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77章 打破僵局的方式

第1477章 打破僵局的方式

  怎么办?

  李耀的乾坤戒里还有一具全新的玄骨战铠,还有一次性使用,能瞬间将破坏力提升到极限的战神套装。

  这是他最后的底牌。

  但焉知王喜就没有别的底牌呢?

  正在迟疑间,就听王喜冷笑道:“果然是你,究竟该叫你灵鹫上人,还是……哼哼,你的事发了,这个局就是专门为你准备的,等着我的鬼画符来吧!”

  李耀悚然一惊,心说难道自己的身份已经被彻底拆穿?半秒钟之后却是反应过来,王喜这是在诳他呢!

  “鬼画符?你敢让鬼画符看到自己现在这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模样么?”

  李耀也哈哈大笑起来,“投降吧,再挣扎都是徒劳,我们早就盯上了你,纵然你能隐姓埋名近百年,终究是露出马脚了!你有鬼画符,但我也有自己的后援,就看看谁的援军先到吧!”

  王喜一愣,嗤之以鼻:“雕虫小技,亦想诓我入局么?”

  李耀同样冷笑:“你还不是胡说八道,岂会真的知道我是谁!”

  两人相隔百米,怒目而视,沉默地调息了三分钟,自然既没有鬼画符,也没有李耀的援军来到。

  气氛变得越来越尴尬,谁都不知道应该如何打破僵局。

  “看来你是孤身一人,并没有同伙了?”

  王喜忽然道。

  “你还不是单枪匹马,不想被任何人发现你的秘密和计划!”

  李耀反唇相讥。

  “你身上这副全封闭式的战甲相当先进,好像融合了大量超微型法宝在里面,既不太像是修真界中传统的战甲,和洪荒时代的上古秘宝炼制风格也有极大差异,更不像是传说中‘大周王朝’的产物,看来,我猜得没错,你的确不是‘灵鹫上人’!”

  王喜继续道。

  “我的确不是灵鹫上人,但如果你仅仅是一个普普通通的权阉,又如何会从体内分泌出这样一层诡异的水晶战甲,并且能通过最高级别的身份认证,进入舰桥?大家半斤八两,我不是‘灵鹫上人’,你也不是‘大阉王喜’!”

  李耀的眼睛越眯越细,像是两把薄如蝉翼的弯刀。

  王喜却是微微一怔,眼底爆出两簇水晶般的精芒,喃喃道:“这里叫做‘舰桥’么,看来你果然知道很多东西!”

  这回却轮到李耀愣住:“什么,你连‘舰桥’都不知道?“

  “我应该知道么?”

  王喜眉头一皱。

  “呃……”

  李耀越来越糊涂了。

  王喜近乎透明的眼珠子转了一圈又一圈,原本如荆棘水晶般绽放出来的杀气却是逐渐隐匿到了皮肤下面,深吸一口气,淡淡道,“所以说,我们两个似乎都是孤身一人,毫无后援,而且都掌握着绝对不想让别人知道的秘密,却偏偏被彼此知道了。”

  “好像是这样。”

  李耀道,“我不是灵鹫上人,你不是大阉王喜,我们明明都没理由会出现在这里,但偏偏又都出现在这里,而且你奈何不了我,我也斩杀不了你,如此尴尬的局面,你倒说说应该如何处理?”

  王喜阴沉的目光在玄骨战铠上扫了一圈又一圈,似乎在评估骤然发难的取胜概率,片刻之后,苦笑道:“没错,在双方都高度戒备的情况下,我们谁都奈何不了谁!”

  “而此刻,还有大批不受我们控制的修真者,正在这艘女娲战舰内窜来窜去。”

  李耀死死盯着对手,不放过王喜周身每一处最细微的颤动,添了一句道,“那都是些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家伙,万一被他们胡搞瞎搞,将战舰内部的关键部位破坏,恐怕你我都不希望这样的局面发生吧?”

  “女娲战舰?”

  王喜眨巴着眼睛道,“原来‘仙宫’的真名,是叫女娲战舰么?”

  “啊?”

  李耀彻底傻眼,“你可以靠刷脸刷进舰桥,却不知道这里是女娲战舰?”

  又是一阵相当尴尬的沉默。

  “倘若这是某种陷阱,而你一直在演戏的话,那我不得不说,你的演技实在达到了出神入化,登峰造极的程度,我觉得自己隐隐都要上当了。”

  王喜打破僵局,一字一顿道。

  “我也正想这么说。”

  李耀咬牙道,“倘若你一直在演戏,却是布下了一个天衣无缝的局,只是为了诱惑我说出自己的秘密,那你的演技,的确是我生平所见最可怕的一个,栽在你手里,我都认了!”

