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44章 感同身受!

第1444章 感同身受!

  “咔嚓咔嚓咔嚓咔嚓!”

  万千骷髅兵越跑越快,骨骼摩擦发出尖利的怪响,汇聚成一片令人毛骨悚然的海洋。

  更有那十几米乃至几十米高,由白骨垒砌而成的法坛和攻城塔,也在骷髅兵的簇拥下,慢慢往城墙方向移动。

  跟随着骷髅兵的是高度腐烂,面目狰狞到极点的行尸,光是看一眼都能叫人发三天三夜的噩梦。

  那些经过特殊炼制的铜尸、银尸和金尸,依旧拱卫着阴兵鬼军深处的白骨道宫,冷冷观察着战局细微的变化。

  镇海听涛大阵全力运转时,整座东宁府都在微微颤动。

  不断****而出的幽蓝电弧,将一条又一条残魂、骷髅和行尸都撕成了碎片。

  但残魂的湮灭,却也极大干扰了镇海听涛大阵的运转。

  随着游离于空气之中的残魂碎片越来越多,大阵上的涟漪波动越来越剧烈,色泽也越来越黯淡,逐渐变得稀薄、通透起来。

  越来越多的残魂、骷髅和行尸,突入防御大阵内部。

  不少地方,镇海听涛大阵甚至和阴兵鬼军释放出的白莲迷雾互相纠缠在一起,彼此冲突,吞噬和消融,出现了一个个久久不散的窟窿。

  阴兵鬼军中庞大的白骨攻城器械,便穿过窟窿,一寸寸朝着东宁城进军。

  “斩妖除魔,就在今朝!”

  “你们的一家老小统统都在城里,难道你们想要他们,变成城下这般模样么?”

  “冲啊,冲啊,玉琼楼、东江会、海沙派等十二个宗派联合发布了悬赏,奋勇敢战者,优先纳入宗派,成为外门弟子!原先的外门弟子,亦能晋升为内门弟子!内门弟子,根据战功不同,各有功法、法宝和晶石的赏赐!”

  自古据城而守者,从来没有傻乎乎蜷缩在城楼之上被动挨打的,那样的话,再坚固的城池都守不了三天。

  非要遴选城中精兵,主动出击,摧毁敌方的攻城器械,挫伤敌方士气不可!

  趁着阴兵鬼军尚未进攻上来,东宁城的主城门缓缓洞开,城中朝廷精锐铁骑如一道黑铁旋风般卷了出来,紧随其后的是各大宗派的低阶弟子。

  至于高阶修士,自然是化作一道道流光,朝漫天飞舞的阴魂掠了过去!

  朝廷精兵,百战余生,自有一股凛然不可侵犯的血腥杀气,众多精兵的杀气凝聚在一起,又经过修真者的加持,形成一蓬蓬有若实质的红雾。

  这雾气弥散到哪里,哪里的阴兵鬼军就像是触碰到了岩浆一般,发出“吱吱”怪叫,冒出缕缕白烟,重则湮灭于无形,轻者都要被烧融到大半灵体,变成一道道扭曲不定的波纹。

  修真者更不必说,祭起的刀枪剑戟十八般法宝中,绽放出赤橙红绿青蓝紫各色耀眼光华,犹如一把把利剑般直刺阴兵鬼军的腹心,几乎没有阴兵鬼军,是他们的一合之敌!

  “哗啦!哗啦!哗啦!”

  大军摧枯拉朽,很快将几座突入镇海听涛大阵中的白骨法坛和攻城塔统统摧垮。

  白骨法坛一旦倒塌,笼罩在阴兵鬼军头顶的白莲迷雾立刻消散,失去白莲迷雾的保护,不少新死残魂再也维持不住灵体,当场塌缩、湮灭、消散,即便积年老鬼,都变得有些惶恐不安,犹豫不前,就像是失去了最坚固的铠甲。

  乍一看,阴兵鬼军一触即碎,完全不是修真者和朝廷大军的对手。

  但仔细观察便可以发现,随着时间的流逝,越来越多阴兵鬼军“惨死”在修真者的法宝之下,却是将不少法宝都腐蚀得黯淡无光,隐隐被一道道灰色或者黑色,如小蛇般的气流缠绕。

  而看似大杀四方,势如破竹的修真者们,也一个个印堂发黑,双目无光,动作越来越迟缓,脸上逐渐出现了一道道连他们自己都没有察觉的诡异表情。

  即便站在灵能飞舟之上,李耀都能感知到下方的战场,就像是一锅沸腾的毒液,“咕嘟咕嘟”冒出一团团致命的毒气。

  只要置身这片战场,哪怕境界再高,道心再坚固的修真者,或者是再强大的法宝,都免不了会被大量残魂干扰、污染、腐蚀,即便获胜,都是杀敌一千,自损八百的惨胜。

  这就是阴兵鬼军的可怕,也是绝大多数修真者,不到万不得已,都不愿意和阴兵鬼军正面碰撞的原因。

  忽然——

  冲在最前面一名威猛无铸的东南宗派本地修士,刚刚扛着一柄霸气无双的九环金背斩马刀,一刀劈碎了十几头骷髅兵,又一记掌心雷轰得几十缕残魂都灰飞烟灭,却忽然双目圆睁,脸色铁青,脸上浮现出一道道纵横交错的黑纹,如一只硕大无比的蜘蛛趴在面门之上,将战刀往旁边一丢,死死卡着自己的脖子,满地打滚,惨叫起来!

