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30章 破阵者!

第1430章 破阵者!

  下一页<

  “唰唰唰唰!”

  几百道目光就像是嗅着肉香味的野狗,狠狠扑到了李耀身上。

  所有修炼宗派的高层,那些道貌岸然的掌门、宗主和长老们,眼睛都烁烁放光,嘴角浮现起了神秘的微笑。

  这个说,没错,灵鹫上人神功盖世,更是当世无双的炼器大师,对阵法一定也了如指掌,由他老人家来破阵是最好不过!

  那个道,对啊,灵鹫上人在龙泉大会上一战成名,名动天下,如今是大乾修真界的擎天巨柱,有他老人家亲自出马,根本不用动手,虎啸堂那帮无胆匪类一听到“大周剑宗”的名号,就要吓得屁滚尿流,开城投降了!

  还有人正色道,你们说得实在太夸张!灵鹫上人的修为,的确能跻身于当世前三甲之列,是不世出的超级高手,但虎啸堂也不是面团捏的,哪里会轻易缴械投降?

  让灵鹫上人单枪匹马去破“七绝虎煞凶魄大阵”,即便以他老人家的超卓实力,都稍嫌勉强了一些!

  不过,别忘了,紫极剑宗还有另一位有机会竞争“天下第一”的超级高手,剑痴燕离人啊!

  燕离人神秘莫测的“第四剑”,不是号称天下无双,威力绝伦,连昔日的“大乾第一至宝”番天印都能一剑斩开的么?区区一个“七绝虎煞凶魄大阵”,哪里难得住剑痴,一剑就斩碎了!

  有“剑痴”燕离人和“大周剑宗”灵鹫上人,两大绝世高手联手,一定能大破此阵的!

  听着众人夸张至极的阿谀奉承,看着一道道热辣辣的目光,李耀额头冒出黄豆大的汗珠,哗哗不断。

  他在心里破口大骂了一万句,又扭头看了一眼燕离人,低声道:“燕道友……”

  燕离人眼皮低垂,表情丝毫不乱,十分专注地看着自己的手掌,仿佛能从掌纹里看出一朵花来,淡淡道:“我是剑痴,不是白痴。”

  这时候,就该轮到掌门上场了。

  丹枫子清了清嗓子,上前两步,先朝众人深深一施礼,随后和颜悦色道,多谢诸位道友对紫极剑宗两名长老的抬爱和赞誉,紫极剑宗对虎啸堂这种铁石心肠,见死不救,不顾修真界大局的行径,亦是相当看不过眼的!

  只可惜,三个月前的龙泉大会,消耗了紫极剑宗太多实力,包括两名修为最强的长老,燕离人和灵鹫上人在内,都在连番斗法中积累了不少暗伤,已经到了强弩之末的阶段,还在慢慢恢复调养当中!

  倘若让两名长老抱着重伤之体,勉强出战的话,紫极剑宗自己的损失倒是小事,万一落败,堕了修真界各大宗派的名头,令虎啸堂小人得志,愈发猖狂,那便不好了,是吧?

  此言一出,旁人还有什么可说,只好面面相觑,互相吹捧,撺掇彼此了。

  这个说,老哥你的“乾坤无极心法”是当世第一神通,只消运足三成功力,一掌下去,什么“七绝虎煞凶魄大阵”统统都要化作齑粉!

  那个说,老弟有所不知,哥哥的“乾坤无极心法”不过是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不值一提的雕虫小技而已,还是老弟的“波纹荡海决”更胜一筹,不如老弟先行一步,哥哥紧随其后,定能杀得段氏父子落花流水,乖乖开城投降,到时候偌大名头都归老弟一个人独享,哥哥是半点光都不沾!

  反正,你推我,我推你,这个说自己走火入魔,那个说自己旧伤复发,互相推诿了半天,就是没人肯第一个冲上去破阵。

  李耀看着一个个仙风道骨,道貌岸然的掌门、宗主们,全都化作这副畏葸不前的模样,实在和想象中相去甚远,一时间竟有些接受不了,小声问丹枫子:“中原修真界,一向如此么?”

  “那倒也不是。”

  丹枫子道,“以往还是有些勇猛精进,一往无前的高阶修士的。”

  李耀问道:“那后来呢?”

  “后来——”

  丹枫子道,“他们都死了。”

  李耀:“……”

  齐中道默默看着修真界中诸多超级宗派的高层们,互相推诿、畏葸不前,脸上就像是笼罩着一层淡淡的黑雾,看不清楚黑雾后面究竟是什么表情。

  他沉默良久,嗓音如便秘般痛苦:“诸位,都到了这时候,还要如此吗?要顾全大局,大局啊!”

  “正一真人!”

  一名风雷谷长老正色道,“并非我们不愿意顾全大局,实在是这次来得太过匆忙,现在只有各大宗派的高阶修士赶到这里,而大批低阶修士还押送着救援物资在后面慢慢走呢!”

