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67章 永夜冰原的恐怖!

第1467章 永夜冰原的恐怖!

  夹杂着暴雪的罡风,呼啸了整整一天一夜才渐渐停息.

  当最后一缕罡风都似吃饱喝足的蛟龙般远去之后,整片天地都被彻底改变了模样。

  暴风雪席卷之前,这里虽然是荒凉贫瘠的不毛之地,但大地好歹还能看出岩石的灰色,偶尔还能看到一些稀稀拉拉的黄褐色草原,还有几条接近干涸的河流,蜿蜿蜒蜒流过。

  此刻,天地之间却是一片银装素裹,放眼望去,雪原从人们的脚下一直延伸到了地平线,仿佛又垂直向上,将天穹都冰冻起来,连绵起伏的山峦,亦变成了晶莹剔透的冰峰,凝聚成了一片白色的世界。

  明明应该是烈日炎炎的正午时分,太阳却在地平线上半死不活地挣扎,唯一一点微弱的光芒,只不过为天边涂抹上一层昏暗的橘红色,绝大部分地方的天空,都像是被冻住的死鱼眼珠,稀里糊涂,混混沌沌。

  这里,就是极北永夜之州真正的模样!

  历朝历代的无数地图上,都将这片常年冰冻,寸草不生的恐怖地域,称为“永夜冰原”,是绝大部分生命的禁区!

  尽管暴风雪已经远去,但骤降的气温却一直没有提升上来,李耀偷偷摸摸用星耀联邦的温度计进行过测量,发现即便在“正午”时分,平均气温都在零下五六十度!

  而这里仅仅是永夜冰原的外围甚至边缘,还远远没有抵达仙宫所在的位置,可以预见到,越往北走的话,气温肯定越低。

  这样的极限低温,根本不是“滴水成冰”四个字可以形容,人们每呼出一口气,都像是喷出一团小小的冰雾,随后又笼罩在自己脸上、身上、头发和胡须上,凝结成一片冰壳。

  古圣界没有联邦和帝国那么发达的拥有御寒保暖功能的芥子战斗服,所有人只能穿着厚重笨拙的棉袍——即便这棉袍都是特制的御寒法袍,在棉絮里混杂着火系晶石和各种符箓。

  普通棉袍放在这种环境里,用不了一天一夜,就会冻成冰块!

  就算把自己里三层外三层包裹得像是一只粽子,永夜冰原如牛毛细针般的寒风还是无孔不入地渗透进来,无时无刻不刺激着探险者的血肉、筋络和骨髓,绝大部分修真者不得不全天候开启灵能护盾或者御寒法宝来抵御,如此一来,对灵能和晶石的消耗就大幅提升了。

  除此之外,还有一个麻烦,就是大部分法宝在极限低温下,运转不灵,磨损率和晶石消耗量都增高,但使用效率却大大降低。

  零下五六十度的环境,法宝上凹凸不平的精美纹路中统统凝结了一层寒霜,飞剑战刀类法宝的强度更是大大降低,甚至还出现了乾坤戒运转不灵,无法提取和存储物品的要命麻烦。

  飞剑战刀之类的法宝,都可以硬塞到乾坤戒里来解决。

  但灵能飞舟上的浮空法阵、动力法阵、防御大阵和保暖大阵,却不得不暴露在寒冷的空气中。

  不但消耗的晶石提升了将近一倍,飞行速度也大幅下降了大约三分之二,原本风驰电掣的探索舰队,现在变成了首尾相连的乌龟大军,艰难地在冰霜地狱中挣扎着。

  幸好他们展开探索之前,早就预料到了今日会出现的问题。

  整整三十艘大船中除了精兵强将之外,携带的主要就是晶石和各种物资,并且每一名修真者,都至少配备了两枚乾坤戒,里面全都塞得满满当当。

  古圣界的乾坤戒技术,自然不会比天元界更加发达。

  这里绝大部分中低阶修真者使用的乾坤戒、乾坤袋之类存储法宝,存储空间也就相当于一个背包,也就是说,除了船舱里的存储空间之外,每人还能额外携带两个大背包的救命之物,如此而已。

  现在,他们还拥有二十六艘灵能飞舟,除了操纵飞舟的御风者之外,还有来自“火凤营”等禁卫军的高手九百七十七人,来自“六大派”的修真者一千零二十六人。

  “灵鹫仙师,请!”

