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510章 看门人(第四更!)

第1510章 看门人(第四更!)

  “这样的话,龙扬君的来历就说得通了!”

  李耀在脑域深处对血色心魔自言自语,“封神之战时期,龙扬君的前世,是这艘女娲战舰甚至整个舰队的重要人物,诸如‘突击队长’之类的角色。”

  “这支女娲舰队在一次偶然的巡弋中,了隐藏在黑暗星云深处的古圣界,甚至在机缘巧合之下,搞清楚了盘古族传承计划的秘密!”

  “不过,因为种种原因,他们深陷泥潭,既无法跳出黑暗星云,也无法将消息传送回到的本土。”

  “唔,可能是当时的黑暗星云还非常厚实严密,彻底和外界隔绝,无法沟通的缘故。”

  李耀在长达百年的冬眠中就观测到,随着的流逝,黑暗星云的密度实际上是在慢慢降低的,再过几万年,笼罩着古圣界的黑暗星云极有可能彻底消失。

  李耀在昆仑遗迹中曾经过一副洪荒时代的星图,在那副星图上,古圣界的外面,并没有黑暗星云的存在。

  所以,“黑暗星云”极有可能是盘古文明巧妙借助星海之间的天体和伟力,营造出来的“人工黑障”,是一种军用防御大阵,用来保护“传承实验室”这个绝密计划的!

  那么,当这座“黑暗大阵”刚刚被激活时,其强度肯定是最高的,消息传送不出去,也很正常!

  总之,无论是因为消息传送不出去也好,还是因为被当地的盘古族驻军,害怕等待援军时,对方会将实验室转移也罢,反正龙扬君所在的女娲舰队做出了决定——依靠的力量,向古圣界发起突袭!

  “女娲舰队的进攻,几乎消灭了古圣界所有的盘古族驻军,并且破坏了大半座盘古实验室,只剩下最底层的孵化基地。”

  “这艘女娲战舰,便一直镇压在孵化基地之上,当时的龙扬君前世,在生命衰竭时,就留下了一枚‘生命种子’,希望在之后漫长的岁月里,继续完成使命!”

  “一方面,她会坚持不懈地向母港发送消息,汇报这里的情况,希望当外面的黑暗星云稀薄一些之后,消息可以传送出去。”

  “另一方面,或许她也扮演着‘看守者’和‘警戒者’的角色,需要告诫后来者这里究竟发生了事,而地底的盘古实验室中,又隐藏着多么可怕的存在!”

  李耀心思电转,将的猜测反复推演了好几遍。

  细节上肯定存在大量差异,还有很多被他忽略的,不过从主线来说,应该八九不离十吧!

  如此一来,“龙扬君二代”被逃生舱弹射出女娲战舰的事情,也得到了完美的解释。

  光凭巫随云和蒙赤心这两名化神修士,自然不可能惊动数十万年前女娲文明的突击队长。

  但他们打破禁制,闯入盘古实验室,还放出了最可怕的“激活兽”,导致都变成了活生生的盘古族!

  女娲战舰内部肯定存在某种监测盘古族的符阵和法宝,盘古族再次入侵战舰内部,便将胚胎状态下的龙扬君紧急唤醒,随便灌入了一些斑斑驳驳的信息流之后,就弹出战舰。

  同时,又一次凝聚起用数百年甚至上千年才积累起来的全部灵能,灌入通讯法宝中,向亿万光年之外的母港发出了最新一次警报!

  或许,在之前几十万年里,女娲战舰曾经无数次向外界发送过警报,但因为黑暗星云的屏蔽和干扰,警报统统都湮灭于漫漫星途之中。

  直到这一次,黑暗星云终于稀薄到了足以让警报穿透的程度。

  警报立刻被昔日的女娲舰队母港,今天的天元和飞星两界接收到!

  由此,才引发了星耀联邦大惊失色,李耀穿梭于黑暗星云之中的诸多故事!

  “呼——”

  李耀想通了前后关节,在心里长舒一口气,有三伏天吃一顿麻辣火锅,大汗淋漓,通体舒泰之感!

  “帮我捋捋,以上推测,有硬伤没有?”

  李耀对血色心魔道,不过还没等后者,就先皱起眉头来,“不对,还有一个小问题无法解释。”

  “数万年间,显然还有一些修真者曾经进入过女娲战舰的部分舱室,否则‘仙宫’之说就不会在外界流传,而古圣界的土著也没理由会炼制出能解析‘仙宫地图核心’的‘万罗天星盘’了!”

  “那就奇怪了,为十万年间的修真者没有开启过封印,没有被‘激活兽’刺中,注入‘基因激活剂’,转化成盘古族呢?”

