃野千里,肥田万顷,有没有粮?

  那震天府的开府老祖,便是你们太玄道分家出去的长老!

  飞豹宫虽然过去和太玄道并不相干,但这一任宫主,却也和你们太玄道的吕长老结了姻亲!

  震天府和飞豹宫,本身都是当地巨富,拥有钱粮无数,又和太玄道有千丝万缕的关系,正一真人不先去找他们,偏偏要来找我们虎啸堂,究竟是何道理!

  正一真人难道还在记恨去年虎啸堂和太玄道之间,在巫江漕运利益上的纷争,亦或是想趁机削弱虎啸堂,为震天府和飞豹宫的征伐吞并,早做准备啊!”

  齐中道气得发抖:“放肆,就连你父亲段天德在此,都不敢如此和齐某说话,你一个元婴期初阶的小辈,竟敢如此无礼!”

  “啐!”

  段元武将身上虎皮战甲一扯,露出一胸口金灿灿的护心毛,狠狠啐了一口带响的唾沫,“给你三分薄面,叫你一声正一真人,拿你当天下修士之首来看待!但你身为修真界领袖,却也要有领袖的样子!你最爱讲规矩,规矩大不过王法,你倒说说看,虎啸堂犯了哪门子王法,又干了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真要拿我们堂堂的名门正派,当邪魔外道来对待吗!”

  齐中道暴怒:“你——”

  段元武的嘴,就像是连珠炮般不断发射的虎蹲炮和金鸦弩,滔滔不遇道:“从修真者喉咙里硬生生抠出粮食来,白白送给这些穷棒子吃,大乾立国千年,哪有这样的道理?我们虎啸堂虽然不如太玄道根深蒂固,权焰滔天,但是在神都朝廷之内,却也有几个能和天子说得上话的门人!齐中道,你一手遮天,恣意妄为,为了几个微不足道的泥腿子,就要灭我虎啸堂满门?你究竟是什么居心,究竟把天子置于何地?

  难道是故意要讨好这些泥腿子,市恩贩惠,收买人心,图谋不轨吗?

  实话告诉你,真要虎啸堂开仓放粮,行,请天子下圣旨吧!虎啸堂对大乾忠心耿耿,对天子效顺至极,只要见到圣旨,二话不说,立刻开仓!

  可现在,凭你齐中道轻飘飘几句话,就想让我们开仓放粮,自取灭亡,嘿嘿嘿嘿,也可以!

  那就请你们太玄道,效仿昔日雷乾门的故事,先趁势而起,建立一个‘大玄王朝’再说吧!”

  段元武绝不像表面那么蛮横和鲁莽。

  这几句话实在阴狠到了极点。

  灵能飞舟之上,不少太玄道门人统统变了脸色,看着齐中道的目光,充满错综复杂之意。

  “看看。”

  丹枫子拽着紫极剑宗的几名长老,又往人群后面缩了一缩,冲李耀使了个眼色,笑嘻嘻道,“现在灵鹫长老该明白,为什么正一真人会是太玄道的‘太上掌门’了吧,让他继续当掌门,太玄道纯粹是自己找死了!”

  “各位道友!”

  段元武越说越来劲,“虎啸堂和诸位往日无怨,近日无仇,这次诸位肯不远万里来东南一带抗险救灾,段某身为地主,都是感激涕零到了极点!

  只是,虎啸堂实在陷入绝境,拿不出太多存粮,还望各位道友能多多体谅虎啸堂的苦衷!

  虎啸堂虽然有两名元婴,十名金丹,可是和整个修真界一比,那就是九牛一毛了!是以,虎啸堂绝不愿意和天下群雄为敌,更不愿意和各大宗派作对!

  今日来到虎啸堂的各大宗派、所有修士,段某都一一铭记在心,倘若诸位能体谅虎啸堂这点小小的苦衷,一年半载之内,特别是那青黄不接、粮价暴涨的时候,虎啸堂必有重谢!

  可是,倘若有那居心叵测之辈,非要趁着天灾混乱之时,趁火打劫、浑水摸鱼,强攻虎啸堂的山门,那为了虎啸城中数十万生灵的安危,姓段的明知不敌,都要和他血拼到底,纵然肝脑涂地,粉身碎骨,亦没什么好说的了!

  诸位道友,请吧!”

  说完这句话,段元武便闭口不谈,只是专心致志驱动大阵。

  “吼!吼吼吼吼!”

  虎啸城内外的龙吟虎啸之声愈发激荡,从城池的四面八方都钻出来一缕缕金灿灿的光芒,在半空中凝聚成了栩栩如生的狮虎类凶魄模样,缭绕着城池逡巡守卫,不时向外界伸出不怀好意的爪牙。

  就连那一门门造型威武,气势不凡的混元虎蹲炮和金鸦火弩之上,都绽放出了璀璨至极,凶险万分的光芒!

  虎啸堂已经做好了战斗准备,决意要拼死一战了!

  各大宗派这边却是气息散乱,如三个月前想要在龙泉大会上揩点儿油的局面一样,根本没有半点儿拼死的决心。

  齐中道满脸阴沉地回到了灵能飞舟之上,“咔咔咔咔”,几步路走来,竟然将精钢打造的甲板都踏出了几个深深的脚印,可见其内心真是盛怒到了极点!(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