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55章 触手难及!

第1455章 触手难及!

  这“龙特使”不愧是古圣界最神秘的情报和暗杀组织“鬼画符”万里挑一的超级刺客,猝不及防之下,仍旧游刃有余。

  她不进反退,右腿好似“蝎子摆尾”一般,无声无息朝后蹬出,一柄薄如蝉翼、蓝汪汪的利刃犹如烟云,从鞋跟轻飘飘地钻了出来。

  与此同时,灵能灌注剑身,长剑发出虎啸龙吟,自动弹出剑鞘,幻化出几十道流光,从四面八方射向身后的敌人!

  原来她明明可以隔空御物,用神念来驾驭飞剑,却偏偏要伸手去抓剑柄,仅仅是诱敌深入的虚招,是为了故意拉近双方的距离,施展出靴底毒刃的杀招!

  “噗!”

  毒刃无声无息刺入一团黏糊糊的胶质当中,非但毒液无法渗透目标的血肉之内,就连蕴藏于毒刃之中狂暴的灵能,都被彻底封死了出路。

  “叮叮叮叮!”

  漫天剑芒也被一蓬蓬牛毛细针统统戳破,如幻梦泡影。

  “轰!”

  龙特使的后背又遭受一击势大力沉的轰击,就像是有一颗流星重重轰炸在她的脊梁骨上,令她忍不住一口鲜血狂喷而出,体内灵能出现一瞬间的散乱。

  “咔嚓咔嚓!”

  一道青芒从她背后呼啸而至,在她周身转了三圈,趁着她灵能散乱的瞬间,几十根尖刺狠狠刺入她的身体,将她周身穴窍彻底锁住。

  越是运转灵能,尖刺越是深入骨骼血脉,激发出万蚁噬心般的痛楚!

  龙特使闷哼一声,终于支撑不住,一头栽倒在地,如同触电般轻轻颤抖起来,嘴角涌出一团团的白沫。

  她身上赫然出现了一具玉石打造的骷髅秃鹫枷锁,每一处要害都被死死锁住,彻底丧失了战斗力。

  在她身后,李耀将胸前一团被毒刃戳了个窟窿的凝胶收回乾坤戒中,快步朝她走来。

  龙特使剧烈颤抖,满脸怨毒地盯着李耀。

  当李耀走到她面前时,忽然一张嘴,口中喷出红黄蓝三道不同色泽的剑丸,迎风就长,****到李耀面前时,已经长成了三枚半尺长,锋利无比的剑刃!

  李耀早有准备,上半身一下子模糊起来,却是在短短一眨眼的功夫做出了数百次的超高频率躲闪,令三道剑芒的锁定彻底混乱,像是没头苍蝇一样在半空中盘旋起来,被他用两根手指轻而易举夹住,随后又像是触电般,手一抖,飞快弹开!

  “啪啪啪!”

  就在三枚剑刃被他弹飞到半空中去的刹那,忽然在三声炒豆子般的爆鸣声中,轰然碎裂,米粒大小的金属碎片溅射出了十几米远!

  爆炸的威力虽然不大,但倘若他的反应再慢半拍的话,炸伤他至关重要的两根手指,却是绰绰有余。

  从爆炸之后残留在空气中略带腥味的烟雾来看,三枚剑刃中绝对都蕴含着相当阴险的毒物,一旦深入血肉和骨髓,就算伤势恢复如初,也会留下十分麻烦的后遗症。

  鬼画符的手段,果然够卑鄙!

  李耀间不容发,快步上前,捏住龙特使的颌骨,强迫她将嘴巴张开,上上下下仔细检查了一遍,并没有发现玉石炼制而成的自裁法宝,这才稍稍松了一口气。

  “不用枉费心机了!”

  龙特使竟然还笑得出来。

  从李耀冒充万明珠的声音出现,到她被彻底制服,虽然双方过了惊心动魄的三四招,整个过程不过是短短一秒钟而已。

  但龙特使既没有被敌人突然出现给吓住,也没有因为被李耀镇压而绝望,甚至连刚才满脸怨毒的表情都是伪装出来,只是为了麻痹李耀,为她喷出的三枚剑丸创造机会。

  见到三枚剑丸失效,她很快恢复平静,饶有兴致地打量着李耀,悠悠道,“我不是那种低级死士,真想死的话,随时都有一百种办法可以毫无痛苦地死去,就算周身经络统统都被锁住,也挡不住我的,没必要往牙齿里塞毒囊这么蠢笨。”

  “好精致的枷锁,不但锁住了我周身穴窍和筋络,还用细若狼毫的金属丝缠绕住了我的脖子,更用类似掌心雷的爆炸类法宝贴住了我的心脏,只要我有一丁点异动,心脏爆裂的同时,金属丝就能将我的脑袋削下来,真是环环相扣,神仙难逃的至宝!”

  龙特使的声音依旧如春风般醇厚,带着发自肺腑的赞许之意,仿佛这具危险至极的枷锁,并不是缠绕在她的要害之上,继续评头论足道,“我们‘鬼画符’曾经搜集历朝历代的刑讯拷问类法宝,当然也少不了各种禁制和枷锁类法宝,不过用了十几年时间,集各家之所长来炼制,都炼制不出这么精彩的枷锁!”

