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79章 这不是巧合!

第1479章 这不是巧合!

  章节内容开始

  李耀摇头:“这个问题太过敏感,我不能回答,换一个问题。”

  龙扬君冷笑道:“就算你不回答,我也能猜出个大概你这副战甲的精美程度和炼制风格,都不是古圣界历朝历代的修真者可以炼制出来,你又熟知盘古族和女娲族的概况,对女娲战舰也有一定的了解,谈到在星辰大海中纵横驰骋时,都显得极为平常,应该是来自黑暗星云之外的世界,是一名外域修士,而在你们外域,翱翔于星海之上,是一种十分寻常的神通,对不对?”

  李耀冷哼一声,算是默认。

  玄骨战铠这种出自现代修真文明,大工业体系之下的晶铠,和古修世界纯手工业琢磨出来的战甲,差异非常大,只要不是瞎子,都可以看出来。

  “你是外域修士,这一点倒并不奇怪,我更加好奇的是,你为什么会出现在古圣界?”

  龙扬君道,“你明显是孤身一人,并没有后援力量,若非无意间流落至此,就是某种为大部队搜集情报,类似斥候的存在了?”

  李耀的心脏几乎都要漏跳一拍,没想到龙扬君的感知竟然如此敏锐,通过微不足道的蛛丝马迹,就能分析出他的真正身份!

  龙扬君的目光陡然锐利起来,声音逐渐发冷:“如果说,你们还有无数好似这艘女娲战舰一样的超级法宝,正在黑暗星云之外虎视眈眈的话,那我们之间,似乎就没什么合作的可能了!”

  “别误会!”

  感知到她再次飙升起来的杀气,李耀急忙道,“我们对古圣界并没有恶意!”

  “那就奇怪了。”

  龙扬君瞬间把握住关键,“既然古圣界隐匿于一团黑暗星云中,是一处世外桃源,外界极难发现,而你们又没有恶意的话,你怎么会找到这里?”

  “事实上,是古圣界先向我的世界发出了信号。”

  李耀沉吟片刻,尽量选择一种模糊的方式来讲述整件事,“具体的细节,我不能告诉你,三言两语之间也很难解释清楚,这么说吧,打个比方,这天晚上夜深人静的时候,你正在自己的洞府深处休息,忽然听到耳边传来一道清脆的笑声,而当你大惊失色起来查探时,却发现笑声极有可能是从洞府之外数千里,十万大山的深处传来!试问,你会如何处理呢?”

  龙扬君微微一怔,陷入深思:“来自数千里之外的笑声,在夜深人静时飘入了我的洞府,传到我的耳边?那恐怕从此以后,我都要提心吊胆,夜不能寐,非要将这笑声的源头找出来不可了!”

  “没错。”

  李耀道,“你可以把我当成,就是到古圣界来寻找这笑声的源头!”

  龙扬君美眸流转:“那么,你找到了么?”

  “还没有。”

  李耀爽快道,“古圣界距离我的世界,相距何止十万八千里的十万八千倍,那是你无法想象的遥远,即便一名元婴老怪拥有无限灵能,以极限速度狂飙一万年,都未必能够抵达!”

  “能够将笑声传递出去那么远,肯定要借助一种非常先进的法宝或者符阵,然而我以法宝专家的身份在古圣界活动了这么久,搜集了此界大量法宝的情报,甚至是虚无缥缈的传说,却始终一无所获!”

  “不过,这艘女娲战舰保存如此完好,即便无法驰骋星海,但向外界发送出去几串笑声,倒是有可能办到。”

  “你是说,在大约一百年前,曾经有人通过女娲战舰,向黑暗星云之外传递过消息?”

  龙扬君的目光瞬间变得危险至极,“具体是什么时间?”

  李耀掐指一算,道:“如果换算成古圣界的时间,大概是九十七年零八个月之前。”

  说来奇怪,古圣星,天元星和血妖星环绕各自恒星公转一圈的时间都相差无几,使用的历法也没有太大差异。

  或许能够让盘古族、女娲族以及人族这样的碳基生物生存,并发展出辉煌文明的世界,都拥有一定的相似之处。

  “九十七年”

  龙扬君的表情忽然变得极其古怪,道,“我今年,正好九十七岁过一半,不过我的生日是从被养父母捡到开始算起,也就是说,我极有可能便是在九十七年零八个月前出生的!”

  李耀后脑勺上的头发全都竖立起来,只觉得一股阴冷的寒气从尾椎骨一路上升到头盖骨。

  这不可能是巧合!

  按照古圣界的时间来计算,九十七年零八个月之前,女娲战舰上一定发生了“某件事”,导致了神秘信号的发射,以及龙扬君的诞生!

  “我们似乎正在接近谜底,对于你的身份,我也有一个模模糊糊的推测。”

  李耀抛出了一枚诱饵,“不过,想要彻底弄清楚真相,我还想听你说完刚才那个问题的答案,你怎么会找到仙宫的?”

