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88章 唇枪舌剑!(第四更!)

第1488章 唇枪舌剑!(第四更!)

  龙扬君说错了一点。

  并不是一触即,而是早就大打出手,一不可收拾过了。

  就在李耀和龙扬君潜入舰桥的时候,齐中道等“大乾三圣”再加上苦蝉大师以及六大派的掌门和长老,还有韩拔陵等“三大凶人”统帅的幽云鬼秦、混天军和白莲教高手,近百名顶尖高手,抢先一步摆脱了“黑暗森林”的纠缠,分别从两条不同的甬道,进入了巨神兵仓库!

  他们还没有从数十台云秦金人的震撼中清醒过来,就现了对方的存在。

  惨烈的厮杀瞬间爆!

  满地残肢断臂、法宝的残骸和碎片,还有爆炸之后残留的斑驳痕迹,都可以证明战况之惊心动魄!

  就连齐中道、韩拔陵等正邪两道的一流高手,都没能幸免。

  齐中道的左肩深深凹陷下去,在血肉模糊的碎骨中间慢慢逸散出一团团诡异的黑气,在半空中凝聚成了蛇虫鼠蚁的狰狞形象,显然是被极其诡异的邪火侵入体内,正在疯狂侵蚀他的血肉之躯。

  苦蝉大师十八颗拳头大的念珠,只剩下了十三颗,另外五颗却是化作了灰白色如同蜂窝岩石般的存在,感知不到半点儿灵能波动的迹象。

  叫花子巴小玉整张脸都变绿了,绿得像是要滴下汁来,时不时就神经质地抽搐一下,那绿芒还不断朝他的眼眸深处侵袭,应该是身中诡异的剧毒!

  其余六大派元婴亦是纷纷挂彩,或身中五彩斑斓的剧毒,或是被妖火魔雾烧灼侵蚀,或是周身千疮百孔,露出深可见骨的窟窿,一副狼狈至极的模样。

  “三大凶人”一边,亦好不了多少。

  鬼秦韩拔陵的胸膛深深凹陷下去,就像是被一枚呼啸而至的陨石狠狠打了一记,整片胸骨统统爆裂。

  腰间还有一道狭长的剑创,虽然血已经止住,但半边熊皮战袍都被鲜血****,可见当时伤势之重。

  万明珠伤得更重,用“支离破碎”都不足以形容,脑袋彻底凹陷下去,头骨碎成了渣滓,一条右臂都不翼而飞,胸腹之间还有一个饭碗大小的透明窟窿,从前胸可以一路看到后背。

  她是鬼修,这具身体不过是傀儡,倒是没有伤到根本。

  但是从那干瘪的眼珠中绽放出来鬼气森然的光芒,同样黯淡了许多,犹如风中之烛般摇摇欲坠,像是随时都支撑不住这具残破的身体。

  戚长胜拥有“旱魈不灭体”,照理说,并不畏惧任何针对血肉之躯的攻击。

  不过,他却在不停咳嗽,每一次咳嗽都像是要将心肝脾肺肾都化作脓汁给咳出来,每一个毛孔中都不住逸散出缕缕白雾,整个人都像是要……融化一般!

  三大凶人都是这般惨状,他们的贴身心腹自然更是惨绝人寰。

  不少人都筋断骨折,鲜血几乎流干,仅仅靠着对领袖的崇拜和对云秦金人的贪婪才苦苦支撑。

  李耀和龙扬君对视一眼,瞬间都读懂了对方眼底的意思。

  倘若两人刚才一言不和的话,光幕中这些人的下场,就极有可能是他们的结局!

  齐中道和韩拔陵等双方阵营,刚刚经历了一场两败俱伤的厮杀,此刻都各自藏匿在维修平台和云秦金人后面稍作喘息。

  双方不知付出了多少代价才能脱离战局,看着自己和手下凄风惨雨的状况默然无语,谁都不愿意再主动轻启战端。

  “正一真人!”

  韩拔陵蹲在一尊云秦金人的手臂圆盾后面,只露出半个血染的熊头,高声喝道,“你真的要一意孤行,和我云秦为敌,自取灭亡么?我们两败俱伤,对你又有什么好处?小心到头来,还是被你身后,六大派那些人占了便宜!嘿嘿,我刚才可是现,太玄道、紫极剑宗、风雷谷……那几个元婴,还留着余地呢,他们的伤势绝不像表面上那么重,不过都是些皮肉伤而已,别看他们现在一个个东摇西摆,神情萎靡,等到你死了,保证他们立刻就活蹦乱跳啦!”

  齐中道脸色铁青,一言不,也根本不看自己身后神色略显慌乱的各大派元婴一眼。

  “正一真人,齐道友!”

  韩拔陵挥舞着兵刃,继续叫道,“修炼宗派就是这天下的毒瘤,让这些宗派继续存在,对谁都没有好处,身为大乾修士之的你,对这一点应该是深有体会吧?难道你还没有吃够这些忘恩负义、吃里扒外、狼心狗肺的东西的苦头么?为什么你还要站在他们那一边,和我为敌?”

