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49章 到底是谁!

第1449章 到底是谁!

  这三名神秘的敌人,是将李耀当成东宁府中的普通修真者了。

  倘若他们知道李耀便是凶名卓著的“灵鹫上人”,只怕死都不敢向李耀出手,而是拔腿就跑了。

  几十道夹杂着鬼哭狼嚎声的寒芒扑面而至,李耀却连眼睫毛都没抖动半下,只是嘴角稍稍往下一撇,鼻子里“哼”了一声。

  潮水般的灵能立刻渗出毛孔,以无比粘稠的形态在面前波动,将寒芒统统都凝固在了面前半尺处!

  “飞灵岛的‘鱼刺透骨钉’?”

  眼前这些寒芒,就像是一颗颗小小的海胆或者铁蒺藜,却是用深海妖兽最尖锐的骨刺炼制而成,绽放出七彩缤纷的妖艳光泽,隐隐传来一股令人头晕目眩的异香,蕴含几十种天然毒素,是飞灵岛的独门暗器。

  李耀在紫极剑宗这段时间,熟悉了天下各大宗派的著名法宝,对这种标志性的暗器,自然有所了解!

  “飞灵岛位于东海,独门暗器‘鱼刺透骨钉’怎么会落到西北的‘混天军’手里?”

  “更何况混天军主力去年年底才被修真界和朝廷联手打散,如何这么快就能训练出这么多精锐高手,还穿州过府,横跨中原,从西北来到东南肆虐?”

  “你们究竟是什么人,说!”

  李耀淡淡扫了三人一眼,左手背负在身后,右手随随便便张开,虚空一抓!

  三名神秘敌人见到几十枚鱼刺透骨钉竟然被目标轻而易举固定在半空中,无论他们怎么激发神念都无法移动分毫,哪里还不知道遇上了棘手的人物?

  李耀淡淡扫来那一眼,更是令他们头皮发麻,心胆俱裂!

  三人对视一眼,发一声喊,同时一个鹞子翻身,朝三个不同方向逃窜。

  李耀脚步不动,大手一张一缩,往后重重一扯,就好像空气中浮现出三只无影无形的怪爪,掐着三人的脖子,将他们狠狠拽了回来!

  “咔咔!咔咔咔咔!”

  三人浑身抽搐,脑袋高高昂起,颈椎骨发出一阵爆响,脖子上明明空无一物,却是出现了大片凹陷和淤痕,被李耀以看不见的灵能怪手,隔空锁喉!

  灵能狂涌之下,三人再也无法保持伛偻的身形,伴随着一阵“噼噼啪啪”的爆响,骨骼和肌肉暴涨,变成三条虎背熊腰的彪形大汉,哪里还有半点儿弱不禁风的灾民模样?

  只是,无论三条壮汉再怎么肌肉贲张,灵能勃发,依旧像是三条死鱼般,被李耀牢牢攥在掌心。

  震耳欲聋的爆炸,熊熊燃烧的烈火,再加上如此诡异的一幕,令所有灾民都乱作一团,抱头鼠窜。

  “你们绝不可能是混天军,究竟是什么人,如何会和阴兵鬼军勾结在一起,快说!”

  李耀眯起眼睛,语气森然,十分肯定地问道。

  三名壮汉脸色惨白,浑身抽搐不已,却是咬牙不语。

  “都不肯说么,真是好汉子,那就看看你们的骨头,是否也像你们的嘴一样硬了!”

  李耀的声音,渐渐带上了几分狰狞之意,冷冰冰就像是从地穴深处吹出来的阴风。

  “那个,你卡住他们的喉咙了。”

  血色心魔好心好意地提醒道。

  “……”

  李耀冷哼一声,将其中一名壮汉重重掼在地上,手指轻轻一勾,立刻有四枚“鱼刺透骨钉”呼啸而至,“嗤嗤嗤嗤”四声,钻入他的双肘和双膝中,将关节都打个粉碎!

  这名壮汉喷出一口喉咙深处的淤血,立刻发出撕心裂肺的惨叫,像是半生不熟的虾子,在铁板上活蹦乱跳!

  又有三枚鱼刺透骨钉,在李耀的灵能牵引之下,在他周身缓缓缭绕,绽放出不怀好意的毒芒。

  李耀冷笑道:“你还有两名同伴,倘若你实在不肯说的话,我去问他们也是一样!”

  “我说,我说!”

  这壮汉疼得涕泪聚下,声音扭曲成又尖又利,“我们,我们的确不是混天军,而是飞灵岛的门人!是太玄道、紫极剑宗、飞灵岛等六大派联手,趁着东宁府中大部分修真者都去追赶阴兵鬼军,城内空虚时,准备将三十三家宗派的山门都劫掠一空!”

  仿佛为了印证他的话,东宁府深处传来一些修真者凄厉的惨叫声:“太玄道!紫极剑宗!飞灵岛!风雷谷!驭兽斋!金甲宗!你们这些中原修真者,统统不得好死,不得好死!”

