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70章 乱战!
  李耀回头狠狠瞪了一眼,就看到一名冻得缩头缩脑还瑟瑟发抖的修真者,怔怔看着手中的长剑,仿佛不敢刚才那道剑芒是激发出来,又可怜巴巴地看了李耀一眼,完全失去了方寸。

  李耀恨不得一脚将这个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踹倒在地,但是来不及了!

  鬼秦修士原本就处在神经高度紧绷,随时都会爆炸的状态,这道剑芒就像是引爆了火药桶,所有鬼秦修士都嗷嗷直叫扑了上来!

  一,刀光剑影交错,掌心雷和残肢断臂齐飞,爆炸声和惨叫声此起彼伏,鲜血刚刚喷溅而出,就在半空中冻结成了一株株奇形怪状的赤色花束,又跌落在地上砸个粉碎,化作一团团晶莹剔透的血珠!

  李耀根本无力阻挡双方修士同归于尽地厮杀

  在躲过几枚镶嵌了狼牙兽骨碎片的掌心雷爆炸之后,李耀的耳朵都嗡嗡作响,眼前一片花一片白。

  晕头转向之际,用来指引方向的标记都被炸得四分五裂,完全辨认不出究竟哪里才是营地了!

  李耀心里破口大骂一声,低头闪过一柄呼啸而至的狼牙弯刀,一脚将穷凶极恶扑上来的鬼秦修士踹出去几十米远,双腿重重一蹬,整个人腾空而起,绿莹莹如鬼火般的灵能翅膀在身后猛然喷涌而出,却是在极度深寒的环境下缩小了几乎一半!

  李耀强忍刺骨严寒,疯狂压榨细胞,喷涌出极限灵能,越飞越高,周身不断凝聚起一层层的冰霜,又在灵能激荡之下碎裂和湮灭,大片冰潮在他脚下发出“嘶嘶”之声,朝他伸出了一根根鬼爪般的冰柱,终究没能追赶上他的速度,他飞上了近千米的高空,从云海般的冰雾中冒出脑袋来!

  李耀正欲运足目力,寻找营地的方向,不远处另一片冰雾中,也冒出一颗斗大的脑袋。

  此君长着一张干巴巴的猴脸,偏偏又有一副硬扎扎的胡须和冲天怒发,还都是如火如荼的红色,给人一种剑拔弩张,蛮不讲理的味道。

  他的双眼布满血丝,但血丝并不是呈放射性向四周扩散,而是一圈一圈呈现出螺旋状,好似在一刻不停地转动,令人极容易陷入他的气场中。

  李耀此人的同时,此人也瞬间感知到了李耀的存在,血色双眸旋转的速度更快,咧嘴一笑,露出满口金灿灿的利齿灵鹫上人?”

  李耀的瞳孔骤然收缩。

  此人的形貌如此特异,放眼整个古圣界都独此一家,别无分号,李耀早就见过他的画像。

  “混天王?”

  正是传说中拥有旱魈不灭体,肆虐西北数十年,无数次被剿灭都能东山再起的混天军首领,四凶之一,混天王戚长胜!

  戚长胜哈哈大笑,忽然脖子一缩,钻回到了冰雾之中,消失得无影无踪!

  李耀的头发却是根根竖起,生出比冰煞魔潮来袭时还要强烈的警兆,“嗤嗤嗤嗤”几十根牛毛细针****而出,拖曳着几十束单晶云母丝在周身交织成锋利的护网!

  单晶云母丝刚刚交错完毕,一只橘红色的火焰怪爪就从冰雾深处钻了出来,朝李耀的丹田部位狠狠抓来,正好撞在单晶云母丝之上,好似自投罗网,差点没被割成两半!

  冰雾深处传来一声低吼,火焰怪爪骤然消失,不一时,混天王戚长胜又从冰雾中缓缓浮现出来!

  此刻的他,和刚才判若两人,原本干巴巴的皮肤都变成了近乎半透明的橘红色,还出现一道道深紫色的皲裂,须发更像是炙热的火焰般跳跃不定,整个人都像是由岩浆凝结而成!

  传说中,旱魈过处,赤地千里,山火连绵,大旱四起。

  虽然是以讹传讹,言过其实,但混天王的“旱魈不灭体”,显然拥有某种控制火焰的异能。

  或许是他的细胞线粒体工作方式,和常人大有不同的缘故!

  戚长胜刚才想要钻入冰雾中偷袭李耀,却是偷鸡不成蚀把米,右手险些被单晶云母丝切割成两半,留下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

  然而从伤口中流淌出的却不是血液,而是某种类似岩浆的粘稠物质,就像是强效粘合剂,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将伤口粘合在一起,眨眼功夫,连半条刀疤都没留下。

  所谓“不灭”二字,竟然以如此诡异的方式呈现出来!

