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36章 劫掠一空?

第1436章 劫掠一空?

  “什么!”

  齐中道“噔噔噔”倒退三步,退到了残破不堪的船舷旁边,几乎承受不住如此巨大的打击,长发根根竖起,形貌瞬间变得无比狰狞!

  “咔嚓咔嚓”几声,整艘运输舰都在他的灵能激荡之下,上下颠簸,如置身于惊涛骇浪之中的一叶孤舟,随时都会分崩离析!

  “戚长胜的混天军,去年冬天时不是被彻底打散了吗?”

  齐中道咬牙切齿,目光逐渐变得阴森可怖,死死盯着晓月真人的心口,声音越来越冷,“为什么,能这么快就组织起一支精锐大军,连由你率领着六大派高手一起守护的运输舰队,都能彻底打散,还把你打成重伤!”

  “咳咳,咳咳咳咳!”

  晓月真人吐出两口泛着黑气的鲜血,痛苦道,“正因为戚长胜的混天军去年冬天就被打散,所以我们才掉以轻心,进入‘狼烟峡’时太过草率,没有仔细搜索峡谷两侧的山洞,结果就中了混天军的埋伏!”

  “谁都不知道戚长胜为什么会这么快就卷土重来,又是从哪儿搜罗来大批高手,或许是他将西北地面上的邪魔外道,统统组织到了一起吧!”

  “六大派的高阶修士,基本上都提前赶到东南一带来救灾了,我们的运输舰队上,只有为数不多的筑基和结丹,戚长胜的混天军却早有准备,如狼似虎,一开始就将我们前后队分割开来!”

  “我们毕竟都是载满物资的运输舰,腹大腰圆,臃肿不堪,不便灵动厮杀,刚一交战,就损失惨重,我率领前队,冲了几次都冲不进去,反而还有被对方一网打尽的可能,无奈之下,只能一路向前逃窜,之后又损失了好几艘运输舰,这才摆脱混天军的追杀,勉强保住了八艘运输舰!”

  “只可惜,为了提升速度,大部分物资统统都丢弃掉……咳咳咳咳咳咳咳!”

  晓月真人说到这里,脸色越来越白,再次咳嗽起来,咳得人心慌意乱,好似他的心肝脾肺肾都随时会咳出来一样。

  几名太玄道门人急忙左右搀扶住,眼巴巴地看着齐中道。

  “在狼烟峡遭到突袭,所有物资统统都被戚长胜抢走,连一颗粮食都没有运送过来?”

  齐中道一字一顿,语气森然,目光渐渐凝结成了两道冰锥,不顾晓月真人看上去奄奄一息的模样,表情越来越狰狞。

  “确实如此!”

  晓月真人虚弱道,“和我在一起的各大派道友都亲眼所见,实在不是我们无能,而是戚长胜的混天军太过犀利了!”

  “孙九灵,孙掌门!”

  齐中道怒不可遏,干脆直呼师侄的名字,“整整三十船物资,你一船都没有留下,你好,你好,你真是我的好师侄,太玄道的好掌门!”

  “轰!”

  齐中道周身灵焰骤然勃发,腾空而起,在他身后化作一尊张牙舞爪的魔神!

  被灵焰激荡,整艘灵能飞舟都“吱吱吱吱”乱响,不少原本就伤痕累累的地方,再次爆出大片支离破碎的木屑!

  “此战不利,损失惨重,皆是我指挥不当,进退失据的责任,请师叔重重责罚!”

  晓月真人口吐鲜血,推开众多门人,在齐中道面前单膝跪地,梗着脖子,目光炯炯地盯着对方。

  “你,你以为我不敢么!”

  齐中道声色俱厉,头顶的灵焰神魔愈发凶狂!

  “太上掌门!”

  一直在旁边冷眼旁观的几名太玄道长老纷纷站了出来,不徐不疾道,“这次运输舰队遭到混天军突袭,损失了大批救援物资,的确有掌门的指挥之责在内。”

  “不过戚长胜这么快就卷土重来,异军突起,这是谁都想不到的事情!”

  “戚长胜肆虐西北几十年,是臭名昭著的‘四凶’之一,其实力有资格跻身天下十大高手的行列,旱魈不灭体何等霸道,光靠晓月真人单枪匹马,抵挡不住,那也不算什么,昔日修真界也不是没有出动过大队人马去围剿戚长胜,规模最大的一次,元婴都出动了二三十个,还不是没拦住戚长胜,被他给跑了?”

  “既然掌门已经殊死血战,拼得精疲力竭,奄奄一息,那还是赶紧让他好好疗伤,等伤势养好了,再来追究责任不迟!”

  所谓长老,地位崇高,很多都比掌门还要高上一辈,和齐中道是师兄弟关系,彼此并没有太大的尊卑之分,不需要听齐中道的破口大骂。

  “你们!”

