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37章 喝不完杯中酒!

第1437章 喝不完杯中酒!

  夜幕深沉,流窜的星芒交织成罗网,笼罩住整片天地。、

  虎啸城下,无数儿臂粗细的火炬连绵排开,加上修真者的仙家法术加持,光芒交融成一片,照耀有如白昼。

  经过一整天奋战,附近大水都被排开,又用虎啸城废墟中拆出来的砖块山岩,垒砌成了简陋的堤坝,将一座座孤岛的面积都不断扩大,渐渐连接到了一起,好似海底的陆地一块块隆起。

  偌大的空地上,以大粥锅为核心,被各大宗派的旗号分割成了一块块独立的区域,又挖出了大量的壕沟、陷坑、土墙,夯实的地面上,还摆放着石锁、石锤等打熬筋骨的器械,还有刀枪剑戟之类的兵刃。

  更有一个个密不透风的营帐,里面摆放着各大宗派秘而不宣的检测法宝,专门用来检测根骨和灵性的。

  “喝!喝!”

  无数瘦骨嶙峋,如野狗一般的灾民,还没从洪水肆虐的恐怖中苏醒过来,便在陷坑和土墙之上摸爬滚打,又用石锁和石锤在自己身上碾来碾去,碾出满口鲜血都不肯放弃,那曾经学过些刀枪棍棒,粗浅功夫的灾民,更是豁出性命去,将大枪或钢刀舞得虎虎生风,水泼不进!

  这是各大宗派,在虎啸城下广开山门,招兵买马。

  这年头,虽说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人遍地都是,但绝大部分百姓都是衣不遮体、食不果腹,胳膊没有三两肉,风一吹就歪歪扭扭地瘫软下去,根本只能浪费粮食,对修炼宗派而言,是半点用处都没有的。

  天灾来袭,一视同仁,非但普通百姓要逃难,就连原本家境富裕一些,有实力喝酒吃肉,强身健体,锤炼武技的富户一样要逃难。

  一路逃难,连番折腾下来,还有力气完成修炼宗派安排的这些测试,那资质和根骨都没得说,即便当不了内门弟子,当个外门弟子或者修炼宗派附庸家族的家丁、佃户,都是绰绰有余。

  更妙的是,这些人和修炼宗派在各自势力范围内招募的本地人不同,为了生存下去,他们连卖身契都是肯签的。

  正所谓“修炼期间,死走逃亡,各安天命,就算修炼有成,也必须为师父和宗派效力终身,如有异心,天打五雷轰,人人得而诛之”!

  这些身强力壮,又背井离乡,还签下了卖身契的人,便是修炼宗派最好的炮灰来源了。

  诸如两名仙师斗法,“啪”一个掌心雷过去,一下子劈死对面宗派几十名弟子,死得基本上就是这些人。

  又或者要去探索极度危险的遗迹,神秘莫测的妖窟,或者要和白莲教、混天军、幽云鬼骑之类的敌人交锋,最先派出去的,当然也是这些人。

  这些道道,都是丹枫子告诉李耀的。

  这令李耀更加恶心,简直一秒钟都忍受不了。

  而在虎啸城中,正在爆发另一场更加激烈的争执,包括太玄道、紫极剑宗等六大派,还有诸多一起来救灾的中原宗派纷纷参与其中,那就是对虎啸堂遗留下来的大量资源,包括法宝、晶石和虎啸堂的低阶门人在内,应该如何分配的问题。

  李耀这才知道,原来虎啸堂的低阶门人,即便有可能曾经参与过黑煞教的行动,都不是必死无疑的,而是本着“上天有好生之德”的态度,送到各大宗派去“严加管束”,给他们“洗心革面,重新做人”的机会。

  看着那些羽扇纶巾,仙风道骨的高阶修士们,一个个像是饥肠辘辘的鬣狗般,扑向虎啸堂庞大的腐蚀,饕餮无度地撕扯下一块块鲜血淋漓的臭肉,李耀真是对这些古修世界的“名门正派”彻底失望!

  他终于明白,这些“名门正派”,真如虎啸堂主和黑煞教主所说,是打着救灾的幌子,到这里来大肆捞取好处的。

  想想也是,倘若大部分古修不是这种德性的话,又怎么会爆发席卷三千世界的超级内战,令整个古代修真文明都毁于一旦呢?

  即便只是从“混沌”巴彦直前辈的遭遇,就可以看穿绝大部分古修的真面目了!

  李耀越来越不想在这样腐朽没落的古修世界待下去了,他迫不及待想要回到现代修真文明世界中。

  甚至,哪怕是和冷酷无情的真人类帝国,或者毫无感情、如机械一般的圣约同盟打交道,似乎都好过和这些道貌岸然的家伙混杂在一起,听他们什么“替天行道,斩妖除魔”的鬼话!

  李耀决定了。

  等白莲教的事情一了结,就找个借口出去游历一段时间,去古圣界的二号卫星上,把星炬搭建起来再说!

