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50章 鬼船秘闻!

第1450章 鬼船秘闻!

  李耀觉得自己好像说了一句绕口令。

  而隐藏在重重迷雾之后的真相,似乎比绕口令更加复杂。

  喊杀声、爆炸声和法宝碰撞声,同时在东宁府的十几个角落爆发,但并没有连绵成片的趋势,反而显得短促、迅捷、利落,就像是一柄柄见血封喉的匕首!

  这些死士的自尽方式如此阴狠,从他们身上肯定无法搜索到更多信息,李耀沉吟片刻,放出枭龙号,居高临下对整座东宁府进行观察。

  虽然发生连环爆炸,但东宁府中被波及的区域其实并不太多,即便遭到攻击的修炼宗派总部,也在短暂的厮杀声之后陷入沉寂。

  最重要的城楼和城门方向,更没有大规模交锋的迹象,依旧处在东宁府修真者的掌控之中。

  因为城门事关重大,绝对不容有失,这些把守城门的修真者明知道城中发生骚乱,却也不敢轻举妄动,只能死死守住城楼。

  这又从另一方面,印证了李耀的猜测,这些疑似隶属于鬼秦的修真者,是一支人数少而精的精锐小队,其目的绝不是攻占东宁府——否则的话,他们肯定要趁着大军回援之前,先控制住城门和镇海听涛大阵的阵眼才行!

  那么,他们的目的究竟何在?

  就在李耀心思电转之时,城中几十处地点忽然同时冒出滚滚浓烟,黑烟如同迷雾般张牙舞爪,很快笼罩大街小巷,令整座东宁府都处在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中。

  李耀隐隐感觉到,有上百道淡淡的灵气,从四面八方窜了出来,朝东宁府的东边逃窜。

  东宁府是一座海港,再往东的话,就是一望无垠的大海。

  此刻,东宁府发生的连环爆炸,也被在外面追赶阴兵鬼军的修真者感知到,大惊失色的修真者,特别是东宁府本地修真者纷纷缩了回来,将陆路都挤得水泄不通。

  李耀心中一动,像是一阵虚无缥缈的清风,朝其中一座被袭击的修炼宗派山门飘去。

  几名疑似鬼秦修士的神秘敌人,似乎完成了自己的任务,正在训练有素、悄无声息地撤退。

  李耀就像是一条潜伏在岩缝中的毒蛇,从黑雾中猛地窜了出来,灵能凝聚成了四条皮鞭,朝四名神秘人卷了过去!

  四人大惊失色,纷纷发出怪叫,漫天刀光剑影朝李耀泼洒过来。

  李耀假装发出一声闷哼,重新消失在黑烟深处,装出被他们重创的模样。

  却是趁着双方交手的过程,神不知鬼不觉将两枚薄如蝉翼的金属薄片,轻轻沾到了其中两人的靴子底下。

  这两枚金属薄片,被他以心血反复祭炼,又分别缠绕了一缕他的神念在上面,相当于是两枚比较原始的坐标定位仪。

  李耀在黑暗中眨巴着眼睛,眼眸深处闪过两道黯淡的红芒,立刻感应到前方有两个淡淡的红点,正在飞快移动,朝着大海的方向!

  李耀微微一笑,和这些飞速撤退的神秘敌人拉开一段距离,几个起落,也飞驰到了东宁府的港口区。

  东宁府朝海的一面,城墙并不高大,此刻并没有太多修真者把守。

  李耀感应到,至少有近百名神秘敌人从这里跃入波涛汹涌的大海,消失在黑黢黢的深海之中!

  李耀好奇心大起,将身上的破衣烂衫一脱,也像是一条没有骨头的鱼,悄无声息滑入海底。

  这里还处在大陆架之上,海水并不深,大批神秘莫测的敌人,就直接在海床上行走,简直像是一群阴森恐怖的行尸走肉。

  李耀刻意和他们保持很长一段距离,借助海草和礁石来隐藏自己的踪迹,只是让枭龙号不远不近地缀着他们。

  他们的人数极多,还有两枚坐标定位薄片,倒是不怕会被甩掉。

  只是,李耀不明白了,从海面上望去,明明没有看到任何船只的影子,难道他们想要一直屏住呼吸,顶着洋流和海水的巨大压力,在海底一口气走上一天一夜不成?

  就算对修真者而言,这样的任务也实在太过艰巨了!

  上百名神秘敌人在海床上行走了大约三炷香时间,前方的海床上忽然出现了一艘……鬼船!

  没错,就是那种在几百年前沉没到海底,被海水侵蚀得千疮百孔,斑斑驳驳,长满了水草、珊瑚、壶藤,看一眼就叫人毛骨悚然,里面随时跳出一百多只僵尸来也不奇怪的鬼船!

  这些神秘敌人,顺着鬼船上残破不堪的窟窿,熟门熟路地爬到了鬼船之中。

  阴森恐怖的大海深处!

  在海底行走的神秘怪人!

  通体灰白色,长满各种毛茸茸海草和贝壳的破烂鬼船!

