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45章 白莲现身!

第1445章 白莲现身!

  这是无数人,无数百姓和修真者在惨死之前留下最深刻的记忆。

  此刻统统化作利刃,搅动得李耀脑域翻天覆地。

  即便李耀脑域中拥有血色心魔如此诡异的存在,能疯狂吞噬大量负面情绪,依旧赶不上这些负面情绪涌入的速度!

  毕竟,这里有百万阴兵鬼军,百万人的仇恨和冤屈凝聚在一起,绝对是一股毁天灭地的力量!

  冤魂缠身,道心污染,神念干扰,灵能阻塞,即便元婴期巅峰境界的修为,亦受到极大影响。

  李耀早就习惯了负面情绪的冲击,还算比较好的,其余几名元婴同样神色凝重,周身淡淡漂浮着一抹黑气,就像是有万千近乎透明的小虫,想要找到缝隙钻到他们体内去!

  就在这时,众人耳边传来悠长的佛号。

  苦蝉大师的符文念珠再次崩断,化作十八颗飞火流星,在五人周围疾速旋转,放出道道金芒,汇聚成一口巨钟般的护盾,将四周邪祟之气统统震散。

  “阴鬼太多,不可恋战,直取白莲老母的白骨道宫!”

  齐中道怒喝一声,番天印再次出手,底下无数骷髅和行尸都碾成渣滓,只可惜对阴鬼的效果却微乎其微。

  燕离人一言不发,四道剑芒骤然喷出,在周身急速缭绕,交织成一个密不透风的大光球,任何胆敢靠近的阴兵鬼军,无论是骷髅、行尸还是阴魂,一旦触碰到这个光球,统统都被斩成支离破碎!

  “唰!”

  光球向前一路碾压了数百米,李耀为燕离人炼制的第四把剑,终于出手,剑气如虹,瞬息跨越万千骷髅和行尸的头顶,直接劈到那座垒砌成白莲盛开模样的白骨道宫之上!

  缭绕在白骨道宫四周的森森鬼气,根本抵挡不住燕离人的剑气,瞬息就烟消云散,就连白骨道宫本身,都在“哗啦”一声之后,被剑气劈成两半,向四周爆裂开来,摊在地上,变成一堆白惨惨的碎骨。

  只是,白骨道宫之中空空荡荡,并没有半条鬼影!

  “嗬嗬,嗬嗬嗬嗬!”

  虚空中传来一连串阴森可怖,又尖又利的女子笑声,满地白惨惨的碎骨竟然在慢慢蠕动中,重新拼凑起来,变成了一头硕大无比的白骨巨蝎,而蝎子背后用各种奇形怪状的骨头茬子,拼凑成了一张咬牙切齿的女子面孔。

  即便是用白骨拼凑而成,这女子的面容依旧称得上“清秀”二字,只是那扭曲至极的表情,叫人看一眼就心脏结冰,更别说她发出一声惨过一声的狞笑,简直比九幽黄泉深处厉鬼的哭泣还要难听!

  “嗤嗤!嗤嗤嗤嗤!”

  从这白骨巨蝎的骨头缝隙之中,喷涌出大团浓烈的白烟。

  一旦沾染到这白烟,原本黯淡的阴鬼残魂统统凝练起来,张牙舞爪,大声咆哮。

  原本行动迟缓的骷髅和行尸,亦变得迅捷无比,分成两队,一队拦截在五名超级元婴和其余修真者之间,拼死隔绝双方的联系,另一些却是朝五名超级元婴包围过来!

  白莲老母万明珠的修为,竟然高到如此不可思议的程度,并没有附身在普通僵尸体内,而是附身在整座白骨道宫之中。

  万千白骨,都是她的化身,可以随意变换组合,诡谲莫测!

  “白莲鬼婆!”

  齐中道催动番天印,朝白骨巨蝎压迫过去,直压得那些骨头茬子都“咔嚓咔嚓”作响,“驾驭万千鬼兵,围攻修真重镇,你真是丧心病狂,不知死活到了极点!敢和整个修真界作对,便是灰飞烟灭,永不超生的下场!”

  “万明珠!”

  叫花子巴小玉也将那根黑黢黢的烟袋杆抄在手里,烟袋杆一点橘红色的微芒闪烁不定,不时有一缕缕烟雾逸散出来,他不复平时的嬉皮笑脸,却是面沉似水道,“冤有头债有主,当年害你一家老小惨死,还想把你们炼制成‘五煞白骨尸’的‘竹山教’,已经被你满门屠灭了,你有天大的血海深仇,都该报了吧?又何必将一腔愤恨,迁怒于其他宗派,还有无数无辜者呢!”

  “阿弥陀佛,万施主。”

  苦蝉大师的声音,亦是带着一丝苦涩之意传来,“苦海无边,回头是岸,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你因为一己私怨,就挑动无数亡灵不安,化作阴兵鬼军,在东南造成多少杀戮,多少浩劫?你入魔已深了,快快悔改吧!”

  “哈哈,哈哈哈哈!”

