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63章 五大超级元婴的联合!

第1463章 五大超级元婴的联合!

  此言一出,燕离人、巴小玉和苦蝉大师都有些错愕地看着齐中道。

  毕竟,以往齐中道这位名义上的“修真界盟主”,都是坚定站在修真界一边,带头制衡朝廷的力量,甚至可以说,他就是整个修真界的化身!

  李耀继续道:“先帝有王喜辅助,隐隐形成对整个修真界的压制态势,却也引起各大宗派的强烈不满,凤凰帝继位之后,迫于各大派的压力,又或许他根本也信不过王喜这个前朝旧臣,便令王喜身败名裂,滔天权势,一朝覆灭!”

  “但是,凤凰帝驱逐王喜,并不代表他就会屈从修真界的意志,恰恰相反,他说不定想要培养属于自己的‘王喜’来制衡修真界,而现在大乾王朝正是风雨飘摇之际,留给他重整山河的时间并不多,他不可能从零开始培养一名全新的权臣出来,齐道友就是他的最好选择,就是凤凰帝的‘王喜’!”

  “这是真的么!”

  巴小玉忍不住问道,“老齐,天子真的找过你?”

  齐中道面无表情,手背上的青筋却忽然暴突起来,他深深看了李耀一眼,一字一顿道:“齐某为人,光明正大,事无不可对人言,不错,天子的确找过齐某,想要以雷霆手段,彻底荡涤这乌烟瘴气的修真界,还一个青天白日,朗朗乾坤!”

  苦蝉大师低吟一声佛号:“齐施主可曾答应了?”

  “没有。”

  齐中道眼底的光芒黯淡下去,低声道,“齐某再怎么说,都是太玄道的太上掌门,修真界的一份子,坚信只要修真界中人人都遵守规矩,以大局为重,便可以自行恢复昔日的勃勃生机,所以并不愿意让天子的力量,插手到我们各大宗派内部的事务里来。”

  李耀接口道:“只可惜,这次东南之行,各大宗派的所作所为,彻底令齐道友失望了,血冷了,心死了,认为光靠修真界自己的力量,永远都扫除不了这些乌烟瘴气、魑魅魍魉,就好像一个人泥足深陷,倘若没有外力帮助,只会越陷越深,陷入灭顶之灾!只有和凤凰帝合作,借助朝廷的力量,才能更新整个修真界!”

  齐中道的眼神凝固了一会儿,仿佛极不愿意承认这个可悲的事实,幽幽叹了一口气道:“那时候我没有答应,还有另一个原因,因为那时候我势单力孤,根本没有和天子讲价的筹码,就算答应,也只会沦为他的棋子和爪牙!再一个,那时候我并不相信凤凰帝有足以镇压各大宗派的力量,倘若双方矛盾彻底激化,引发大乾王朝的内战,那齐某就变成千古罪人了!”

  “但是现在,诸位道友的出现,以及‘仙宫’的消息,却令我看到了一线新的希望!”

  “只要我们五个能彻底凝聚在一起,便是一股足以撼动天下的力量,无论面对天子还是各大宗派,都拥有了谈判的筹码!”

  “如果我们能掌握仙宫之中的云秦金人,便可以凭借战无不胜的力量,荡涤修真界,为各大宗派甚至整个天下,都带来全新的规矩,而我可以向诸位道友保证,这规矩,绝对是正大光明,天公地道的!”

  “齐某毕生所想,便是如此,四位道友,意下如何!”

  齐中道像是一颗黑色的钉子,振聋发聩的话深深刺入四人心底。

  苦蝉大师叹息一声道:“贫僧别无所求,只希望普天之下的黎明百姓都能远离刀兵之苦,倘若为了实现这一点,非要到极北永夜之州的冰寒地狱中走一遭,那么,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呢?”

  巴小玉亦狠狠啐了一口,拍手笑道:“叫花子看各大宗派那些冠冕堂皇,男盗女娼的家伙,早就积了满肚子火,倘若能让他们都学会守守规矩,和皇帝合作似乎也没什么不好!”

  李耀道:“本上人还是那句话,只要将仙宫之内和‘炼器术’有关的一切都交给我来研究,究竟和谁合作,都无所谓!”

  “燕道友,你呢?”

  齐中道将目光转向燕离人。

  燕离人是紫极剑宗的长老,五人之中,他和齐中道两人,和各大宗派的纠葛算是比较深的。

  燕离人依旧在仔细研究着剑鞘上花纹的走向,以及这走向对剑鞘配重的影响,头也不抬道:“紫极剑宗也好,凤凰帝也罢,和我都没有半点关系,你们爱怎么斗就怎么斗,我只关心,仙宫之内,是否有值得我拔剑的对手!”