  他一个人在茫茫黑夜中乱走,距离虎啸城越来越远。

  背后是灯火通明,嘈杂万分的城市,前方是被洪水肆虐,臭烘烘,烂乎乎的田地。

  但他竟然分不清,一前一后,哪个是鬼蜮,哪个才是人间!

  忽然,李耀嗅到了一股略带刺激性的香气,是某种浓郁醇厚的药酒,混合着七八种肉香,勾人魂魄的味道。

  隐隐听到前方极远处,传来开怀大笑声。

  李耀好奇心大起,提着鼻子,顺着香气飘来的方向,深一脚、浅一脚走了过去。

  走了老半天,才看到一颗被雷劈死的歪脖子树下面,一口不大的烂泥潭里,斜靠着一艘破破烂烂的小舢板。

  旁边架起一口大锅,“咕嘟咕嘟”不知煮着什么,香气顶得锅盖“啪啪”作响,简直要凝聚成牛奶般的乳白色烟雾四溢出来。

  还有酒,一字排开的几十坛老酒,光酒坛子都是油光发亮,隐隐散发出暗金色光芒的好东西,泥封上面还打上了戳记,是一头威风凛凛的老虎模样,赫然是虎啸堂珍藏的佳酿!

  小舢板上,一头一尾,坐着两人,赫然是英俊潇洒,玉树临风,又荤素不忌的妙僧苦蝉大师,还有衣衫褴褛,邋里邋遢,脏臭到了极点的叫花子巴小玉!

  苦蝉大师和巴小玉,似乎是相识多年的老友,叉手叉脚,放浪形骸,没半点规矩。

  巴小玉随手一抄,用灵能吸起一坛老酒,打碎泥封,将黄澄澄如蜂蜜般的酒液倒在两个大水瓢里,拍手笑道:“虎啸堂这帮兔崽子,杀人放火,作恶多端,那是比癞皮狗都不如!不过炮制的这些‘熊心豹胆虎骨酒’,真他娘是天下一等一的佳酿!叫花子第一次看到姓段的两父子喝酒,便馋得连虫儿都要顺着喉咙钻出来,恨不得跳将下去,一拳一个,打翻算数,将所有老酒统统喝干啊!”

  “苦熬一年,终于等到今天,用和尚的话说,真是阿弥陀佛,妙哉妙哉!喂,和尚,这里三十坛酒,你喝一坛,剩下的叫花子喝,倘若你不够,便多吃些肉!”

  说罢,巴小玉双手捧起水瓢,张开血盆大口——抛开血妖界的妖族不算,李耀从未见过有人能将嘴巴张得这么大——“咕嘟”一口,一大水瓢熊心豹胆虎骨酒,便涓滴不剩了!

  “咯!”

  巴小玉打了个惊天动地的酒嗝,哈哈大笑道,“喝不完杯中酒,斩不尽恶人头,痛快,痛快!”

  他不急着去倒第二瓢酒,却是叉开五指,用灵能又吸了两坛酒,手臂一抖,两坛酒高高抛到了半空中,“砰”一声砸了个粉碎!

  “雷音门!青霞城!无相宗……还有所有被黑煞教害死的人,所有修真者和普通人,你们今天,终于可以瞑目啦!”

  美酒如雨,纷纷扬扬,好似支离破碎的星辰,洒落在暗无天日的大地之上。

  苦蝉大师叹息一声,托着那串拳头大小的念珠,虚虚漂浮到了半空中,在一连串静谧安定的经文声中,缓缓旋转,放出柔软至极的光芒。

  “什么不三不四的东西,在那里藏头露尾地偷听,要偷叫花子的酒么!”

  巴小玉忽然双目圆睁,啐了一口,朝李耀的方向骂了一句。

  李耀暗暗皱眉,他并没有藏形匿迹,而是大大方方走过来的,虽然这里黑灯瞎火,但是在繁星映照之下,以巴小玉的修为,绝不可能认不出他。

  既然知道他是谁,为何是这样的态度?

  李耀感觉到,叫花子巴小玉对他存在相当浓烈的敌意。

  这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了,李耀确定叫花子巴小玉和灵鹫上人应该是素不相识,没什么恩怨才对。

  “老巴,稍安勿躁。”

  苦蝉大师停止念诵,微微睁开双眸,冲李耀微笑致意,又转头对巴小玉道,“我看灵鹫施主眉心凝而不散,双眸锐而不伤,虽有杀气隐隐缭绕于印堂之上,却并无太多凶残狠戾之意,不像是丧心病狂,残忍嗜杀,灭绝人性之辈!”

  “修真界传言,他曾经鸡犬不留地血洗了好几个部落,赫赫凶名传遍整个巫南,和尚知道老巴你嫉恶如仇,自然不愿意和这样的人为伍。”

  “但是依和尚之见,倒看不出现在的灵鹫施主,是这样的人。”

  “要么,是此事内有隐情,传言有误,以讹传讹,毕竟那都是将近一百年前的事情了;要么,是灵鹫施主得到大周铸剑师严烛的传承之后,真的大彻大悟,痛改前非,脱胎换骨,重新做人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