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515章 雷云仙君的来历

第1515章 雷云仙君的来历

  李耀的心脏在狂跳和静止之间激烈拉锯,面沉似水,点了点头,沙哑着喉咙道:“没错,分化利诱,各个击破,是中原王朝的拿手好戏,倘若蛮荒部族都是铁板一块,那中原王朝就十分头疼了!”

  “岂止你们蛮荒部族是如此,就算对我们这些流寇,又何尝不是这样?”

  戚长胜又啐了一口,恨恨道,“早些年,在西北道上可不止这老戚的‘混天军’这一股势力,而是还有二三十股不同的流民大军!”

  “那时候,老戚就苦口婆心劝说那些流民大军的头领,大家接受朝廷的招降倒无所谓,不过心里一定要放明白,要搞清楚自己究竟是什么身份,朝廷又岂会真心实意地相信我们?”

  “所以,我们之间一定要团结,哪怕投降,也要卖出一个好价钱,而且投降之后绝对不能自相残杀,向昔日的兄弟动手!”

  “飞鸟尽,良弓藏,狡兔死,走狗烹,朝廷之所以接受一些流民大军的投降,正是因为还有更多流民大军需要对付!倘若将所有的流民统统都剿灭了,那先前投降这些人,留着又有什么用呢?”

  “但就是有不少流寇首领不听,朝廷不过丢出半根没滋没味没肉的骨头,就急不可耐地扑上去摇尾乞怜,接受了招降之后,摇身一变,自以为真是王师了,反过头来打我们这些昔日并肩作战的穷兄弟!”

  “结果呢,有那么几年,西北道上的流民大军就自相残杀,兵戎相见,没有被朝廷搞死,几乎都要被自己人给干光啦!就连去年冬天,老戚的混天军,都在这些走狗的撕咬之下,被打得七零八落,老戚自己都只能钻了地洞,像耗子一样东躲西藏!”

  “最后,你们猜怎么着,先前投降的那些流寇首领,使出吃奶的力气来打昔日的同伴,杀敌一千,自损八百,慢慢都消耗光啦!他们还以为朝廷会奖赏他们剿匪得利呢,结果老戚还没死,他们却是都被朝廷安上了‘谋逆’的罪名,给一锅端啦,哈哈哈哈,小皇帝,这是你的主意不是?”

  凤凰帝眯起眼睛,冷冷道:“他们本来就是十恶不赦,丧心病狂之辈,朝廷先前用他们,也不过是权宜之计,又怎么可能真心招安他们,当堂堂正正的朝廷命官?”

  “西北如此,东南亦是如此!”

  白莲老母万明珠尖叫道,“我的白莲教内,也不乏为了蝇头小利就出卖组织,投靠朝廷之辈,不过这些没有骨头和眼珠的家伙,往往得意不了多久,被朝廷榨干了利用价值之后,就像是破布一样丢开,落到无比凄惨,万劫不复的下场!”

  “诸位所言极是,这就是内部不够团结,给了外部强敌以可乘之机,最终分崩离析的最好例子!”

  蒙赤心总结道,“现在诸位该明白,我们为什么一定要杀死那些自私自利,首鼠两端,卑劣无耻之辈了吧!”

  “投降,还是血战,即便投降,又该投降仙界中的哪一股势力……这些问题,大家尽可以慢慢讨论,无论最终达成什么样的结论,都是可以接受的。”

  “但无论如何,我们都要团结,要以一个统一的立场去面对仙界!”

  “古圣界只应该发出一种声音,绝不能有人丢开古圣界的大局,偷偷摸摸跑去和仙界接触,为了一己之私,,接受仙界的招降!”

  “倘若真的出现了这样的叛徒,格杀勿论!”

  说到最后,蒙赤心声色俱厉,“狼神”的雄浑杀意如同夹杂着刀刃的狂风般席卷全场!

  包括李耀在内,所有人都感觉到有几十把钢刀在胸膛和脑域深处狠狠搅动,令他们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寒颤。

  “好,诸位已经搞清楚了目前的局面,我来梳理一下,看看大家是否可以达成最基本的共识。”

  巫随云插入蒙赤心和十大元婴之间,稍稍缓和了一下气氛,平静道,“第一,我不管诸位究竟是什么立场和阵营,亦不管你们之前有多少矛盾纠葛,总之,我相信诸位都是愿意为了古圣界的全局考虑,而不仅仅是计算个人的利害得失,对吗?”

  众多元婴面面相觑,苦蝉大师第一个点头:“阿弥陀佛,倘若真能保住古圣界平安无事,贫僧便是千刀万剐,粉身碎骨,永堕无间地狱,亦甘之如饴!”

  其余元婴,虽然没和尚这么大慈大悲,倒也不是六大派那些蝇营狗苟,自私自利的小人可以比拟,纷纷点头。

  “好,既然大家都是为了古圣界的未来考虑,那么为了保住我们的世界,我们可以无所不用其极,血战、投降、阴谋、背叛……一切异想天开的选项都可以拿出来讨论,不必有半点顾忌,亦不受任何人间法度的约束——你们能够认同这一点么?”