  他忽然抬起头,眼里放出了饶有兴致的光芒,喃喃道,“你们有没有发现,这‘仙宫’所在,距离一百年前两大化神高手,巫行云和蒙赤心对决的战场非常近?”

  “那时候,巫行云和蒙赤心便是在极北永夜之州深处决战,据说在决战过程中遭遇了一场史无前例的暴风雪,寒潮之强,连空气都足以冻裂!等到暴风雪过去之后,两大化神高手便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们说,巫行云和蒙赤心这两大化神,会不会和所谓的‘仙宫’,存在某种奇妙的联系呢?”

  这个问题,令其余四人微微一怔,面面相觑之后,却不可能得到答案。

  “嘿!”

  燕离人一下子来了兴趣,伸出又粗又短的手指,在剑鞘上重重一弹,发出刀剑交击之声,“探索仙宫之旅,极有可能遇到‘四凶’这样值得全力挥剑的对手,还有可能遇到两名化神级数的前辈,更有机会去斩杀传说中的仙人,这么好玩的事情,实在没理由不去啊!”

  至此,五名超级元婴,便在各自不同的目的驱使之下,达成了一致意见!

  李耀却还有最后一个问题。

  “诸位道友,是否曾亲眼见过王喜,那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人?”

  李耀随手抓起荒岛上一片碎石子,细细揉捏成了粉末,塑造出了一具惟妙惟肖的沙雕,又用灵能暂时固定,正是刚才以“龙扬君”形态出现的王喜。

  李耀是炼器师,很多时候都要对工件进行塑形和微雕,他雕塑出来的作品虽然称不上是鬼斧神工的大师杰作,但比例精确,形貌细腻,都算纤毫毕现,栩栩如生。

  “这是王喜?”

  众人看着李耀塑造出来,姿色平平但身材丰腴的女子形象,不由都皱起了眉头。

  “这才是王喜。”

  燕离人也学着李耀的手法,用沙砾和碎石塑造出一尊王喜的雕像。

  “没错,王喜平日抛头露面,都是这般模样!”

  王喜是权倾朝野的大阉,自然不会藏头露尾,很多修真者都亲眼见过他的样子,特别是燕离人和齐中道,都和他近距离接触过多次,十分精确地捕捉到了他的特征。

  李耀仔细观察燕离人的这尊雕像,王喜的模样倒不似一般人想象中“大太监”那种或嚣张跋扈、或卑躬屈膝、或獐头鼠目的形象,而是一名十分儒雅,甚至有些柔弱的中年文士形象,除了面白无须之外,和仙风道骨的修真者,并没有太大不同。

  因为燕离人和王喜结交时,都是在斗**剑,所以这尊雕像上的王喜,亦是背负长剑,双眸炯炯有神的模样,的确有几分无双剑仙的风采。

  李耀将两尊雕像放到一起进行比较,“王喜”和“龙扬君”实在太不一样了。

  不过这也不能说明什么问题,修为到了李耀和王喜这个层次,无论是改变骨骼和肌肉的走向,稍稍放大或者缩小体型,亦或者控制体内的雄性激素和雌性激素分泌,产生不同的第二性征,都不算太难!

  倘若李耀愿意的话,都可以从现在开始,疯狂刺激自己体内的雌性激素分泌,自然可以令皮肤变得光滑细腻,胡须和腿毛逐渐脱落,皮下脂肪增厚,而胸脯亦会高高隆起——这都不叫事儿!

  “王喜,龙扬君,隐藏在你们背后的真实身份,究竟是什么呢?”

  李耀心中一动,忽然想到关于王喜的资料。

  资料显示,王喜是大约八九十年前进的宫。

  太监这个职业,倘若不是特别急需的高精尖人才,一般都是自幼培养。

  也就是说,王喜差不多是在一百年前出生的!

  这是一个至关重要的时间点。

  一百年前,两名化神老怪在极北永夜之州,靠近仙宫之上的冰风暴中彻底销声匿迹。

  一百年前,王喜出生,几乎用毕生力量来寻找仙宫的线索,现在终于要出发去寻找仙宫。

  还是一百年前,神秘信号从古圣界发出,发射到了天元和飞星两界!

  这些事情之间,究竟是否存在着某种神秘的联系呢?

  这一切的答案,看来只能等抵达仙宫之后,才能揭晓了!

  ……

  一个月后。

  “咻咻咻咻!”

  飞矢如雨,铺天盖地,如大片饥肠辘辘的乌鸦,越过阴云密布的天穹,劈头盖脑砸落在战阵之上,顿时激起一片撕心裂肺的惨叫,和鲜血****的刺耳声音!

  “冲阵!”

  伴随着一声震耳欲聋的咆哮,来自中原的铁甲重骑,化作一股钢铁洪流,朝幽云二州的肥美草原,滚滚碾压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