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560章 等等,李耀是谁?

第1560章 等等,李耀是谁?

  费奇顿了一顿,喘了口气,继续道:“金心月是妖族女皇出身,但新联邦成立之后,她却加入了新联邦的情报和特务机关‘秘剑局’,专门负责镇压那些对新联邦不满的妖族——此女为了大权在握,连自己的妖族同胞都可以大杀特杀,眼皮都不眨半下,其冷酷无情,凶残成性,可见一斑!”

  “依靠屠杀同胞的功劳,再加上排除异己的手段,此女在秘剑局平步青云,仅仅二十多年间就一路当到了秘剑局的副局长兼总执行长,秘剑局长过春风在后方坐镇指挥,金心月就冲在前面,负责第一线的抓捕、镇压和拷问任务。E┡ Δ小说Ww%”

  “等到星耀联邦逐渐征服了四大世界之后,新成立了‘平等和展部’,金心月这个妖女,就当上了联邦最年轻的部长。”

  李耀道:“平等和展部?”

  费奇道:“说是平等和展,其实就是蚕食和同化,我们都管这个部叫‘征服部’,就是专门负责对四个新征服世界实施奴化教育,进行殖民统治,残酷压榨和迫害,并且镇压我们这些反抗者的血腥机关!”

  “在金心月这个蛇蝎妖女的领导下,‘征服部’对四个新世界的殖民统治进展十分顺利,她最擅长两面三刀,挑拨离间,分化打击等等手段,短短几十年的奴化教育下来,四个新世界的大部分民众,全都忘记了各自文明昔日的尊严和骄傲,真的把自己当成是什么‘联邦公民’了,而极少数头脑清醒,坚贞不屈的抵抗者们,亦在金心月的压制之下,纷纷被抓捕、审判和斩杀,到现在,倘若没有诸位帝国道友和前辈的帮助,光靠我们自己,是根本斗不过这个妖女了!”

  “金心月这个双手沾满血腥的刽子手,踩在我们四个新世界抵抗者的累累尸骨上,一步步向上爬,在联邦政府内不断扩大影响力,又疯狂搜刮我们四个新世界的资源,去讨好天元、飞星、血妖三个核心世界的大宗派和财团,在一连串卑鄙无耻的黑色交易之后,就成为联邦政府内,最举足轻重的部长之一,简直是如日中天,不可动摇!”

  “眼下,她正在竞选联邦议会的‘最高议长’一职,倘若真的让这个妖女成为‘联邦议长’,我们四个新世界更没有好日子过了!”

  “谁都不希望金心月当选议长,不过,唉,金心月控制的‘天火组织’,是星耀联邦最强大的势力之一,她和三个核心世界的各大宗派都打得火热,又得到联邦绝大多数妖族的支持,当选几率很高。”

  “诸位前辈,可以的话,请务必在双方决战之前,先把金心月这个妖女干掉!干掉了她,联邦的阴谋诡计就减少一大半了!”

  龙扬君冷着脸,不置可否道:“具体战术怎么安排,还轮不到你来插嘴,你只要将知道的一切都说出来就行了!关于这两个女魔头,还有什么要补充么,你刚才说他们两个有分歧,怎么,他们关系不睦?也是,一山不容二虎,我看这两个女人,都不像是会屈居人下之辈,会针锋相对,亦是当然的了!”

  “谁说不是呢,这两个女魔头的关系一向不怎么好,两人各自旗下的‘天火组织’和‘爱国者阵线’更是明争暗斗了近百年,这在联邦内部,并不是什么大秘密。”

  费奇舔了舔干裂的嘴唇,道,“虽然丁铃铛还是金心月的师娘,不过金心月那个妖女可不会——”

  “等会儿,你说什么!”

  龙扬君微微一怔,“联邦最有权势的两个女人,丁铃铛是金心月的师娘?‘师娘’是什么意思,不会是‘师父的老婆’吧?”

  “没错啊,‘师娘’可不就是这个意思么!”

  费奇眨巴着眼睛道,“金心月的师父,就是丁铃铛的丈夫,是同一个人。”

  “这真是——”

  连龙扬君都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回头看时,诸多元婴和化神,都满脸愕然,有些不明所以。

  古修时代,“师父”二字的分量比现代修真文明要沉重万倍。

  因为古修时代普通人和修真者之间的差距更大,而且拜入修炼宗派的难度更高,各种功法和神通都是高度保密的,绝不会出现不少功法都放在网上随便下载的事情。

  拜入一位明师门下,修炼到上乘神通,摆脱普通人凄惨无比的人生,成为人人敬仰,风风光光,荣华富贵,平步青云的“仙师”,是所有人最大的梦想!

  在这种情况下,有一个师父愿意收下你,当你和你家族的靠山,还教你各种神通,简直恩同再造,比再生父母更值得尊敬!

  所以,古修时代,最注重师徒礼教,师父和师娘就相当于是修真者在宗派内的亲生爹娘,“欺师灭祖”的事情倒不是没有,但绝对见不得光的。

  像“灵鹫上人”的赫赫凶名,一小半是因为他屠戮了不少村寨,一大半倒是因为他杀死了自己的师父五阴老祖!

