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32章 虎啸堂的覆灭!

第1432章 虎啸堂的覆灭!

  只见一块块光滑如镜的黑岩之上,先是出现指头粗细的蛛网裂纹,随后如涟漪般不断扩散,紧接着就在“咔嚓咔嚓”声中,岩块崩裂,城墙塌陷,连不少混元虎蹲炮和金鸦火弩,都陷入崩溃的大坑中间,间或夹杂着不少虎啸堂门人,也跟随虎蹲炮和金鸦弩一起,跌落到了城楼深处,被砸得筋断骨折,血流如注,惨叫连连!

  整座城楼,都承受着数十倍重力,无论血肉之躯,还是强弩重炮,统统碾成齑粉!

  当然,也有不少地方,混元虎蹲炮和金鸦火弩却是陷入失重状态,和不少碎裂的岩石一起,晃晃悠悠地漂浮到了半空中,几十名虎啸堂门人好似溺水般,在空气中手舞足蹈,无论怎么挣扎,都落不到地上。

  “轰!轰轰轰轰!”

  仓促之下,不少虎啸堂门人分别发动了混元虎蹲炮和金鸦火弩,一团团状如狮虎或者金鸦的灵能光球,朝半空中呼啸而至!

  混元虎蹲炮和金鸦火弩都是威力绝强的远程法宝,几十门巨炮同时轰击,连元婴老怪都要退避三舍——但有一个致命的前提,必须要能击中才行!

  “七绝虎煞凶魄大阵”全力发动时,可以靠虎魄凶煞纠缠并锁定目标,混元虎蹲炮才有可能锁定元婴级数的目标。

  像现在这样,七绝虎煞凶魄大阵烟消云散,驾驭混元虎蹲炮的虎啸堂门人都惊慌失措,还有一个叫花子巴小玉在黑虎战堡之内,搅动得翻天覆地,哪里还能锁定和瞄准?

  看似火力强劲的虎蹲炮和金鸦弩,不过是在“铁圣”齐中道身边,释放出漫天璀璨的烟花罢了!

  “轰!”

  就在这时,黑虎战堡深处,又是一声惊天动地的巨响,小半座城楼都掀飞起来,如一座崩裂的小山头,“呼呼”飞到了几十米高的半空,又在番天印的重力控制之下,将势能提升到十倍,狠狠轰落下去!

  只一下,就将虎啸城的半座城楼,完全压塌!

  却是齐中道通过精妙的重力控制,将隐匿在城楼深处的虎蹲炮和金鸦弩弹药库中,那些极不稳定的晶石弹药,统统挤压到了极限,发生大爆炸!

  这个年代,对晶石弹药的提纯和稳定技术还不太高明,弹药发生爆炸的几率,比现代修真文明更高十倍!

  弹药库爆炸,城楼塌陷一半,彻底击溃了大部分虎啸堂门人的殊死抵抗之意。

  不少门人都发一声喊,丢下混元虎蹲炮和金鸦火弩,朝虎啸城深处抱头鼠窜。

  只有极少数出身段家,或者参加过黑煞教秘密行动的门人,自知必死无疑,只能负隅顽抗!

  只是,失去了七绝虎煞凶魄大阵的防御之后,天空中几十名元婴和近百名金丹,接近他们十倍的力量,无论他们如何狗急跳墙,又如何能跳得起来?

  “斩妖除魔,替天行道!”

  齐中道威风凛凛,大吼一声,番天印绽放出比正午烈日都要猛烈的光华,一次次轰击着虎啸堂脆弱不堪的城楼。

  “斩妖除魔,替天行道!”

  各大宗派的金丹、元婴们也是气势如虹,纷纷祭起了七彩纷呈,五光十色的看家法宝,如疾风骤雨般朝虎啸堂城楼砸了下去。

  一刹那间,好似开了一场烟火大会,整座城楼都浸泡在一片光之海洋中,爆炸声、塌陷声、惨叫声、呻吟声、欢呼声、喊杀声……不绝于耳!

  无数灾民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这种神仙打架一般的场景,是他们做梦都不曾想到过的,只能战战兢兢地趴在地上,口呼“仙师”,瑟瑟发抖,连连磕头。

  “嗖!嗖嗖!”

  几条凄厉的黑影,从完全崩塌的黑虎战堡中窜了出来,朝虎啸堂深处逃窜,正是恶贯满盈的段氏三元婴。

  “斩妖除魔,替天行道!”

  近百名元婴和金丹紧追不舍,旋风般冲入虎啸城!

  “燕师弟,灵鹫长老!”

  丹枫子激动得面红耳赤,笑逐颜开道,“我们也赶快去斩妖除魔,替天行道吧!”

  剑痴燕离人皱着眉头,看着下方混乱到近乎儿戏的场面,摇了摇头道:“你们这么多人,已经足够,我的剑,不该在这种地方拔出来的。”

  丹枫子碰了个软钉子,却是早就知道这个古怪师弟的脾气,倒也不以为意,将目光转向李耀,兴致勃勃道:“灵鹫长老,快走吧,倘若被别人先将黑煞教的妖魔铲除干净,把黑煞教的几座秘库都发掘出来,我们就被动了!”