  “你对他们仁至义尽,可他们又何尝将你当成真正的大乾修士之?虎啸城生的一切,我都有所耳闻,你这个‘修真界盟主’,当得实在憋屈至极!”

  “我和你一样,都想给这天下重新建立一套规矩,一套公正廉明,行之有效的规矩!这大乾,从朝廷到修真界,都已经烂透了,注定不是你单枪匹马可以力挽狂澜!只有云秦,才能助你扬眉吐气,帮你实现你的‘规矩’!”

  韩拔陵的法宝长得非常奇怪,乃是一支巨大的长柄流星锤,但锤头却被锻造成了一扇肥大的熊掌模样,在半空中挥舞起来,真有凶兽怒吼般的呼啸声。

  “嘿嘿嘿嘿,韩拔陵,你他娘真是说得比尿得好听!”

  齐中道还未回答,鬼鬼祟祟躲在一尊云秦金人脚后跟的巴小玉先怪腔怪调地叫了起来,“少在这里挑拨离间,哦,我们这里人心不齐,难道你那里就是亲密无间不成?戚长胜、万明珠,包括你韩拔陵在内,哪一个不是在扮羸弱,装可怜,哪一个不是竭力夸张自己的伤势,想要尽可能保存实力,以便待会儿渔翁得利?”

  “叫花子劝你还是多留神你身后那两位吧,你破六韩拔陵嘛,在幽云大草原上多多少少还算是条汉子,但戚长胜和万明珠,纯粹是两条疯狗,小心他们待会儿在你屁股上狠狠咬一口啊!”

  “巴小玉!”

  戚长胜咬牙切齿道,“我们混天军和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我们是流民,你是要饭的,大家都是苦哈哈,本该同仇敌忾才是,你和苦蝉大师又为什么要来淌这趟浑水?凤凰帝和六大派究竟许了你们什么好处,倘若是为了云秦金人的话,大不了等我们夺了仙宫,一人分你们一尊便是!”

  “哈哈,哈哈哈哈!”

  巴小玉抱着肚子大笑,笑得双腿乱蹬,眼泪都流出来,“戚长胜,你曾七次投降朝廷和各大宗派,又七次举起叛旗,根本是一条反复无常,毫无半点信义可言的疯狗,你的话能相信,母猪都能御剑而行了!”

  “阿弥陀佛。”

  苦蝉大师捏着一小半已经化作石头的念珠,即便身受重伤,依旧不徐不疾道,“韩施主,戚施主,万施主,贫僧和巴道友的确是为了云秦金人而来,但绝非为了我们自己能得到云秦金人,而是不希望这般可以毁天灭地的霸道法宝重现人间,倘若它落到野心勃勃,恣意妄为之辈手里,免不了就要掀起腥风血雨,令生灵涂炭了!”

  “生灵涂炭?”

  万明珠那支离破碎的头颅内,出又尖又利的笑声,“你这和尚,不是蠢就是坏!云秦金人落到我们这些‘野心勃勃、恣意妄为’之辈手里,会生灵涂炭?难道在云秦金人没有出世之前,这天下便不是腥风血雨,生灵涂炭么?”

  “我们东南万千平民,眼睁睁看着无数肥沃的良田被用来种植玉晶子,结果我们要嗅着玉晶子的清香活活饿死,这是不是生灵涂炭?”

  “焚风来袭,洪水肆虐,那些修真者全都躲到了自己的山门坞堡之内,用防御大阵将门户死死守住,却坐视我们在水生火热之中烧死、淹死、饿死、痛死、烂死!这是不是生灵涂炭?”

  “西北连年大旱,无数田地颗粒无收,但没有一个修炼宗派肯开仓放粮,宁可用大量粮食去喂养什么灵兽坐骑,却不愿意拿出一丁点来赈济灾民,等到把灾民逼上绝路,化作流民大军,就反过来污蔑流民是毫无人性的旱魈转世,甚至干出人吃人的丑恶勾当,这是不是生灵涂炭?哼,就算真有人吃人的事情,那也是被修真者逼的,被你们逼的!”

  “你这又蠢又坏的和尚,这么多生灵涂炭的事情就生在你眼前,我不相信你听不到也看不到,但你除了装模作样的念经拜佛度亡灵之外,又做过些什么?就算你一天度一百条亡灵,却又足足一万条亡灵在别处诞生!而那些高高在上的修真者,依旧盘踞在自己的山门里作威作福,耀武扬威!你能做什么,不过自欺欺人而已!”

  “现在,我们这些一无所有的人,要用云秦金人来反抗,来彻底砸烂这片不公不道的天地,砸烂所有假仁假义的神佛,你却跳出来,害怕什么‘生灵涂炭’了?哈哈,哈哈哈哈,好和尚,真真是个有道高僧啊!”(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