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529章 谁是螳螂,谁是黄雀?

第1529章 谁是螳螂,谁是黄雀?

  蒙赤心和巫随云凉飕飕,冷冰冰,如冰雾,似白骨的手掌,在李耀肩膀上不轻不重地拍了拍。★★

  李耀禁不住要大叫出声!

  蒙赤心沉声道:“我们刚才了解过,灵鹫道友是现在古圣界屈一指的铸剑大师,在龙泉大会上和剑痴燕离人有过一段关于铸剑的精妙交锋,之后又亲自主持了一场法会,说的天花乱坠,显示出无比强大的铸剑炼器功底!”

  “之后半年,你又辗转于诸多宗派之间,帮助各派修真者铸剑炼器和改造法宝,刀枪剑戟,斧钺钩叉,十八般法宝,似乎就没有你不会炼制、维修和改造的,经过你维修改造之后的法宝,威力何止提升一倍,简直是化腐朽为神奇!”

  “还有,我们听说灵鹫道友曾经得到过大周铸剑师‘严烛’的传承,在外界有一个‘大周剑宗’的诨号?”

  “这大周王朝,乃是接续上古云秦时代的第二王朝,上古云秦以‘十二云秦金人’起家,这十二尊巨神兵到大周王朝时,应该还没有彻底损毁,至少保存了一半以上!”

  “这‘严烛’,既然是大周王朝屈一指的铸剑师,他是否曾接触过一些云秦金人呢?在他留下的笔记和传承中,是否有关于如何调试、改造、维修和保养云秦金人的秘法?灵鹫道友,又是否学会了这些秘法呢?”

  “灵鹫道友,我们都知道这些秘法肯定是你压箱底的本钱,不愿意轻易示人的,不过眼下是古圣界的生死存亡之刻,大家都应该敞开胸怀,真诚合作!我和巫随云都准备将一身传承统统公诸于众,灵鹫道友,亦没必要再藏私了!”

  李耀的心脏砰砰直跳,大脑更是激荡到即将炸裂!

  即便他原本还有几分主动暴露身份的想法,这会儿都被彻底打消!

  蒙赤心和巫随云两大化神的意思,乃是让他当十二名绝世强者的“技术总监”,由他来全权负责所有巨神兵乃至其他法宝的一切技术问题!

  这是何等重要的岗位!

  也是,思来想去,除了他这个古圣界屈一指的“大周剑宗”之外,还有谁能当此大任?

  如此一来,岂不是将其余十一名绝世强者的命门统统交到了他手里?

  李耀可是星耀联邦屈一指的巨神兵专家!就不说故意在巨神兵内部设下什么后门和禁制,就说被他彻底掌握了诸多巨神兵的性能参数和战术特点之后,他根本不用动任何手脚,就能掌控这些巨神兵的优势和弱点,主动权就彻底到了他手上!

  “冷静!”

  血色心魔在脑域深处厉声喝道,“蒙赤心和巫随云绝不是傻瓜,千万不要被狂喜冲昏了头脑,说不定他们仍旧是在试探你,就等你在欣喜若狂之下露出破绽,又或者早就识破了你的身份,却是欲情故纵,先利用你一段时间,来调试和保养巨神兵,顺便偷学你的技术,就好像他们先前利用黑夜兰,偷学到了驾驭巨神兵的诀窍一样!”

  李耀心中一凛。

  血色心魔说得没错,两大化神这么轻易就相信他,将如此重要的任务交给他,实在有些仓促啊!

  虽说现在情况紧急,容不得慢慢思量,但自己心头仍旧应该保持三分警惕,绝不能小看这些古人的智慧和谋略,否则自己的下场只会比黑夜兰更惨!

  李耀犹豫片刻,沉声道:“不错,晚辈的确从大周铸剑师严烛的传承中,得到过一些关于维修云秦金人的只言片语,但那些斑斑驳驳的东西都不成体系,而且晚辈从未亲手实践过,究竟能否完成如此艰巨的任务,晚辈并无半分把握!”

  蒙赤心和巫随云对视一眼,纷纷摆出松了一口气的样子,笑道:“你愿意扛起重担就好,对于巨神兵和天外宇宙,我们还不都是盲人瞎马,跌跌撞撞地摸索吗?至少,身为古圣第一铸剑师、大周剑宗的你,比我们更有把握,那就够了!”

  “承蒙两位前辈信任!”

  李耀激动道,“晚辈一定竭尽所能!”

  “很好,除了巨神兵的维修和养护之外,还有两件至关重要的任务,都是缺你不可!”

  蒙赤心道,“第一就是加固女娲战舰和盘古地宫之间那道禁制。”

  “根据我和巫随云先前的计算,这道禁制在地底魔物的反复冲击之下,未必能再支撑十年,眼下我们面临生死抉择,一时半会儿却没功夫来理会它,或许要等我们从真人类帝国或者星海其他势力得到了更加强大的神通和法宝之后,才能回来彻底解决盘古地宫的问题!”

