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69章 冰煞魔潮!

第1469章 冰煞魔潮!

  “怎么回事,难道又是寒潮来袭?”

  “不可能啊,明明已经放出不少元婴老怪在四周侦测天气的变化,倘若又有罡风夹杂着暴风雪降临的话,早就应该发出警讯!”

  李耀感觉冰霜就像是无孔不入的毒虫般,顺着他的鼻腔一路蔓延到胸腹之内,帮助他描绘出了气管和支气管的形态,甚至能清晰感受到大量肺泡的冻结。

  他忽然单膝跪地,将双掌贴在地面上仔细感受。

  果然感应到了一阵轻微的颤抖,就像是前方迷雾中的大地裂开,有什么东西从地底钻了出来一样!

  “撕拉!”

  短短几秒钟,双掌已经冻结在了地上,用力一抽,厚重的手套都被撕裂。

  李耀死死盯着前方的冰雾,不一时,从冰雾中像是传来了刺耳的尖叫,还有另一阵“哧啦哧啦”的蠕动声。

  “跑!”

  “前面是一大片冰层,我们将冰层钻裂,从里面喷涌出了大量的‘冰煞魔潮’!”

  冰雾中,几十名修真者跌跌撞撞地逃了回来。

  所有人的面孔都扭曲到极点,像是被冰锤狠狠砸了几锤子,不少人步履踉跄,身上腿上都裹着厚重的冰壳,发生严重的冻伤,却是一步都不敢停,不惜透支灵能,像是一团团奔跑的火球,仓皇逃窜!

  在他们身后,既像是一片晶莹剔透的巨浪,又像是皑皑白雪拥有了生命,像是洪荒凶兽那样张牙舞爪地扑了过来!

  一名修真者的腿原本就有冻伤,勉强召唤出飞剑想要御剑逃窜,可惜飞剑在零下七八十度的环境中都运转不灵,高高低低地飘忽了半天,很快被晶莹剔透的巨浪追上。

  “呼!”

  巨浪过处,此君直接在半空中被冻成了冰坨,重重跌落在地上,砸了个粉碎,留下满地指甲盖大小,鲜红色的冰晶!

  这一幕令所有修真者都毛骨悚然。

  在深入永夜冰原之前,他们也曾搜集了大量冒险者的笔记,整理出一大批关于永夜冰原的资料。

  永夜冰原上虽然生活着各种凶残的冰原妖兽,甚至有成群结队的冰霜野人出没,暴风雪和罡风都算是相当恐怖的天灾,但所有凶险当中,最可怕的莫过于“冰煞魔潮”了!

  冰煞魔潮是一种极其特殊的苔藓。

  为了在极北永夜之地这样严酷的环境中生存,它绝大多数时候都蛰伏在厚实的冰层之中,以近乎“冬眠”的方式,保存自己的生命。

  而一旦它感应到大量猎物出现,便会想办法破壳而出,不断增殖和移动,如同一片吃人的沼泽般,朝猎物狠狠扑去!

  冰煞魔潮的进食方式,是直接汲取空气和猎物体内的热量。

  所以当冰煞魔潮大爆发时,四周的气温就会骤降几十度,因为空气中的热量统统都被冰煞魔潮吸走了。

  而一旦猎物被冰煞魔潮死死包裹住,体内所有的热量和灵能都会被瞬间吸干,留下一具空空荡荡的冰雕。

  将所有猎物都一扫而空之后,冰煞魔潮才会再度潜入地底,进入下一轮冬眠状态,等待下一批可怜的猎物来临,展开新的猎杀!

  李耀曾经在昆仑遗迹遇到过一种十分诡异的上古苔藓,名叫“血潮”,又叫“饿鬼苔”,能覆盖方圆几十里地,厚实如地毯,以灵能为食,。甚至敢毫不犹豫地朝装备晶铠的高阶修士发动进攻。

  冰煞魔潮,极有可能是“血潮”在极限严寒地区的变种,变得更加诡异,更加凶险!、

  “混蛋,早就应该想到!”

  李耀狠狠一拍大腿。

  虽然搜集到关于冰煞魔潮的信息都说,这种恐怖的生物行踪缥缈不定,一般来说只要运气不是太糟糕,就不一定会遇到。

  可是,如果它真是“血潮”的变种,那极有可能对灵能有高度敏锐的感知,仙宫附近,就是它最好的栖息之所,就像是藏匿在昆仑深处,灵能浓郁之地的血潮一样!

  冰煞魔潮的出现,说明仙宫就在前面不远处,说不定就在被他们钻裂的冰层下面!

  只可惜李耀一开始并未将冰煞魔潮和血潮联系在一起,等他想明白两者的联系时,晶莹剔透的冰潮已经扑至面前!

  “跑!”

  李耀狂吼一声,十几枚掌心雷脱手而出,在冰潮上方“轰轰轰轰”连环炸开,却只是阻挡了冰潮片刻,那十几朵爆裂的火焰就凝结成了半透明的冰花,颜色逐渐由赤红到橘黄,由橘黄到幽蓝,由幽蓝到淡青,最后彻底透明,和整片铺天盖地的冰潮融为一体!

