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47章 谁是猪头三?

第1447章 谁是猪头三?

  “喂,就算你有心要放白莲老母一马,忽然在这里停下来,也实在做得太明显了吧!”

  血色心魔吞噬了大量负面情绪,吃得肚子滚瓜溜圆,满嘴流油,又开始蠢蠢欲动起来,一边剔牙,一边凉飕飕地说道。

  “不是,你不觉得这场活人和死人的战争,打得实在有点儿奇怪吗?”

  李耀看着夜幕下仿佛连绵无尽的黑色群山,若有所思道,“白莲老母好不容易趁着天灾,聚集起了万千鬼军,看上去声势这么浩大,结果却一触即溃,连一天都没有支撑到,就败得落花流水,这也太虎头蛇尾了吧!”

  “废话,咱们这边有五个超级元婴,加几十个普通元婴,又有朝廷的雷殛营扛着星海战舰的舰炮,是他娘的舰炮啊!”

  血色心魔挖着鼻孔道,“白莲老母的阴兵鬼军,绝大部分都是刚刚征召到的孤魂野鬼,换算成活人的话,就是扛着粪叉的暴民,纯粹是一群乌合之众,打不过,很正常啊!”

  “那就更奇怪了!”

  李耀听着山林深处传来白莲老母一浪高过一浪的嘶吼声,眉头皱得越来越紧,“这些情报,并不是什么绝密,雷殛营又不会土遁术,一路浩浩荡荡地开拔过来,只消随便放几条阴魂到半空中侦察,就能掌握他们的进军路线,并且根据他们的速度和前方的地形,推算出他们抵达东宁府的时间。”

  “而我们这些中原援军在虎啸城磨蹭了小十天,几乎所有东南宗派都知道齐中道、巴小玉、燕离人、苦蝉大师和我到来的消息,她怎么可能不知道,我们会出现在战场上呢?”

  “五大超级元婴,加上几十个普通元婴,再加上东南三十三家宗派的修真者,再加上朝廷精锐的雷殛营,简直是一股纵横天下无敌的绝强军力,只要白莲老母还有一丁点最基本的计算力,就该算出凭自己这些刚刚招募到的乌合之众,根本没有半点儿取胜的机会吧?”

  “所以,问题来了,我们一直忽略的一点就是,白莲老母究竟为什么非要进攻东宁府不可呢?”

  血色心魔愣了半天道:“东宁府是东南第一大城,又是三十三家修炼宗派的山门所在,珍藏无数晶石、法宝和玉晶子,这些东西对阴兵鬼军的修炼都有极大帮助,只要吸收了大量晶石和玉晶子中蕴藏的灵能,或许就有无数孤魂野鬼会进化成积年老鬼,而积年老鬼也会变成更加凶残的鬼王了!这岂不是最好的理由?”

  “那也要她能攻得下东宁府才行!”

  李耀十分冷静地说道,“从常理来推断,只要白莲老母不是猪头三,就绝不会不知道,自己根本没可能在中原修士大军和雷殛营的驰援之下,攻下东宁府的!那就算东宁府中的秘宝、晶石和玉晶子再多,都是水中月,彼岸花,可望而不可即的东西!”

  “或许,或许她就是猪头三呢?”

  血色心魔不服气道,“我看白莲老母的道心,明显是以‘冤屈’、‘愤怒’、‘仇恨’为力量之源,或许她就是昔日被一些为非作歹的修真者害得家破人亡,死得凄惨无比,因此就怨恨全天下的修真者,想要狠狠报复,所以有一线机会,就要不顾一切地进攻修真者统治的大城!”

  “不可能,不可能!”

  李耀连连摇头道,“有资格跻身‘古圣界十大高手’行列,换算成活人的修为,几乎达到元婴期巅峰境界的高手,即便真的以‘仇恨’为道心,也绝不会被怒火彻底冲昏了头脑,发动如此莽撞的进攻!我总觉得,总觉得白莲老母开始对我们说的那些话,还有现在发出杀猪般的嚎叫,都带着一丝表演的痕迹,稍嫌做作,有些浮夸了!”

  血色心魔愣了一下道:“既然是你说她的表演有些过火,那十有八九倒是真的了,毕竟,你是表演领域的大师嘛!”

  “而且,这次大规模攻城,和白莲老母以往的风格明显不同!”

  李耀目光炯炯,继续分析道,“以往白莲教虽然肆虐东南,但从未进攻过有重兵把守的大城,而是寻找那些防御力薄弱的乡镇,或者坐落于偏远山区里,势单力孤的中小宗派下手,一打一个准,在被大军剿灭之前,总能周旋很长一段时间,糜烂几十个乡镇县城,屠灭好几个中小宗派!”

  “可见白莲老母的脑子非常清楚,深深知道自己的优势在哪里,每次都能做到扬长避短,以强凌弱!”

