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书斋 > 修真四万年 > 第1590章 林前辈(新的一月,求月票!)

第1590章 林前辈(新的一月,求月票!)

  ♂,

  “法宝是给人用的,不是用来炫技的……”

  唐姓少女深深吸了一口气,迷茫的眼神逐渐变得清晰,看着李耀的目光格外不同,“我似乎明白了,前辈,刚才我的确不应该帮赵通天调校晶铠,而是应该直言不讳告诉他——这台晶铠并不适合他在龙蛇星域的复杂环境下,执行长时间得不到后勤保障的蛰伏和巡弋任务,再怎么调校,都是治标不治本,纵然一时间能调校到完美无缺,但三两场不甚激烈的战斗下来,只消出一点小故障,就会变得十分麻烦了!”

  “其实——”

  唐姓少女的脸更红了,声音低了下来,“这一点我早就看出来了,不过根本没往心里去,那个赵通天的确是个很讨厌的家伙,我压根儿就没用正眼瞧他,甚至没把他当成‘深蓝雷霆’的真正主人,我觉得他……配不上这台晶铠!”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

  李耀道,“我也不喜欢这个面目可憎的家伙,我也认为他配不上‘深蓝雷霆’,所以一开始,我连站出来仔细研究这台晶铠的兴趣都没有。”

  “一开始?”

  唐姓少女双眼闪光,十分敏锐地抓住了李耀这句话里的重点。

  李耀笑了笑,岔开话题:“你知道吗,刚才我忙里偷闲,研究了一下巫马玄的母亲,大荒流炼器术代表人物‘谢安安’大师的作品,特别是将她的晶铠和深海流炼器术的领军人物,日蚀江少阳来对比的话,发现一个非常有趣的差异。”

  “在联邦炼器师圈子里,一般都公认江少阳是除了老一辈炼器大师‘莫玄教授’之外,首屈一指的超卓人物,甚至有‘一览众山小’的势头,谢安安虽然也是不错的炼器专家,但是和江少阳相比,始终都有一段差距。”

  “这种说法,未必不对,毕竟联邦现在几款最尖端,最领先的高级晶铠都是出自江少阳之手,甚至有种普遍的观点,结丹以上的高阶修士,都应该穿‘深海流’晶铠,结丹以下的中低阶修士,才适合‘大荒流’。”

  “这种观点,未必没有道理,不过我仔细研究了过去三十年,由谢安安和江少阳亲手打磨出来的数百套晶铠之后,却发现——虽然江少阳的晶铠在各项性能参数上都全面领先谢安安,唯独在导致伤残和死亡的严重故障率方面,江少阳却比谢安安高出了7%!”

  “固然,江少阳的晶铠采用了各种新技术,甚至是还在试验当中的前沿神通,严重故障率稍微高一点是正常的。”

  “但谢安安亲手打磨的晶铠,严重故障率是多少呢?零!上百套晶铠,即便在‘天环战争’这样艰苦卓绝的环境中,被结丹甚至元婴级数的高手穿着摸爬滚打,承受战舰主炮的轰击、敌方元婴的蹂躏,有时候好几个月甚至一年半载都得不到有效保养和维修,却始终保持稳定,没有出现因为晶铠本身故障,导致铠师伤残甚至陨落的事件发生!”

  “可怕,真是可怕的稳定性,难怪在绝大部分联邦顶尖高手都选择深海流晶铠,并指定江少阳为自己的御用维修和调校师的同时,号称联邦战神的丁铃铛,却始终选择谢安安为自己的御用炼器师了!”

  “我想,谢安安炼器风格中的‘圆融’二字,指的应该就是她能够将整颗心都放到法宝当中,全心全意为使用者着想的精神,而不仅仅是炼器手法上的不同吧?”

  “巫马玄自以为学到了母亲‘圆融’的手法,其实是舍本逐末,只学到了皮毛,却根本没有领悟真正的精髓,这个年轻人要走的路,还很长啊!”

  李耀一边感叹,一边将酸菜牛肉面的汤汁一饮而尽,砸吧着嘴,把空空荡荡的面碗递给唐姓少女。

  唐姓少女看着李耀。

  李耀也面无表情地看着唐姓少女。

  “哦,哦哦!”

  唐姓少女恍然大悟,双手毕恭毕敬地捧过面碗,丢到垃圾桶里去,又回过头来屏息聆听李耀的教诲。

  “我这人,做交易最讲究公道,青星古阙石是星海边缘难得一见的至宝,你愿意用它来交换我的指点,我自然不能随随便便敷衍。”

  李耀沉吟片刻道,“知不知道,我为什么要和你长篇大论这么多?”

  唐姓少女摇了摇头:“晚辈不知,请前辈明示。”

  李耀道:“这么说吧,你觉得你们萤火虫号上的主流炼器术,是比较倾向于‘深海流’还是‘大荒流’呢?”

  唐姓少女微微一怔,轻轻皱眉道:“我们并没有这样的分法,不过硬要说的话,恐怕还是倾向于‘深海流’比较多一点吧?”

