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62章 荡涤天下!

第1462章 荡涤天下!

  “也就是说,现在我们和王喜等‘四凶’都可以找到‘仙宫’所在,大家是在抢时间,而且很有可能在寒风凛冽,冰冻万里的极北永夜之州相遇?”

  齐中道眉头紧锁,扫了李耀一眼,沉吟道,“灵鹫道友,‘仙宫’的线索是你发现的,具体地图和仙宫内部的结构,都在你的脑域之中,既然你愿意开诚布公将一切都告诉我等,足见你对我等的信任,我等自然要尊重你的意见,此事你准备如何处理?”

  李耀摊了摊手,大咧咧道:“如有可能,本上人亦想要‘独吞’仙宫之秘,只不过极北永夜之州,恐怕不是单枪匹马能闯进去的,而四大凶人联手,更不是我一个人可以对付,我虽然精通炼器和机关之术,但对于搬山盗墓之类勾当并没有经验,自然只能找一些信得过的人合作!”

  “巴道友和苦蝉大师,都是修真界出名的仁人君子,燕道友和齐道友嘛,勉勉强强也可以信任,此事究竟如何处理,我并没有意见,只要你们能够保证,仙宫之内和‘炼器术’有关的一切,以及那些玄妙莫测的上古法宝,都可以归我研究就行!”

  巴小玉和苦蝉大师对视一眼,稍稍松了一口气,暗自庆幸“灵鹫上人”的心思都专注于炼器术之上,并不是“四凶”那种野心勃勃之辈!

  齐中道点了点头,用灵气在地上画了一幅粗糙的地图,道:“灵鹫道友所言非虚,倘若‘仙宫’真的存在,的确不是单枪匹马可以探索的,诸位请看,这是仙宫、幽云二州和大乾诸多州府的位置关系图!”

  “大乾治下诸多州府都在南面,被鬼秦人占据的幽云二州则处于北方,但是从幽云二州出发,还要一路向北数万里,才能抵达极北永夜之州!”

  “这幽云二州,虽然名义上只有区区两个州府,实际上却是幅员辽阔,一望无垠的大草原,其面积堪比整个大乾的一半还多,鬼秦人正是凭借辽阔无垠的大草原,才能和大乾周旋!”

  “倘若我们要去极北永夜之州的话,只有两条路,要么直接从幽云二州穿过去,这自然是行不通的;要么就搭乘灵能飞舟,从幽云二州的侧翼,大海之上,兜一个大圈子绕过去!”

  齐中道在地图旁边画了一条弧线,随后道,“关键问题是人手和补给,极北永夜之州天寒地冻,是一片冰封地狱,而且天地灵气紊乱,对修炼极其不利!”

  “像我们这样的元婴修士,每天都要吐纳大量灵气,才能维持境界不堕,倘若天地灵气紊乱到无法吸收的话,就必须随身携带大量晶石补充,再加上食物、法宝、药材和各种给养,只怕几十枚乾坤戒都不够储存!”

  “更何况,倘若在极北永夜之州和‘四凶’的大部队相遇,光凭我们五个,就算能斩杀敌方上千低阶修士,又如何完成接下来的任务?”

  这是非常要命的问题。

  “三圣”加上李耀和苦蝉大师,去对抗“四凶”,纸面战力稍有富余。

  但这边五人几乎都是光杆司令,那边的“四凶”却是兵强马壮。

  在冰封万里,断绝补给的绝境当中,“四凶”只要用人海战术耗尽他们的灵能和体力,他们就是死路一条!

  “光靠我们五个,并不足以和‘四凶’的庞大势力抗衡,更不可能发掘出仙宫的全部秘密。”

  齐中道看着李耀,“这一点,灵鹫道友是否同意?”

  李耀冷冷道:“齐道友的意思,是要将这个消息告诉整个修真界么,呵呵,我对那帮鬣狗一样贪婪,猪猡一样愚蠢,毒蛇一样阴险的家伙,只有八个字的评价——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说得好!”

  巴小玉拍手道,“修真界那帮猪猡的嘴脸,叫花子真是看得多啦!老齐,倘若我们真的将‘仙宫’之秘告诉他们,信不信,光是为了灵鹫道友脑子里这副地图,他们就能把狗脑子都打出来,等到真的出发去探索仙宫,一路上各种下黑手使绊子的龌龊勾当,那更不用说啦!”

  “齐施主是个规矩人。”

  苦蝉大师也叹了口气道,“只可惜,现在的修真界中,还像齐施主一样讲规矩的人并不多了,这次东南救灾之行,难道还不足以让齐施主觉悟么?”

  齐中道默默听着,浑铁铸造的面孔没有半丝表情,沉默许久之后,缓缓道:“既然诸位都这么不看好修真界的诸多宗派,而我们又的确需要和一方兵强马壮的势力合作,那么……当朝天子如何?”

  此言一出,其余四人都微微一怔。

  “咦?”

