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527章 两大化神,意欲何为?

第1527章 两大化神,意欲何为?

  李耀跟随蒙赤心和巫随云两大化神,又一次回到了巨神兵大殿。

  此刻的巨神兵大殿被两大化神联手设下禁制,不允许其余元婴以下修真者进入,甚至连在附近围观都不行,成为彻底的“无人区”。

  两大化神,都是鬼修,如轻烟,似薄雾,一左一右,无声无息漂浮在李耀身后,直勾勾盯着他的后脑勺。

  偌大的仓库之内,只有李耀一个人忽高忽低的脚步声,空洞地回荡着,再加上四周巨大维修平台上或躺或坐,沉默不语的巨神兵,恰似一座史前巨人的坟墓——亦极有可能,会变成李耀自己,以及星耀联邦的坟墓!

  “他们识破我的身份了么?”

  李耀表面上十分平静,只流露出一缕被两大化神“选中”的兴奋和小小的疑惑,呼吸、心跳、脉搏以及体内各种腺素的分泌都正常到不能更正常。

  脑域深处,却是掀起惊天狂澜,令血色心魔都像是大洪水中的溺水者一般苦苦挣扎。

  李耀仔细回忆了一下两大化神出现之后自己的表现,除了偶尔“诧异”之时略显僵硬之外,并没有太大破绽。

  而“诧异”这种事情是做不得准的,身为一名元婴老怪,原本就极有可能是城府极深的人,即便面对“仙界”的消息,也未必要一惊一乍!

  光凭这些蛛丝马迹,应该不至于被两大化神看穿才是。

  然而,“灵鹫上人”这个此前销声匿迹了近百年,最近半年才重现人间,声名鹊起的身份,本身就相当值得怀疑。

  从两大化神对黑夜兰的审问来看,他们两个,特别是“狼神”蒙赤心,绝对是心思敏捷,老谋深算之辈。

  他们或许从黑夜兰的脑域深处,得到了关于当今修真界十大高手的详细资料,并由此对“灵鹫上人”这个相对突兀的新晋高手产生怀疑——这个可能性极大。

  “怎么办?”

  “他们到底是已经确定了我‘外星人’的身份,准备将我诱骗到在这里展开攻击?”

  “亦或是还不能确定,所以想找个僻静无人处展开盘问?”

  “还是我太过多疑了,他们并没有怀疑我的身份,而是真有要事找我商量?”

  三种不同状况,需要不同应对。

  李耀在两大化神前面慢慢走着,大脑却像是远远超出极限的动力单元那样,发出了无声的轰鸣。

  他应该主动承认身份,然后开出更加优厚的条件,拉拢两大化神、九大元婴以及整个古圣修真界,加入到联邦一边吗?

  李耀心思电转,瞬间否定了这个愚蠢的主意。

  之所以愚蠢,是因为这样的选择,等于将所有的底牌都丢了出去,丧失了一切主动权,将自己乃至整个星耀联邦的命运,都交给对方来决定了!

  那样一来,除了眼巴巴看着对方,苦苦哀求对方之外,他什么都做不了!

  人为刀俎,我为鱼肉,就是指的这种局面!

  最关键之处在于,李耀手上这副“底牌”,实在不够大。

  和真人类帝国开出来的条件相比,星耀联邦可以给予古圣界的东西并不多,他们甚至无法承诺,一定能保障古圣界的安全。

  这和正邪、善恶都无关,将心比心,倘若李耀是古圣界的一员,似乎也不可能在面临真人类帝国这个庞然大物的威胁之下,为了一丁点蝇头小利,就跑去给星耀联邦陪葬。

  哪怕是苦蝉大师这样悲天悯人的有道高僧,恐怕都不可能做出这种选择。

  所以,无论李耀说得再天花乱坠,都逃不开这样一个致命的问题——星耀联邦有能力实现它对古圣界的承诺吗?

  李耀不知道。

  他的犹豫很可能会被古圣界土著当成否定。

  然后他脑子里所有的秘密都会被两大化神给挖出来,就像他们挖出黑夜兰脑子里所有东西一样。

  而身为“特级联邦英雄”的他,脑子里储存的东西远远比黑夜兰这样一个纯粹的帝国战士,要多得多,重要得多,关键得多!

  他知道天元、飞星和血妖三界的坐标,也知道三界之间隐隐约约存在的矛盾,知道三界几乎所有弱点,知道联邦的军力配置和几乎所有高手情况。

  一旦这些情报都被两大化神掌握,转而送到黑风舰队,去交换一些利益的话,黑风舰队就可以针对联邦的情况,拟定最合适的打击方案,瞬间出现在联邦的腹地,天元星的近地轨道之上!

