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39章 对酒当歌!

第1439章 对酒当歌!

  这番话令齐中道沾满了冰晶的睫毛一抖,木然的脸庞上,冰壳片片皲裂。.?r?a?n??e?n?`

  叫花子巴小玉有些脸红,抓耳挠腮道:“是是是,是叫花子孟浪了,齐道友,叫花子最喜欢胡说八道,你千万别忘心里去啊!叫花子知道,整天和那帮鸟人厮混在一起,看着他们笑嘻嘻的面孔,却不能一拳打过去,的确是很煎熬的事情!想当年,叫花子就是受不了整天和这帮鸟人虚与委蛇,两面三刀,所以干脆连自家宗派都不要啦,还是当一介散修,混迹于市井之间,想哭就哭,想笑就笑,想吃就吃,想睡就睡,这才痛快!”

  齐中道还没回应,苦蝉大师先道:“你可以不管自家宗派,但齐施主却不能不管太玄道,不能不管这摇摇欲坠的修真界。”

  “目下的修真界虽然乌烟瘴气,勾心斗角,一盘散沙,但终究还维持着几条表面上的规矩,至少在桌面上,大家还是一团和气,共同捍卫正道,谁要是敢冒天下之大不韪,明火执仗去吞并其他宗派,光明正大地为非作歹,就像虎啸堂和黑煞教一样,那就是邪魔外道,要被群起而攻之的!”

  “倘若连这点儿表面上的秩序都荡然无存,修真界彻底分崩离析,再次陷入如原始丛林般弱肉强食,无法无天的战乱时代,不知又有多少百姓要遭殃啊!”

  “兴,百姓苦,亡,百姓苦,但比较起来,总归还是天下大乱时,百姓受得苦多些,要不怎么说,宁为太平犬,不为离乱人啊!”

  “大厦将倾,独木难支,齐施主难道不知道,自己是明知不可为而为之么,倘若真的爱惜羽毛,沽名钓誉,他又何必一次次出头,一次次当这个吃力不讨好的什么‘盟主’,不过四个字,‘尽力而为’罢了!”

  叫花子巴小玉动容,左右一看,用来当海碗的水瓢却是用完了,他将自己刚才用过的水瓢,拿衣服仔仔细细擦拭了三遍,倒了满满当当一瓢酒,双手捧着,恭恭敬敬递过去,道:“齐道友,过去几十年,虽然咱们被修真界中人并称为‘大乾三圣’,却是天南海北,各走一边,我当我的叫花子,你当你的修真界盟主,并没有太多交集!”

  “今夜过后,或许大家能当个朋友!”

  齐中道一言不发,静静听着苦蝉大师的话,看着叫花子巴小玉捧过来的酒,眼眶忽然红了,双手接过酒来,一饮而尽,从喉管到胸腹之间,发出雷霆般的“咕噜”声。

  “好酒,还有没有?”

  他的声音就像是生锈的齿轮,正在被润滑油一点点地泡开。

  “有,有!”

  叫花子巴小玉拍手笑道,“实在没有,大不了叫花子再回城里去偷!”

  “嗖!嗖!嗖!”

  他干脆用灵能又吸过来几个大酒坛,也懒得再去找水瓢,直接打碎泥封,仰头就倒,金灿灿的琼浆玉液如大河流水,飞瀑直下,却没有一滴洒落到他的血盆大口外面,也是一奇!

  “呼!”

  眨眼功夫,一坛熊心豹胆虎骨酒,又被他喝得涓滴不剩,他“嘿嘿”坏笑几声,用空荡荡的酒坛,在泥淖之中兜起了半坛烂泥,运足灵能,“呼”一声朝远处的黑暗中狠狠砸了过去!

  “噗”一声闷响,酒坛不知被什么东西砸碎,又是一阵“咻咻咻咻”之声,酒坛里的烂泥,统统化作泥点飞了回来,万千泥点都像是长着眼睛,不冲别人身上飞,偏偏像是小石子一般,朝巴小玉劈头盖脑砸了过来。

  巴小玉怪叫一声,如一抹黑烟般冲天而起,窜到歪脖子树的最上方,冲着黑暗中喊道:“姓燕的,叫花子在这里大摆筵席,请人喝酒,你来凑什么热闹?”

  脑袋锃亮的侏儒剑客燕离人,从黑暗的泥淖中缓缓走了出来,每一步都轻轻点在烂泥之上,脚尖却没沾染半点尘埃。

  他环抱短剑,面无表情,淡淡道:“我是来练剑的。”

  巴小玉道:“为何不在城中练?”

  燕离人道:“城中鸡鸣犬吠,太过吵闹,还是这里够清静。”

  苦蝉大师微笑道:“加上燕道友,你们‘大乾三圣’便到齐了,还有灵鹫施主,亦是最近修真界中口耳相传,要加入‘大乾三圣’中的超卓人物,既然大家如此有缘,燕道友不妨一起过来小酌!”

