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34章 有妖魔要斩,没有妖魔也要斩!

第1434章 有妖魔要斩,没有妖魔也要斩!

  “巴道友?”

  衣衫褴褛,一身臭肉的叫花子巴小玉,被一帮羽扇纶巾,仙风道骨的掌门、宗主、长老们簇拥着,既像是众星捧月,又像是一大群太监,眼巴巴看着皇上。

  随着一座座秘库打开,众多金丹和元婴的期待一次次吊起,却又一次次踏空,实在性急的,忍不住问道,“黑煞教积累数十年的秘宝,都在哪里?”

  “喏,这里,那里,这不都是么?”

  叫花子巴小玉不知道从哪儿摸出一根黑黢黢的烟杆,十分惬意地嘬了两口,用烟杆指指点点,“好几个宗派的掌门大印都在这里,足够证明虎啸堂和黑煞教有所勾结,是毁掉这么多宗派的罪魁祸首了吧?”

  “不是!”

  众多金丹和元婴都急了,“这些掌门大印,当然是极重要的证据,不过巴道友刚才不是还说,虎啸城的地底,藏匿着黑煞教积累三四十年的诸多秘宝么,这些秘宝,都在什么地方!”

  “哦,你们说那些秘宝啊!”

  叫花子巴小玉倒转烟杆,当成痒痒挠,从衣领上的破窟窿里伸了进去,在背上挠了半天,笑嘻嘻道,“我也是听段家父子闲聊时曾经说起,或许,大概,可能有吧,但又听得影影绰绰,要不然他们很久以前就将秘宝改头换面拿出去交易,换来了大量资源打造这座‘虎啸城’也未可知,哎呀,做贼偷听,哪里能听得这么真切,不如你们直接去找段家父子,将他们严加拷问,一定能问出个所以然来!”

  段天德、段兴义和段元武三个,刚才就死无葬身之地,连半条残魂都没留下来,尽数灰飞烟灭,还上哪儿“严加拷问”去?

  不少高阶修士鼻子都快气歪了,这会儿才回过味儿来,大概又上了叫花子巴小玉的恶当。

  却也有人心有不甘,声色俱厉:“巴道友,你不是亲眼得见么?”

  “是啊,没错,亲眼得见!”

  叫花子巴小玉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这几座仓库都是我亲眼得见,这么多宗派的掌门大印都在这里,还能错得了?至于那些秘宝的消息,都是我亲耳听见,听得真真的,就是这话,段家父子可以给我作证嘛!我刚才就是这么告诉诸位的啊,然后诸位就急不可耐地‘斩妖除魔、替天行道’来了,咋地,叫花子不是这么说的?”

  “这——”

  十几个宗派的长老、宗主、掌门,一班在修真界中有头有脸,风风光光的大人物,全都闹了个脸红脖子粗,面面相觑,不知该说什么了。

  “诸位道友!”

  叫花子巴小玉笑呵呵道,“我看啊,大家还是先别管什么秘宝不秘宝的了,城外这么多灾民嗷嗷待哺,每过一炷香时间,不知道有多少人会冻饿而死,天材地宝和晶石法宝再好,还能当饭吃,当衣服穿吗?”

  “此时此刻,还有什么东西,能比香喷喷的猪肉,白花花的大米,更有资格称为‘秘宝’呢,毕竟,这‘秘宝’可是能换回来人命啊!咱们这些人,刚才还叫‘替天行道’四个字叫得震天响,那么谁又想过,‘人命关天’呢?”

  “你们在这里上蹿下跳,吹胡子瞪眼,把叫花子抓起来熬油,烧烂了锅都熬不出三两油来啊!还不如快点儿开仓放粮,赈济灾民,安抚这一带的局面把!难道真要把白莲老母的百万鬼军招惹过来,诸位才肯善罢甘休吗?”

  一番话说得众多金丹和元婴都默然无语,不约而同,发出一连串尴尬的干咳。

  齐中道上前一步,冷冰冰的目光扫视一圈,高声道:“开仓,放粮!”

  ……

  虎啸城下,架起了几百口热气腾腾的大锅,炊烟袅袅,化作数百道白色的烟柱,冲天而起,凝聚成了蓬松的白云。

  不少灾民都饿得前心贴后背,一时之间自然不能吃大鱼大肉,便是粥都要熬得清淡如水,慢慢调养才行。

  虽是薄粥,但粥里放了一些灵兽肉糜,又用大量药材去调和,黄澄澄、金灿灿、碧油油,咕嘟咕嘟,异香扑鼻,乃是大部分百姓想都不敢想的珍馐美味。

  各大宗派,立起旗号,划分区域。

  诸如太玄道和紫极剑宗这样的大宗派,就多掌管几口大锅,而中小宗派则少掌管几口,将大量灾民,都聚拢到了自家大旗之下!

  灾民听到的故事,乃是虎啸堂作恶多端,恶贯满盈,是吃人不吐骨头的邪道凶徒,终于报应到了,被各大派替天行道,联手剿灭,还地方上一个朗朗乾坤!

  各大宗派见百姓被虎啸堂压榨到如此凄惨的地步,于心不忍,更拿出大把粮食,一定要让所有人都渡过难关!

