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495章 云秦,韩拔陵!

第1495章 云秦,韩拔陵!

  韩拔陵依旧藏匿于一尊巨神兵的臂铠圆盾后面,将自己的身形遮掩得严严实实,连珠炮般叫道:“第一,如果你真是仙界下凡的‘雷云仙君’,要扶保后世子孙的江山社稷,又何必这么藏头露尾,鬼鬼祟祟,还选了朱宗佑这样一滩最扶不上墙的烂泥合作?”

  “大乾的老皇帝去年才死,那也算是你的子孙吧,还有名正言顺的东宫太子和诸多王子,你都不选,偏偏要选一个看守祖庙的落魄王孙,道理何在?”

  “倘若真是仙君显圣,何不正大光明出现在神都朝廷之上,接受百官欢呼,万民敬仰吗,如此轰动的消息传出,连我万里云秦都要深深震动,承认大乾王气未绝,甘愿自缚双臂,缴械投降,纳贡称臣呢!”

  “破六韩拔陵!”

  凤凰帝受到了莫大侮辱,如同被蜜蜂在屁股上狠狠蛰了一下,一蹦三尺高,“朕、朕乃是集大乾千年王气,应运而生的真龙天子,受到朱家列祖列宗庇佑,雷云仙君显圣,当然要辅佐朕,这,这又有什么奇怪!”

  “什么凝聚千年王气而生,这番只能骗骗三岁小孩的鬼话,都是此人告诉你的吧?也只有你这种天真烂漫,懵懂无知的黄口小儿,才会傻乎乎地相信,殊不知他根本是将你当成一枚棋子,在利用你而已,小皇帝!”

  韩拔陵不咸不淡地反唇相讥,继续冷冷道,“第二,倘若你真是仙界下凡的大罗金仙,为了了却仙缘,有备而来的话,你自然应该携带诸多仙家至宝,诸如云秦金人之类,在我们世俗界的修真者眼中是无价之宝,可是对你们仙人来说,难道也珍贵无比,你都找不出一件,非要到这里来强抢么?”

  “对啊!”

  韩拔陵这句话,一下子令不少陷入迷醉的修真者都清醒过来。

  这位“雷云仙君”的行动实在太诡异了,倘若真是无所不能的大罗金仙,为什么一开始不愿意在神都就公开身份,为什么又要和他们这些世俗界的修真者一起抢夺云秦金人。

  难道堂堂仙界,连一尊云秦金人都找不出来么?

  齐中道向巴小玉、燕离人、苦蝉大师使了个眼色,示意四人稍稍往韩拔陵的方向移动了一下脚步,将注意力都放在韩拔陵和雷云仙君之间。

  韩拔陵所说的,都是齐中道所怀疑的。

  齐中道已经有七八分相信了韩拔陵的话,这位雷云仙君十有八九是冒牌货,无论他究竟是什么玩意儿,都要提防他暴起伤人!

  “第三!”

  韩拔陵越说越顺溜,“嘿嘿”冷笑几声,继续道,“真正的仙人,想必对‘仙宫’这样的地方都了若指掌,而看你们拥有如此精妙的战甲,想必也不会畏惧永夜冰原的罡风和暴雪,为什么一开始不自己就来发掘仙宫,而要跟随我们的大部队一起来?”

  “答案只有一个,在王喜发现仙宫之前,你根本不知道仙宫的存在,即便知道,也根本无法确定仙宫的具体位置!”

  “一个连仙宫都不知道究竟在哪里的‘仙人’,会是真正的仙人么?实在是滑天下之大稽!”

  “以上三个问题,倘若‘雷云仙君’不能给出三个令人满意的答案,恐怕极难服众啊,谁知道隐藏在所谓‘仙君’画皮之下的,究竟是什么妖魔鬼怪,魑魅魍魉?又有谁知道,所谓‘仙界’,不是九幽黄泉、血战地狱的另一种说法?”

  若非太虚幻境阻隔,听到这番话,李耀简直想要冲到韩拔陵面前,为这位草原雄主大声喝彩。

  相对于乌烟瘴气的大乾修真界,李耀原本就对韩拔陵的幽云鬼秦评价更高。

  “古典军国主义”再怎么恶劣,相对于腐朽没落的古修世界而言,多少都是一种进步!

  而韩拔陵的头脑,更是清醒到了极点,瞬间就捅破了帝国特种兵的三大要害,令此人装神弄鬼的把戏几乎无以为继,实在太过瘾了!

  “你——”

  凤凰帝怒不可遏,气得发抖,晶铠四周光华大盛,一道道弦光发出“噼噼啪啪”的爆响,摆出一副愿意和韩拔陵同归于尽的架势!

  “朱宗佑,我劝你还是把脑子放清楚一些好!”

  韩拔陵躲在盾牌后面凉飕飕地说道,“也不掂量掂量自己的斤两,想想清楚自己究竟有何德何能,即便真是你家老祖下凡,凭什么非要大费周章地辅佐你这个孤魂野鬼?辅佐谁不比辅佐你更省力气?”

  “嘿嘿,韩某知道你这乳臭未干的黄口小儿,一门心思要重整河山,中兴大乾,在列祖列宗面前都扬眉吐气!”