  这一击非但没能炸开冰潮,反而令冰潮感知到了李耀的存在,冰潮深处发出一阵“哧啦哧啦”的声音,冰潮、冰雾、冰晶夹杂在一起,朝他涌动过来!

  李耀暗暗叫苦,转身就跑,一边跑还想一边大喊,让大家千万不要慌乱,根据他的经验来看,这么大片冰煞魔潮,应该是以感知灵能波动为攻击方式,只要大家都将灵能波动收敛到极限,就不会遭到攻击!

  不过转念一想,零下七八十度的天气,不运转灵能来抵御严寒的话,那不同样是找死吗!

  更何况,冰雾这么厚实,即便他将灵能统统凝聚在咽喉,发出惊涛骇浪般的吼叫,亦传不出几百米去的!

  李耀这才猛然意识到,这片诡异的冰雾,说不定就是冰煞魔潮搞出来的陷阱,这里就是他们的狩猎场!

  李耀狠狠咬牙,只能落荒而逃。

  气温实在太低,法宝都变得极不稳定,特别是金属打造的各种法宝,一旦暴露在空气中,用不了几个呼吸就会凝结上一层厚厚的冰壳,让灵能和符阵之间的交换极不顺畅,御剑而行的准备时间都大大提升。

  不少人还没等到飞剑周身的灵能缭绕完毕,就被冰煞魔潮吞噬,在一声声又干又硬的惨叫中,变成一坨坨奇形怪状的冰雕。

  其余的幸存者早已晕头转向,在伸手不见五指的迷雾中,如没头苍蝇一般乱转,只消在心急火燎之下,错过一到两个插在地上的标记,就极有可能迷失方向,比较倒霉的家伙,反而会迎着冰潮来袭的方向跑过去。

  当他们发现四周的空气都渐渐冻结时已经来不及,遮天蔽日的冰潮很快就将他们统统淹没!

  “不要乱跑,跟着我走,一边走一边发出长啸,吸引四周同伴,不要迷失方向!”

  李耀心急如焚。

  他虽然不太喜欢这些古圣界的修真者,却也没铁石心肠到要眼睁睁看他们冻成冰坨的程度,虽然不知道茫茫迷雾中其余几十支探索队的情况,但至少他这支探索队,却想要全须全尾地带出去!

  前方冰雾中,忽然有不少人大喊大叫,惊慌失措地朝他们逃了过来,显然在冰潮侵袭之下魂飞魄散,迷失了方向。

  “不要慌乱,营地在那边!”

  李耀一把拽住了为首一名修真者,狠狠搡了他一把。

  忽然感觉这名修真者有些古怪,他穿着一身皮光水滑的熊皮战袍,头上还戴着一直垂挂到耳朵的水獭皮帽,虽然没有佩戴耳环,但裸露在外的皮肤上,还是能隐约看到刺青的一角。

  腰间斜跨的战刀,刀鞘上亦装饰着大量的狼牙,和幽云二州特产的七星玛瑙。

  再仔细琢磨他们刚才的喊叫,口音古古怪怪,曲里拐弯,带着浓郁的幽云味道。

  这,这竟然是一队鬼秦修士!

  茫茫冰雾中,几十名大乾修士和几十名鬼秦修士,就像是俩群没头苍蝇般大眼瞪小眼。

  气氛有点尴尬,场面十分紧张,每个人的喉结都不断滚动,眼珠都滴溜溜乱转,急促的呼吸,令鼻腔中喷涌出更多白烟,把所有人快要冻僵的表情都笼罩在迷雾之中。

  李耀这才明白,看来“四凶”率领的探索队,应该是和他们差不多时间发现了被冰雾笼罩的仙宫坐标,只不过大家刚好处在冰雾的两侧,是从两头不断朝中间探索。

  又因为茫茫冰雾阻隔了一切光线、声音和灵能波动,而且他们都采取了步步为营,小心翼翼的探索、测绘方式,一开始都没有发现彼此。

  那就好像从一座大山的两头,不断向中间挖掘隧道一样,在隧道贯通之前,极难察觉到对方的存在!

  然而,诡异的冰煞魔潮,却同时感知到了俩群猎物,一视同仁地向他们发动了攻击!

  冰潮侵袭之下,不少人都迷失了方向,并不是朝着自家营地,而是朝着冰潮深处,又或者是人声鼎沸的方向跑去!

  现在,大乾修士和鬼秦修士、混天军、白莲教、鬼画符这几股势力之间,一定是呈犬牙交错,一片混乱的态势!

  真是乱到无以复加的局面!

  “你们——”

  李耀只希望眼前这些鬼秦修士能保留着几分最基本的理智。

  白痴都看得出来,在冰煞魔潮虎视眈眈的环境下对手,对谁都没有好处!

  幸好,对面的鬼秦人似乎都意识到了这一点,又或者在接近零下一百度的环境中,连战意和凶性都被冻结,虽然双手紧紧攥住刀柄,但并没有将战刀抽出来,反而在沉默中,一步步后退。

  只不过……

  “唰!”

  一道剑芒,从李耀身后的大乾修士阵营呼啸而出,瞬间没入鬼秦修士阵营,将一名鬼秦修士砍翻在地!(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