  “我大胆猜测一下。”

  王喜从错愕中逐渐恢复过来,声音变得越来越冷静,“你伪装成‘灵鹫上人’的身份潜入这里,应该是有一个不可告人的计划,自然,在你眼中,我也有一个神秘莫测的计划了!”

  “我们两个都知道了对方一部分的秘密,乍一看,似乎都必须将对方除掉不可!”

  “不过,我还是上次见面时那句话,我们两个都不怎么能见光的计划,未必会发生冲突的,特别是现在看来,你我都知道很多对方并不知道,但相当感兴趣的东西,大家或许有合作的机会。”

  “反正大家现在身处密室之中,在互相牵制的情况下,绝对不可能离开,而外面的人应该也闯不进来!”

  “倘若我们一定要自相残杀的话,是否可以先交换一下彼此的情报,让大家都整理清楚头绪之后,再大打出手呢,死,好歹都能死得明白!”

  李耀歪着脑袋琢磨了半天:“我怎么知道,你不是在骗我?”

  “我们当然都有可能欺骗对方。”

  王喜不慌不忙道,“不过从欺骗中都可以分析出很多关键的信息,总好过没头没脑地同归于尽吧?”

  “有道理。”

  李耀沉吟片刻,爽快点头道,“为了公平起见,我提议一种方式,我们轮流向对方提出一个问题,回答完毕之后,再由对方发问,如果觉得问题太过敏感,可以不予回答,换一个问题,你觉得如何?”

  “很好。”

  王喜的双眸闪闪发亮,“为了表达彼此的诚意,我们是否应该将战甲都收起来?”

  他或者说她,原本并不是一个特别妖娆的女子,但略显平庸的容颜,在配上了这对闪闪发亮,如水晶簇一般的美眸之后,却像是画龙点睛,令整个人都呈现出一种超凡脱俗的气质,而这句话出口,竟然隐隐有一种金口玉言,令人不容违逆的气魄!

  “应该。”

  李耀点头,收回玄骨战铠,相当于赤身裸体暴露在王喜这个神秘人物的面前,压力当然很大。

  不过,继续这么僵持也不是办法,而他更希望看到王喜是如何收回这副诡异的水晶战甲!

  李耀双指轻轻叩着眉心,玄骨战铠逐渐化作一道道流光,收纳到了乾坤戒之中。

  王喜周身的水晶簇,却是荡漾出一圈圈乳白色的光晕,逐渐软化,像是某种粘稠的液体般,被她通过皮肤吸入体内。

  这再次肯定了李耀的判断,这套水晶战甲并不是法宝,而是王喜身体的一部分,相当于李耀在激活洪荒细胞之后,呈现出来的鳞片、骨刺、聚能晶状体等等特征,只是比那些特征更加诡异或者说先进!

  李耀在血妖界曾经接触过千奇百怪的无数种妖族,包括乱血妖族中更有一些诡异的变异体,但从未听说过这种能从体内渗透出超高阶战甲的存在,更何况还能自由转换性别呢!

  “既然刚才是我偷袭,那便请王……公先问吧!”

  李耀心思电转,主动道。

  王喜是对的,就算要捏造谎言,肯定也要基于某种真实的碎片,而在对方抛出的问题里,也极有可能隐藏着对方竭力想要隐瞒的事实。

  所以提问未必占便宜,回答也不一定吃亏。

  “好!”

  王喜看样子比李耀更加急切,迫不及待问道,“你刚才说,这里叫‘女娲战舰’,那究竟是什么?”

  李耀奇道:“王公既然知道这里的密码,又能通过所有身份校验环节,而且最初寻找仙宫的行动就是你发起,连地图都是你找到的,为什么你连这里究竟是什么地方都不知道?”

  王喜冷哼道:“现在是我发问。”

  李耀心念一动,对这个问题倒没什么可隐瞒的,因为倘若王喜是真人类帝国或者别的什么神秘势力的间谍,没理由连女娲战舰都不知道!

  盘古族和女娲族的远古战争,在真人类帝国和圣约同盟都不是什么秘密,他们掌握的资料,只会比星耀联邦更多。

  所以,如果这个问题不是王喜故意要降低李耀的警惕,那她就是真的一无所知了。

  “女娲战舰就是史前文明‘女娲族’的星海战舰啊,从这艘战舰的配置和结构来看,大概算是中型突击舰的范畴,主要用于行星近地轨道上的战斗,但也可以执行大气层内的突降强袭任务!”

  李耀侃侃而谈,“这艘战舰应该是在十几万年到几十万年前就坠落在这里,估计是动力舱被盘古族严重破坏了吧,但其余舱室,特别是舰桥和主控晶脑都相当完好,应该能发掘出不少有价值的东西!”(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