  李耀见苦蝉大师和叫花子巴小玉都冲进了虎啸城,又扫了一眼城外无数饥寒交困的灾民,叹了口气:“好,走!”

  虎啸城内已经乱作一团。

  天灾之中,有资格进入虎啸城避难的,除了虎啸堂门人的家属,黑煞教邪修的亲眷,虎啸堂附庸家族的家丁之外,就是耕种着虎啸堂田地的佃户。

  可以说,都是依附于虎啸堂而生的人。

  这些人对外来者的敌意自然很高,倘若是普通宗派来袭的话,他们绝对会不惜一切代价和敌人拼斗,保住虎啸城。

  但面对近百名气势如虹的元婴和金丹,这些乌合之众是否抵抗,根本就不重要。

  虎啸城中,到处都有爆炸,到处都发生火灾,到处都有惊慌失措的人群,像是巢穴被点着的蚂蚁一样团团乱转,仓皇无措!

  人群一混乱,虎啸堂门人根本施展不开,倘若脱离人群飞到半空中的话,就成了最鲜明的靶子,几十名元婴和金丹同时出手,哪怕套着十层灵能护盾,都要在瞬间被打成肉酱了!

  很快,叫花子巴小玉带路,循着三道黑影的尾巴,李耀夹杂在近百名好似鬣狗般的金丹和元婴中间,直接冲到了虎啸城中央,一座被建造成金光灿灿的猛虎模样的大殿外面!

  这里便是虎啸堂的总堂所在,大殿之上一块匾额,龙飞凤舞的四个大字吗,“龙腾虎啸”,此刻看来,却是说不出的讽刺!

  “段老堂主,事已至此,你还有什么好说!”

  齐中道虚虚托着番天印,引而不发,居高临下,义正辞严。

  “正一真人,你听信巴小玉的一面之词,竟然攻我山门,毁我城池,杀我门人弟子无数,你好狠毒的心肠!”

  虎啸堂中,传来阵阵愤恨至极的苍老嘶吼,就像是一头身受重伤的饿虎,在陷阱之中发出最后的咆哮。

  “一面之词?”

  齐中道大笑,“叫花子巴小玉前辈行侠仗义,嫉恶如仇,整个修真界谁人不知,谁人不晓?没有真凭实据,他会说这样的‘一面之词’么!”

  “段老堂主,你若还不服气,那便出来对质吧!和你在一起,相貌如此酷肖的那名神秘元婴究竟是谁,还有,虎啸城中究竟有多少秘库,统统打开,让各大派的道友检视,究竟有没有过去三十年间,说起来是被白莲教屠灭的那些宗派,残留下来的功法和秘宝!”

  “倘若有的话,你怎么解释,难道虎啸堂和黑煞教无关,而是和白莲教暗中勾结吗?”

  虎啸堂中,默然无语,就好像有三头穷途末路的疯虎,在里面团团乱转,却是发不出半点声音。

  “既然不敢对质,不是心里有鬼,又是什么!”

  齐中道一瞪眼,声若洪钟道,“段天德,枉你身为堂堂元婴修士,西江州的正道领袖,非但不懂悲天悯人,锄强扶弱,除魔卫道的道理,反而自甘堕落,泯灭人性,创建魔教,烧杀抢掠,无恶不作,恶贯满盈,罪孽滔天!”

  “今日苍天有眼,虎啸堂和黑煞教的阴谋彻底败露,便是你满门上下的报应之刻,死到临头,你还有什么可说!”

  这番话说得大义凛然,无可反驳,音波传送到了整座虎啸城中,整座城池都被齐中道的正气所震慑,出现一瞬间短暂的寂静。

  虎啸堂中亦沉默了半天,忽然发出一阵苍凉至极的狂笑,虎啸堂主段天德就像是发了疯一样,笑得上气不接下气时,才撕扯着喉咙叫道:“成者为王,败者为寇,段某又有什么可说!”

  “不错,黑煞教是我们兄弟二人创建的,这几十年来,也有足足十五个宗派,是我们趁着白莲之乱时,趁火打劫,彻底屠灭,劫掠一空的!”

  “若非如此,在这吃人的世界,虎啸堂怎么生存,怎么发展!”

  “嘿嘿,嘿嘿嘿嘿,姓段的的确恶贯满盈,罪孽滔天,但这还不是和你们这些表面上道貌岸然,实际上满肚子烂疮的中原大派学的么!”

  “太玄道!紫极剑宗!金甲宗!风雷谷!飞灵岛!驭兽斋!”

  “你们修真界六大宗派,当初起家之时,干过多少见不得人的龌龊勾当,手上沾过多少无辜者的鲜血和亡魂,暗中铲除过多少妨碍你们的宗派,桩桩件件,别以为过了几百年,修真界中人便全都忘记了!”

  “现在你们都发家了,壮大了,爬到了修真界的最高层,却是将昔日那些脏事丑事都忘了个一干二净,满嘴‘斩妖除魔、替天行道’起来了?”

  “我不服,姓段的不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