  “在那之前,或许应该集合我们十二个人的力量,共同设下一道万无一失的禁制去加固大门!”

  “我们十二个中,有不少人都是禁制高手,但大门上是否还要附加别的什么枷锁类法宝,这就要看灵鹫道友了!听说你在炼制枷锁类法宝方面,也是出类拔萃的高手?”

  这个任务,合情合理,李耀没有拒绝的理由,当下点头,爽快道:“这件事,晚辈自然会殚精竭虑,仔细思量,确保盘古地宫的大门万无一失,绝对不会被魔物冲破!”

  “好!”

  蒙赤心微微一笑,“灵鹫道友真是爽快,我们果然没有看错人!接下来的第三项任务,更加考验你的心性和智慧,或许在某些情况下,我们需要你去看管那真人类帝国的女战士黑夜兰!”

  “看管?”

  李耀微微一怔,“什么意思?”

  蒙赤心解释道:“此女虽然只是一名纯粹的战士,但她父亲终究是黑风舰队的统帅,她应该算是黑风舰队中的‘贵族’身份,我们看她的样子,似乎也涉猎过一些和法宝维修、星舰驾驭有关的神通,这些神通于我们大有用处。”

  “在之后的计划中,我们极有可能需要此女帮忙,来拆卸和破解女娲战舰,承担一部分巨神兵的维修工作,甚至是修复她那艘真人类帝国的血刃级强袭舰‘荒牙号’,拥有我们自己的星海航行之力,才能摆脱‘井底之蛙’的身份!”

  李耀连连点头。

  两大化神,果然深谋远虑,这么快就把主意打到黑夜兰的星舰上面去了。

  没错,只有形成古圣界自己的星海航行能力,才不至于像砧板上的鱼肉一样任人宰割,实在打不过,至少可以逃之夭夭!

  “我们是这么想,但又怕她表面上乖乖配合,暗中却动了什么手脚。”

  蒙赤心有些为难道,“毕竟,她那些什么,来自……现代修仙文明的技术和神通,实在太过复杂玄妙,纵然我们都是化神,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彻底弄明白。”

  “倘若她假装十分合作,帮助我们修复了荒牙号,却是在暗中激了某种可以向母舰队送神念的法宝,在我们还没准备好之前,就将黑风舰队召唤过来,那我们的局面就十分被动了!”

  “所以,我们需要一名精通炼器术的高手,去死死盯着她!而这个任务,自然又非灵鹫道友莫属了!”

  李耀眯起眼睛,心思电转。

  蒙赤心的三个任务都相当合理,的确是非他莫属。

  看来,他的确是决定古圣界生死存亡的关键人物,怪不得两大化神会神秘兮兮地专程将他叫过来密谈。

  监视黑夜兰,对李耀也是大有好处。

  一方面,他可以趁机偷学到大量真人类帝国的秘法和神通。

  而在更加极端的情况下,他甚至可以考虑直接杀死黑夜兰,断了古圣界投靠黑风舰队的后路!

  当然,这种做法也有可能起到反效果,现受骗上当,勃然大怒的古圣修士究竟会干出何等疯狂的行径,谁都猜不到。

  但不管怎么说,总归是多了一个选项,回旋起来更加从容。

  “我却没你这么乐观。”

  血色心魔在脑域中阴恻恻道,“我想到了一个故事。”

  李耀心中一动,默默道:“什么故事?”

  “有两个国家正在打仗,张三是甲国派遣到乙国的间谍,忽一日,张三接到一个任务,要他秘密押送一名‘甲国间谍’李四去总部,上头告诉张三,这李四尚且不知道自己的身份已经暴露,表面上只是两人结伴而行去总部述职而已。”

  “张三知道自己肩负的责任重大,绝不可能暴露身份,不得已,只能牺牲掉‘李四’这个同胞了。”

  “于是,一路上,张三和李四两名互相不知道身份的‘甲国间谍’就上演了一幕幕勾心斗角,明争暗斗,笑里藏刀,惊心动魄的好戏,最后,张三总算有惊无险地将李四‘押送’到了总部!”

  “然而,一到总部,张三和李四却都被乙**方给抓了起来!”

  “原来,乙国早就知道张三和李四都是间谍的身份,又不想打草惊蛇,以免他们逃跑,便设计了这样一个‘自投罗网’的陷阱,他们对张三说是秘密押送李四,对李四却说是秘密押送张三,实际上却是让两名间谍自己押送自己,自己人斗自己人,而乙国就能渔翁得利,不费吹灰之力就抓住了两名间谍!”

  “很幼稚的故事。”

  李耀冷静道,“漏洞实在太多,现实中不可能生这样的事情。”

  “的确不可能。”

  血色心魔道,“但是让星耀联邦的间谍去监视真人类帝国的间谍,而古圣土著又在暗中监视星耀联邦间谍,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的故事,却极有可能生!”(未完待续。)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