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75章 苏醒者
  “怎么会这么快就有人来?”

  李耀心中一凛,他觉得自己的速度已经够快了,是从相当于女娲战舰中部的地方潜入,又相对熟悉战舰内部结构,才能在这么短时间摸索到这里。

  别人绝大多数都是从战舰屁股后面钻进来,再加上一路上你死我活的厮杀,李耀还以为他们至少要耽搁好几个小时,才能慢慢渗透到战舰各处,并在误打误撞之下才能找到这里呢!

  来者何人,是巧合还是故意?

  李耀左右一打量,以最快速度从乾坤戒中提取出一套隐形皮膜战衣。

  这种火蚁王提供的生化战斗服,曾经在潜入血妖之眼的战役中发挥过关键作用,只要他维持静止不动的话,就几乎是100%隐形的。

  穿上隐形战衣,钻进角落里一堆破破烂烂的女娲族战甲后面,又用归虽寿传授的《大梦龟眠功》将呼吸、心跳和灵能波动都降低到极限,李耀既像是一块石头,又像是一缕幽魂,冷冷凝视着黑暗深处。

  不一时,一条踉踉跄跄的人影,从甬道尽头钻了出来。

  正是这次“探索仙宫行动”的发起者,神秘莫测的大阉王喜!

  “怎么可能!”

  李耀的瞳孔骤然收缩,一万个想不通。

  因为他亲眼见到王喜是从女娲战舰屁股后面的动力喷射管道钻进去的,除非是对女娲战舰的内部结构熟悉至极,否则王喜怎么可能在短短半个钟头之内,就穿过错综复杂如立体迷宫般的战舰内部舱室,从动力区域来到指挥区域?

  此刻的王喜依旧是面白无须的中年儒士模样,只是脸色除了惨白之外还泛着一缕缕好似中毒的青芒。

  他身上血迹斑斑,特别是大腿上有一道触目惊心的伤口,血肉如婴儿嘴唇似地向外翻起,伤口笔直,绝无半点弧度,简直连一根头发丝的偏差都没有。

  “好惊人的剑气!”

  李耀暗暗咂舌。

  他对这种形态的伤口再熟悉不过,过去几个月,几乎每天都要从不少用来练剑的凶兽身上,见识到一模一样的伤口。

  放眼整个古圣界,只有燕离人锐不可当的剑气,才能切割出如此精彩的伤口!

  王喜竟然和燕离人真刀真枪拼了一记,看样子还吃了一个不大不小的亏?

  也是,恐怕只有燕离人这样的怪胎,才会不在乎什么云秦金人,他之所以参与仙宫之行,纯粹是来找高手比剑的。

  王喜竟然能够在燕离人全力催动剑意的情况下全身而退,仅仅是大腿受了一些皮肉之苦,他的修为都算是相当惊人了!

  只见王喜一路跌跌撞撞地来到了三扇银色大门前面,仰着脖子看了半天,脸上的表情既迷离又恍惚,眼底闪动着神秘莫测的光芒。

  四周散落无数盘古族和女娲族使用过的法宝,王喜却连看都不看一眼,眼神竟然有些失焦,像是陷入了很久以前的回忆。

  他也学着李耀的样子,在三扇银色大门上摩挲片刻,又转过头来研究开门的禁制。

  “慢慢研究吧!”

  李耀冷笑道,“我倒要看看,连我都没办法破解的女娲战舰舱门,你究竟有什么办法能将它打开!”

  王喜琢磨了片刻,也像李耀那样,激活了舱门的扫描解锁界面。

  首先跳出来的是面部特征识别环节,一道柔和的幽蓝色光团晃晃悠悠地漂浮起来,如同一头极漂亮的水母。

  王喜不知怎么想的,在怔怔地发了一会儿愣之后,竟然将自己的脸贴了上去。

  李耀险些没笑出声来,这家伙想什么呢,女娲战舰这么先进的东西,难不成他还以为是个人都可以刷脸的?

  果然,幽蓝光团在他脸上蠕动片刻之后,变成了淡淡的红色,大门依旧紧闭,并没有半分要开启的意思。

  校验失败了。

  王喜有些发愣,轻轻揉着自己的面孔,来回踱了三四圈,忽然又窜回到甬道深处查看一阵,又不厌其烦地在甬道中布置了好几座警戒符阵,有一座十分隐蔽的符阵险些没布置到李耀藏匿的战甲下面,紧张得李耀额头冷汗都快锁不住,要流淌下来。

  如此郑重其事,这家伙究竟要干什么?