  “这次天灾,规模浩大,几乎波及东南上百个州府,遍地都是奄奄一息的灾民,令白莲老母能在这么短的时间,就征召到百万阴兵鬼军!”

  “倘若我是白莲老母,有这样一支大军在手,又何必心急火燎地要去进攻东南第一坚城东宁府呢?继续按照老方法,率领大军一路南下,远远离开东宁府,去攻打那些防御力薄弱的乡镇和地方宗派,劫掠那里的灵田,捣毁那里的山门,不是很好吗?”

  “如此一来,一方面能得到大量灵田和宗派的给养;还能在一场场小规模的战斗中淬炼鬼卒,将原本的乌合之众打造成百炼精兵;最重要的是,东南地面上最强大的三十三家宗派,都龟缩在东宁府里,只要不触及到他们的根本利益,或许他们都下不了决心,豁出一切和白莲鬼军血拼呢,甚至,甚至会抱着‘坐山观虎斗’的心态,眼睁睁看着白莲鬼军去削弱其余地方宗派的力量!”

  “这几个月的经历,你也看到了,古修世界的修炼宗派,纯粹是一盘散沙,只要不是被逼到走投无路,他们的战争效率是非常非常低下的!”

  “这么简单的思路,连我都能想到,而且白莲老母以往几十次起事,都是这么做的,为什么偏偏这次要反其道而行之,这么仓促就集结大军,进攻坚城,旋起旋败,简直像是……”

  血色心魔幽幽道:“简直像是故意要输掉一样!”

  “没错!”

  李耀眼前一亮,打了个响指,“就是这种感觉,她是故意败的!”

  “但是,没理由啊!”

  血色心魔在李耀的脑域深处,背负双手,团团乱转,“故意失败,对她有什么好处,难道是诈败之后,在前面还有埋伏?”

  李耀极目远眺前方并不高大的山林,这个猜测很快就被他否定了。

  诈败之后,诱敌深入,四面合围,聚而歼之——这是非常高超的指挥艺术,必须要有一支训练有素,如臂使指的超级精锐,加上百战百胜的名将指挥,才有可能打出来。

  凭这支刚刚拼凑起来的阴兵鬼军,让他们保持堂堂之阵,能做到令行禁止,有进无退,就算白莲老母的统御力逆天了,一旦崩溃,哪怕是诈败崩溃,还想再集结起来打歼灭战,纯粹痴人说梦!

  这又不是打游戏,哪怕阴兵鬼军,也是有“士气”一说的,士气崩溃之后,不少新死残魂直接就烟消云散了,还打什么反击战!

  而且,修真界这边,也有精通指挥艺术的百战骁将,早就放出探马在方圆千里之内统统侦察过,绝不可能在犄角旮旯里再藏着一支阴兵鬼军的精锐!

  东南一带,地势平缓,虽然有连绵不绝的丘陵,但终究不是西南那种高耸入云的十万大山,这里丘陵的山势并不险峻,山林也大多经过探索和开发,既没有强悍的凶兽蛰伏,地底也没有盘根错节的鬼洞魔窟,用来逃命都相当勉强,更不要说玩什么十面埋伏了!

  “白莲老母,目的究竟何在?”

  李耀原本就不准备对白莲老母下死手,心头的迷雾越来越浓郁,就更加不愿意傻乎乎追赶上去了。

  “阴谋,这里一定有一个天大的阴谋!”

  李耀对血色心魔正色道,“你不觉得非常奇怪吗,我们明明来到古圣界都小半年了,居然一路都顺风顺水,居然没有遇到过一个天大的阴谋!”

  “这不合理啊!”

  “从以往的经验来看,我们岂不是应该每到一处新的世界,没走上三五步路,就会遇上一个能毁灭世界的大阴谋么?”

  血色心魔:“……随便啦,你高兴就好。”

  李耀一击掌:“白莲老母绝对是诈败的,这里面一定有一个天大的阴谋,倘若不是在前面的话,就是在我们的……后面!”

  李耀悚然一惊,扭头朝东宁府的方向望去。

  东宁府中的修真者已经倾巢而出。

  他们对白莲鬼军恨之入骨,非要趁对方溃败之时赶尽杀绝,一路追赶四散而逃的孤魂野鬼,渐渐距离东宁府越来越远。

  东宁府中只剩下大量灾民和极少数留守的修真者,显得有些冷清和空虚。

  “喂,你不会是认为,白莲老母诈败,是为了调虎离山吧?”

  血色心魔冷笑道,“白莲老母固然不是猪头三,修真界里那些奸诈狡猾的家伙也不是猪头三啊,‘调虎离山’这么简单的计谋,怎么会想不到?他们在追赶溃散的鬼兵之前,肯定对整座东宁府都进行过最仔细的神念扫描,确保城里都是人,绝对不会有半只鬼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