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51章 龙特使
  <>天才壹秒記住『→網.』,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李耀不知道该说自己乌鸦嘴好,还是自己真的自带一种奇妙的磁场,能将所有阴谋诡计统统吸引过来。

  刚说来到古圣界小半年都风平浪静,没遇上什么阴谋,一下子就蹦出来一个绝对能撼动古圣界格局的超级大阴谋!

  三圣四凶,加上游离于修真界评价体系之外的一僧一帝,再加上自己这个新近崛起的“大周剑宗”,基本上就是古圣界的“十大高手”。

  但所谓“十大高手”,只是以个体战力来评价而已,事实上,“三圣”和“四凶”之间差异极大。

  巴小玉是独来独往的散修,燕离人和苦蝉大师也不可能调动紫极剑宗和浮屠宗的全部力量,齐中道虽然是名义上的修真界盟主,但更像是一块树大招风的招牌,并不能有效控制诸多宗派,李耀自己就更不用说了,也是单枪匹马打天下。

  他们五个,基本上都是光杆司令,只不过是单纯的很能打而已。

  而四凶就不同,无论韩拔陵、戚长胜还是万明珠,都是一方势力的领袖,即便后两者经常被打得落花流水、一败涂地,但每次都能东山再起,都算是百折不挠!

  王喜眼下虽然是丧家之犬,但他昔日曾经权倾朝野,智谋和统御力自不必说,那时候他一手建立并渗透到修真界内部的鬼画符,也没有被完全铲除干净,依旧有大批忠心耿耿的死士,随着他的逃亡而神秘消失!

  换言之,“四凶”中的每一个,都一手掌握庞大的资源,代表着一股有机会改天换日的势力,和巴小玉、苦蝉大师、燕离人、齐中道、李耀这样的孤家寡人,不是一个数量级的存在!

  现在,这四股势力竟然联合起来了?

  他们究竟想要干什么!

  李耀默默运转龟息之法,将心跳都降低到几乎停止,全神贯注地分析着船舱中的每一句话,不放过任何一个细节。【△網WwW.】

  就听到一道略微有些潮湿,像是从泥土深处传来的声音道:“天下不天下,咱们先别扯这么远,就说‘核心’,这次行动付出如此之大的代价,才弄到这些东西,它真是王公所说的‘核心’么?”

  此人说话的口音,略微带着一丝西北地面上的腔调,虽然竭力掩饰,还是被李耀分辨出来。

  那春风般的女声笑道:“是不是真的,待会儿白莲圣母她老人家回来,我自然会演示给各位看,自从王公知道这个秘密之后,用了整整几十年来筹划,甚至连当初‘鬼画符’的建立,都有一半是为了这个秘密,现在我们终于从各个渠道,将所有的情报和所需之物都搜集齐全,哪里会有错?”

  又有一道颇为严谨的声音冷冷道:“既然王公用了几十年来筹划此次探索,而且不惜血本,将所有情报和应用之物,都从各大宗派内部千辛万苦地搜集齐全,我相信王公麾下都不缺好像‘龙特使’这样的奇人异士,为什么不独自展开探索,偏偏要将天大的好处,分给我们几方?”

  这道声音,颇为耳熟,李耀眨巴了一下眼睛,立刻回想起来——不正是自己在巫南丛林中曾经俘虏过,随后又释放掉,韩拔陵的左膀右臂,鲲鹏之主韩元泰嘛!

  连韩元泰都来了,看来“四凶”的这次秘密会议,级别够高啊!

  最初说话的这名女子,原来姓龙,是王喜派来的特使。

  看来,是王喜在几十年前首先发现了什么不得了的秘密,处心积虑搜集了各种情报和物品,将这个秘密拼凑起来。

  或许他原本并未打算要把秘密分享给别人知道,而是要利用自己的庞大权势独自开发。

  只可惜眼下他身败名裂,能调动的资源大大缩小,还要冒着一露头就被全天下群起而攻之的风险,万般无奈之下,只能穿针引线,令“四凶”聚首,共同开发这个秘密了!

  果然,那位“龙特使”道:“韩将军,王公已经为此次行动,表达了十足的诚意,云秦人素来以悍不畏死著称,又何必这么多疑呢?”

  “悍不畏死,并不等于就要主动送死。”

  韩元泰并不吃她这一套,依旧冷冷道,“历来这种探索上古遗迹的行动,十有八九都会闹到自相残杀,你们王公可不是什么善男信女,想要令人完全相信,实在是太难了!”

  “王公不是善男信女,韩摄政也不是易与之辈啊!”

  龙特使“咯咯”笑道,“戚天王和万圣母,难道便是可以轻易坑害的么?”