  “光靠高阶修士,去强冲一座运转到极致的防御大阵,还有数百门混元虎蹲炮和金鸦火弩,这不是拿玉石往瓦块上撞么?”

  “须知,虎啸堂原本就不是大家要攻击的目标,而是修真界中抬头不见低头见的道友,白莲教才是大家这次一定要铲除的心腹大患!”

  “还没见到白莲老母的鬼影,就先在虎啸城下撞个头破血流,还未必能找到救灾需要的粮食和物资,岂不是得不偿失么?自己人就斗成一团,还怎么去对付白莲鬼军?”

  “所以,这件事还是要等各大宗派的低阶弟子都陆续赶来了,再从长计议!”

  “没错,从长计议,从长计议!”

  风雷谷长老的话,博得了所有宗派高层们的一致赞同。

  “从长……计议!”

  齐中道捂着心口,身形微晃,干笑几声,却笑不出个所以然。

  苦蝉大师依旧在半空中超度亡灵——除了超度亡灵之外,便是这大慈大悲的和尚,面对一团乱麻的局面,似乎都无能为力了。

  正当所有神通广大的高阶修士都僵持在这儿时,忽然!

  轰!

  一声震耳欲聋的巨响,从虎啸城深处传来。

  刹那间,地动山摇,飞沙走石,整座天虎山都为之颤动几下,“咔嚓咔嚓”,山石之上,出现了粗大如怪蟒般的缝隙!

  所有高阶修士统统目瞪口呆,诧异莫名地盯着虎啸城深处,只见到城池深处,一团五色彩云冉冉升起,从核心处喷涌出了浓烈的黑烟,逐渐形成一朵蘑菇的形状!

  这次爆炸,威力绝强,虎啸城核心处竟然整块陷落下去,传来阵阵哭爹喊娘之声!

  “快看!”

  太玄道的黄姓长老忽然指着前方惊呼,“七绝虎煞凶魄大阵,正在慢慢黯淡下去!”

  众人定睛观瞧,果然,七绝虎煞凶魄大阵中一条条金灿灿的虎魄凶魂,逐渐黯淡、虚弱、化作缕缕金芒,最后消失不见!

  原本带给众人那股强横霸道的压迫感,也很快烟消云散。

  虎啸城的城楼上人头攒动,一片慌乱,原本凝而不散的气势,都带上了一股股仓皇的味道!

  “七绝虎煞凶魄大阵的运转中枢,竟然爆炸了!”

  众多高阶修士先是微微一怔,心思电转之下,很快就分析出了最新局面,不由欣喜若狂。

  这真是天赐良机!

  没有七绝虎煞凶魄大阵的加持,区区两名元婴,便没什么可怕的了!

  可是,怎么会?

  随着爆炸发生,虎啸城中隐隐传来一连串激烈的打斗声,从激荡而出的灵能波动来看,赫然是几名元婴和众多金丹之间的较量!

  打斗声由远而近,逐渐朝虎啸城的城楼蔓延过来。

  还未见到打斗之人,城楼之上又是一阵爆炸,一团黑黢黢的事物,从烟雾弥漫中电射而出,朝半空中的灵能飞舟抛了过来!

  “截住他!截住他!”

  虎啸城中,发出撕心裂肺,仓皇至极的吼叫。

  “嗖嗖嗖嗖!”

  几十根铁锁从烟雾中窜了出来,想要将这团黑黢黢的事物截住,拖曳回去。

  灵能飞舟上有二三十号元婴,岂能让他们轻易得逞,当下便有几十道剑气刀芒****而去,将铁锁“砰砰砰砰”统统击碎,把这团黑黢黢的事物吸住,拖了过来,重重甩在甲板上!

  这团黑黢黢的事物,却是一个人。

  他长得高高瘦瘦,脸色半青不白,嘴唇极薄,隐隐透露出一股邪戾之气,穿着虎啸堂低阶弟子的短衫,却被人捏碎了周身关节,短衫下面隐隐渗透出血迹,又封死周身经络,连根手指都动弹不得,只能用一双充满怨毒和绝望之意的眼睛,死死盯着众人。

  此人的腰带上,还插着一卷用草纸胡乱涂鸦的画卷。

  展开一开,赫然是虎啸城的结构图,别处都歪七扭八,没有参考价值,偏偏点出了几处地下秘库所在,不知是真是假!

  “这是……”

  众多高阶修士隐隐觉得此人有些面熟,有些人沉吟片刻,霍然色变!

  “他就是黑煞教山鬼堂的堂主周五坤!”

  硝烟弥漫的虎啸城楼上,传来一声又尖又利的怪叫,“你们以为虎啸堂为什么坚持不肯开城门?因为虎啸堂和黑煞教根本是一伙的,黑煞教的老巢就在虎啸城内,黑煞教的教主屈伏通,正是虎啸堂主段天德那在五十年前就死掉的亲弟弟段兴义,眼下就在段天德身边,要把叫花子活活打死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