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59章 原来是你!

第1459章 原来是你!

  她的速度、力量和在超小范围内不断变换方位,使自己彻底震荡成一团虚影的神通,完全超越了一名元婴期初阶甚至中阶修真者应有的水准!

  她身上并没有剑,李耀也没有感知到她从乾坤戒中提取出飞剑的动作,反而觉得她本身就是一把剑,一把骤然崩裂成万千星芒,恐怖到极点的剑!

  星芒如瀑,瞬间笼罩整片荒岛,每一处指甲盖大小的空间都被绚烂无比的剑芒切割了数百次,空气中尽是虚无缥缈却又锐不可当的剑风残痕!

  没错,就是绚烂!

  龙扬君的剑术竟然高明到如此不可思议的境界,仅仅比李耀生平所见最可怕的剑手燕离人稍逊一线,一条几乎感知不到的细线!

  她的御剑风格却和燕离人完全不同。

  燕离人的剑术,简单,直接,凌厉,平时都深藏不露,只是以剑意锁定,一旦他将剑意转化成实质,真正出剑的一刹那,目标往往就无所遁逃。

  那是一种朴实无华的剑法,带着“大道至简”的味道。

  龙扬君的剑,却是华丽,绚烂,璀璨,如火山,似飞瀑,宛若一万颗星辰同时爆炸,绽放出无穷无尽的光和热!

  倘若刚才,李耀的右脚再往前踏出一毫米,亦或者左腿上有一束筋腱没有彻底绷紧的话,这绚烂无双的剑芒洪流就能将他彻底吞噬!

  即便他在龙扬君异变的刹那,就不顾左腿骨是否会爆裂的风险,狠狠蹬踏大地,一面向后疾退,一面在荒岛上轰出一条粗大的裂缝攻向龙扬君,亦只是将剑芒侵略如火的攻势稍稍阻了一阻!

  “嗤嗤嗤嗤!”

  李耀就像是被一张最锋利的渔网死死裹住,周身爆出了数百道婴儿嘴唇般的伤口,鲜血如注!

  特别是有几十道剑芒死死缠绕住了他的双手,根本不给他一丝一毫凝聚心神,施加手指细微动作,从乾坤戒中提取出法宝的机会!

  李耀的心跳近乎冻结,却又在一瞬间跳跃到了每分钟超过五百次的超高频率,将周身血液和灵能循环的速度提升到极限!

  这是他来到古圣界之后,最凶险的一战,甚至比他和燕离人之间的论剑都要凶险。

  毕竟那时候,燕离人只有剑意,却没有杀意。

  而现在,李耀却能从龙扬君身上,感知到无边无际,凌厉至极的杀意!

  李耀只能一退再退,退至荒岛边缘。

  荒岛上所有犬牙交错的礁石,统统都被龙扬君惊人的剑气削平、斩碎,变成万千小石子。

  李耀退无可退,后方就是悬崖,倘若他选择跳下悬崖的话,一定会有瞬间处在无处借力的尴尬状态、

  在龙扬君这般可怕的剑手面前,那绝对是将自己洗干净送上砧板,自寻死路的行为!

  李耀只能低吼一声,周身喷涌而出的血珠混合着小石子,化作一柄鲜血战刀,朝龙扬君弹了过去!

  龙扬君嘴角勾起冷酷的笑意,哪里还有半点儿惶恐不安的模样,就像是一头玩弄老鼠的猫儿,不偏不倚地迎着鲜血战刀冲了上来,身形被鲜血战刀干脆利落斩成两半之后,却是逐渐化作两团虚影!

  李耀背后的悬崖之下,忽然爆出一团更加浓烈的深红色剑气!

  李耀的瞳孔骤然收缩,根本不知道龙扬君究竟是什么时候,骗过自己的感知,偷偷躲到悬崖之下去的!

  然而下一瞬间他就意识到,这是一个阴险的骗局,龙扬君根本没可能躲到悬崖之下,只不过是偷偷摸摸输送了一道惊人的剑气,趁着漫天星雨剑芒乱飞时,暗藏到了自己背后!

  这是声东击西的老把戏!

  龙扬君依旧在自己面前!

  来不及了!

  李耀竭尽所能向左侧横移,却还是听到自己胸骨“噼噼啪啪”爆裂的声音,以及鲜血狂涌而出,如泣如诉的声音!

  他重重砸落在荒岛边缘,一口鲜血狂喷而出,剑气在体内纵横驰骋,将灵能循环路径统统破坏,释放出来的灵气波动,亦是越来越微弱。

  这时候,万千缭绕于荒岛之上的星芒,才逐一凝聚到了龙扬君的手里,变成一柄仿佛由无数枚璀璨水晶凝结而成,光耀万丈的长剑!

  龙扬君一招重创李耀,并未趁胜追击,反而从乾坤戒中弹出一道流光,在半空中变成一枚鹅蛋大小的浑圆法宝,四周布满了密密麻麻的孔洞,像是一个古怪的蜂巢。

  从“蜂巢”的每一个孔洞中,都释放出诡异的音波,“嗡嗡嗡嗡”之声不绝于耳,令人血气翻涌,极不好受!

