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535章 苦蝉的艰难抉择

第1535章 苦蝉的艰难抉择

  齐中道这个“修真界盟主”,以及万明珠这样的“农民起义领袖”,都选择投靠帝国,剩下来的人还用说吗?

  果然,万明珠刚刚坐下,另一名“农民起义领袖”,不过看起来更加肆无忌惮,无法无天的“混天王”戚长胜就怪笑几声,道:“白莲圣母所言不假,既然真人类帝国的体制里有‘自治权’这一条,那帝国别的地方实行什么制度,如何对待他们的子民,其实和我们是浑不相干的!我们只要保证古圣界是由我们说了算就行!”

  “这年头,有兵有粮就是草头王,只要我们自己的拳头够大,即便投靠了帝国,别人也未必能干涉我们内部的事情!反过来说,倘若我们的实力,相对于帝国而言,无足轻重的话,那我们怎么挣扎都是多余了!”

  这个流民头子本色不改,倒也坦荡,敲着桌子,眉飞色舞,说完之后,揪着下巴颌上的胡茬子,笑嘻嘻看着旁边的燕离人:“燕道友,我说完啦,你老兄有什么高见?”

  “我无所谓。”

  燕离人摸着自己的大光头,淡淡道,“既然真人类帝国是星辰大海中双雄争霸的超强势力,想来一定有什么……现代修仙文明当中,最强大的剑法和秘剑,我很想去见识一下,修仙者的剑招究竟是何等犀利?帝国,就帝国好了!”

  众人的发言,令李耀的心越来越凉,就快凝结出一层白惨惨的冰壳子,寥寥可数的几缕期待目光中,分化出了一道,落到巴小玉身上。

  叫花子巴小玉,可是古道热肠,行侠仗义,嫉恶如仇的大侠啊!

  他应该不会赞同真人类帝国那种将普通老百姓都当成“原人”的做法吧?

  果然,叫花子巴小玉面露犹豫、挣扎甚至痛苦之色,就像是陷入一片看不见的沼泽,连呼吸都变得极为困难。

  他艰难地喘息了片刻,干裂的嘴唇不断颤动着,在众人目光凝视之下,久久无语,直到蒙赤心发出催促,才声音沙哑道:“叫花子,我,我弃权行不行?”

  蒙赤心一挑眉毛道:“巴道友,何谓‘弃权’呢?”

  巴小玉闭上眼睛,颓然道:“我实在无法接受真人类帝国的理念,这种视普通人为猪狗的国度,叫花子是一天都无法与其为伍的!”

  “可是,我亦深深知道真人类帝国的强大,倘若我们真的与其为敌,古圣界注定将迎来一场浩劫!”

  “无数人会死,无数人会流离失所,无数人会在熊熊烈焰中哀嚎,而即便我们付出如此惨烈的代价,殊死抵抗,浴血奋战,拼掉从普通人到修真者在内,所有人的性命,恐怕都于事无补,阻止不了真人类帝国的铁蹄向前!”

  “叫花子不能这么自私,不能、不能因为自己的好恶,而拖上古圣界那么多人一起陪葬!”

  “你们,你们分析得都没错,或许现在,投降真人类帝国,是古圣界最好的出路。”

  “叫花子不想投降真人类帝国,却也不愿意阻止你们为古圣界寻找一条出路,所以我选‘弃权’!”

  “原来如此。”

  蒙赤心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又道,“那么,等我们真的归顺了帝国,古圣界成为帝国的疆土,巴道友又准备如何自处呢?”

  巴小玉的脸色无比晦暗,沉默了半天之后,幽幽道:“道不行,乘桴浮于海,叫花子心想,即便到了那所谓的‘现代修仙文明’时代,也还是有散修的吧?叫花子不会留在古圣界给你们添麻烦,星海之大,总有地方能容得下一个……无足轻重的叫花子!”

  字里行间,黯然落寞之意尽显无疑,再不复昔日在虎啸城下嬉笑怒骂,纵横驰骋的热血豪迈!

  巴小玉的选择令众人沉默了好一阵子。

  戚长胜、万明珠之流的脸色颇有些不自然,目光闪烁,不太敢去看巴小玉那张颓然的丑脸。

  韩拔陵却是不屑地冷笑,似乎对巴小玉这种“望风而逃”的行径相当不以为然。

  齐中道轻声嗟叹,百感交集,目光有些恍惚。

  不知是否回想起了在虎啸城下,众人联手揭穿“黑煞教”阴谋之后,对酒当歌的那一晚!

  李耀更是在心里长叹一声,最有可能和帝国对抗的叫花子,也选择屈服了!

