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31章 人人得而诛之!

第1431章 人人得而诛之!

  话音未落,虎啸城楼之上,黑黢黢的烟雾中,钻出一条蓬头垢面、衣衫褴褛的人影!

  李耀从未见过长得这么丑陋的人!

  他和那俊美无铸的苦蝉大师,就像是两个极端,头发焦黄,尖嘴猴腮,五短身材,罗锅背、八字腿、斜肩膀、两条手臂还一长一短,脏兮兮的身上,长满了大大小小的疥疮和脓包,龌龊到了极点!

  乍一看,此人就是个落魄至极的乞丐,倘若混入城外万千灾民中间,一时半刻之内,休想将他分辨出来。

  但他的气势,却威猛到了极点,扣着两名虎啸堂门人的脚脖子,将他们倒提起来,如同两柄宣花大斧,舞动得虎虎生风,水泼不进。

  几十名虎啸堂门人围在周围,投鼠忌器,竟然都无法靠近!

  “围住他,杀了他!”

  烟雾深处,传来一声气急败坏的声音。

  “段大堂主!”

  奇丑无比的乞丐怪笑道,“你不是抵抗天灾,身受重伤,险些走火入魔,正在闭关修养的么,怎么,这么快就恢复如初,龙精虎猛了么?”

  说罢,这乞丐将两名虎啸堂门人朝城楼之下猛地一丢,趁着下面一片混乱之际,身子一矮,又钻进烟雾之中!

  烟雾里,传来他一声高过一声,尖利无比,撕裂天穹的声音:“段天德,还敢瞪着眼睛说臭名昭著的黑煞教,和你们虎啸堂无关么?叫花子来问你!”

  “黑煞教的总坛,是不是就在你们虎啸城深处,叫花子找到的那地方!”

  “黑煞教的教主屈伏通,是否就是你那五十年前就该死掉的亲兄弟段兴义,他现在是不是就在你身边,冲叫花子吹胡子瞪眼!”

  “黑煞教肆虐东南的三十年,正是你们虎啸城飞速发展的三十年,光凭田产和巫江漕运,你们如何能在短短几十年间,就建立起‘虎啸城’这样气势恢宏的大城,搭建起‘七绝虎煞凶魄大阵’这等规模的防御法阵,那么多狮虎类凶兽的妖丹和灵骨,你们哪里买得来!”

  “还有叫花子在虎啸城地底发现的那七座秘库,除了满坑满谷的晶石和玉晶子之外,更有黑煞教数十年劫掠抢到的丹药、法宝、天材地宝,啧啧啧啧,简直将东南精华都搜刮一空啊!”

  “哈哈,叫花子直到今天才明白,原来那么多在白莲之乱中彻底夷为平地,所有财富都不知所踪的宗派,根本不是白莲老母万明珠下手,而是你们虎啸堂和黑煞教,假借白莲教的名义做下的惊天血案,否则,那整整几个大仓库的秘宝,怎么会出现在你们虎啸堂的地底!”

  这奇丑无比的叫花子,每抛出一个问题,就朝烟雾深处发动一次攻击,就像是一场连绵不绝的流星雨,砸得烟雾深处山摇地动。

  里面的人根本无力反驳,只是悲愤欲绝地怒吼:“你!你!你血口喷人!”

  “叫花子血口喷人?”

  奇丑无比的怪人哈哈大笑,“姓巴的跟着黑煞教这条线整整一年,又放出假消息说我正在东宁府一带出没,打消你们的戒心,又趁着天灾的机会,才潜入你们的老巢,桩桩件件,都是亲眼所见!”

  “段天德、段兴义、段元武,你们三个长头没长尾巴,吃人不吐骨头的杂种畜生,还有什么话,便和外面那么多道友解释吧!”

  “呼!”

  城楼之上,忽然罡风四起,将硝烟和黑雾都吹了个一干二净!

  果然,在黑虎战堡之上,几十门混元虎蹲炮和金鸦火弩的重重包围之中,除了那奇丑无比的叫花子,以及身披虎纹战甲的段元武之外,还有两名形貌酷似段元武的老者!

  修炼到了元婴境界,除非到了弥留之际,岁月侵蚀的痕迹便不太容易在脸上浮现。

  虎啸堂的两名元婴虽然是父子,但相差不过三四十岁,对动辄能活几百岁的元婴老怪而言,根本算不上太大差距。

  所以,和叫花子对峙的三人,乍一看去,倒像是三兄弟,只是头发的色泽,稍稍有些不同,段元武是一片金黄,另外两人却是金黄中泛着几缕灰白。

  其中一名老者,自然是虎啸堂的堂主段天德。

  但另一名几乎和他一个模子刻出来的老者,却又是谁?

  三名段氏元婴的脸色都格外难看。

  愤怒、恐惧、绝望、仇恨……错综复杂地搅合在一起,几乎要从眼珠里,射出浓稠的毒汁!

  “哦,看来叫花子还猜错了!”

  叫花子笑眯眯道,“黑煞教的教主屈伏通,未必就是段兴义,或许是由你们段氏兄弟两个轮流假扮的,反正你们是双胞胎,谁来充当‘虎啸堂主’的身份,出现在光天化日之下,旁人都很难看出端倪!”