  组合在一起,就变成一副叫人毛骨悚然的恐怖场景,连李耀都忍不住暗暗咂舌,心说难道这些家伙,真的不是人,而是某种特别高级,拥有呼吸、心跳和血液循环的僵尸不成?

  “等一等。”

  血色心魔道,“从理论上来讲,倘若一头僵尸拥有了呼吸、心跳和血液循环,那通常我们就将它称为‘活人’。”

  李耀:“……”

  就在这时,这艘鬼气森森的海底沉船忽然发生了诡异的变化。

  它周身渐渐涌出了一道道乳白色的光流,在光流的刺激下,原本附着在船壳上的水草和壶藤慢慢蠕动起来,喷涌出了大量天然凝胶,将船壳破损处统统封堵起来,不留半道缝隙。

  “哧——”

  李耀清晰感知到,海底沉船的底部,挤压出了大量水流,应该是将船体内的积水都排干净了!

  如此一来,原本千疮百孔的海底沉船,就变成了某种类似于……现代修真文明中“潜水艇”一样的水下航行工具!

  “不是吧,要不要这么先进!”

  李耀对炼制出这艘鬼船,又导演这场阴谋的势力或者说人,越来越好奇了!

  鬼船通过附着在船壳上的万千壶藤,将船舱内的大部分积水都排干净之后,便在一阵轻轻的摇晃中浮了起来,朝着大洋深处潜行。

  李耀自然施展最拿手的潜形匿迹神通,阴魂不散地吊在后面。

  他好几次都想操纵枭龙号潜入到鬼船深处去。

  但这艘看似千疮百孔的鬼船,原本就是为了深海航行而炼制,表面严丝合缝,没有半点儿可以利用的空隙。

  李耀不敢冒然用玄光钻头,钻透鬼船的船壳,生怕引起内外压力变化,被对方察觉自己的存在。

  他只能大致摸索鬼船的结构,命令枭龙号小心翼翼地贴到看似指挥室的位置上!

  “唰!”

  枭龙号的前方开启,伸出了一朵好似喇叭花般的工具,轻轻贴在鬼船的船壳上。

  枭龙号是仿制“多功能探险舰”火花号的训练舰,这朵好似喇叭花般的法宝,原本是多功能探险舰上,用来探索地底复杂区域结构的。

  其原理是向地底发射一道特殊频率的波动,再分析反射回来的余波,就能大致扫描出地底的细节。

  不过,经过微调之后,它也可以接受来自外界的细微声波,相当于是一具高度灵敏的窃听器。

  “沙沙沙沙沙沙!”

  大量嘈杂的音波混合在一起,一股脑儿涌入李耀的脑域,就像是一场突如其来的疾风骤雨。

  李耀屏住呼吸,将计算力飙至极限,在脑域深处展开了超高强度的过滤、分析和还原,足足用了小半个时辰,才算从一片噪音中,提取出了断断续续的声音。

  “找到了,就是它!”

  首先是一道充满惊喜之意的醇厚女声,笑道,“没想到我们千辛万苦要找的‘核心’,竟然落到了‘云海派’手里,可笑云海派有眼无珠,根本不知道它的价值,竟然随随便便用它来当做防御大阵的镇压之物,真是暴殄天物!”

  “诸位!”

  这道如春风化雨一般,十分好听的醇厚女声,忽然话锋一转道,“这次行动如此顺利,还要多谢各位同心协力,不惜一切代价地牺牲!”

  “倘若不是白莲圣母大张旗鼓地放出消息要攻打东宁府,东宁府绝不可能在一片慌乱下,吸纳了这么多外来散修和灾民,令我们的人混在散修和灾民里,渗透到了城内!”

  “之后,白莲圣母还付出了惨重的牺牲,将对方的主力统统调开,令我们可以趁虚而入,一击即中!”

  “当然,倘若没有各位云秦勇士和混天王座下精锐的奋勇厮杀,亦不可能顺利找到‘王公’所说的东西。”

  “现在,‘核心’已经落到我们手上,只要我们四家仍旧能像今天这样毫无保留地合作,这天下,一定是属于我们的!”

  这道醇厚女声就像是软绵绵的春风和夏雨。

  但灌入李耀耳朵里,却似一瓢冰水顺着他的耳蜗直冲大脑,又顺着脊椎骨一路向下,连屁股都要冻僵了!

  李耀原本以为,是白莲老母和幽云鬼秦合作,打着混天军的旗号来趁火打劫。

  没想到,听这道醇厚女声的意思,整件事混天军竟然真的有份!

  妙,真是妙啊!

  他们先是伪装成六大派,又以六大派的身份来“假扮”混天军,如此一来,在思维定式的影响之下,就算揭穿了他们的前两重身份,也很少会有人再往混天军的方向上去思考!

  殊不知,他们中的一部分人,赫然是“混天军冒充六大派再‘假扮’成混天军”,真真假假,假假真真,谁能猜到!

  还有,那“王公”是谁?

  联想到几名鬼秦死士蹊跷的死法,答案呼之欲出,“王公”就是昔日权焰滔天,现在人人喊打的大阉王喜!

  大阉王喜、混天王戚长胜、白莲老母万明珠、鬼秦摄政韩拔陵,威震古圣界的“四凶”,竟然联手了!(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