  布置完了总共七座警戒符阵,确保绝不会有人闯入之后,王喜再度回到了银色大门的校验法宝面前。

  他忽然双目圆睁,深深、深深吸了一口气,吸得胸脯都高高鼓起。

  他体内发出一连串“噼噼啪啪”的声音,既像是骨骼发生了诡异的扭曲,又像是肌肉和筋络不断撕裂、生长和凝聚。

  随着他将这口气缓缓吐出,诡异的一幕发生了。

  从他的每一个毛孔中都荡漾出了一缕缕乳白色的迷雾,就像是一枚大茧一般将他彻底包裹住。

  大茧子里面传来“哧溜哧溜,哧溜哧溜”的声音,伴随着低低的呻吟。

  当迷雾逐渐散去时,他的容貌、体态和神韵,都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从英俊潇洒的中年儒士,变成了容貌平庸,但丰腴过人的女刺客“龙扬君”!

  “这,这是什么神通,太先进了吧,竟然可以在短短瞬间,就在男女之间自由转化,忽男忽女,半男不女的?”

  李耀吃惊得连眼珠都快掉下来。

  元婴修士,能自由控制体内的激素分泌,如果李耀强行刺激体内的雌性激素疯狂分泌,并压制****酮等雄性激素分泌的话,或许也可以改变体型,促进类似女性的第二性征发育。

  但那肯定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说不定要用好几个月,乃至一年半载才能完成初步的转变,而且转变之后的容貌除了更加阴柔之外,不可能发生判若两人的变化!

  王喜或者说龙扬君的变异,已经远远超越元婴老怪可以实现的范畴了。

  “呼……”

  王喜丝毫不知道有人竟然在旁边偷窥他或者她的“变身”,神色十分轻松,就像是摆脱了一层束缚和伪装似得长舒一口气。

  虽然改变了形态,但女刺客龙扬君的身形原本都算相当高大,紧身剑装穿在身上倒也不算太过拖沓。

  她微微一笑,摩挲了一下自己全新的面孔,又一次朝着那团幽蓝色的光球俯身过去。

  王喜的面孔没入到幽蓝光球中,只剩下********的曼妙胴体还露在外面,浑然没有意识到身边还隐藏着一个极度危险的敌人。

  不过李耀也没有此刻就动手的打算,因为他对王喜一系列没头没脑的举动,实在好奇极了。

  “滴滴!”

  片刻之后,幽蓝色的光球深处传来一声清脆悦耳的鸣叫,光球变成了嫩绿色,提示她进行下一环节的检测。

  她,她竟然通过了面部特征识别的检测!

  李耀如同五雷轰顶,目瞪口呆!

  怎,怎么可能!

  这艘女娲战舰坠落在这里,至少都有十几万年,而舰桥处在最高级别的安全保护中,肯定只有极少数核心船员才能通过面部识别!

  王喜这个生活在十几万年之后,理论上和女娲战舰八竿子都打不着关系的古圣界土著,竟然被接纳了?

  李耀彻底糊涂了!

  再看王喜的表情,她似乎都没想到自己竟然会通过检测,又惊又喜,又流露出浓烈的疑惑,甚至还小小地惊呼一声。

  深吸一口气,她按照检测界面的指示,将自己的双手都没入光球。

  李耀心里再度打了个咯噔。

  女娲战舰的法宝操作界面上,显示的自然是盘古族和女娲族的文字。

  虽然和当今的人族通用文字有相似之处,但区别还是极大的,主要是采用了一种特殊的三维转二维形态来构筑,一个字符蕴含的信息量,是现代人族通用文字的十几倍。

  星耀联邦在昆仑遗迹中采集到了大量上古文字,经过历史学家和语言学家历时五年的不懈研究,才勉强摸索出一些上古文字的构建体系,能初步解析出每一个字符蕴含的大致信息。

  即便如此,李耀在辨认这些字符时,依旧连蒙带猜,只能理解个大概。

  但王喜却像是毫无障碍,可以十分顺利阅读操作界面上的指示。

  这就令李耀又回过头来想到了仙宫地图的事情,王喜究竟是怎么掌握仙宫地图的解析方式,又是怎么学会操纵那一层层玄奥繁复的界面的?

  “滴滴!”

  就在李耀心思电转的刹那,王喜已经顺利通过了掌纹、声纹和虹膜测试,只剩下最后一道动态密码。

  在数百枚不断闪耀变幻的灵符面前,她再一次流露出眼花缭乱,不知所措的神色。

  但是这样的神态,也在片刻之后,被一缕缕诡异的明悟所取代。

  她眼底的光亮越来越清晰,神态也越来越从容,就像是有某种冰封已久的东西,从她身体深处逐渐解冻,即将破壳而出。

  王喜双手化作两团灰雾,快若闪电地敲击着虚拟灵符,好似本能反应,仅仅用了一秒钟便将三串动态密码统统输入!

  “嘶——”

  中间一扇最高大的银色大门,在发出一声又尖又细的声响之后,竟然从中间缓缓裂开,呈螺旋形态向四面八方的墙壁内收缩进去!

  通往舰桥的大门,开启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