  却是一头或者数头积年老鬼,趁他不备,钻进了他的脑域,对他发动了致命的神魂攻击!

  这名东南修士的倒下,就像是一个信号,在越来越多积年老鬼的阴魂缠绕之下,更多修真者莫名其妙就手舞足蹈、口吐白沫、神志不清起来!

  有些人在痛苦挣扎片刻之后,口鼻眼耳中都会喷涌出道道浓烈的黑气,黑气中还夹杂着“吱吱吱吱”的尖叫声,那都是从他们脑域中驱散出来的积年老鬼,附体不成,削弱得厉害,甚至不用他们再补刀,就会被冲天杀气给撕成碎片。

  但也有一些神魂比较脆弱,或者刚刚受伤的低阶修士,在一阵剧烈的颤抖之后,会彻底变成黑气缭绕、青筋暴露、双目凸出、死气沉沉的傀儡,反而一声不吭,捡起刀剑,朝自己的战友杀去!

  这些人,或是被积年老鬼成功附体,或是被阴鬼干扰了他们的听觉、视觉和嗅觉神经,让他们误以为身边的战友才是腐臭不堪的行尸,挥舞着刀剑,低吼着向战友攻去!

  原本锐不可当的修真者和朝廷军队,顿时乱作一团。

  阴鬼大军中的精锐,那些用特殊微生物调制出来的铜尸、银尸和金尸,还有用各种异兽骸骨炼制而成,骨骼上又镌刻着邪异符文的超级骷髅兵,终于出动!

  这些精锐的战力,至少堪比修真者中的炼气期高阶甚至是筑基修士,动作迅捷无比,根本没有普通行尸和骷髅的死板、迟缓和僵硬,转瞬之间,就杀到东宁城下。

  东宁城中寥寥可数的高阶修士,亦是倾巢而出,和阴兵鬼军杀到一起,上演了这场活人和死人之战的最高潮!

  “就是现在!”

  天空中,观察到了阴兵鬼军阵型的松动,一艘灵能飞舟缓缓离开战场,从战场右翼兜了一大圈,朝对方后阵掠去。

  在对方尚未发现之前,五道流光已经跃出船舷,如同五颗流星,朝阴兵鬼军的核心,那座白骨道宫怒射而去!

  “白莲老母一定就在白骨道宫之中,只要斩杀此獠,就能平息这场阴鬼之乱!”

  “各位道友,千万小心,不要和四周阴鬼纠缠,倘若被万千阴魂污染,灵能一时运转不灵,极容易陷入大军围困之中,就算能逃出生天,都要折损大量修为!”

  “白莲老母虚无缥缈,没有固定形体,极难捕捉和斩杀,各位一定要小心!”

  五道流光,自然就是李耀、燕离人、齐中道、巴小玉和苦蝉大师五名超级元婴。

  也只有他们五个,才有可能在万千阴兵鬼军的拱卫之下,击杀白莲老母。

  只是,一门心思要将白莲老母置于死地的齐中道自然不会知道,李耀却是存了别样的心思,想要放白莲老母一马,再趁机追踪上去,找到白莲老母的老巢。

  这场活人和死人的战争,纯粹是一场悲剧,活人固然有渴望生存的权力,但死者的复仇,难道便是一点道理都没有么?

  就算今天真的能够将白莲老母彻底镇压,只要这天下依旧是一个密不透风的大酒缸,那用不了多久,依旧会出现无数冤魂,又在这些冤魂中,生出一个新的“红莲老母”、“黑莲老母”,“青莲老母”!

  李耀暗暗下定决心,要用自己的方式,来打破这个酒缸,结束这场永无止境的悲剧!

  五道流光,瞬息间冲入阴鬼大军之中,立刻被无所不在的白莲迷雾包围。

  李耀清清楚楚感知到了,所谓被阴魂干扰究竟是怎么回事。

  那就像是有无数记忆碎片狠狠贯穿了他的脑域,令他在一瞬间感受到了无数段支离破碎的人生。

  恍惚间,他仿佛是一个在激流湍急中苦苦挣扎的灾民,眼睁睁看着自己的家园被洪水吞噬。

  下一秒钟,他又变成一个被焚风烧伤,躺在路边无人来看顾的病人,在万蚁噬骨般的痛楚中慢慢死去。

  第三秒钟,他又变成一个饥肠辘辘的灾民,肚子里装满了杂草和树皮,眼睁睁看着修炼宗派金碧辉煌的山门,歪歪斜斜地倒在地上。

  洪水、火焰、烈日、凶兽!

  无数惨不忍睹的画面在他眼前逐一滑过。

  呻吟、惨叫、求饶、咒骂、厮打!

  无数声音亦贯穿了他的耳膜。

  痛苦、侥幸、希望、绝望、仇恨!

  各种负面情绪就像是毒蜘蛛一样,在他的大脑皮层上爬来爬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