  叫花子巴小玉瞪大眼睛,像是不认识齐中道一样,上上下下打量着他,“和皇帝合作么,真是奇哉怪也,我记得老齐你向来是站在修真界一边,领导各大宗派,对抗朝廷的啊,坊间甚至有传言,说老皇帝就是被你活活气死的嘛!”

  “错!”

  齐中道说道,“我所做的一切,都是为了维持修真界和这天下的稳定!各大宗派和朝廷,就好像是一个人的两条腿,两条腿必须同样强壮有力,走路才能稳当!无论哪条腿长得太过粗壮,都不是好事!”

  “昔日王喜大权在握时,建立鬼画符,又在各大宗派中挑拨离间,合纵连横,搞得各大宗派风声鹤唳,人人自危,甚至自相残杀,那就是‘朝廷’这条腿太过粗壮,所以我才会领导各大宗派,制衡皇帝和王喜的力量!”

  “此一时,彼一时,现在王喜失势,新皇刚刚登基不久,虽有‘凤凰涅槃、中兴大乾’之志,但根基终究稍显薄弱,而‘修真界’这条腿就趁机肆无忌惮地膨胀起来!这次乌烟瘴气的东南之行,大家也都看清楚了,长此以往,国将不国!”

  “诸位!”

  齐中道提高了声音,那坚硬如铁的黢黑脸庞上,绽放出几抹亢奋的光芒,就好像一层坚硬的面具被打碎,从缝隙中喷涌出了狂放的火焰!

  “如今大厦将倾,天下欲乱,整个修真界都面临分崩离析,毁于一旦的结局!”

  “而那些蝇营狗苟,鼠目寸光的长老、掌门、宗主们,依旧画地为牢,以邻为壑,勾心斗角,你争我夺!真如灵鹫道友所言,贪婪如狗,蠢笨如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

  “再被他们这样胡搞瞎搞下去,用不了多久,大战一定爆发,修真界就要变成弱肉强食,你死我活,血流漂杵,尸骸遍野的修罗地狱!”

  “那天,我们五个在虎啸城下聚会时,便已经意识到这一点。”

  “只可惜我们空有一身蛮力和看似风光的名头,却无力改变这一切,只能眼睁睁看着修真界滑向深渊,再有几步,便要摔得粉身碎骨!”

  “那天我们不是还曾哀叹,即便自己是天下无敌的超级元婴,面对这污浊混乱的世事,都无力扭转乾坤么!”

  “现在,便是我们重整修真界,荡涤这片天地的大好机会!”

  “只要能发掘出‘仙宫’之秘,得到上古神魔的传承,甚至我们五个人手一尊云秦金人的话,整个修真界都能按照我们五个的意志和规矩来运行,岂不是比现在这样混乱不堪的局面要好上百倍?”

  “和心高气傲,野心勃勃的凤凰帝合作,当然会存在一些隐患,所以我们五个才更应该精诚团结!”

  “只要我们五个能建立共识,彻底凝聚到一起的话,无论皇帝也好,四凶也罢,还是这么多各行其是、胡作非为的宗派,统统都要被我们的意志镇压!”

  齐中道这番石破天惊的话,令四名超级元婴都陷入长久的沉默,每个人额头都冒出了一团团白雾,那是计算力飙至极限的征兆。

  良久之后,苦蝉大师低吟一声佛号道:“这些风云变幻的天下大势,真不是出家之人可以知道,不过新皇登基一年,听说在神都着实做成了几件大事,对百姓疾苦也颇为重视,虽然行事风格尚嫌稚嫩,但也有几分有道明君的风采,倘若朝廷可以稳定住大局,令百姓不受刀兵之苦,那便是天下众生之福了。”

  巴小玉亦伸长脖子研究着大乾、幽云二州和极北永夜之地的位置关系图,挠着臭烘烘的头发道:“叫花子不懂战阵杀伐的道理,不过从常理来推断,倘若我们在前往仙宫的路上,不想遇到大批敌人的围追堵截,那就只有在南面加强对鬼秦的攻势,将对方大批精锐都死死拖住——这一点,一盘散沙的修真界是办不到的,只有朝廷大军才可以做到!”

  “朝廷现在的敢战之兵不多,极少数精锐统统掌控在凤凰帝的手里,此行想要一帆风顺,似乎也只能找皇帝合作。”

  “皇帝不是死人。”

  燕离人全神贯注地研究着自己剑鞘上的花纹,随口咕哝了一句,“探索仙宫这么大的行动,就算我们不说,皇帝便不会知道么?”

  几人字里行间的意思,都不怎么反对和凤凰帝合作。

  毕竟他们都不是权力欲很重的人,甚至可以说毫无半点对权力的欲望,和皇帝并没有根本性的矛盾。

  李耀却直勾勾盯着齐中道看了半天,忽然甩出一句出乎意料的话:

  “齐道友,你和凤凰帝之间,早就存在某种联系,想要联手对付整个修真界吧?”(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