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518章 前朝余孽

第1518章 前朝余孽

  “等等!”

  蒙赤心打断她道,“开疆扩土,远征外域,那是无上荣耀的事情,为何在你们帝国好像不受重视,被当成是十分低贱的任务?”

  “诸,诸位有所不知。”

  黑夜兰惨笑一声,将原因娓娓道来。

  真人类帝国建立之初,刚刚占据极天界等星海核心时,开疆扩土、掌控更多大千世界和星域,当然是头等重要的大事,那时候,甚至连对抗圣盟都不如开拓疆土那么重要,最精锐的战团和舰队,统统都被派出去征服更多世界。

  不过,在近千年发展中,真人类帝国已经将昔日星海帝国的精华区域统统都囊括在内。

  其余精华区域,都在圣盟掌控之下,不是那么好掠夺的。

  这两家等于是将整个“中原”都瓜分殆尽吗,剩下来的,就是路途遥远,又资源匮乏,“穷山恶水出刁民”的蛮荒世界。

  星海浩瀚,寻找一个拥有开发利用价值,可以住人的世界,是相当不容易的,这些蛮荒世界散布在广袤无垠的星海边缘,彼此相隔几百、上千甚至上万光年!

  一支帝国舰队,浩浩荡荡出发去开拓外域,极有可能浪费几百年时间,都找不到一个可以征服的目标,甚至连古星图上应该存在富饶世界和繁华文明的地方,都有可能在岁月变迁,天劫频发之后,化作一片彻底的荒芜废土!

  换言之,到了这时候,开拓外域就变成了不折不扣的脏活、累活、苦活,是耗时极长,吃力不讨好,又极有可能一无所获的尴尬任务!

  黑风舰队原本是高高在上的王牌精锐,应该在对抗圣盟的战争中立下累累战功,收获大量资源的,现在却和那些三脚猫部队一样,被打发来执行可能长达几百年的开拓和探索任务,说不定半点好处都捞不着,这些虎狼之士当然会感到无奈和耻辱了!

  “我们都不愿意执行拓殖任务,心心念念想着要反攻母世界。”

  黑夜兰腮帮子颤抖,咬牙切齿道,“不过,谁叫我们打仗打输了呢?帝国还有那么多精锐战团瞪大眼睛看我们的下场,我们再抗命不遵的话,真的会落到彻底拆分的下场!”

  “正好这时候,帝国收到了一名几百年前放出去的星孩,呃,相当于斥候之类的存在,从星海边缘某个世界发送回来的模糊信号,好像那里有什么东西存在。”

  “于是我们接受了拓殖任务,一边扫荡,一边探索,一边朝这个模糊信号的大致坐标飞过来。”

  李耀心中一动,知道黑夜兰所说的,就是一百多前在飞星界导演“修仙者之乱”的那名星孩,最后通过蜘蛛巢星附近的星空之门,所发出的信号!

  一切都严丝合缝地对应起来了!

  蒙赤心饶有兴致地问道:“一百多年,你们用足足一百多年飞过来么?”

  “是的。”

  黑夜兰老老实实道,“在广袤无垠的星海中,一次拓殖任务、一场战争耗上三五百年都很正常的事情,我们和圣盟的战争已经持续了千年之久,是不折不扣的千年大战!区区百年,又算得了什么呢?”

  “你们——”

  蒙赤心想了想,又问,“不能想办法,直接传送过来么?”

  “不能。”

  黑夜兰摇了摇头道,“星孩传送回来的坐标实在太模糊,贸然进行跳跃,极容易迷失方向和坐标,跳到四维空间的风暴当中,被,被超级罡风给撕成碎片的!”

  “超级罡风”这个概念,诸多古圣界土著全都可以理解,纷纷点头。

  “再说,我们也没必要这么急着飞过来,反正是一路扫荡,一路探索,希望能够在帝国后方清理出一片稳固的基地。”

  黑夜兰道,“有心栽花花不开,无心插柳柳成荫,说不定沿途还能发现一些未知世界或者资源星球,比最初设定的目标更有价值——这都是拓殖任务中,时常发生的事情。”

  “整整百年,你们都住在大船上面。”

  巫随云问道,“不闷么?”

  “习惯了。”

  黑夜兰道,“帝国有非常发达的冬眠技术,绝大部分船员都可以在冬眠中度过漫长的旅途,只有一部分人轮流保持清醒状态,进行修炼、探索四周星海中的状况,看似百年,其实真正清醒的时间,不过七八年,最多十几二十年而已。”

  “而且我们的战舰足够庞大,就像是一座座超大规模的城镇,所有的生活设施一应俱全,哪怕一辈子在里面生活,结婚生子都可以!”

  众多元婴和化神,即便置身于女娲战舰之内,亦很难想象在如此庞大的战舰中生活一辈子究竟是什么感觉,不由啧啧称奇。

  巫随云继续问道:“所以,整整一百年之后,黑风舰队就找到了我们古圣界,那怎么会只有你一个人?”

  “呃……”

  黑夜兰纠结起来。

  “嗯?”

  巫随云皱眉,蒙赤心冷笑,其余元婴都目光炯炯地盯着黑夜兰。

  黑夜兰感知到自己的每一簇神经都被两大化神的神念死死缠绕,说谎很难骗过他们,反而会令他们对帝国产生深深的敌意和警惕,对后续计划不利,干脆一咬牙,说出了实话:““黑风舰队并没有发现古圣界,你们根本不是我们最初的目标,我是被敌人追杀,无意中逃到这里来的!”