  一时间,所有灾民都感激涕零、千恩万谢,“哗啦啦”一片跪倒在地,如风吹麦浪般不住磕头,“仙师万福”之声络绎不绝!

  李耀从几十口热气腾腾的大锅旁边走过时,看到的便是这样一副无数灾民感恩戴德,朝他不住磕头跪拜的场景。

  李耀觉得,自己好像变成了庙宇之中,表面上金灿灿的泥胎偶像。

  他不喜欢这种感觉,心里颇不是滋味。

  “灵鹫长老,似乎心事重重?”

  丹枫子不知从哪里钻了出来,笑眯眯地向他发问。

  这趟东南之行,紫极剑宗掌门对李耀格外热络,当然有他的原因。

  李耀沉吟片刻,直言不讳道:“本上人一直在琢磨段家几个元婴临死前说的那些话,虎啸堂和黑煞教有所勾结,已经骇人听闻,而太玄道和紫极剑宗这样名震天下的‘六大派’,起家阶段,难道都不甚光彩吗?”

  丹枫子哈哈一笑道:“灵鹫长老莫非是相信段家几个魔头在临死前的胡言乱语么,紫极剑宗的起家,并没什么见不得人的东西,不过多多少少都有些机密,倘若灵鹫长老愿意将‘供奉’二字去掉,真正加入紫极剑宗,成为敝派正式长老的话,那自然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了!”

  李耀眼底精芒一闪,冷哼道:“本上人的心意,上回就和掌门说得非常清楚了,本上人闭关五十年,参透了大周铸剑师严烛的传承,这次出山,便是要扬名立万,开宗立派,将大周传承发扬光大的,现在修真界中有些小辈,给本上人取了个外号,叫做‘大周剑宗’,听起来倒也不错!”

  “堂堂‘大周剑宗’,怎可一辈子屈居人下呢?供奉长老,已经是极限了,本上人是断然不可能彻底加入紫极剑宗的!”

  “灵鹫长老志存高远,小小的紫极剑宗,自然留不住你这样的绝世高手!”

  丹枫子感慨一声道,“只不过,在修真界中,扬名立万容易,开宗立派可就千难万难了,山门、土地、子弟、附庸家族、进项来源……桩桩件件,都是叫人头疼欲裂的东西!建立自己的宗派,就像在九幽黄泉之上命悬一线,即便强如段家这样,一门三元婴,创建虎啸堂,亦是落得个身败名裂,万劫不复的下场!”

  “是啊!”

  李耀叹息一声,“段家既然拥有三名元婴,即便不走这些歪门邪道,或许都能将虎啸堂发扬光大,又何必要急功近利,去搞什么‘黑煞教’呢?”

  “他们不搞,有的是人搞,灵鹫长老该不会以为,‘黑煞教’是唯一祸乱东南的邪魔外道吧?”

  丹枫子道,“正因为虎啸堂建立了‘黑煞教’,几十年间将西江州一带桀骜不驯的宗派统统打翻在地,抽干了他们的血肉,反哺给虎啸堂,虎啸堂才能有今时今日的风光!”

  “倘若不是虎啸堂建立了‘黑煞教’,而是别的宗派在暗地里组建了‘红煞教’、‘黄煞教’、‘蓝煞教’,或许虎啸堂早几十年就被灭掉了,哪里能捱到今天!”

  “听掌门这么说——”

  李耀皱眉道,“中原修真界中,黑白两道沆瀣一气,是司空见惯的事情了?”

  丹枫子笑了笑,没有正面回答,却道:“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看仓人养只猫儿,是用来抓老鼠的,可是老鼠统统抓完了,还要猫儿干什么呢?修真者是用来斩妖除魔的,倘若没有妖魔,又要修真者有什么用呢?”

  李耀道:“掌门的意思是说,有妖魔要斩,没有妖魔,创造妖魔也要斩?”

  丹枫子眼前一亮,击掌道:“妙,妙,灵鹫长老这句话说得妙啊!”

  李耀沉默了半天,缓缓吐出一口浊气道:“这和我离开巫南之前,想的不一样。”

  丹枫子道:“灵鹫长老离开巫南之前,是怎么想的呢?”

  “我们巫南,是化外蛮邦,所有人都居住在丛林和山洞之中,以部落划分!”

  李耀道,“巫蛮修士,每人庇护一个部落,负责为部落驱逐妖兽,镇压邪祟,对抗敌对部落,虽然也有祭炼生魂的事情,但似乎都没有这么……这么诡谲隐秘,而不同部落之间有什么矛盾,也是去黑石大擂上,正大光明地较量居多!”

  “我也没什么可以和掌门隐瞒的,一百年前,我都是一个浑浑噩噩的巫蛮修士,在巫南丛林里横行无忌,称王称霸,没觉得这样的生活有什么不好!”

  “可是,我从毒龙潭中重生,又得到了大周铸剑师严烛的传承之后,被大周修真界的风采熏陶了整整五十年,道心逐渐发生变化,真像是开窍一般,觉得往日所作所为,实在不值一提!”

  “巫南太小,容不下我现在的道心了,我便游历中原,想见识一下同样诞生自中原的‘大乾修真界’,究竟保留了几分‘大周修真界’的风采,没想到,没想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