  这一幕,叫灵能飞舟上诸多宗派的金丹和元婴们,都看了个一清二楚。

  “是‘叫花子’巴小玉前辈!”

  “咦,真有一个和段天德长得一模一样的老者出现,而且气息相当不弱,竟然、竟然也是一名元婴!”

  “一门三元婴!”

  “从没听过虎啸堂还有第三名元婴的,难道巴小玉前辈说的都是真的,祸乱东南几十年的黑煞教,和虎啸堂真的脱不了干系?”

  “虎啸城的地底,还有好几座秘库,收藏着几十年来,黑煞教从东南各地劫掠来的天材地宝和法宝丹药?”

  灵能飞舟之上,瞬间响起了几十道抽气声。

  叫花子巴小玉是修真界中一个骨骼精奇、风格特异的怪人,所谓“大乾三圣”中的“怪圣”是也,可以和齐中道、燕离人并驾齐驱的超卓人物,其修为和影响力可想而知!

  黑煞教更是大乾修真界中臭名昭著的邪魔外道,祸害东南几十年,劫掠甚至屠灭中小宗派无数,是罪大恶极的凶魔悍匪!

  修真界早就有剿灭之心,只不过黑煞教的邪修神出鬼没,行踪缥缈,每次“生意”都做得干净利落,不留半个活口,更没有任何蛛丝马迹,能透露出他们的巢穴所在。

  再加上白莲教、混天军等等更加头痛的势力纷纷崛起,才令黑煞教苟延残喘到了今天。

  没想到,穷凶极恶的黑煞教,和表面上西江州最大的正道宗派虎啸堂,竟然是一体两面,根本就是一伙的!

  灵能飞舟之上,无数高阶修士的眼珠都亮了起来。

  虎啸堂和黑煞教沆瀣一气、狼狈为奸,这就好办了!

  虎啸堂肯不肯开仓放粮,那是道义问题,粮都是人家自己的粮,就是硬着脖子不放,别人又能如何,难道还能明抢?

  但勾结黑煞教,无故残害生灵,劫掠无数宗派,这就是不折不扣的邪魔外道!

  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斩妖除魔,更是修士本分,这下子,师出有名了!

  更何况,虎啸城最叫人头痛的“七绝虎煞凶魄大阵”,其控制中枢,已经被叫花子巴小玉前辈捣毁,一时半会儿恢复不过来,光凭混元虎蹲炮和金鸦火弩略显笨拙的操控,根本不可能锁定以超音速做无规则运动的高阶修士!

  更何况的更何况……

  “好几座秘库,都是黑煞教这几十年来劫掠所得的天材地宝、晶石法宝、丹药和功法!”

  “啧啧啧啧,以往知道大部分东南宗派,都是在白莲之乱中,被白莲老母万明珠搜刮一空,没想到还有黑煞教浑水摸鱼!”

  “这么多的秘宝,旧主早就死得骨头都不剩下,都变成了无主之物!”

  灵能飞舟上的气氛,瞬间变得无比寂静和诡异。

  原本有气无力耷拉在旗杆上,各大宗派皱巴巴如蛇皮般的旗帜,全都“唰”一声,如雄起的阳*具般,骤然勃发,精神抖擞,迎风招展,猎猎作响!

  各大宗派的高阶修士,那些金丹和元婴们,大眼瞪小眼片刻,全都将炙热的目光投向齐中道。

  这会儿,他们倒是真心实意唯这位“修真界领袖”马首是瞻了。

  齐中道黑黢黢的面孔变得一片血红,双眸圆睁,杀气四溢,舌绽春雷,怒吼道:“天道昭彰,善恶有报!黑煞教恶贯满盈,虎啸堂罪孽滔天,都是不齿于修真界的邪魔外道,今天终于暴露出他们的真面目了!各位道友,同心协力,打破虎啸城,铲除黑煞教,拯救天下苍生,就在此刻!”

  “呼!”

  齐中道双足狠狠往下一踏,力量之大,竟然将灵能飞舟的整个前半部分,都踩得深深往下沉去,整片甲板都朝前倾斜!

  灵能飞舟变成了一根大弹簧,把齐中道朝半空中弹了出去。

  他这次卷土重来,再临虎啸城上空,气势却比刚才威猛十倍有余,一言不发,袍袖一抖,号称“古圣界第一至宝”的番天印,便从乾坤戒中化作一道银辉色的流光,窜了出来,威压整片天地!

  “咔咔咔咔!”

  虎啸城的外围,原本笼罩着绝强无匹的“七绝虎煞凶魄大阵”,凝练上万条狮虎类妖兽的魂魄,又以整整一个仓库的晶石作为灵能来源,属于超大型禁制,并不畏惧番天印这种单兵使用的小型便携式法宝。

  但是现在,七绝虎煞凶魄大阵的控制中枢和晶石仓库,都被叫花子巴小玉潜入其中,从内部破坏,一时半刻,不可能重新发动。

  失去防御大阵的加持,光靠那些看似坚硬如铁的山岩砖石,如何能抵挡得住番天印的镇压!(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