  齐中道死死咬住后槽牙看,简直要将口中二十多颗牙齿统统磨平。

  “太上掌门还有什么吩咐?”

  几名太玄道长老不动声色地插入到齐中道和晓月真人之间,不知是有意无意,念到“太上”二字时,那音调似乎还稍稍重了些。

  太玄道的太上掌门,和太玄道现任掌门及若干长老,发生了悄无声息,却危险至极地对峙。

  齐中道身后的灵焰神魔,一缕缕吸回到了他的体内,黑黢黢的皮肤之上,一根根赤红色的血管和筋脉,却不断膨胀、暴突出来!

  就连李耀都感受到了齐中道如钢铁浪潮般的气势,比他在龙泉大会上和燕离人较量时,更加膨胀了十倍,真像是一堵上百米高的铜墙铁壁,就要黑压压地扑倒下来!

  空气几乎凝固。

  场面死寂一片,连一根针跌落在甲板上,都不吝于是雷霆巨响。

  就在双方一触即发之时,紫极剑宗掌门丹枫子忽然越众而出,冲齐中道施了一礼,微笑道:“正一真人,按说这是你们太玄道的家务事,我们这些外人自然是没有资格插嘴的!”

  “只不过,这次晓月真人押运的船队当中,也有好几艘大船是我们紫极剑宗所出,晓月真人并非为了一己之私,而是为各大派共同的利益,是为了天下苍生而身受重伤,我代表紫极剑宗,便要冒昧说两句了!”

  “首先,天灾未过,大敌当前,我们最主要的敌人是围攻东宁府的白莲鬼军,在这时候,最重要便是稳定和团结,天大的事情,等镇压了白莲鬼军再说,那也不迟啊!”

  “其次,整整三十艘运输船都被劫掠一空,的确是损失惨重,不过幸好我们已经攻下了虎啸城啊,虎啸城里几座大仓库的物资,足够百万灾民度过最艰苦的时候了,所以这场惨败的影响,未必有想象中那么大!”

  “即便掏空了整座虎啸城的物资还不够的话,那也没关系,只要将虎啸城此刻的模样,告诉附近宗派知道,呵呵,想必他们很快就会送来大量救灾物资,让灾民能度过劫难了!”

  “丹枫子,连你也……”

  齐中道目光如虎,死死盯着丹枫子,像是要在他脸上戳出两个窟窿来。

  丹枫子淡定自若,坦然承受,目光清澈如水,仿佛不明白齐中道的意思。

  除了李耀和燕离人之外,其余几名紫极剑宗长老都站在丹枫子背后,长剑环抱在双臂之中,散发出一缕缕淡淡的剑意。

  “丹枫子说的没错,我们金甲宗也有四艘大船被劫掠一空,都是辛辛苦苦筹措起来的物质,心痛当然是很心痛的了,但‘混天王’戚长胜的凶残狠戾是天下皆知,谁没吃过他的苦头,撞上他只能自认倒霉,也不能统统怪罪到晓月真人头上,平心而论,即便换成我们去守卫运输舰队,就能抵挡住戚长胜么?”

  包括戟武堂主步天铜在内,几名金甲宗长老纷纷站了起来。

  “我们风雷谷的意思也是一样,眼下大敌当前,有什么事等镇压了白莲教再从长计议,从长计议么!”

  几名风雷谷长老也挺身而出,和晓月真人、丹枫子、太玄道长老、金甲宗长老站到一起。

  “反正现在,赈济灾民的物资已经足够,实在不够,让周围宗派拿出来,谅他们不敢不拿!”

  飞灵岛的金丹和元婴们,也站到了晓月真人、丹枫子一边。

  这边,是几十名各大宗派的长老、宗主和掌门,诸多金丹和元婴们。

  那边,只有“铁圣”齐中道孤零零一人。

  铁圣齐中道直愣愣地看着诸多“道友”,就像是一下子衰老了十几二十岁,忽然失去了力气,原本勃发如蛇的筋络和血管统统枯萎下去,嘴角颤抖了半天,不知该说什么,身形微微颤抖,似乎天旋地转,连站都站不稳了。

  “师兄。”

  一名太玄道长老毕恭毕敬道,“就像您经常说的,大局为重啊!”

  “大局?”

  齐中道苦笑几声,“大局!”

  他喉结滚动了好一阵子,终于无话可说,仰天长叹一声,一抖袍袖,化作一道灰扑扑的流光,飞到九霄云外,落个眼不见为净去了!

  只留下一座满目疮痍,空空如也的虎啸城,还有城外一无所知,正在狼吞虎咽,感激涕零的百姓们。

  而那黑煞教主段兴义凄厉的嘶吼,似乎仍在夜幕下久久回荡:“……你们根本就没打算放粮,你们根本一颗粮食都没打算掏出来!”(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