  李耀有点儿强迫症,哪怕再小的漏洞不解释清楚,心里都像是猫抓一样难受。

  “这个问题,倒算不上硬伤。”

  血色心魔有一搭没一搭地揪着鲜红乱发道,“两个可能。”

  “第一,盘古文明在策划‘传承计划’的时候,设置了一定的限制,比方说要等到五万年或者十万年之后再发动计划,他们并不想太早复苏,以免整片星海还处在女娲文明的绝对掌控之下,令暴露。”

  “所以,在计划发动之前的点,所有的‘激活兽’都处在休眠或者孢子状态,并不会出来作祟的。”

  “不过这个可能性不大,我还是更倾向于第二种可能——激活兽也不是随便谁都会乱咬的,它必须选择那些‘强大到足以变成盘古族’的目标!”

  李耀微微一怔强大到足以变成盘古族,意思?”

  “就是字面上的意思啊!”

  血色心魔理所当然地说,“普通人类最多两米高,盘古族却有七八米、十几米高,甚至更加庞大,你以为从小变大,从人类变成盘古族,不需要消耗灵能的么?”

  “盘古族再强大,都不可能无中生有,他们必定还要遵循‘灵能守恒定律’,那么,在人类变成盘古族的整个过程中,一定会消耗天文数字的灵能!”

  “倘若这些灵能无法从外界吸收,就注定要依靠人体本身的储备!”

  “简单来说,普通人或者低阶修士根本承受不住‘激活盘古族基因链,转化成盘古族’的疯狂消耗,估计转化到一半就血肉枯竭,神魂干涸,化作一团干尸,一触即碎了!”

  “只有达到一定级数,诸如元婴和化神境界的绝世强者,体内存储了足够多的灵能,才能承受整个转化过程,才是‘激活兽’的狩猎目标!”

  “有道理!”

  李耀在心底打了个响指,“只有足够强大的修士,才有资格被转化成盘古族,如此一来,整件事都解释得通了,你也认同我的猜测么?”

  “认同啊!”

  血色心魔笑眯眯道,“文明的传承和夺舍,原本就是宇宙中最司空见惯的事情,血纹族会夺舍,盘古文明在濒临灭亡之际,当然也会想方设法令的文明延续下去。”

  “个体的生死存亡是无所谓的,盘古文明追求的并不是某一个‘个体的盘古族’的复活,而是整个文明的浴火重生!”

  “倘若转化彻底完成,巫随云还是巫随云,蒙赤心也还是蒙赤心,但他们却从人类变成了盘古族,会自然而然背负上复兴盘古文明的使命了!”

  “啧啧啧啧,真是相当出色的计划,简直比血纹族傻兮兮蛰伏于陨石之中,在黑暗宇宙间东飘西荡,更加简洁、高效和精妙!”

  血色心魔吃吃地笑了起来,颇有几分隔岸观火和幸灾乐祸的感觉,“倘若你的猜测成立,人类文明的处境还真是尴尬啊!”

  “给你讲个故事——”

  “从前有一个战无不胜,又富可敌国的大将军,和他的娇妻美妾一起,住在一座金碧辉煌,高大巍峨,包罗万有的城堡里。”

  “城堡里既有金山银山,也有酒池肉林,更有最锋利的刀剑和最坚固的铠甲!”

  “在城堡的角落里,还有一个奴隶,干着城堡中最脏最累最低贱的工作,和牛马牲口没有半点差异。”

  “忽一日,大将军有事将要远行,临时提拔奴隶成为‘看门人’,将整个城堡都交给奴隶来看管,之后便丢下金山银山、酒池肉林、刀剑铠甲和娇妻美妾,一去不复返。”

  “就这样,了几百年,几千年,几万年,城堡真正的主人一直都没有。”

  “或许最初那一代奴隶,还牢牢记住‘看门人’的身份,规规矩矩地干着的本分,不敢有半点逾越。”

  “然而,奴隶的子子孙孙,几十代之后的血裔后代,却是逐渐忘却了‘看门人’的身份,心安理得地享受起城堡中的金银、酒肉、刀剑的来,俨然以城堡的主人而自居!”

  “呵呵,倘若城堡真正的主人,真的一去不复返,那倒是皆大欢喜。”

  “万一,主人了呢?”

  “人类啊,自从我们仰望星空,诞生最初的野心以来,就一直以‘星辰大海中最强的战斗种族’,‘三千大千世界唯一的主宰’而自居。”

  “但我们究竟是这片宇宙的主人,亦或者,仅仅是一个卑微的‘看门人’呢?”

  “现在,昔日主人熟悉的脚步声,已经在城堡外面渐渐回荡,越来越近了,我们又该如何自处呢?”——

  又是第四更送上,还请大家继续助老牛在月票榜上一臂之力,不和别人比,咱们和比,只要比上月有所突破,老牛就心满意足了,多谢各位的支持!(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