  燕离人连瞄都不瞄一眼,摇头道:“我不喝酒,喝酒之后,剑会变慢。”

  巴小玉眼珠一转,怪笑道:“既然你不喝酒,怎么知道喝酒之后,剑会变慢?叫花子就听说有一种‘醉剑’,便是要在喝得醉醺醺,晕乎乎,天旋地转之时,才能发挥出虚无缥缈,变幻莫测的最强神通!”

  燕离人道:“我怎么没听过,是你胡编乱造的吧,就好像上次你告诉我,倘若学会用双脚来握剑,那么双手双脚,便可以同时握住四把剑,将一套剑法的威力增强四倍一样。”

  巴小玉竟然点头道:“说对了,的确是叫花子胡编乱造的,不过你这么厉害,说不定喝着喝着,真能创造出这么一门‘醉剑’的神通来,岂不妙哉?”

  燕离人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竟然也一本正经地点了点头:“有道理,我这么厉害,倘若世界上真有‘醉剑’的话,一定会被我创造出来的!”

  说着,他大摇大摆朝小舢板走了过来。

  就在众人都以为他要一步跨上小舢板时,燕离人忽然毫无半点预兆地消失。

  下一秒钟,他却出现在了歪脖子树上方,叫花子巴小玉的头顶,周身闪耀着四道凌厉至极的寒光!

  没人看清楚他是怎么窜上去的,也没人看清楚他是怎么把鞋袜都脱掉的,更没人看清楚他究竟是从腋窝还是裤裆还是脚趾缝里,掏出了四把剑,分别用双手和双脚来驾驭!

  四道寒光,迎风一抖,瞬间化作了四十道,四百道,四千道,如疾风骤雨,似金蛇狂舞,笼罩叫花子巴小玉周身!

  叫花子巴小玉惨叫一声,狼狈不堪地向后翻了几十个跟斗,一直插在脖子后面的烟袋杆叼在嘴边,“呼”一声,眼袋杆中喷出一片七彩纷呈的烟雾,有若活物,化作一头头灵貂,将所有剑芒,统统吞噬进去!

  “姓燕的,你干什么!”

  巴小玉从七彩烟雾中探出一个脑袋,气急败坏地叫道,“叫花子好心好意请你喝酒,你这是恩将仇报么?”

  “没什么。”

  燕离人瞬间发出四千剑之后,四把飞剑忽然又没有半点预兆,消失得无影无踪,正如他们出现时一样。

  燕离人轻飘飘落到了小舢板上,对着半空中藏在七彩烟雾里的巴小玉道,“我只是想告诉你,那套用双手双脚同时控制四把飞剑的剑法,已经被我练成了,只不过,它并不能像你所说,将剑法的威力提升四倍那么多,充其量,也就提升不到两倍而已。”

  说着,燕离人也不和其他人打招呼,自顾自吸起一坛熊心豹胆虎骨酒,拍碎泥封,“咕嘟咕嘟”灌下去半坛,砸吧着嘴道:“醉剑?”

  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剩下半坛也往嗓子眼里倒了进去。

  “你——”

  叫花子巴小玉恨得牙痒痒,从七彩烟雾中窜了出来,众人这才知道他刚才为什么要躲在里面不肯出来。

  原来是燕离人的剑实在太快太利,他虽然堪堪躲过剑芒,但破破烂烂的衣衫,却是彻底被撕扯得不成样子,简直像是一条条碎布披挂在身上,别提多么狼狈。

  “这酒不错,我好像真的略有所悟了!”

  燕离人又拍开第二坛酒的泥封,认真道,“倘若真能练成这‘醉剑’,再来找巴兄试剑!”

  巴小玉脖子一缩,不说话了,也劈手抄起一坛酒,瞪大眼睛牛饮。

  燕离人一边抚剑,一边饮酒。

  巴小玉气咻咻地抱着酒坛,恨不得连坛子都啃下去。

  苦蝉大师端着一瓢酒,却不急着喝,而是细细品味着醇厚的酒香,眉眼间的悲悯之意,被这酒香,稍稍冲散了一点。

  齐中道倚着歪脖子树,神情落寞,看着灯火通明,热闹非凡的虎啸城,只是一坛一坛地灌下去,黑黢黢的面孔逐渐焕发出了一抹抹红光,就像是从内而外,正在被高温烧灼的铁疙瘩一般。

  李耀慢条斯理地小酌,偷眼看这几名天下无敌的大高手,一个个都颇为有趣,心底的阴霾,倒是消散了不少。

  他们五个,都是接近或者超越元婴期巅峰境界的大高手,红尘俗世间的美酒,即便灌上整整一个仓库,都不可能喝醉。

  不过,这熊心豹胆虎骨酒,却是虎啸堂秘制的药酒,专门为段家三名元婴准备,除了熊心、豹胆和虎骨之外,还掺杂了上百种妙不可言的天材地宝进去,即便对元婴强大的神魂,都有滋润和熏陶的作用。

  不一时,几十坛熊心豹胆虎骨酒,都被五人喝了个一干二净。

  其中李耀和苦蝉大师喝得最少,几乎是两人分享了一坛。

  其余三人,像是斗酒一般,你争我夺,分别灌下去大约十坛。

  铁圣齐中道的眼珠,彻底喝红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