  从这枚古怪法宝表面绽放的光泽来看,其炼制工艺达到了相当惊人的程度,绝非古圣界的土著可以炼制出来,应该是和地图核心一脉相承,都是女娲族的产物!

  “此宝名叫‘音巢’,是一种相当古怪的法宝,并不是用来攻击敌人,却可以释放出一种特殊的音波,将方圆数百米内所有的‘乾坤戒’统统都封死,使他们暂时失效,既没办法塞东西进去,也没办法将里面的东西提取出来。”

  龙扬君笑眯眯道,“灵鹫道友是赫赫有名的‘大周剑宗’,古圣界首屈一指的炼器大师,战斗时一定非常依赖各种千奇百怪的法宝。”

  “你我的修为,原本就在伯仲之间,胜负生死仅仅取决于一些微小的细节,现在你身受重伤,又无法提取乾坤戒中的法宝,又有多少信心,能战胜有秘剑在手的我呢?”

  “灵鹫道友是聪明人,在这种情况下,没必要再轻举妄动,自寻死路了吧?”

  “咳咳,咳咳咳咳!”

  李耀吐出一口鲜血,舔了舔满是血腥味的牙齿,像一头落入陷阱的狼一样盯着龙扬君,嘶声道,“你不是龙扬君,根本没有龙扬君这个人,你是王喜!”

  王喜微微一笑道:“龙扬君也好,王喜也罢,不过是一个代号罢了,像我这样的人,自然有无数种身份,无数个名字的,那又有什么奇怪?”

  “我早该想到!”

  李耀苦笑道,“王喜这样心机深沉,图谋远大的人,怎么会将‘万罗天星盘’和‘地图核心’这样的至宝,随随便便交给一名属下,又怎么会让一名属下知道他这么多的秘密?而且,作为一名下属而言,你也实在太啰嗦了!”

  “我只是不明白,既然你便是王喜,为什么一开始不展露出真正的实力,却要搞得如此狼狈?”

  王喜淡淡道:“刚才都说了,我和灵鹫道友的实力在伯仲之间,倘若找不到对方的致命破绽,那是谁都奈何不了谁的,即便我一开始就展露出真正的实力,最多击败灵鹫道友,想要将你留下,却是千难万难!”

  李耀的瞳孔骤然收缩:“从一开始,你就想将我留下?”

  “当然!”

  王喜笑道,“灵鹫道友是修真界新近崛起的超卓人物,短短半年不到就已经闯下偌大名号,我刚才说对道友仰慕已久,那可不是虚言啊!更何况,道友精通炼器术,对探索仙宫都大有帮助,倘若能和道友共襄盛举,这次行动成功的机会,又大大增加了!”

  “所以,我一直在等,等一个最好的机会,能请道友留步,大家开诚布公地好好聊聊!”

  李耀咬牙道:“白莲老母追赶上来时,难道不是最好的机会?”

  “不是。”

  王喜摇头道,“修为达到你我这样的境界,便不是人多就一定能留下的,灵鹫道友和齐中道等五大高手围攻白莲圣母,都没能将她留下,我和白莲圣母联手对付你,又岂能一定留得住你?”

  李耀眯起眼睛道:“那么在焚风之中,你为何又不动手?”

  “那仍旧不是最好的机会。”

  王喜眼底绽放出了一抹瑰丽的光华,笑道,“更何况我都没想到,灵鹫道友会疯狂到直冲焚风的程度,那里的变数实在太多,我仍旧没有万全的把握能留下道友!”

  “只有到了这里,灵鹫道友知道了大部分的秘密,逐渐卸下防备和警惕,甚至准备来解开我身上的枷锁时,才是最好的机会!”

  “按照我原本的设想,应该可以一招制服灵鹫道友的,却没想到你对危险的警惕,高到如斯程度,倒是多费了一番手脚!”

  “你——”

  李耀怔怔地看着角落里的灵鹫枷锁,喃喃道,“究竟是怎么解开灵鹫枷锁的?任何人,就算是元婴期巅峰境界,也绝不可能这么轻而易举,从我的枷锁中挣脱!”

  王喜眼底的光华越来越亮,一字一顿道:“没有任何东西可以困得住我,别说一具小小的枷锁,便是这片天地,都不行!”

  李耀眼角的肌肉不断跳动着,喉咙沙哑道:“本上人既然落到你手上,要杀要剐都悉听尊便,却不知,王公要怎么处置我?”

  “不管灵鹫道友相信与否,我都是真心实意邀请灵鹫道友参与这次探索‘仙宫’的行动!”

  王喜道,“毕竟‘四凶’中其余三个,都非易与之辈,即便我有精诚团结之心,却难保他们没有过河拆桥之意啊,能够为自己增添一枚极重要的筹码,当然很好!”

  “只不过,我知道灵鹫道友肯定不会乖乖和我合作,心甘情愿成为我的助手。”

  “就算灵鹫道友现在指天发誓和我合作,我亦不会相信的。”

  “所以……”(未完待续。)

  最快更新,无弹窗阅读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