  戚长胜右手捏了一道法印,乾坤戒一阵光华乱闪,一柄两米多长,以天河赤铜打造的斩马刀缓缓浮现出来。

  他的表情无比凝重,螺旋血眸直勾勾盯着李耀,一字一顿道灵鹫上人,你我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似乎没理由一上来就兵戎相见才是……”

  话音未落,戚长胜再度化作一道橘红色的流光,区区一柄斩马刀,竟然挥洒出了千军万马的气势,劈头盖脑朝李耀砸来!

  李耀早有准备,冷哼一声,右手上一阵光华闪动,亦出现了一具淡青色的利爪,身形一闪,幻化出数十道虚影,闪过戚长胜的攻击,在他身后重新凝聚!

  “混天王所言极是!”

  李耀右手的利爪化作一团灰雾,每一根爪刃之上都钻出了十几个小孔,每一个小孔中都穿过一根单晶云母丝,就像是操作傀儡般,操作上百根单晶云母丝,攻向戚长胜的要害,一边发动致命攻击,一边桀桀怪笑道,“你我非但往日无怨,近日无仇,而且听说混天王在西北地面上发掘无数遗迹,最擅长在地底探宝的行当,而本上人也有几分研究法宝,破解符阵的本事,你我之间,大有合作的机会!”、

  “没错!”

  戚长胜拼着被李耀的单晶云母丝在周身切割出万千伤口,亦要用火焰斩马刀挥洒出铺天盖地的刀芒,甚至想要以周身炙热火焰,来炼化李耀的单晶云母丝,逼得李耀不得不收回单晶云母丝和牛毛细针,向后疾退。

  戚长胜哈哈大笑,“你我都是为了寻宝而来,又不是专程要来两败俱伤的,虽然眼下大家分属不同阵营,不过咱们都心知肚明,无论韩拔陵、万明珠还是王喜,亦或者上人这边的齐中道、狗皇帝、六大派,都不靠得住,真到了云秦金人面前,究竟是谁敌人,是谁,还未可知呢!”

  “轰!”

  两人又在半空中硬拼一记,四周冰雾都泛出道道涟漪,像是一片不断扩散的风暴。

  李耀咬牙道他们靠不住,混天王便靠得住么?”

  “这年头,谁他妈都靠不住!”

  戚长胜啐了一口道,“不过老戚的胃口再大,都不可能一口气吞下几十尊云秦金人,就好像上人的胃口再大,亦不可能将全部云秦金人都一扫而空,与人方便,与己方便看,又有不好呢?”

  “好!”

  李耀眯眼道,“大家过了这几招,都算大致掂量出了对方的斤两,无论我们中间哪一个想要干掉对方,都要付出十分惨痛的代价!”

  “既然如此,不如就此收手,等到仙宫开启,找到云秦金人,再见机行事,看看究竟是拼个你死我活,还是可以联手对敌吧!”

  “唰!”

  戚长胜的斩马刀荡开一道火焰巨浪。

  当这道“巨浪”被寒风绞碎时,他已经远远飘出去数百米,卓立在冰雾另一边,斩马刀横在腰间,朝李耀胡乱施了一礼,表示交易达成。

  就在这时,只听冰雾中传来“咔嚓咔嚓”一连串震耳欲聋的巨响——这响声竟然可以穿透厚重的冰雾,传递到近千米的高空,可见其源头的声势究竟有多么浩大了!

  紧接着,冰雾中央忽然猛地往下一沉,就像是“云海”底下出现了一道大裂缝,所有冰雾都顺着裂缝倾泻下去,不一时,竟然变得稀薄了许多!

  随着冰雾渐渐稀薄,两人总算可以看清楚底下的全貌,真是一片犬牙交错,乱七八糟,一塌糊涂的战场!

  因为大雾阻隔,又有冰潮侵袭,无论大乾修士一边,还是鬼秦修士等四凶一边,全都迷失了方向。

  在慌不择路逃窜了一阵之后,很多人都和对手狭路相逢,大打出手,血染冰原!

  直到此刻,冰雾逐渐消散,就像是一座迷宫撤去了高墙,他们才和敌人已经彻底纠缠在了一起,形成你中有我,我中有你,完全无法脱离战场的死局!

  在诡异的寂静之后,双方都爆发出了更加狂暴的吼叫和灵能波动,浑然不顾大片冰煞魔潮还在他们附近游荡,继续陷入不死不休的深渊之中!

  “呜——”

  大乾飞舟组成的营地之间,响起了雄壮的号角声。

  身披赤红凤凰铠甲的禁卫军“火凤营”,在凤凰帝亲自统帅之下,凝聚成一枚熊熊燃烧的箭头,杀向战场中央。

  这是一团乱麻中,大乾一方硕果仅存的一支成建制部队,投入战场的作用,显然举足轻重!

  “咻!咻咻咻咻!”

  远远的,在冰原另一边,也有几支响箭被射上天空。

  伴随着数百声狂乱的狼嚎,由鬼秦摄政王韩拔陵统帅的精锐龙狼骑兵,也开始用铁蹄摧残脆弱的冰原!(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