  “王公是做大事的人,这个秘密又事关古圣界的未来格局,我们这次联合探索,并非一般乌合之众去联手打劫,相信大家都不是鼠目寸光的蟊贼,何必要在蝇头小利的吸引下,干出亲痛仇快之事呢?”

  “更何况,想要这次行动成功,我们四方势力,缺一不可!”

  “王公这边,自不必说了,秘密原本就是他老人家先发现,用几十年时间,才将一鳞半爪的散乱信息慢慢拼凑起来,又用尽各种手段,从各大宗派将那些‘碎片’一个个搜集齐全,直到最后,连‘核心’都到手了!”

  “戚天王这边呢,长期以来,一直和地底各种遗迹打交道,放眼整个古圣界,要说起探索遗迹、发掘洞府的手段,‘混天军’自承第二的话,就没人敢称第一了!”

  “白莲圣母这边,她老人家是虚无缥缈,无影无形的灵体,真的到了地方,或许有很多机关和密道,需要靠她去渗透和破解!”

  “至于云秦,就更简单了,这一处秘密的所在,就在云秦以北的广袤冰原之上,想要派出大批精锐去探索,无论如何都是绕不开云秦的,更何况我们三方惨遭大乾朝廷的围剿,目下都处在相对被动的低潮期,能动用的人手实在有限,只有云秦才可以调动大批训练有素的修士大军,支援我们的探索行动!”

  “王公正是如此考虑,才邀请各位加入这次行动,绝对没有将各位当成炮灰的意思!”

  “韩将军,真要担心谁会过河拆桥,背后捅刀子的话,应该是我们三方,比较担心云秦才对,毕竟那里可是云秦的大后方,您说,是不是啊?”

  韩元泰一愣:“这——”

  “不过,我们自然不会庸人自扰的。”

  龙特使话锋一转,完全把握住了谈话的节奏,笑眯眯道,“我们相信韩摄政是雄才大略,有心要做一番事业的英雄豪杰,眼下大家最大的敌人乃是大乾朝廷,以及整个大乾修真界!”

  “我们四方,以往虽然没有太多联络,但都算是遥相呼应,互相牵制大乾的力量,才能保住其余几方的生气。”

  “倘若我们真的自相残杀,只会白白便宜大乾,这么简单的道理,又有谁会想不明白呢?”

  船舱中沉默片刻,那略带西北口音的男声,咬牙切齿道:“没错,去岁冬天,我们百万混天军被大乾官军杀得只剩下不到三千,此仇不报,誓不为人!”

  韩元泰亦道:“只要诸位都是真心实意合作,我们云秦人自然是说话算数的!”

  “那就对了!”

  龙特使的笑声带着一股淡淡的冷意,就像是用棉花包裹住的刀锋,“这块饼这么大,无论哪一方势力,单独吃下去,不是噎死,就是撑死,只有我们四方一起吃,才能将它完全吃掉,半点儿渣都不留下!”

  就在这时,一道冒着幽幽冷气的声音道:“圣母回来了!”

  李耀悚然一惊,趴在海沙之中完全不敢动弹。

  海水的温度像是一下子降低了十几度,几乎要冻结成冰。

  一大群五彩斑斓的鱼儿、海鳗、水母,像是遇到了凶残的天敌,向四面八方仓皇逃窜。

  一道淡淡的白烟,就像是一头几十米长的巨大水母,呈现半透明的云絮状,自远处游了过来,从李耀头顶飞快游了过去,没入到鬼船之中。

  鬼船轻轻一颤,就像是注入了全新的能量,向前行驶的速度,一下子快了一大截。

  “参见圣母!”

  舱室之内,龙特使、韩元泰和那名西北口音的戚长胜代表,全都毕恭毕敬地说道。

  “免了,诸位也辛苦了!”

  万明珠有些疲惫地说,声音不复刚才战场上那种又尖又利的狂躁,反而是说不出的幽深和冷漠。

  这就对了,这才是堂堂“天下万鬼之母”的腔调嘛,刚才战场上的姿态,简直是泼妇骂街!

  “圣母遭到齐中道、燕离人、灵鹫上人等高手的围追堵截,一路杀出重围,可还顺利么?”

  龙特使有些关切地问道。

  “不妨事,就凭他们五个,还杀不了我,更何况最后关头一直没见到那‘灵鹫上人’出现,想来也是个畏首畏尾,保存实力的家伙!”

  万明珠幽幽叹了一口气,“只是我借助这次天灾来袭,好不容易才聚集起来的百万大军,却是兵败如山,彻底崩溃了,还搭上了不少跟随我多年,即将凝练有成的鬼将,以及不少花血本精心调制的尸兵!”

  “龙特使,希望你家王公的情报没有差错,付出这么大的代价,真的换回来物有所值的东西!”(未完待续。)手机用户请浏览m.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