  李耀道:“我想也是,毕竟你们是从星海中央来的,原先又是所谓的‘政府军’,各种先进技术和神通层出不穷,一开始肯定也是携带了大量精密法宝到船上,十有**是走‘深海流’的路子了。”

  “不过,历经千年流亡,我想你们船上的法宝和物资都应该消耗的差不多,萤火虫号也残破不堪,甚至有不少技术和神通都失落了吧?”

  “你觉得,在这种情况下,仍旧走‘深海流’的炼器路线,真的合适吗?”

  “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站在比较客观的角度来看待问题,我觉得倘若你们真的和星耀联邦展开技术交流的话,还是多和‘大荒流’接触比较好,我觉得‘大荒流’的一些理念,更适合眼下的萤火虫号!”

  唐姓少女轻轻一颤,陷入深思,片刻之后,激动得不能自己,忍不住道:“晚辈名叫‘唐晓星’,是萤火虫号上‘星海大学’炼器系的一名讲师,还未请教前辈尊姓大名?”

  “林九。”

  李耀随口编了个毫无营养的假名,取了“灵鹫”二字的谐音。

  唐晓星自然知道,“林九”不可能是这位神秘前辈的真实姓名,不过她原本也没指望这样就得到对方的完全信任,深深一施礼,“林前辈一席话,令晚辈受益良多,不过这里并不是说话的地方,不知是否有幸能请林前辈到我们萤火虫号设立在龙蛇星域的法宝仓库去,大家慢慢聊呢?”

  “去你们的法宝仓库……”

  李耀脑子里一遍遍盘算着其中的利害。

  主要问题是,萤火虫号上的星海修士,肯定是各方势力关注的重点,包括什么帝临会、秘剑局等等乱七八糟的耳目,一定都在盯着他们。

  从少年时代就习惯了在暗中蛰伏的“秃鹫”李耀,不太喜欢走到聚光灯下面被很多人看着的滋味——无论敌我。

  不过,从星海中央带来的材料的确诱人。

  而且这个“唐晓星”在萤火虫号上的身份肯定不止“星海大学炼器系讲师”这么简单,李耀想凭借一己之力撬动联邦和帝国之战的局势,萤火虫号或许是一个非常关键的切入点。

  “是的,我们在龙蛇星域设有一座规模非常大的法宝仓库,里面还有用星海中央技术搭建起来的最先进炼器室,比这里的炼器设施更棒,一般是不对外开放的,专供我们自己人使用。”

  唐晓星激动万分道,“不过,林前辈自然另当别论,无论您需要什么样的材料和法宝,晚辈都可以帮前辈弄到!”

  “炼器室就不用了。”

  李耀打定主意,他并不想使用一座极有可能被别人监视的炼器室,毕竟很多炼器手法是秘而不宣的,就连眼前这座炼器室都是再三检测没有问题之后,才放心使用,“材料倒是可以看看,我这边开列一张清单,你帮我看看多久才能全都凑齐,又要用多少钱?”

  “没问题!”

  唐晓星大喜过望,“林前辈请!”

  “还有一件事。”

  李耀翘起二郎腿,拖鞋在脚丫子上一甩一甩,“其实,我这个人喜欢低调,刚才的谈话就到此为止,没必要被第三个人知道,你说是吧?如果同意的话,说不定大家以后还经常有机会,能像刚才这样聊聊的。”

  “喜欢低调……”

  唐晓星看着李耀这一身果然很低调的造型,彻底无语了。

  ……

  四圣法宝中心门口。

  三三两两的闲人正在聊天。

  “听说了吗,今天法宝商城里来了一名十分厉害的炼器大师,神乎其技的手法,把全场都镇住了!”

  “知道,不就是楚重九,楚大师吗,那是萤火虫号上的高手,炼器术的确霸道!”

  “什么楚大师,是另一名应该比他年轻好几倍,但炼器术也厉害好几倍的‘唐大师’!”

  “什么?唐,唐大师?”

  “不知道了吧,来来来,我给你们说说,我当时就在场,唐大师的调校手法,看得我眼珠都直了!”

  在这些闲人们的头顶,三辆乌黑发亮的隐藏武装豪华飞梭车呼啸而过。

  一前一后是两辆载满了高手的保镖车,中间一辆装饰奢华,如移动皇宫般的飞梭车中,被法宝商城里无数人誉为‘唐大师’的唐晓星,忐忑不安地坐在李耀对面,有些好奇地打量着他的双手,试图从这双平平无奇的双手中猜测出“林前辈”的身份。

  李耀却看着窗外。

  窗外漂浮在半空中的小光点逐渐黯淡下来,“夜幕”降临。

  鱼龙城终于显露出它乌烟瘴气,无法无天的真面目,在城市深处阴暗的角落里,隐隐传来了打斗和爆炸声。

  ------------

  策划已久的好戏终于要全面开始了,新的一月,新的“计划”,新的激战!

  求月票,求订阅,求大家到起点中文网的正版讨论区和老牛多多交流!(未完待续。)