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48章 联手?
  “人……”

  李耀看着北方遥远的地平线上,只剩下星星点点火光还在夜幕中摇曳不定的东宁府,心神不宁的感觉越来越明显。

  反正他原本就并不打算置白莲老母于死地,这场仗又打得如此稀里糊涂、不明不白,不把其中的关键搞清楚,他是怎么都不甘心的!

  李耀和血色心魔的交流,纯粹在脑域中以神念碰撞的形式进行,现实世界中,只是稍稍停顿了片刻。

  下一秒钟,他发出一声穿云裂空的长啸,化作一道流光,声势浩大地射入山林之中,假装追赶白莲老母的模样。

  而等他降落到茂密的丛林里,立刻将灵能收敛起来,兜了个大圈子,朝东宁府的方向退了回去。

  此刻,从东宁府到南部丘陵地带之间的区域一片混乱。

  古典时代的修真者,大多没有接受过专业的军事化训练,虽然个体战力强大,但最多只能算是一帮超级黑帮打手,和真正令行禁止,进退有度的军队,还是存在不小的差异。

  最大的问题是,当他们展开追击时,往往各行其是,胡砍乱杀,松松垮垮,毫无半点阵型和联络可言,追击方和溃逃方一样,几乎都丧失了有效指挥,纯粹是比拼个人武勇。

  从这个角度上来说,用“战争”二字来形容修真者的厮杀,实在太高估了他们,应该说是大规模、高级别的黑帮斗殴才对。

  每个人都没头没脑地呐喊,不顾一切地砍杀,漫无目的地冲锋,只要看到游魂、骷髅和行尸,放手攻击便是。

  如此混乱的局面下,李耀又故意藏形匿迹、悄然潜行,并没有一个人或者半条鬼注意到他的存在。

  他甚至还脱下了身上碧绿色的法袍,随便从战场上剥下来几件千疮百孔,血迹斑斑的战袍披上,又用泥土和血污遮住面孔,再细微调节关节和肌肉,令自己的身形发生微妙的变化,便大摇大摆来到东宁府下。

  此刻,厮杀的呐喊已经渐渐飘离了东宁府,城下只剩下无数白天攻城战中的伤兵和尸体,不少城中百姓都被组织起来,掩埋尸体,救助伤员,在敞开的城门内进进出出,络绎不绝,防御松懈到了极点。

  李耀眯起眼睛瞧了城墙上一眼,并没有发现多少修真者在城楼上驻守,就连高强度运转了整整一天的镇海听涛大阵,都中止了运行,估计是白天损耗太大,正在紧急抢修吧!

  不过,东宁府的防御力虽然薄弱,但四面八方的确看不到半条鬼影,哪怕明月映照下白茫茫一片的海面上,都看不到半天鬼船的影子。

  怀着满腹疑虑,李耀略施小计,混在伤员当中,进入东宁府。

  此刻的东宁府,绝大部分修真者和精锐士卒都冲出城去追杀阴兵鬼军,显得有些空空荡荡、冷冷清清。

  只有大批灾民中的老弱病残和身受重伤的修真者,挤在街头巷尾,但因为战事还算顺利的缘故,并没有多少惊慌失措的反应,大致还算井然有序。

  李耀冷眼看着身受重伤的修真者接受紧急治疗,不少修真者都被抬进了东宁府中三十三家宗派的总坛。

  现在城里的人手严重不足,而苦战一日、身受重伤的修真者又是蓬头垢面,满脸血污,不少人曾经被邪祟入体,面目扭曲,青筋暴露,再被烈焰一烧,硝烟一熏,更加分辨不出身份,只能不分宗派,就近处理,随便抬到比较方便的宗派就是。

  仗打到这个份上,修真界这点儿最基本的团结,总归还是有的。

  这副场景却令李耀心底的疑虑越来越浓郁,某种不可捉摸的东西几乎要浮出水面!

  “修真者不是傻瓜,在追击阴兵鬼军之前,肯定对东宁府四周进行过全面的神念扫描,不可能放过半条孤魂野鬼!”

  “而且他们完全可以放出骑着仙鹤或者驾驭飞剑的斥候,在半空中进行瞭望,即便有大批阴鬼想要跨海攻击,也会提前被他们发现,激发‘镇海听涛大阵’!”

  “这里和修真界大部队去追击阴兵鬼军的战场毕竟还不算太远,只要听到东宁府传来的动静,就算大部分修真者来不及回援,诸如齐中道、燕离人、巴小玉和苦蝉大师这样的元婴老怪,肯定能迅速赶回来的!”

  “那么,阴鬼是绝对没有机会作祟的!”

  “不是鬼,难道是——人?”