  李耀不能冒这个险,至少现在不能。

  现在,局势尚未彻底败坏,两大化神和九大元婴尚未作出最终决定,自己还有施加影响的余地,甚至,两大化神未必真的识破了他的身份!

  倘若两大化神原本是真的找他有要事商量,结果他自己先沉不住气,满头大汗地坦白从宽:“对不起,其实我是一个外星人。”

  这不是不打自招吗?太蠢了!

  李耀估计他们最多起了一点疑心。

  而他们绝不可能动用太过粗暴的手段,诸如直接攻击李耀的脑域来提取信息之类的方式,来确定自己的疑虑。

  因为两大化神离开尘世都一百多年了,在尘世间的影响力和控制力极弱,自身又是鬼修形态,战斗力也未必比“元婴期巅峰境界”高多少。

  所以他们是真的需要和十名超级元婴合作,才能控制整个古圣界。

  既然要合作,双方都需要有诚意,特别是在目前这种彼此之间尚不能彻底打消疑虑的情况下。

  倘若他们真的对李耀动用搜魂大法之类的粗暴手段,而最后发现“灵鹫上人”的身份完全没问题,那“化神”和“元婴”之间的合作,就彻底破裂了。

  这么严重的后果,两大化神也不敢赌的!

  更何况……

  “哼,本上人的脑域,可不是那么好入侵进来的,倘若你们以为我的大脑会像黑夜兰那样不堪一击,就大错特错了!”

  李耀心中又稍稍恢复了几分底气。

  他的战斗力或许不如两大化神联手,但倘若他们的阴魂真的敢钻进他的脑域深处,究竟谁吸谁,谁控制谁,谁吞噬谁,还说不定呢!

  “灵鹫道友一路上都心神不宁,若有所思,看来有心事啊?”

  蒙赤心阴恻恻的声音在李耀后脑勺上方响起。

  李耀脚步稍稍停顿片刻,便继续平稳地向前走去,苦笑道:“是啊,半天之内,听到了这么多惊天动地的消息,谁又能彻底冷静呢?真没想到在我们生活的世界之外,竟然还有一片如此辽阔的天地,还有这么多深不可测的种族和势力!怎么说呢,我现在的心境,既有些忐忑不安,却也有几分蠢蠢欲动,仿佛又回到了昔日神通未成,心浮气躁的少年岁月了!”

  “蒙前辈,巫前辈,我刚才一直在琢磨,你们说,这黑夜兰的话究竟是真是假,黑风舰队还有真人类帝国,会是真心实意吸纳我们,还是一个阴谋陷阱呢?”

  李耀以攻代守,把球踢了回去。

  蒙赤心微微一笑,道:“真真假假,假假真真,灵鹫道友都不用太过执着了,那根本没有一个定数的。”

  “就拿灵鹫道友的巫南来说,你觉得,大乾王朝册封你们巫南蛮王为土司,给予你们极大的自治权,除了表面上的称臣、朝贡之外,俨然是独立王国,朝廷又是真情还是假意呢?是长久的国策,还是一时的阴谋呢?”

  李耀微微一怔:“这——”

  “道理很简单,巫南之所以能保持今天这样半独立的地位,在大乾和幽云鬼秦之间左右逢源,全凭巫南山高水远,遍布烟瘴和毒雾,巫蛮修士又有一手耍蛇弄鬼的神通,无论哪一方势力要长途远征,,深入巫南,都困难至极,损兵折将,得不偿失罢了!”

  蒙赤心悠悠道,“反过来说,在别处亦有不少蛮荒部落,却享受不到巫南的好处,而是被大乾王朝的军队,毫不留情地屠灭,所有高过车轮的男子统统都被杀了个精光,在他们的旧土上设立了官府,用不了一百年,这个部族就彻底湮灭于狼烟之中,再也找不到了!”

  “同样是蛮荒部落,却是两种不同的命运,是朝廷在对待巫南时特别讲仁义道德,讲‘以德服人’吗?自然不是!”

  “归根结底,对方的立场真真假假,并不重要,重要的是我们自己!”

  “打铁还需自身硬,倘若我们的实力够强,即便不是雄狮猛虎,至少都是一只让人无从下嘴的铁刺猬,那对方的承诺就是真的,哪怕一开始是权宜之计,但我们后续也会有应对之法啊,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又有什么可担心的?”

  “如果我们内部四分五裂,一盘散沙,软弱无力的话,那对方又凭什么要信守承诺呢?”

  “弱肉强食,物竞天择,这既是大草原上的铁律,看来亦是星辰大海中的真理,所以,‘真假’不重要,‘强弱’才重要,至少在这一点上,黑夜兰这个黑风舰队的统帅之女,说得够直接,也够坦诚,弄得一番审问下来,我倒是颇为欣赏此女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