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78章 龙扬君的身世之秘!

第1478章 龙扬君的身世之秘!

  “女娲族,盘古族?”

  王喜一脸茫然,就像是瞬间被灌输了太多她所无法理解的东西,皱眉道,“我知道盘古和女娲都是上古神魔,在几万年前的古圣界经常能从地里挖掘出他们的遗骨和法宝,不过最近几万年渐渐就很少见了,但偶尔也会发现!如此说来,盘古族和女娲族是敌对的双方,这所谓‘仙宫’便是女娲族的战舰?”

  “所以——”

  她的眼神瞬间比刚才璀璨了十倍,不由自主地提高了声音道,“我是对的,古圣界之外,真的还存在着辽阔无垠的星海,还有无穷世界,可以用这样不可思议的大船去纵横驰骋?”

  李耀抓着头发,心说王公您老人家怎么啥都不知道?

  当然只局限在盘古族和女娲族的战争本身,至于战争究竟为什么爆发,人类在这场“封神之战”中的地位,“三大本源法则”等等,全都略去不谈。

  从古修时代发展到现代修真文明这段历史,更不会轻易和盘托出。

  王喜静静地听着,闪耀的美眸中忽然涌出两道晶莹剔透如珍珠般的泪水,激动道:“我是对的,我的梦都是真的,古圣界果然只是一口狭小的深井,爬出井外,才是辽阔无垠的天地!”

  李耀心中一动,趁机问道:“既然王公对一切都一无所知,又是怎么会生出探索‘仙宫’之心?而且王公十分熟悉女娲战舰的内部结构,包括你能通过最关键舱室的身份检测,实在是费解至极!”

  王喜扫了李耀一眼,眼中璀璨的光芒渐渐黯淡下来,这次并没有冷冰冰地拒绝回答,而是轻声道:“如果我说,我也不知道,你信不信?”

  “王公——也不知道?”

  李耀愣住,“什么意思!”

  “我也不知道,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所以我才会不惜一切代价来寻找仙宫!”

  王喜微微促着眉头道,“因为我脑子里一直都有一些声音,一些斑斑驳驳的画面在告诉我,只要找到了仙宫,就能破解一切,就能知道……我究竟是谁!”

  李耀心中掀起万丈狂澜,屏住呼吸,不敢打断王喜的回忆。

  王喜倚靠着一根擎天巨柱慢慢滑坐下来,长舒一口气,怔怔地凝视着虚空中一点并不存在的事物,迟疑道:“你既然敢来参加仙宫之行,一定事先搜集过我的资料,知道我来自大乾和鬼秦边境上一条偏僻的山谷中,方圆数百里内,只有我们那一座贫瘠的小山村。”

  李耀点了点头,资料上的确是这么说的。

  “大阉王喜”并不是一个凭空冒出来的人,皇宫之内,也不可能放任一名来历不明的太监接近皇帝本人。

  “只不过,有一点在所有资料上都不可能记载。”

  王喜犹豫了很久,还是说了出来,“我并非在那座山村出生,我的养父母在临死前告诉我,我是被包裹在一颗熊熊燃烧的大火球中从天而降,砸落在山谷深处人迹罕至之地,当火焰都褪尽时,地坑中乃是一个黑黢黢的大铁壳子。”

  “我的养父母都是目不识丁的贫苦山民,那年唯一的孩子又死于狼灾,正是悲痛欲绝之际,却发现了天空中的异相,顺藤摸瓜找到了坠落地点,发现这个神秘莫测的大铁壳子。”

  “铁壳子从中间裂开,里面喷涌出了大团蓝汪汪的粘稠液体,其中就浸泡着一名皱巴巴的婴孩。”

  “他们两个,自然不可能知道这个大铁壳究竟是什么东西,还以为是老天爷大发慈悲,为了平抚他们的丧子之痛,专程送给他们一个孩子,于是便将我带回家中抚养。”

  “大铁球,从天而降,幽蓝色的粘稠液体,皱巴巴的婴孩?”

  李耀心思电转,脑中逐渐勾勒出了一副模模糊糊的画面。

  “一开始,他们自然不会告诉我,我的真正来历,我和小山村中其他无法无天的野孩子一样渐渐长大。”

  王喜道,“虽然并非亲生骨肉,但因为有这一番天赐的机缘,又算是老来得子,我的养父母待我极好,甚至还专程跑出几百里地去,到最近的大镇上,找教书先生为我取了一个名字,我的养父姓龙,龙扬君便是我的真名!”

  李耀眨了眨眼,趁机道:“所以——这才是你真正的模样,你是女人?”

