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35章 逆天而行!

第1435章 逆天而行!

  “大周?哈哈,修真者之间都以礼相待,用‘礼’来治天下的大周?”

  丹枫子干笑几声道,“仓廪实则知礼节,衣食足则知荣辱,大周王朝,尚且是古圣界的蒙昧时代,那时候天地混沌,地广人稀,放眼望去,到处都是莽莽丛林,生长着无数天材地宝和灵兽妖兽,而修真者的数量又极少极少!”

  “每一名修真者,只要愿意,都可以从山林中得到足够的天材地宝和妖丹灵骨,几名修真者互相帮助,组队厮杀的话,只会收获更多更多!”

  “如此环境下,自然可以彬彬有礼,兄友弟恭,互不侵害,各自享受充足的资源,去慢慢修炼了!”

  “可是,十万年岁月变迁,发展到我们大乾王朝,绝大部分无主之地都被开发殆尽,各有其主,剩下的资源是如此之少,而每年新冒出来的修真者又是如此之多!”

  “灵鹫长老,我告诉你,无论什么东西一多了,它就贱!这年头,最不值钱的便是人命,无论百姓还是修真者的命,都是一样贱!”

  李耀沉默良久,叹息一声道:“我原本以为,巫南丛林中的修真者,养鬼弄蛊,炼制烟瘴毒雾,甚至血祭生魂,就是凶残至极了,今天才知道,中原修士竟然可以比我们更加凶残,而且是凶残得如此无影无形,出神入化!”

  “哈哈哈哈!”

  丹枫子笑了几声,摇头晃脑道,“灵鹫长老,这么简单的道理,您知道今天才想明白吗?中原山清水秀,沃野万里,灵气充裕,到处都是洞天福地,这么好的地方,倘若不是中原修士比巫蛮修士更加凶残的话,怎么会属于我们呢?”

  “倘若真是巫蛮修士更加凶残的话,那现在坐在神都龙庭之上的,就该是巫蛮修士才对,而我们这些中原修士,才应该在山高水深,瘴气弥漫的巫南丛林里啃香蕉呢!”

  “接下来这句话有些难听,或许灵鹫长老听了会心中不快,不过我还是要说——灵鹫长老或许在巫南丛林里,都算心狠手辣,强横霸道的超卓人物了,可是您那点儿手腕啊,也就在巫南丛林里还可以翻云覆雨,称王称霸了,放到中原修真界,真想自己开宗立派的话,保准死都不知道怎么死的!”

  “是,您厉害,又会炼器,实力又高深莫测,寻常三五个元婴都近不了您的身,可是在中原修真界,很多时候,斗法都未必要亲自动手的,等到亲自动手时,朝您围上来的可就不是三五个元婴那么简单,而是像今天这样,二三十个元婴、七八十个金丹并肩子上了!反正‘邪魔外道,人人得而诛之’嘛!”

  “混天王戚长胜厉不厉害,白莲老母万明珠厉不厉害,大阉王喜厉不厉害,不还是变成了丧家之犬,过街老鼠,惶惶不可终日吗?”

  “灵鹫长老别嫌我说话难听,我一路上说的全都是肺腑之言,全都是为您着想,劝您还是早点儿打消自己开宗立派的心思,就在紫极剑宗当个长老,到时候我全力支持你,独领一座山峰,自己开一条支脉出来,同样能将大周铸剑术传承下去,岂不是两全其美吗?”

  “看来,真是本上人想岔了。”

  李耀有些黯然道,“本上人在洞府中参悟了不少大周王朝的修真者笔录,等到破关而出之后,又搜集了一些中原流传过来,关于修真者的野史笔记,诸如什么《灵山剑侠传》之类来研究,还以为中原修真界,多少都会像书中所言的那样!”

  “《灵山剑侠传》?”

  丹枫子“噗嗤”一声笑出声来,“我道灵鹫长老为何闷闷不乐,原来是受了这些荒诞不经的话本小说影响,这些东西哪里是修真者的野史笔记呢,分明就是愚昧无知的普通人,编排出来的鬼话连篇嘛,做不得真的!”

  “《灵山剑侠传》,这书我倒也瞄过几眼,书里的修真者全都自由自在,随心所欲,极乐逍遥,仙风道骨,不吃人饭,不说人话,不办人事,看着是怪让人羡慕,也难怪灵鹫长老会动心了。”

  “可是我们现实世界里的修真者,哪里能这么不食人间烟火呢?非但要食,而且食得只会比普通人更多十倍,百倍,千倍!”

  “煮熟的鸭子,不会白白跳到我们嘴里来,想要吃的,就要用双手去打,去拼,去杀,这一点,高高在上的修真者,和穷街陋巷里的市井屠夫,又有什么区别?”

  “归根结底,虽然这些百姓都‘仙师、仙师’地叫,但你我心知肚明,我们也只不过是力气大些,食肠也大些的人啊!”