  “你知道我的身份!”

  龙扬君霍然起身,狠狠盯着李耀看了半天,又贴着阵列式晶脑柱缓缓滑落下去,冷冷道,“我就在那偏僻的小山谷里慢慢长到了岁,终日承受头疼欲裂的异梦折磨之苦,又因为身体的异样,并不愿意和别的孩童厮混在一起,更愿意独自一人在荒野上游荡,逐渐就成为了村落里的异类。”

  “与此同时,我的力量也在觉醒。”

  “边境之上,民风彪悍,多有杀人越货的悍匪隐姓埋名,村落里亦有几名号称是杀人如麻的武者,我曾跟随其中一人修炼武技,但不出几天就觉得他的功夫实在粗陋至极,还不如我在几次异梦中得到的古怪功法来得有效。”

  “只是,那时候我年纪尚无法控制自己的力量,在一次玩耍中将几名大我五六岁的少年都打得奄奄一息之后,更是被村人憎恶,于是便愈发不愿意回到村落中,而是自己在山谷里找了一个山洞隐居。”

  “我的养父母,因为我神秘的来历,将我当成天降之子,亦不敢对我严加管教,只能任我去了!”

  “那时候,我白天在荒原上狩猎和修炼,晚上不愿意被异梦折磨,便坐在山洞之外仰望星空,时常会想到一些稀奇古怪的问题,诸如天空的外面究竟是什么,所谓的仙人又是怎么一回事?荒野上偶尔会发现奇形怪状的巨大骸骨,大家都说那是上古时代的神魔遗蜕,对它顶礼膜拜,还修建庙宇和祭坛来供奉,可是我摩挲着神魔的骸骨,却没有半点儿敬畏,反而觉得有些亲近和哀愁之意,这又是为何呢?”

  “当然,我思索最多的,还是异梦。”

  “异梦中发生的一切,究竟是我的胡思乱想,还是真有其事,那诸天星辰瞬间爆炸,一万艘星海战舰熊熊燃烧的画面,难道真是我的前世不成?”

  “就这样,斑斑驳驳的画面,吱吱呀呀的声音,在无数次异梦的重复之后,逐渐凝聚成了一道莫名其妙的信念,告诉我,答案就在永夜冰原尽头,只要找到这里,就能知道,我究竟是谁!”

  说到这里,龙扬君顿了一顿,深深吸了一口气,脸上荡漾出了一缕淡淡的哀伤,飞快道,“后来,我养父母生活的小山村遭到一帮草原溃兵的洗劫那时候,老一辈的草原霸主,化神修士蒙赤心已经和巫行云双双消失在永夜冰原之中,而新一代的霸主韩拔陵尚未崭露头角,幽云大草原上的局面极为混乱,各个部落和极少数宗派杀伐不休,经常会有战败方的溃兵化作流寇一路劫掠,我的家乡便不幸成为火海,所有村民都被屠戮殆尽。”

  “我在荒野修炼,为了不让别人窥破秘密,都是选十分隐蔽的地点,甚至是地缝深处,并不知道这一切。”

  “直到修炼告一段落,见到地平线上冲天火起才意识到不妙,回到村落时,等待着我的却是一片烧焦的残垣断壁。”

  “我的养母藏在地窖中,被高温和浓烟烧灼得奄奄一息,将我的身世勉强说出来之后,便盍然而逝。”

  “我追踪那些溃兵的行迹,想要将他们统统杀死,冷不防那些人里真有几个棘手角色,而我的力量又刚刚觉醒不久,最后虽然将他们都斩杀干净,但自己也身受重伤,陷入弥留之际,在恍恍惚惚中煎熬了三天三夜才苏醒过来!”

  “不过,正是这次生死之间的挣扎,似乎令我的直觉更加敏锐,脑子里的画面和声音也更加清晰了一些!”

  “我的家乡已经毁灭,但在我身上似乎还隐藏着一个更加遥远的源头,我忽然生出了十分强烈的冲动,想要找到我真正的家乡,弄清楚自己究竟是谁!”

  “说来奇怪,那时候的我只是一个在荒原上长大的野孩子,连几百里之外的城镇都没去过几次,应该是愚昧无知到极点才对。”

  “但我的脑子,却是说不出的清晰,一瞬间就分析出来,凭我单枪匹马,是绝对抵达不了永夜冰原的,就算到了,也找不到隐藏在辽阔冰原某一处的目的地!”

  “我必须进行真正的修炼,尽量提升实力,并且组建自己的势力,还要搜集更多关于永夜冰原深处的情报才行!”

  老牛刚才看了一下,从今天开始到十月七号,又是传说中的月票大战,一张抵两张了!

  兄弟姐妹们,月票对作品的重要性就不用老牛多说了吧?这段时间老牛一定会拼命写的,国庆节也尽量不休息,多写几张出来,大家可以的话,也多帮衬帮衬老牛吧,看看咱们是不是能在本月的基础上,再冲一冲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