  “果真如此,那你就更应该琢磨清楚,这个来历不明,自称‘雷云仙君’的家伙,究竟是不是你朱家老祖,倘若乱认祖宗,引狼入室,最终令大乾毁于一旦的话,你家列祖列宗、历代先皇,都要从棺材里气活过来啦!”

  韩拔陵这番诛心之言,说得凤凰帝面红耳赤,结结巴巴,一个“你”字反复念叨了几十遍,都“你”不出第二个字。

  那深深藏匿于黑骷髅巨神兵中的“雷云仙君”都哑口无言,沉默了半天也无法正面回答,唯有从黑色羽毛的缝隙中溢散出来的灵焰,愈来愈浓烈!

  “雷云仙君,韩某大好头颅已经洗得干干净净,就等你来斩了!”

  韩拔陵忽然提高声音,哈哈大笑一阵,斩钉截铁道,“不过,姓韩的可以死,却绝不会在死前像猪猡一样任人愚弄!我想,在场所有修真者,都是和我一样!”

  “说,你到底是谁!”

  “到底是谁!”

  “是谁!”

  “谁!”

  韩拔陵最后一句话蕴含着强劲无匹的灵能,在半空中猛然炸开,就像是空山回音,绕梁不息,将不少修真者纷纷震醒,盯着“雷云仙君”的目光,都变得越来越清晰,越来越敏锐!

  六大派高阶修士中,传来窃窃私语。

  “好悬,刚才险些动摇了心神,被这人给蒙骗了!”

  “仔细想想,的确太不合理,倘若他真是大罗金仙,诸多疑问都很难解释!”

  “他为什么不早几年就公开身份,为什么非要鬼鬼祟祟隐藏在探索队里来夺取云秦金人,为什么要扶植朱宗佑这样一个相对来说最好控制的孤家寡人?”

  “倘若他早就年就在神都庙堂之上公开身份,施展出仙家手段,得到全体皇族的承认,我们又岂会不信?”

  “但现在这样,斜刺里杀出来,无凭无据的情况下,要我们相信他就是朱家先祖,实在有些强人所难啊!”

  窃窃私语声很快就化作人声鼎沸的浪潮,甚至有人壮着胆子直接发问:“仙君在上,我等……”

  “韩拔陵!”

  雷云仙君终于开口,声音凝重而凌厉,充满了蓄势待发的杀意,一字一顿道,“一直以来,本仙君都将你当成古圣界仅次于王喜,最难缠的人物之一,现在看来,你还远远超出了本仙君的计算!”

  “你真不像外表看上去那么鲁莽,你很聪明,真的很聪明,怪不得可以凭借区区幽云二州,抗衡整个天下!”

  “只不过,哼,本仙君的身份,根本用不着向你们解释和证明,若非上天有好生之德,本仙君宅心仁厚的话,现在就可以发动云秦金人,将你们统统杀死!”

  “姓韩的从来不相信什么上天有好生之德,更不相信你会是宅心仁厚之辈!”

  韩拔陵真是一条浑不怕死的硬汉,当着三十多米高的巨神兵,竟然还敢出言讥讽,“你之所以不动手,要不然就是杀不了我们,要不然就是想从我们的小命上,压榨出更多利益!”

  黑骷髅巨神兵深处又一次沉默,雷云仙君像是被韩拔陵噎得说不出话来,好半天才道:“韩拔陵,倘若你不是一意孤行,和本仙君为敌的话,本仙君并非一定要杀你不可!你、戚长胜、万明珠甚至王喜,都是一样,你们亦是大有仙缘之辈,倘若能通过本仙君的考验,本仙君同样可以考虑,将你们带上仙界,享受无穷无尽的好处和机缘!”

  此言一出,韩拔陵微微一怔,没想到“雷云仙君”这么好说话。

  他还没想好究竟该怎么回应,凤凰帝先跳了起来,惊愕万分地叫道:“老祖,师尊!您,您说什么?您要赦免韩拔陵、戚长胜、万明珠和王喜么?我们开始不是这样商议的啊,您不是答应过我,一定会将‘四凶’都交给我来发落,任由我将他们千刀万剐,碾成齑粉的么?”

  少年天子对肆虐大乾的“四凶”恨之入骨,情急之下,连“朕”都变成了“我”。

  雷云仙君沉默一阵,淡淡道:“等你有朝一日升上仙界就会明白,世俗界的一切不过是幻梦泡影,执着于这些虚无缥缈的仇恨,只会侵蚀你的道心,令你的境界永远停滞不前,不如,放下吧!”

  “我,我放不下!”

  凤凰帝快要疯了,手舞足蹈地嚎叫道,“我不管什么修为高低,我也不要飞升什么仙界,我只要中兴大乾!我只想当古往今来,万千王朝,最伟大的皇帝!万古一帝!我只要这些祸害大乾的妖魔邪祟,统统死无葬身之地!老祖,师尊!您答应过我,一定会叫他们碎尸万段,统统都碎尸万段的!”

  “你入魔了,皇帝!”

  雷云仙君的声音,蕴含着浓浓的焦躁和不满,一道收缩到极限的灵能波动,犹如一条细细的灵虫,在黑骷髅巨神兵前方生成,朝凤凰帝狠狠刺了过去!(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