  李耀十分认真地看了丹枫子一眼,随后才移开目光,看着天穹之上,黑压压的夜幕一点点砸落下来,喃喃道:“如此说来,或许只有破碎虚空,飞升仙界,才能得到真正的自在和逍遥吧,怪不得这么多修真者,都想要飞升成仙了!”

  丹枫子十分惨淡地笑了笑,道:“传说中,飞升仙界,成为仙人之后,的确能享受无边无际的大自在和大逍遥,不过,我却不这么认为!”

  “哦?”

  李耀挑了挑眉毛,“这是为何?”、

  丹枫子道:“我寻思着,修真者的实力比普通人强大许多,而胃口也比普通人大上许多,那么,仙人的实力肯定比修真者要强大许多,胃口也要比修真者大上百倍、千倍了?”

  李耀点头:“有道理!”

  “但是我们知道,古圣界之外,是一望无际的黑色世界,没有空气,没有水源,除了冷冰冰的石头之外,什么都没有,那里的资源,简直比古圣界要稀薄百倍,千倍,万倍!”

  丹枫子道,“仙人的胃口比修真者要大上百倍,但外面世界的资源又比古圣界要稀薄百倍,倘若仙人真的居住在外面的世界,那么,为了争夺一丁点小小的资源,他们之间的竞争,只会比古圣界更残酷万倍,哪里会是真正的极乐净土呢?”

  李耀愣了很久,有些不可思议地看着丹枫子。

  “不过,我估计其实并没有仙人,也没有仙界的吧?”

  丹枫子哈哈一笑,忽然目露凶光道,“因为,倘若真有仙人的话,他们早就杀到古圣界来,将我们统统屠灭,抢走我们的资源了!至少,如果我是仙人的话,是一定会来征服古圣界的!”

  李耀深吸一口气道:“没想到在掌门眼中,修真界和仙界都是如此残酷!”

  “没什么残酷不残酷的,这是天道。”

  丹枫子淡淡道,“物竞天择,适者生存,胜者为王,天道如此!”

  李耀吞了口滚烫的唾沫,终于忍不住了:“即便天道如此,但修真者不应该逆天而行的么?”

  丹枫子一笑:“逆天而行,便要尝尝天劫之威了!”

  李耀咬牙道:“倘若千千万万修真者都能挺身而出,并肩携手,逆天而行的话,便是再强大的天劫,或许都能一拳轰碎!”

  丹枫子有些奇怪地扫了李耀一眼:“但是谁又来当第一个出头鸟呢?灵鹫长老,您今天抛出来的问题,似乎特别奇怪啊!”

  李耀心尖一颤,知道自己被灾民的惨状和各大宗派的行径冲击了神魂,表现太过激进了。

  幸好这时候,从西北方向的天空中,传来一连串悠长的号角声。

  丹枫子眼前一亮,当下将自己和李耀的闲聊抛到了脑后,表情有些古怪道:“是各大宗派运送救援物资的船队到了,走,去看看!”

  为了应对东南天灾,中原各大宗派都调拨了不少救援物资,组成一支浩浩荡荡的灵能飞舟船队,由太玄道现任掌门“晓月真人”压阵,一路向南!

  载满粮食、被服和各种物资的灵能飞舟,飞行速度自然比不上光是运载高阶修士的轻舟快船,更比不上以超音速破空而行的飞剑,所以在高阶修士陆续抵达之后的今天,才慢吞吞地抵达虎啸城。

  “嗖!嗖嗖嗖!”

  不但李耀和丹枫子,还有其余各大宗派的高阶修士,都化作一道道流光,朝救援物资船队飞了过去。

  救援物资船队的模样,却是令他们大吃一惊!

  这支船队,原本由几十艘鲸鱼般庞大的运输舰组成,此刻却只剩下七八艘千疮百孔,满目疮痍的破船,就像是被鲨鱼啃噬过的鲸鱼尸骸般,随时都会坠落到地上。

  每一艘破船的外壳上,都黑黢黢布满了烈焰烧灼的痕迹,各大宗派的旗帜东倒西歪,火烧火燎。

  船楼之内,传来阵阵惨叫和呻吟,还有浓郁刺鼻的药香扑面而来!

  “这,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李耀听到半空中传来一声怒气冲冲的暴喝,铁圣齐中道好似秤砣般砸了下来,差点儿没把当先一艘运输舰直接砸沉。

  一名身穿太玄道高级法袍,浑身缠满绷带,绷带中溢出药膏的中年修士,被两名太玄道门人从船舱中,颤颤巍巍地搀扶出来。

  丹枫子小声告诉李耀,这个身受重伤,面目全非的人,正是太玄道现任掌门晓月真人。

  “回禀师叔!”

  晓月真人气若游丝,声音微弱,挣扎着甩开了两名门人的扶持,踉踉跄跄地走过来,向齐中道深深施了一个弟子之礼,险些没一头栽倒在地,悲愤欲绝道,“是,是戚长胜,是戚长胜的混天军,将我们的大半物资,全都劫走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