  是东宁府修士,在临死之前,发出绝望的诅咒。

  他们都不是傻瓜,去年冬天才被打崩溃,据说只有混天王戚长胜只身出逃的混天军,绝不可能这么快就重建到这等规模,竟然能悄无声息地纵贯整个大乾,又神不知鬼不觉渗透到东宁府里!

  他们都以为,这是六大派打着混天军的旗号,干丧心病狂,十恶不赦的勾当!

  就好像黑煞教打着白莲教的旗号,烧杀抢掠一样!

  李耀却根本不信!

  “哪有人改头换面出来打劫,还使用自己宗派标志性法宝的,这是生怕别人猜不到你们不是混天军么?”

  “而且你们身上,都有一股令行禁止,杀伐决断的味道,这是正规军才能培养出来的气息,无论混天军这样的流民武装,还是太玄道、紫极剑宗这样的天下大派,都绝对培养不出来!”

  “你们都是军队里的修真者!”

  “普天之下,能够拥有如此强军的就只有两股势力,要么是大乾天子的御林军,要么就是幽云鬼秦了!”

  李耀手指变幻,三枚鱼刺透骨钉的旋转速度越来越快,距离这名壮汉的面孔也越来越近,“说,你们究竟是凤凰帝的人,还是韩拔陵的人?”

  三名壮汉脸色一变,眼底忽然流露出一抹无比决绝的光芒,当李耀意识到不妙时,他们的嘴角已经勾起了一抹神秘的微笑,脸色渐渐发青,瞳孔和眼白混合在了一起,变成碧莹莹的一片!

  三名壮汉,死得干干净净,甚至连神魂都没有半丝波澜,无法搜集到一丝一毫可以利用的信息!

  好厉害的自杀毒剂!

  好诡异的自尽方法!

  李耀的脸色十分难看,在心里暗骂一句。

  他当然知道执行如此诡秘任务的,极有可能都是心志坚毅的死士。

  因此在控制住三人之后,就将灵能渗透到了他们周身各处,确保他们每一个关节和每一束肌肉,都处在绝对掌控之中。

  他们是怎么死的?

  李耀掰开其中一名壮汉的嘴巴,仔细观察他的口腔内壁。

  此人口腔左侧,原本应该有一颗后槽牙,却被拔去,换上了一枚乳白色的玉石假牙,玉石上面还开了一个小小的孔洞。

  不仔细看的话,玉石和牙齿的色泽几乎一模一样,很容易鱼目混珠。

  李耀将一缕灵丝顺着小孔探入假牙内部,果然感知到了一丝毒液残留,而毒液****的方式,更是令他有些头皮发麻。

  普通死士的自尽手段,大多是“触发式”的,也就是到了不得不牺牲时,通过身体的某种特殊动作,比方说牙齿狠狠一咬、舌尖重重一顶,来咬破、挤碎毒囊,将毒液吞入腹中,终结自己的生命。

  这种方式的缺点是,一旦被李耀这样的高手控制住周身骨骼和肌肉,那就没办法去触发毒囊了。

  而这枚玉石假牙中的毒囊,却采用了“反触发式”的方式,平时就要将经过特殊训练的舌头,不轻不重地抵着玉石假牙,才能保证毒囊不被激活,只要稍稍一松懈,舌尖和玉石假牙之间的压力感应发生细微变化,就能将毒液自动释放出来,根本不用肌肉去做多余动作!

  据李耀所知,如此阴狠隐秘的自尽手段,放眼整个古圣界,只有一家势力最擅长使用。

  由大阉王喜领导,号称古圣界最强大的刺探和暗杀组织,鬼画符!

  “是王喜?这个东躲西藏了将近一年的死太监,终于按耐不住,又要跳到明面上来兴风作浪了么?”

  李耀心思电转,又在三名死士脸上仔仔细细摸了几把,觉得他们的骨骼形状有些古怪,似乎经过一定程度的修饰,像是在掩饰什么东西。

  “他们的颧骨原本应该再高一些,是典型的北方人长相!”

  “还有这里,他们的耳朵……”

  李耀揪住一名死士的耳朵,轻轻一搓,竟然搓下来几个肉色的小泥团,那死士的耳朵上,立刻出现了几个小小的耳洞。

  又在其余两名死士耳朵上如法炮制,果然,三名死士的耳朵上,都遍布着耳洞,应该是习惯于佩戴耳环的。

  古修世界的中原修士,还没有这么酷炫非主流的习俗,倘若是男子的话,绝对不会佩戴耳环的。

  只有来自幽云二州的鬼秦人,其壮年男子才习惯佩戴叮当乱响的金色耳环,地位越高者,耳环越大,反而是女子,只能佩戴毫不起眼的耳坠。

  这是三名鬼秦人。

  难怪会流露出这么浓烈的军人气息,鬼秦并没有修炼宗派,所有修真者原本就都是军人。

  “一帮鬼秦修士,搭载了王喜旗下鬼画符组织的死士自尽法宝,伪装成六大派中人,打着混天军的旗号,和白莲老母联手,究竟要搞什么阴谋?”(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