  白骨巨蝎背后的惨白人脸,发出一阵凄厉的狂笑,“齐中道,巴小玉,苦蝉,燕离人,还有……灵鹫上人?所谓正道最强的五大元婴,今天终于到齐了么?”

  “齐中道!”

  “我和你们这些表面上冠冕堂皇,满肚子脏心烂肺的修真者作对,也不是一天两天,你们几十次大军围剿我,想要将我灰飞烟灭,永不超生,又有哪次得偿所愿了?你无须逞口舌之利,要杀要剐,尽管来试试吧!”

  “巴小玉!”

  “你也不要以为自己平日有几分行侠仗义,嫉恶如仇的虚名,就有资格在这里教训我!你也不过是一个沽名钓誉的小人,只敢查查虎啸堂之类的老底,对付黑煞教之类不入流的小角色罢了!别说太玄道、紫极剑宗等等六大派干的丑事,就说东宁城中三十三家宗派发家时干的那些见不得光的勾当,你敢桩桩件件都查个一清二楚,让罪魁祸首都认罪伏法么!”

  “苦蝉!”

  “这么多元婴里,就数你这个秃驴最虚伪!什么放下屠刀,回头是岸?那些修真者压迫我们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出来叫他们放下屠刀?那些大老爷骑在我们脖子上为所欲为的时候,怎么不见你出来叫他们回头是岸?那么多百姓被修炼宗派活活逼死时,你在哪里?还有人被逼得卖儿卖女时,你在哪里?我们母子几个被竹山教活活炼制成‘五煞天罗母子连环白骨尸’的时候,你这秃驴又在哪里?”

  “现在我们死了,有能力用我们的仇恨和冤屈,来讨还一个公道了,你这秃驴却偏偏钻了出来,要我们放下屠刀,立地成佛?”

  “哈哈,哈哈哈哈,你这秃驴,不是蠢就是坏,放下屠刀,哪里能立地成佛?我来告诉你,放下屠刀,便只能任人宰割!”

  话音未落,那白骨巨蝎的尾巴忽然一摆,朝苦蝉大师攻了过来!

  与此同时,周身各处骨骼亦一阵蠕动,从中射出了四条白骨锁链,将包括李耀在内的其余四名元婴纷纷隔开!

  白莲老母万明珠以一敌五,和天下群雄争锋,竟然毫无畏惧,主动出击!

  苦蝉大师眉眼间的愁苦悲悯之色愈发浓郁,一言不发,禅杖迎向白骨巨蝎的毒尾。

  “咔嚓”一声,毒尾骤然爆裂!

  李耀等四名元婴亦是轻轻松松,就将四条白骨锁链震断!

  齐中道的番天印将白骨巨蝎牢牢固定在地上动弹不得,几条乱舞的肢体都要深深嵌入到地底。

  燕离人又是一道势不可挡的剑气****而出,将白骨巨蝎从头到尾,斩成两半!

  却不防白骨巨蝎的躯壳之中,喷涌出大片浓烈的白莲迷雾。

  雾气中夹杂着无穷负面情绪,就像是成千上万人一起,冲五名元婴哀嚎、恳求、惨叫、怒吼!

  “想要杀我,哪有那么容易!”

  白莲迷雾中传来万明珠的凄厉的笑声,“你们有五大元婴,我却有千千万万的冤魂亡灵相助!听听他们饱受折磨时的惨叫,看看他们临死之前的惨状!只要这世间一日有冤屈,一日有不公,我便永远不死不灭,直到带领着他们,彻底清洗这片天地为止!”

  “悔改?我死不悔改!”

  白莲迷雾逐渐散去,却见刚才硕大无朋的白骨巨蝎已经变成了无数拳头大小的小蝎子,以奇快无比的速度满地乱爬,向四面八方散开。

  谁都不知道,万明珠的阴魂,究竟藏匿在哪一头小蝎子里面!

  如此诡异的神通,怪不得白莲教肆虐东南数十年,曾经集结过无数元婴来剿灭,都灭不了她!

  齐中道的神情愈发凝重,番天印在战场上空急速回旋,不断激荡出强大的重力,将大片白骨蝎子统统碾成粉末。

  燕离人却是凝固在半空中不动,仿佛一座雕像,就连眼珠都像是粘在了眼窝之中,唯有那一缕若有若无的剑意,却是在白骨蝎子中间飞快逡巡,寻找着白莲老母真身的方位。

  巴小玉和苦蝉大师却要对付四面八方蜂拥而至的阴兵鬼军,否则稍有不慎,众人就会被阴鬼大军彻底淹没。

  元婴老怪的神魂再强大,也不可能和整整百万人的怨念、仇恨、痛苦正面对抗!

  忽然——

  燕离人一直凝固的眼珠,飞快颤动起来,就像是陷入一场诡异的梦境之中。

  剑气如虹,不是斩向下方满地乱爬的白骨蝎子,而是斩向一条正在踉踉跄跄朝苦蝉大师接近,看起来摇摇欲坠,脆弱不堪的骷髅兵!

  用的亦不是李耀为他炼制的第四剑仿制品,而是真正的第四剑!(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