  李耀悚然一惊,瞬间渗透出了满脊背的冷汗。

  自从焚风来袭,天灾四起之后,就一直有消息传出,白莲教要趁机起事,会有大批阴兵鬼军肆虐东南,甚至进攻东宁府!

  就连他们这次驰援东南,最主要的目的也是斩杀白莲老母!

  这就令包括李耀在内的所有人都陷入一个思维误区,认为自己的敌人只是阴鬼,而所有的活人即便不是盟友,最多也就是旁观者,却不可能是敌人了!

  但是,果真如此吗?

  李耀一向认为,活人才是最可怕的存在,远远比鬼魂更加阴险狡诈百倍,光是看星耀联邦一百多年前那些心术不正的邪修,奴役鬼魂为自己谋利就可见一斑。

  虎啸堂在暗中建立的“黑煞教”,不是也经常打着白莲教的旗号烧杀抢掠,为非作歹吗?

  “活人,活人,这么多的灾民里面,会不会就混入了一些心怀不轨的活人?”

  “但是,也没用啊!”

  “即便真有这样一支居心叵测的活人小队,人数也不可能太多,否则就混不进东宁府了!”

  “数量不够多的话,根本不可能在短时间内控制住整座东宁府,最多制造几场小规模的混乱而已!”

  “更何况,就算控制住了东宁府,又如何,现在四面八方都是修真者,根本没地方可逃的,哪怕真的夺取了东宁府,亦是变成瓮中之鳖,在几十名元婴的狂轰滥炸之下,绝不可能支持太久的,那又有什么战略上的意义呢?”

  “没错,东宁府被攻破,的确是天下震动的大事,相当于在原本就摇摇欲坠的大乾王朝屁股上,狠狠踹了一脚,但这么做的代价,却是百万阴兵鬼军的灰飞烟灭,再加上一支非常精锐,可以无声无息潜入众多修炼宗派之间的活人战术小队,这份代价,实在太大了!”

  “反过来说,倘若真有这样一个阴谋的话,那就是说,阴谋的策划者相信,在东宁府隐藏着某种东西,其价值比整整百万阴鬼大军和一支精锐活人战术小队还要大!”

  李耀一边思考,鹰隼般的目光一边朝众多灾民身上扫过。

  忽然,他觉得几名蹲在墙角的灾民,显得有些古怪。

  虽然不少灾民都和他们三个一样蹲在墙角瑟瑟发抖,但长时间保持一个固定姿势下蹲,会造成血液循环不良,导致双腿发麻,所以大部分普通人每隔几秒钟都会稍稍换一下姿势。

  这三个灾民的上半身虽然抖个不停,下半身却似树根般深深扎进了地底,足足一炷香时间都没有动弹分毫!

  不知是否错觉,李耀隐隐从他们身上嗅到了几分铁血杀伐的味道。

  这是受过专业训练的精锐士卒,才会散发出的特殊气息。

  李耀沉吟片刻,大步朝三个灾民走去。

  三个灾民瞬间就意识到了他的存在,目光一下子锐利起来。

  虽然身形不动,但李耀却能感觉到他们在宽大的麻袋片下面,脊椎骨一寸寸地收缩、弓起、蓄力,就像是三张缓缓张开的弓。

  李耀笑了笑,脚步不停,继续前进。

  四人的目光在半空中狠狠碰撞,那三个“灾民”一开始还存着几分伪装的意思,不过感知到李耀眼底的坚定和讥讽之后,他们也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被识破,再掩饰没有半点意义,干脆放出了有若实质的凶芒!

  就在这时——

  “轰!”

  “轰轰轰轰!”

  东宁府的四面八方,十几处修炼宗派的山门之内,几乎同时传来了惊天动地的爆炸声,簇拥在街头的所有灾民都震了起来!

  李耀看到有几十座亭台楼阁,被熊熊大火包围,“呼呼”地飞上半空,天女散花,化作无数飞火流星,稀里哗啦地砸了下来!

  厮杀声、爆炸声和刀剑法宝的碰撞声,几乎一瞬间就提升到了极限!

  十几处修炼宗派的山门,同时遭到袭击!

  或许是混入灾民之中的敌人,或许是那些被送到修炼宗派山门之内,“身受重伤”的修真者里应外合!

  “混天王戚长胜在此,交出财物法宝,投降免死,稍有不从,血洗东宁府!”

  东宁府每一个熊熊燃烧的角落,都传来了彪悍狂野的吼叫。

  竟然是和白莲教齐名的另一支反抗势力,一向在西北地面上活动的的混天军!

  两支穷凶极恶,搅动大乾天地色变的反抗势力,竟然联手了么!

  不容李耀思考,那三名伪装成灾民的混天军已经跳了起来,身形诡异转折到了三个不同角度,怀中射出几十道星星点点的寒芒,同时刺向李耀周身各处要害!(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