  “阁下拥有如此巧夺天工的至宝,一身修为又高深莫测至极,刚才破我剑芒的牛毛细针,亦是精妙绝伦,想来便是最近修真界中声名鹊起的‘大周剑宗’灵鹫上人了?”

  “灵鹫上人的威名,王公近来都时常提起,他老人家对您的评价极高,说您是有资格跻身天下前十的绝顶高手,若非最近情势诡谲,他不方便抛头露面,否则一定要想方设法和上人见上一面,把酒言欢,坐而论道!”

  “我原以为,这不过是王公他老人家的溢美之词,亲自动过手才知道,什么叫闻名不如见面了!”

  “王公座下,鬼画符‘龙扬君’,参见灵鹫上人!”

  龙扬君挣扎着单膝跪地,捧着沉甸甸的枷锁,煞有介事地向李耀施了一礼。

  李耀知道这个超级刺客拖泥带水、罗里吧嗦了一大套,无非是拖延时间,想等待白莲老母的大部队回援而已。

  他可没时间和龙扬君磨嘴皮子,对她那一套统统充耳不闻,将满地法宝构件略微整理一番,便激活了自己的乾坤戒,将收纳范围指定为面前所有法宝构件,发动!

  乾坤戒没有半点反应。

  “什么情况!”

  李耀暗暗皱眉,神念探入几枚乾坤戒中查探了一番,没错啊,为了存储这么大一坨法宝构件,他将几枚乾坤戒里的空间重新整合了一下,腾出了整整三枚乾坤戒的空间,应该足够存储,绝不会出现空间冲突的问题,怎么会吸不进去?

  “晚辈斗胆问一句,灵鹫前辈可是想要抢走这尊万象天星盘,以及这枚上古神魔所留的地图核心么?”

  龙扬君彬彬有礼地问道。

  李耀扫了她一眼,并不回答,专心致志地研究乾坤戒的问题。

  难道是乾坤戒坏掉了,没道理三枚乾坤戒一起坏掉啊!

  “前辈有所不知——”

  龙扬君满脸微笑,慢条斯理道,“前辈的乾坤戒并没有出问题,只是晚辈在万象天星盘和这枚地图核心之上,都施加了特殊的禁制,相当于是上了一把无影无形的大锁,只有晚辈随身携带,和禁制相匹配的乾坤戒,才能将他们吸纳进去。”

  “否则的话,如此至关重要之物,被别人随随便便就能吸入乾坤戒,堂而皇之地带走,岂不是太可笑了吗?”

  李耀微微一怔,不怀好意的目光扫向了龙扬君手指上的四枚乾坤戒。

  “前辈心中可是在想,只消将晚辈的四根手指统统削切下来,将晚辈的乾坤戒夺走,就可以将万象天星盘和地图核心吸纳进去,不露痕迹地带走了?”

  龙扬君故意在李耀面前张开五根手指,不慌不忙道,“这一点,在晚辈出发之前,王公也帮晚辈想到了,他老人家在这四枚乾坤戒和晚辈体内,都种下了特殊的禁制,这四枚乾坤戒只能佩戴在晚辈手指上,感知到晚辈的体温、呼吸、心跳和脉搏,并且晚辈每隔一炷香时间,都必须向他们发射一道特殊的神念波动,才能保证其稳定!”

  “倘若以上条件,有一项不符合的话,这四枚乾坤戒中的自毁符阵就会启动,将他们内部的芥子世界瞬间毁掉,把他们变成四枚普普通通的铁环,再也无法提取和吸纳物品了。”

  “也就是说,无论前辈是想将这四枚乾坤戒夺走,还是想将晚辈的神魂轰碎,只剩下一具保持呼吸心跳的行尸走肉,都是行不通的。”

  李耀心里破口大骂一句。

  他仔细捕捉着龙扬君脸上每一丝肌肉的走向,力图从她的微表情中分析出这番话的真假,却始终一无所获。

  这个鬼画符组织的超级刺客,一定接受过最严酷的拷问训练,无论嘴角的颤动还是瞳孔的伸缩,都没有泄露半点有效信息。

  “前辈倘若不信的话,不妨取下晚辈手指上一枚乾坤戒,一试便知,王公他老人家对前辈仰慕已久,晚辈身为他的下属,自然不敢对前辈有半句虚言的。”

  龙扬君淡定自若地说道,“当然,前辈是威名赫赫的炼器宗师,对禁制之道或许都颇有研究,倘若给前辈几天时间,应该有机会将王公设下的禁制统统破解才对。”

  李耀的眼角一阵抽搐。

  术业有专攻,十个手指也有长短,他虽然是炼器大师,但偏偏对禁制之道的研究并不深入,算是相对薄弱的一个环节。

  更何况他根本没有几天时间,白莲老母等人不是傻瓜,缀着枭龙号追出去几十里之后,一定会感知到不妙,杀一个凌厉无比的回马枪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