  “阿弥陀佛!”

  最后,还是苦蝉大师打破了尴尬的僵局,轻声道,“贫僧选择真人类帝国。”

  “什么!”

  李耀心中怪叫一声,不由瞪大了双眼。

  “和尚,你——”

  巴小玉和其余元婴、化神都微微一怔。

  无论正邪立场,他们原本都以为,苦蝉大师或许会是最难说服的对象,怎么会!

  “不错,真人类帝国的理念,的确和贫僧心底的宏愿不符,只怕和我浮屠宗‘慈悲为怀,普度众生’的宗旨也背道而驰,按理说,贫僧应该和巴施主一样,选择远走高飞,去星海深处当一介散修的。”

  苦蝉大师面无表情,一字一顿道,“不过,巴施主啊,你都说了,为了古圣界这几十万万有情众生的平安,咱们非要归顺真人类帝国不可。”

  “归顺了真人类帝国之后,古圣界的事务,极有可能就由咱们十二个来决断!”

  “咱们不喜欢真人类帝国的理念,自然可以一走了之,来个眼不见心不烦,不过如此一来,古圣界的未来,万千黎民百姓的安危和祸福,就统统都要落到……其余诸位施主手里了。”

  “贫僧并非对哪一位施主有成见,只不过,巴施主,你真的愿意见到在座‘某几位’施主……独揽大权么?”

  苦蝉大师的目光,陡然间变得锐利起来,毫不掩饰自己对万明珠、戚长胜之流的不信任!

  万明珠感知到了和尚极不友善的目光,冷笑连连道:“苦蝉和尚,用不着打机锋绕圈子,你不就是不信任我们这些‘流寇乱民’嘛!”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出家人不打诳语,没错,贫僧就是极不信任万施主,戚施主,包括韩拔陵韩施主,以及王喜王施主!”

  “你们是赫赫有名的‘四凶’,贫僧实在无法选择远走高飞,却是将古圣界的未来,千千万万人的性命,都交到你们手里!”

  “好和尚!”

  万明珠横眉怒目,鬼气森然,“早知道你这妖僧,就是朝廷和各大派抛出来的画皮傀儡,迷惑大众,侵蚀我们的抵抗意志而已!‘四凶’怎么了?没有‘四凶’之前,难道就天下安靖,四海升平,黎民百姓都能安居乐业了?我呸!还不是照样天灾人祸,水深火热!”

  “睁大你的狗眼看个清楚,是你背后的朝廷和宗派造就了天灾人祸,天灾人祸才造就了我们‘四凶’,而不是我们‘四凶’搞出来的天灾人祸!”

  “哼,你不信任我,我还不信任你这妖僧呢!正所谓不秃不毒,不毒不秃,天下最坏,就是你们这些不事生产,只知念经卖屁股的狗和尚!”

  万明珠原本就是流民出身,又吸收了大量贫苦百姓的怨气和愤怒才慢慢修炼出一身鬼魅神通,平素还可以装出道貌岸然的有道之士模样,这会儿怒气勃发,半真不假地破口大骂起来,听得众人都连连皱眉。

  “够了!”

  蒙赤心周身缭绕着一层黑色的光焰,幻化成了万千张开血盆大口的狼头,冲万明珠龇牙咧嘴,“万道友,刚才我们都一致同意,所有人都畅所欲言,无论什么事情都可以放到台面上来讨论!眼下正是精诚团结之际,何必如此出口伤人?”

  万明珠眯起眼睛,死死盯着蒙赤心身后张牙舞爪的灵焰之狼看了半天,两名鬼修之间竟然也涌动出了一波波无形的浪花!

  直到最后,在蒙赤心的虎视眈眈之下,还是万明珠先软了下去,回头对苦蝉大师笑道:“苦蝉‘大师’,本圣母心直口快,有什么就说什么,您是得道高僧,万万不要和我一般见识!”

  “话说回来,听‘大师’的言下之意,是已经下定决心,要和我们这些‘乱民流寇’一起‘同流合污’,投降帝国了?”

  “阿弥陀佛。”

  苦蝉大师面无表情,无悲无喜,淡淡道,“古圣界的千千万万黎民百姓站在哪边,贫僧就站在哪边,绝不会舍他们而去的。”

  “哦?”

  万明珠眼珠子一转,笑道,“可是,真的归顺了帝国,说不定要和帝国舰队一起去远征异界,行那烧杀抢掠之事,大师啊,您是一同前去呢,还是留在古圣界,装聋作哑,自欺欺人,眼睁睁看着我们去大杀特杀,抢回丰厚的战利品来赈济众生呢?”(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