  众多愿意沉吟片刻,还是陆续点头。

  保住古圣界当然是第一位的,还有什么狗屁法则,可以凌驾于保住自己的世界之上呢?

  “第三——”

  巫随云察言观色,十分满意诸多元婴的冷静和理性,继续道,“讨论的时候,尽可以各抒己见,唇枪舌剑,再怎么激烈都无所谓,但我希望最后大家可以达成一致意见。”

  “我们十二个应该是平等的,因为每个人都拥有改变古圣界未来的能力,所以我希望最终的决定,可以得到十二个人的一致认可,大家能够真的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一起为古圣界的未来而努力!”

  “谁若是有不同意见,一定要坦诚地说出来,绝不能私下去搞鬼鬼祟祟见不得光的勾当!当然,对于不同意见,哪怕仅仅是其中一人的不同意见,其余十一人都要认真聆听,严肃面对,力争给出一个圆满的解决!”

  “惟其如此,古圣界才能在黑暗诡谲的星海深处生存下去,才能在面对‘仙界’这头庞然大物的碾压时,为自己争取到最大的利益,为整个古圣界所有的修真者和黎民百姓,都赌出一个全新的未来!”

  “诸位,以上三条,大家都同意吗?”

  巫随云目光清澈,满怀期待地注视着众人。

  “同意。”

  齐中道黑着脸道。

  “阿弥陀佛,巫施主一心为天下苍生着想,贫僧并无异议。”

  苦蝉大师双手合十道。

  “叫花子也觉得可以!”

  巴小玉捏着折断的烟袋杆道。

  “同意!”

  韩拔陵看了师父蒙赤心一样,斩钉截铁道。

  “同意!”

  戚长胜和万明珠异口同声。

  “朕,同意!”

  凤凰帝犹豫了半天,沉声道。

  “我无所谓,同意就同意吧,只希望仙界能有更高明的剑术存在就好。”

  燕离人打着哈欠道。

  “我——”

  李耀闪电般扫了龙扬君一眼,龙扬君却是在他之前就点头:“同意!”

  “好!”

  巫随云和蒙赤心对视一眼,终于松一口气,微笑道,“诸位都是明事理,识大体,有远见的人,实在再好不过,我们原本以为,光是为了将古圣界诸多强者团结到一起,都要花一年半载功夫!”

  “看来,苍天有眼,古圣界命不该绝,说不定还能得到更多的机缘,令我们的世界重新焕发出勃勃生机,走上一条全新的发展之路呢!”

  这句安慰之词,倒是令众人一直紧绷的神经,稍稍放松下来,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勉强的笑容。

  命不该绝,命不该绝,只希望古圣界是真的命不该绝,还能否极泰来,一飞冲天吧!

  “巫大姐,蒙前辈,仙界神秘莫测,我们对外域一无所知。”

  齐中道问道,“千头万绪,究竟该从何抓起?”

  “远在天边,近在眼前。”

  巫随云指了指地上昏迷不醒,轻轻抽搐着的雷云仙君,“仙界来客,已经沦为我们的阶下囚,从她身上,不是正好可以打开一道突破口么?”

  “不过,在审问她之前,皇帝,你先说说这雷云仙君的来历如何,你和她究竟是怎么结识的?”

  “唰唰唰唰!”

  所有人的目光都聚焦到了凤凰帝身上,就连李耀都按捺不住好奇心,迫不及待想要搞清楚帝国特种兵的来历,怎么会,只有她一个呢?

  凤凰帝在众人里面的地位原本就十分尴尬,这会儿被诸多前辈高人死死盯着,更是脸色发青,咬着嘴唇,沉吟半天道:“朕……是在五年前结识这个‘雷云仙君’的!”

  “当时朕尚且被寄养在神都西郊的祖庙‘雷武神殿’中,是闲云野鹤,孤家寡人,境况并不算太妙。”

  “不过朕终究是皇子的身份,平素又从来不掺和其余诸多皇子之间争权夺利的斗争,倒是落得个清静,能一门心思修炼,而各种修炼资源又不欠缺,修行速度极快,那时候已经攀上结丹境界了!”

  皇族血脉,原本就是一代一代强者传承下来,终究有些非同寻常的玄妙,再加上各种资源和功法也从来不会短缺,所以皇族修行速度,比寻常修士稍稍快上一些,都很正常。

  凤凰帝小小年纪就能结丹,放在整个修真界的平均水平来说,的确算是凤毛麟角,出类拔萃,但放在千年皇族里面,倒也算不上是惊世骇俗。

  凤凰帝皱了皱眉头,似乎在回忆五年前的那一晚:“朕记得,那是五年前的一个晚上,那天朕修炼格外辛苦,险些走火入魔,又服用了一些安神凝魂的药剂,晚上睡得极沉,几乎一夜无梦。”

  “然而,就是在次日黎明之前,最黑暗的时分,朕忽然做了一个光怪陆离的梦,却是在梦境中,第一次见到了‘雷云仙君’!”(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