  龙扬君干咳一声,神色颇有些不自然,并不回答李耀的问题,顾自道:“不过,随着年纪渐渐成长,我逐渐发现自己身上呈现出一些无法解释的诡异特征,实在是和别的孩子极不一样!”

  “既然你都拥有一些蛮夷血统,能用‘蛮体术’呈现出这么强烈的凶兽特征,就应该知道,在大乾和幽云二州之间,犬牙交错的边境地区,绝大部分人都是混血儿,多多少少会呈现出一些稀奇古怪的特征,拥有一两颗獠牙,隐秘处长出几片羽毛,乃至脑袋上凸出一根小小的尖角,这些都是司空见惯的事情!”

  “不过,即便是和这些奇形怪状的孩童相比,我的身体都算是最古怪的一个,比方说这种能随心所欲从体内激发出来的水晶外骨骼,便是完全无法解释的特征。”

  “然而,和古怪的身体比起来,那时常出现在我脑海深处的画面和声音,才叫人更加无法忍受!”

  “不知道你有没有体会过这样的感觉,自从我有记忆以来,每到夜深人静,陷入梦境之中,眼前总会出现一些光怪陆离,完全无法解释的画面,还会听到很多嘈杂喧闹,叽叽喳喳的声音!”

  “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一般人的梦境就算再曲折离奇,总不会脱离白天所处的真实世界,最多进行一番扭曲变形而已。”

  “而我的异梦,却根本不是一个四五岁的孩童可以承受,只会在无数个夜晚,好似毒蛇般钻进我的脑子里,令我头痛欲裂,近乎发狂!”

  李耀心跳如鼓,几乎要呻吟出声,艰难道:“你,你的异梦,具体是什么内容?”

  龙扬君摇了摇头,幽幽道:“那就像是一片斑斑驳驳,由无数蝴蝶尸体组成的漩涡,偶尔才有一鳞半爪的信息能够被我理解,反正都是一些奇形怪状的人在互相厮杀,或者是辽阔无垠的星海中,一连串熊熊燃烧的星辰,真正的星辰!”

  李耀的呼吸越来越急促:“你是说,洪荒时代,封神大战的场景?”

  “我不知道。”

  龙扬君直截了当道,“就连女娲族、盘古族和封神大战之类的概念,我都是今天才知道,将近一百年前,又岂会知道这些异梦的含义?”

  李耀沉默,脑中两股神念激烈交锋。

  龙扬君的回答虽然不是天衣无缝,但的确合情合理,蕴含的信息量很大,不太像完全是假的。

  血色心魔却是声嘶力竭地吼叫:“假的,假的,肯定是假的!不管她是王喜还是龙扬君,都是古圣界最可怕的存在之一,昔日能只手遮天,翻云覆雨,将整个修真界都玩弄于鼓掌之中!这样的阴谋家,怎么可能在短短一个小时之内,就彻底信任你这个来历不明的外星人,将自己的身世之谜向你开诚布公,实在太幼稚了吧!”

  “她肯定是挖了一个天大的坑来等你跳,千万小心!”

  “我知道你已经整整一百年没有和丁铃铛进行大道之争,道心一定如饥似渴,不过就算要中美人计,也千万不能栽在这种不阴不阳的死人妖手里!”

  “有道理!”

  李耀定了定神,又有些吃不准,“不过,她的确是孤身一人,而且根本没算到我会闯进来,被燕离人斩中的那一剑也是货真价实的,这一切都说明,即便真有一个陷阱,也不是事先策划好,而是随机应变的!”

  “所以说,这不太可能是一个针对我或者说星耀联邦的局,我肯定是无意间卷入进来的,假设她在说谎,其目的究竟是什么呢?”

  “那谁知道?”

  血色心魔冷笑道,“说不定她就是要扮可怜博取你的同情心,让你帮她彻底掌控女娲战舰呢?等到她将女娲战舰彻底运转起来,你猜她会不会突然变脸?”

  “不错!”

  李耀心中一凛,如此庞大的女娲战舰,即便昔日和这艘战舰有千丝万缕关系的人,也很难单枪匹马来驾驭。

  李耀是炼器高手,又显示出和女娲战舰颇为熟悉的样子,说不定龙扬君就是要诱骗他充当助手,等到他们真的将女娲战舰勉强修完成,翱翔到星海之间,便是龙扬君暴露真面目的时候了。

  “然后呢?”

  李耀在心中暗暗抹了一把汗,不动声色地追问。

  龙扬君冷冷扫了他一眼,道:“你不觉得这个问题实在太长了么,事关我的身世之秘,这么价值连城的情报,不应该用你的来历来交换么?你究竟是谁,在你背后,炼制出如此精美战甲的势力,又是何方神圣?”(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