  在当先一艘五牙大舰的甲板上,几名禁卫军和修真者毕恭毕敬将李耀请到了一座怪模怪样的法宝面前。

  那就像是几十根大大小小的铜环嵌套在一起,进行眼花缭乱的旋转。

  而在每一根铜环的轨道上,还有无数闪闪发亮的银色小珠在滚动、碰撞,发出叮叮当当的乱响。

  这叫“混天度磁仪”,是古圣界土著在进行长途跋涉时,用来确定方位的法宝。

  在古圣界,度量自己所在的精确坐标,向来是极其头痛的难题。

  古圣界的同步轨道上并没有几百颗卫星组成网络,倘若到了辨认不出东西南北的海上或者不毛之地,究竟该如何精确知道,自己究竟在什么地方?

  在外界,其他古修世界早期,就发明了各种用来观测星星的天文法宝,诸如“观星盘”、“九天仪”等等,通过星星的相对位置变化,进行一系列复杂的转化,来得知自己所处的经纬度。

  古圣界的悲哀就在于,这里的“星星”,并不是星海之中运行轨道相对固定的恒星,而是古圣界附近,充满辐射,闪闪发亮的洪荒战争残骸。

  这些战争残骸受到恒星、行星和卫星的引力撕扯,偶尔还会互相碰撞,其方位和轨迹是彻底的混乱不堪,根本没有半点参考意义。

  所以,古圣界直到不久之前,才刚刚发明了用测量磁场强度,来确定自己的具体方位的法宝,也才发明了“经纬度”这个概念。

  不过,磁场强度是一个相当模糊的概念,会受到很多因素的干扰,所以这一定位方式的准确性并不高,只能说聊胜于无。

  李耀早就凭记忆绘制了几幅大致的仙宫方位图,真的只能说是“大致”而已。

  而来自皇家“御天监”几名专攻“天文地理”的修真者,又“吭哧吭哧”地转动“混天度磁仪”两侧的握把,让环环嵌套的铜环呈现出不同的倾斜角度,上面的银球也不断碰来撞去,几人埋头在一起不知道掐指演算了一些什么,最终得出他们此刻所在的方位。

  将此地的坐标和仙宫的坐标连成一线,就成为他们的航线了。

  同样的工作,每天都要重复三次,不断调整航向。

  有时候甚至会出现磁场紊乱,定位出错,结果要走回头路的情况。

  不过总体而言,在历经了一连串艰苦卓绝的跋涉之后,他们还是一天天距离仙宫更近了。

  天地间一直都是茫茫冰原,除了白色的大地和灰色的天空之外,根本看不到第三种色彩,苦闷的环境几乎要把人逼疯。

  幸好他们都是道心坚定的修真者,以往闭关修炼一年半载都是有的,这才勉强支撑下来。

  进入永夜冰原的第四天,他们头一次发现了不属于这里的东西。

  那是一艘被罡风打碎的灵能飞舟残骸,七零八落地散碎在冰原上,快要被冰雪彻底覆盖了,只有几根光秃秃的桅杆还裸露在冰原之上。

  失事的灵能飞舟中,很可能有还没耗尽的晶石和物资,自然不会被放过。

  他们用了半天时间,将这片飞舟残骸统统挖掘出来,结果却有些出乎意料。

  并不是一艘飞舟,而是三艘飞舟组成的小型船队,而且不是很久以前失事的,却是在这两天才折戟沉沙。

  虽然三艘飞舟都没有打出旗号,但齐中道等人却认出了不少冻僵的修真者。

  “是陇海派,齐山派,惊天门等七八个宗派的人马!”

  齐中道的脸色十分难看。

  六大派能够参与这次行动,其中一个条件便是他们要处理好其余中小宗派的骚动,不让他们扰乱大局。

  李耀不知道六大派究竟用什么方法和中小宗派达成了协议,但现在看来,中小宗派的金丹和元婴们,很可能根本没有打算遵守承诺,甚至抢在他们之前就组成了速度更快的船队,冒险深入永夜冰原,想要捷足先登,先发现“仙宫”!

  “真是自寻死路!”

  齐中道冷冷道,“就连六大派和朝廷联手,还有整个古圣界最好的灵能飞舟和最优秀的御风者,都要小心翼翼,步步为营!”

  “这些家伙凭几条破船,这么一点人手,连晶石和物资都没有带足,连‘混天度磁仪’都不知道有没有准备,就想硬闯永夜冰原,抢先发现仙宫?”

  “天作孽,犹可恕,自作孽,不可活!”

  他们在距离失事灵能飞舟残骸的不远处,发现了一名元婴老怪的尸体。

  这名来自陇海派,昔日在修真界中都算是威名赫赫的大人物,却是死得凄惨无比,活像是被人吸干了周身精血,死得如同一具骷髅。

  根据齐中道和苦蝉大师的分析,他应该是在灵能飞舟遇上罡风,互相撞击碎裂之后,孤身一人逃了出来,竭尽所能想要飞出险地,但不幸卷入罡风旋流,只能不断激发体内灵能来抗衡天地之力,最后力竭而亡的。(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