  若非“灵鹫上人”原本就是巫蛮修士出身,不能以中原修真界的礼教和规矩来看待,再加上中原修真界又处在王朝末期,风雨缥缈,礼乐崩坏的年代,李耀扮演的“灵鹫上人”,绝对没这么容易,摆脱这件事的影响。

  丁铃铛和金心月这两个在星耀联邦举足轻重的女魔头,竟然是师娘和徒儿的关系,而他们还能在大庭广众之下针锋相对,闹得连费奇之流都知道——这样的事情,是来自古修时代的人们,完全无法理解的。

  欺师灭祖这种事,不是应该偷偷摸摸干的么?

  “真是奇哉怪也!”

  龙扬君满脸诧异道,“丁铃铛和金心月都是联邦的关键人物,照你所说,实力强横,手段狠辣,财雄势大,权焰滔天,加起来绝对能掌控大半个联邦了,那么丁铃铛的丈夫,金心月的师父,岂不应该是‘联邦之王’才对!怎么刚才,你没有提到这样一位奇人?”

  “联邦之王,倒也名副其实,不过是一百年前的‘旧联邦’。”

  费奇道,“丁铃铛的丈夫,金心月的师父,叫做‘秃鹫李耀’,是旧联邦时代的卓人物,据说旧联邦时代的天元、星耀和血妖三界之所以能凝聚在一起,组成‘新联邦’,这位‘秃鹫李耀’功不可没,就连现在支撑新联邦的几大势力,包括天火组织、耀世集团等等,最开始都是由‘秃鹫李耀’一手建立的,连丁铃铛和金心月之所以能在新联邦取得这么大的权势和影响力,也和他们继承了‘秃鹫李耀’的庞大遗产,不无关系!”

  “秃鹫李耀?”

  龙扬君若有所思地咀嚼着这个名字。

  她身后诸多元婴和化神,亦是眉头紧锁,神色凝重。

  秃鹫啊,听名字就知道绝非善男信女,一定是穷凶极恶,极不好对付的老怪物!

  “不过,那都是一百年前的陈年旧事了。”

  费奇道,“秃鹫李耀一百年前就不知所踪,联邦官方一直遮遮掩掩,对他的结局没有一个确凿无疑的说法,不过民间传闻很多,最可信的一种是,秃鹫李耀成名太早,踏入元婴境界时太年轻,又修炼了一种十分诡异的‘究极’秘法,严重透支了身体和神魂,早在百年前就走火入魔,暴毙而亡,死得无比凄惨!”

  “因为他是旧联邦的标志性人物,是旧联邦最大的传奇,在官方的吹嘘当中,甚至有‘三界至尊’这样的溢美之词,联邦政府不愿意承认他这样惨不忍睹的死法,就一直对他的结局含糊其辞。”

  “反正,时间已经过去整整一百年了!”

  “一百年间,风起云涌,沧海桑田,联邦剧变,从三界到七界,从旧联邦到新联邦,各路枭雄和强者层出不穷,像‘秃鹫李耀’这种属于旧联邦时代的老怪物,早已变成了历史教科书上的人物,除了在每年联邦的中考、高考,还有提到丁铃铛和金心月等人时,一般人也不可能老是将他挂在嘴边上,去纠结他的下场。”

  “所以,刚才各位前辈问起,我才没提到这个可能已经死了一百年的传说级老怪物,因为他绝不可能成为帝国的麻烦!”

  “等等!”

  龙扬君的瞳孔忽然收缩,鼻翼都微微有些扩张,轻轻摩挲着自己的鼻尖,“你说多少年?‘秃鹫李耀’死了多少年?”

  费奇有些奇怪龙扬君的反应,不过在她的银针刺穴之下,还是老实交代:“大概……一百年左右吧,具体时间不可考证,不过‘新联邦’成立前后,就再没有这老怪物的消息,一开始说‘秃鹫李耀’是在闭关修炼,后来又说他也加入了‘星巡者’的行列,和老婆丁铃铛一起去探索星海了,但是等丁铃铛重新出现在联邦人的视线当中时,却没有现‘秃鹫李耀’的身影,而联邦官方各个部门都很有默契地避而不谈。”

  “我们事后分析,秃鹫李耀肯定早就死了,无论闭关修炼还是探索星海,都是联邦政府放出来的烟雾弹、假消息而已,是用漫长的时间,来淡化处理此事,缓冲这位‘三界至尊’暴毙而亡带来的冲击。”

  “原来如此。”

  龙扬君喃喃自语,轻轻敲着脑袋,脸上再次浮现出似笑非笑的表情,淡淡扫了李耀一眼,“一百年前,秃鹫李耀这个绝世凶人,旧联邦最强横的老怪物,就销声匿迹,十有**是死了……”

  李耀亦满脸无辜地看着她,十分坦荡,有恃无恐地和她对视。(未完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