  “追杀?”

  包括李耀在内,所有人都微微一怔。

  蒙赤心竖起眉毛:“是你们的大敌‘圣盟’么?”

  “不是。”

  黑夜兰面露古怪神色,道,“是一个……叫做‘星耀联邦’的边荒势力。”

  李耀的心瞬间凉了半截。

  脑海中怪叫连连:“啥情况,这啥情况!”

  “为什么黑夜兰这个帝国特种兵会知道联邦的存在?”

  “该死,该死,该死!难道黑风舰队提前抵达联邦的疆域,‘联邦保卫战’已经打响了?”

  “没理由啊,看黑夜兰的样子,不像啊!”

  众多元婴和化神面面相觑,巫随云皱眉道:“先是帝国,再是圣盟,现在又冒出来个联邦?这……联邦又是什么玩意儿?”

  “其实我也不太清楚。”

  黑夜兰艰难道,“只知道他们应该是距离这一带不远的本地势力,不过整体实力不会太强,和帝国、圣盟不能同日而语,一个无足轻重的蛮荒小国罢了。”

  韩拔陵冷哼一声,插嘴道:“蛮荒,便一定是小国么?”

  黑夜兰舔了舔干裂的嘴唇,没回应韩拔陵的疑问,继续道:“那是……大约十年前的事情,当时我的冬眠期结束,轮到执行侦察任务,和自己的分舰队一起,离开母舰队的范围。”

  “因为我们是执行侦察和探索任务,所以从母舰队里分出了几十支分舰队,又被称为‘爪舰队’,就像是从母体向四周伸出去的触手和爪牙一样,扩散到距离母舰队极远的地方去分头搜索。”

  “爪舰队和母舰队之间的距离,甚至有可能达到上百光年,拥有独立的指挥和作战体系,可以独立探索好几年的!”

  “呃,或许你们一时半会儿,无法理解‘光年’的含义,反正就是我们这些‘斥候小队’,距离大军很远很远就是了!”

  “结果,我们这支爪舰队的运气极好,虽然没有找到新的资源星球或者可居住世界,但是,但是竟然被我们找到了‘萤火虫号’!”

  黑夜兰的声音兴奋到发颤,双眼都喷出火光。

  巫随云问道:“萤火虫号是什么?”

  “萤火虫号是一艘从千年前就开始逃窜和流亡的敌对星舰,千年来它一直在星海深处东躲西藏,鬼鬼祟祟地苟延残喘,无数次从帝国大军的围剿之下逃脱,最近数百年一直不知所踪,很多人都以为它葬身在星海风暴之中,没想到竟然逃到了帝国的势力范围之外,这么偏远的地方,终于还是被我们抓住了!”

  黑夜兰咧嘴笑道,虽然身陷囹圄,不成人形,但笑容中依旧显露出一丝狰狞和武勇。

  蒙赤心沉吟道:“萤火虫号,对帝国很重要么?”

  “这个——”

  黑夜兰眼珠乱转。

  “说吧,你不开诚布公说出一切,大家怎么合作呢?”

  蒙赤心微笑,深邃的眼底放出极光般瑰丽的光芒,这光芒就像是一条条五彩斑斓的小蛇,在空气中凝结成一束束,钻进了黑夜兰的眼珠里。

  与此同时,巫随云亦疯狂拨弄着刺入黑夜兰脑域深处的灵丝“琴弦”!

  黑夜兰的脑袋不自觉地颤抖着,眼神逐渐凝固,声音变得有些空洞,喃喃道:“非常重要。”

  “因为最初的萤火虫号上,搭载的是星海共和国议会中的高层,他们是星海共和国最后的抵抗力量,还自诩是什么‘星海共和国正统政府’,萤火虫号,就是星海共和国最后的国土!”

  “星海共和国,那就是你刚才所说的,真人类帝国的前朝了?”

  蒙赤心微微一笑,“我懂了,那船上有前朝旧帝,象征着一缕尚未斩断的正统王气,怪不得会令你们如此紧张!”

  “星海共和国是议会共和制度,‘旧帝’倒是没有的。”

  黑夜兰继续用缥缈而空洞的声音道,“不过很多人都在私底下说,昔日星海共和国议会中一部分高层,在偷偷摸摸逃出极天界时,带走了议会中最重要的‘星海大印’,此印乃是用一万年前,星海帝国的玉玺碎片所炼制,象征着星辰大海中至高无上的权柄!传说中,它还关系到一个和‘帝皇’有关的绝大秘密!”

  蒙赤心眼前一亮:“传国玉玺?”

  黑夜兰的眼珠凝滞了一下:“传国——倒算不上,帝国定鼎已久,统治早已根深蒂固,不是区区一枚议会大印就可以动摇。”

  “不过,任由萤火虫号这样的前朝余孽,带着昔日星海帝国的玉玺碎片在外界飘来荡去,终究是一大麻烦。”

  “以往千年间,帝国专门组织了几百次超大规模的围剿,萤火虫号却像是滑不留手的泥鳅,都被它溜之大吉。”

  “今次正巧被我们撞上,岂容它再逃之夭夭?”(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